第二十五章 那一箭

第二十五章 那一箭

Anne这天晚上,迟迟不能入睡。

她年纪轻轻,就成为国际生物研究会亚洲区的负责人,固然前程似锦,却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尤其是外兴安岭这件事,虽然普通民众还不怎么知晓,其实早已受到两国领导人的高度关注。

国际生物研究会的长老院,刚刚接二连三地给她打来卫星电话,追问事件的进展。

Anne接完这些电话,自然睡意全无。

她很想找林朔聊一聊。未必需要跟这次任务有关,无论聊些什么都好。

此刻的帐篷外一片漆黑,也很安静。她猜测,林朔应该没睡着。

不过,自己要是半夜摸黑钻进一个男人的帐篷里,怎么想都有些不妥。

可不找林朔单独聊一下,她又心神不宁。

这种矛盾的心情困扰着她,让她更加难以入眠。

翻来覆去了一会儿,Anne终于放弃了入睡的努力,决定去找林朔。

就在她迈出自己帐篷的时候,一缕晨曦,正好洒在了斯塔洛夫山脉的群山峻岭上。

于是,Anne就朦朦胧胧地看到了,林朔站在营地最西边的那块巨石上,张弓射箭那一瞬间。

她觉得哪怕穷尽自己一生,都忘不了这一幕:

这个瘦瘦高高的男人,比他手上的反曲弓追爷,还矮了一头。

只见他右脚立地,左脚高高抬起踩着反曲弓的弓身,双手握着弓弦,身体侧着舒展开来,腰力、腿力、臂力三力合一,将反曲弓撑至满弓的状态。

看不清他引箭的动作,Anne只觉得他右肩微微一晃,右手已经把一枚两米长的箭矢,平稳地架在了弓弦和弓身之间。

随后,他就保持着这个单脚立地、脚踏弓身、全身侧仰的姿势,就跟定格了一样,一动不动。

唯一动的,是他落地的左脚。那是一种非常轻微的方位调整,把控着箭头的水平方向。

林朔的这套拉弓动作,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美感,Anne只觉得自己的心神,似是一下子被慑住了。

直到她观察到林朔左脚的轻微位移,这才惊觉,远处传来的隆隆巨响。

随着巨响的不断逼近,地面也开始震动起来。

Anne还没意识到这越来越近的巨响到底意味着什么,就在她一错神的工夫,那枚搭着的箭矢,就已经不见了!

林朔把那枚箭射了出去!

这枚巨大的弓箭离弦后,造成的空气震荡,似是超过人耳捕捉的范围,居然无声无息。

此时,整个营地已经被远处的巨响和大地的震颤所惊动,大家纷纷从帐篷里跑了出来。

“怎么回事?”魏行山的声音在Anne身边响起,“地震了吗?”

远处传来的阵阵巨响,在林朔射出那枚箭之后,停顿了一下,随后更大的巨响传了过来。

不过与之前不同,这次,声音是逐渐远去的。

一分钟后,这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林先生,怎么了?”魏行山又问了一句。

林朔在石头上站了一会儿,似是在观察着什么。然后他跳下了石头,神情颇有些惋惜:“差一点。”

“差一点什么?”

“你们下去看看就知道了。”林朔摇了摇头,一个矮身钻进了帐篷,“魏队长,我要休息一会儿,你记得把我那支箭取回来。”

……

半个小时后,天光已经大亮了。

魏行山组织了两个荷枪实弹的突击小队,一共十个人,打算下山看看。

其实这些雇佣兵就在营地里,要去早就能去了,不过魏行山不敢冒险。

因为随着光线越来越充足,山下的情景越来越清晰,魏行山光从这半山腰上往下看,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不带上人和家伙,魏行山是真不敢往山下走。

此时的山下,一片狼藉。

跟村庄附近被伐木工砍过一茬的人工造林不同,山下到江边,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

这片原始森林,三五人合围的大树很常见,最细的树也有碗口粗。

这里的树,魏行山曾经用手斧领教过,只收拾其中一棵中不溜秋的,差点没把自己的腰给闪了。

而现在,这片原始森林,似是被开出了一条“n”字形的康庄大道。

无论粗细高矮品种,但凡是这条大道上的树,全被压倒了,横七竖八地摊了一地。

更可怕的是,这个“n”字型的头部闭合处,距离营地只有不到三百米。

以上岸的那个大家伙的尺寸,其实也就差几步路而已。

魏行山带人下山后,首先抵达的,就是这个“n”字型的闭合处。

王勇在跨过一棵倒地树木的时候,“哎呦”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什么情况?”魏行山被吓了一跳。

“魏队,你等会儿,我腿软。”王勇惨白着一张脸,瘫坐在地上。

魏行山看了看自己的兵,不仅仅是王勇,其他人也是面无人色,站是站着,不过拽着枪的手指节都发白了。

魏行山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也算是跟着我出生入死过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啊?怎么吓成这个鸟样?”

“魏队,您抬举我们了。”王勇苦着脸说道,“这种一个来回,就能在森林里碾出一条四车道高速公路的,我们是真没见过啊!”

“魏队,你别只顾着说我们,你自己脸色也不太好看。”另一个雇佣兵嘀咕道。

“别废话了。”魏行山看了一眼营地的方向,“抓点紧,把那枚箭找到。”

“魏队,你看那边。”王勇指了个方向,“这棵树上有个洞。”

魏行山顺着王勇的手指一看,还真是。自己个子高,这个洞因为角度的关系,看起来是扁的,不容易察觉。王勇坐在地上,倒是很醒目。

“走,过去看看。”

这是一颗樟子松,直径接近两米,哪怕在这片原始森林中,也算是一颗大树了。它就长在这条“n”字型新路的边上,就差两三米。

这颗樟子松的树干上,有一个对穿的大洞,两巴掌那么大,从洞口暴露的木质来看,这个洞刚形成不久。

“林先生真吓人啊。”王勇站起身来,跟着魏行山走到近处,看着这个大洞,啧啧称奇,“这儿离他射箭的地方,足有五百多米了吧。这箭都到这儿了,还能把这颗树射个透明窟窿。”

“这他妈是人吗?”

“你今天才发现他不是人啊?”

“王勇你怎么想我是不知道啊,反正我别说端着把弩了,就算扛着火箭筒,也不敢跟他叫板。”

“去去去,哪壶不开提哪壶。”王勇撇嘴道。

“尺寸不对吧?”另一个雇佣兵说道,“林先生的箭,只有胳膊那么粗啊。这个洞也太大吧?”

“是啊。”王勇也想了起来。

魏行山指了指前方:“在那边呢。”

众人又顺着魏行山的手指看过去,果然,发现了那支箭。

那支箭就钉在对面的一块山石上,前半截已经没入了石头,后半截还带着一枚两巴掌大小的鳞片。

雇佣兵们赶紧上前,一半人负责拔,另一半用手斧凿石头,一个个忙得满头大汗,终于从石头里弄出了这支箭。

在仔细勘察了一番现场后,魏行山得出了结论。

这支箭无疑是命中了目标,甚至还穿透了那东西的鳞片,然后不知什么原因,箭头就滑过去了。

然后这支箭带着鳞片,穿透了一颗樟子松,又砸断了两颗红皮云杉,箭头这才射进了石头里。

林朔这一箭的威力,已经远远超出了魏行山对冷兵器的认知。

更让魏行山觉得毛骨悚然的是,这里居然一点血迹都没有。

这说明,这枚箭揭了那东西的一片鳞,却没能伤到它的肉体,只是把它吓退而已。

想到这里,魏行山不禁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突击步枪。

林朔早就提醒过,魏行山当时心里其实并不以为然。

直到现在,他生平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手里的家伙,到底管不管用。

……

……

……

在那一箭射出之后,林朔看上去跟个没事人一样。

可回到帐篷里,盘腿一坐,汗水就跟泉涌似的下来了。

林朔就这么坐着,等全身的汗水把衣服浸透了,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脱下了衣服。

把身子擦干,又换了一件干爽的汗衫,林朔钻进了睡袋。

不到十秒钟,帐篷里鼾声大作。

等林朔再睁开眼,发现Anne就坐在自己身边。

这个美貌的女子,正注视着自己,一脸担忧。

“我睡了多久?”林朔晃了晃脑袋,坐起身来。

“两个小时。”Anne问道。

“你就在这儿等了两个小时?”

“嗯。”Anne点点头,随后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又解释道,“你守了我们好几个晚上了,我守你一会儿也是应该的。”

一边说着,Anne似是又觉得自己这是越描越黑,赶紧转移了话题:“那一箭,很费精力吧?”

“嗯。”林朔应了一声,从睡袋里出来,穿上鞋,然后抬头道:“我饿了,有吃的吗?”

“我马上去拿。”Anne莞尔一笑,站起身道。

“等会儿!”林朔神色一紧,抽动了一下鼻翼,“魏行山他们回来没有?”

“还没有。”

林朔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他猛地站了起来,快步向帐篷外走去。

Anne一头雾水,跟着林朔刚走出帐篷,看到柳青就站在外面,手里拿着步话机。

Anne正要打招呼,却发现柳青的神情很奇怪。

那是一种骤然遭受巨大打击的表情,整张脸是木的,眼神涣散。

“怎么了?”Anne问道。

“魏队他们出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禁区猎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禁区猎人 禁区猎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那一箭

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