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時代的悲哀

29、時代的悲哀

當任小粟得知這名軍官叫做王從陽的時候心裏便是一驚,他很擔心這貨會一直咬着自己不放。

天亮的時候任小粟打開門,正看到王富貴在拿着笤帚打掃雜貨鋪,王富貴見到任小粟後放下笤帚就過來了,他壓低了聲音問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沒事,」任小粟搖搖頭:「壁壘內的私軍還是懷疑我,再次進行了搜查。」

「呸,」王富貴不忿說道:「天天拿我們流民當賊看,都說了是羅老闆罩着的人了,竟然還敢來搜查第二次。」

「行了行了別演了,」任小粟無語的看向王富貴:「你替我忿忿不平什麼。」

王富貴笑了起來:「你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已經把新的黑葯給送進去了。」

就在此時,外面有個漢子飛快的跑了過來,胳膊上還流着血。這漢子距離診所還很遠的時候便喊道:「醫生!救救我!」

興許是流血太多的緣故,所以傷口嚇到了這個漢子,但任小粟一眼看過去就明白,這貨的傷根本沒什麼事。

在集鎮上,沒什麼事就是指死不了。

不得不說,流民們的人生觀都還挺豁達的,除了生死之外的事情,都不算太大的事情。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進來吧,你這傷不嚴重,死不了。你這傷是怎麼弄的?」

「我本來準備去工廠的,結果路上發現忘帶東西拐回去,發現有人在我窩棚里偷東西,我想抓住他來着,他就給了我一刀,」漢子解釋道:「醫生,我這真沒事?流了這麼多血。」

「沒事,」任小粟平靜道。

那漢子一聽死不了便心情放鬆了一點,任小粟再看了一眼他的傷口,琢磨著自己新得到的麻藥都還沒用過呢,要不要用用啊?

任小粟看着漢子說道:「我們這有麻藥,打了麻藥以後處理傷口一點都不疼。」

「真的嗎?」漢子愣了一下:「要錢嗎?」

「廢話,」任小粟沒好氣道:「不要錢能給你打這麼貴的葯?你看你的傷口起碼有四寸,這麼長的口子一針一針縫過去,你還不得疼死?」

任小粟這說的也是實話,這次的傷口太長了,估摸著黑葯都得小心翼翼的抹,不然一次藥量根本打不住。

所以,他也確實擔心這貨會忍不住疼。

小玉姐這時候端著鐵盤子出來了,鐵盤子裏面放着注射器和一小瓶麻藥,這注射器還是以前診所就有的。

醫療條件有限沒有一次性的注射器針管,所以每次用的時候都必須好好消毒,按道理說這肯定是不對的,但任小粟能有什麼辦法?

他能做的就是好好消毒,比如把針頭在火上多烤一會兒……

這次小玉姐是等針頭涼了之後才準備下針的,只是剛打算下針的時候她就為難了:「小粟啊,這麻藥是打傷口外面還是傷口裏面?」

他們也沒用過這麻藥啊,所以小玉姐就疑惑,麻藥直接打到傷口裏面是不是藥效更快一些?

任小粟也愣住了,他也沒想過這茬:「我也不知道啊。」

旁邊聽着他們說話的漢子差點就尿了:「合著你們沒打過麻藥啊?你們到底會不會治傷……」

這漢子聽說過任小粟能治外傷,加上現在任小粟在集鎮上的口碑異常的好,所以才第一時間來了診所。

結果現在看起來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啊!

「到底打哪裏啊小粟,」小玉姐催問。

任小粟看了一眼病號的面色,然後沉思道:「要不打腿上吧,免得他等會兒跑了。」

病號:「???」

……

「任務完成:獎勵1.0力量。」

「任務:救治20名病人。」

不過這一天的時間,任小粟雖然完成了第三個救治10名病人的連環任務,可他的感謝幣卻從10枚降到了8枚,很多人就算被治好了也沒有誠信感謝。

然而任小粟感覺自己現在的生活格外充實。

白天就診,下午去代課,晚上在院子裏和小玉姐、顏六元嘮嘮嗑。他把院子裏的土地給刨了刨,準備種上一些蔬菜,他以前最大的願望之一就是能有個院子,種點大蔥蒜苗青菜之類的東西。

現在,任小粟感覺自己的力量已經硬生生快要翻正常成年男性一倍了,他的肌肉再次結實了一些。

任小粟在腦海中對宮殿問道:「我現在力量與敏捷屬性都是多少?」

宮殿回答道:「力量5.5,敏捷4.1。」

任小粟沒有說話,此時看來他的自身屬性還是比較均衡的,大概不會出現突然變肌肉男的情況。

顏六元忽然問道:「哥,你幹嘛不把那些病人全給治了,那可都是錢啊。」

任小粟瞟了他一眼:「不會治。」

「那以前的醫生不會治,也一樣給治了啊,」顏六元想了想追問道。

「咱不能跟他學,」任小粟解釋道:「你看他現在的下場,他出事了有人幫他嗎?做人是要有底線的。」

「可咱們出事了也不一定有人幫啊,」顏六元低頭小聲嘀咕道:「他們也不會幫我們吧,那我們為什麼還要對他們那麼好心。這年頭,很多人巴不得我們出事吧。」

任小粟正視着顏六元,他知道顏六元年紀還小,三觀還正在成型的階段,而顏六元所處的環境就註定了他會接受到太多外界的惡意。

任小粟承認顏六元說的沒錯,這個時代里人人都是自私的,自私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甚至有害人之心都好像成了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但任小粟必須讓顏六元明白,別人是別人,他們是他們。

「六元你記住,」任小粟鄭重說道:「不要讓時代的悲哀,成為你的悲哀。」

顏六元若有所思,而小玉姐在旁邊眼睛亮閃閃的看着這兄弟倆,她忽然覺得只要任小粟還在顏六元身邊,那麼顏六元這輩子就不可能走上彎路。

忽然間外面傳來騷亂的聲音,有人驚訝:「樂隊回來了,他們不是去112號壁壘了嗎,怎麼回來了?」

「對啊,而且給他們做嚮導的那個漢子不見了!」

任小粟抬頭,他忽然想起那個槍械技能完美的鴨舌帽女孩來。

……

感謝北約團團長百里寂寥、BarcaRay同學成為本書新盟主,感謝這些熟悉的ID又回歸這裏,感謝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序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序列 第一序列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9、時代的悲哀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