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亲手扼杀姑姑的初恋

第21章 亲手扼杀姑姑的初恋

周一的下午,孙大海从医院回到家时,见到了分别11个月的姑姑孙卫红。

孙卫红刚下火车,到家没有多久。满脸疲惫的她,强打精神,和两位奶奶说话。

看到孙大海回来了,孙卫红很是开心。她把孙大海抱在怀里,揉他的头。

孙大海的家人,相互间的关系,都非常好。他打小就和姑姑最亲。孙卫红去年春节过后,离开家上学,因为暑假学校有活动,所以年中没有回来。她时隔近一年才看到孙大海,感觉非常亲热。

她打开行李,从中取出她从沪城买给孙大海的礼物:一件的确良白衬衣,一个印有孙悟空的塑料多功能铅笔盒,还有一包离开沪城人人必带的礼物——大白兔奶糖。

孙大海真心诚意地感谢了姑姑。这些东西对于重生的孙大海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正常的8岁孩子,对这三样礼物,谁不眼馋呢!姑姑孙卫红从上大学开始,就没有找家人要过钱。这几样不菲礼物,她要攒好久的生活补贴,才能买下来。

姑姑和曹月一起长大,一起上学、插队,但她俩的性格正好相反。姑姑眉清目秀、知书达理,性子也是文静、温柔,俨然是一个传统的大家闺秀;而曹月却是热情好动、豪爽泼辣,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东北大妞。每当想起她俩在一起的样子,孙大海就会想起,他前世看过的辫子戏“还珠公主”中,那两个女主——小鸟和小花。

姑姑很疲惫,这个年代从沪市到首都的火车,即便是特快列车,单程也要跑19个小时,并且姑姑这样的普通大学生,还只能坐硬座。以姑姑的脾气,肯定不会找关系买卧铺票。那只能自己受罪熬着吧。

奶奶心疼她,就把准备帮忙做家务活的她,赶到房间去休息了。

奶奶替她收拾行李。姑姑只带了一大一小两只包,里面大部分都准备是送亲友的礼物。她自己的东西,就有几件换洗的内衣,还有两本杂志——《大众电影》和《诗刊》。这是姑姑借的,因为这两本杂志,日期都是去年的,封面上还盖有“旦复大学馆藏”的红戳子。

看到这两本杂志,孙大海想起前世发生的事,心里有些不淡定了。

姑姑和曹月都是53年出生的,今年28岁了,俩人还都没有谈过恋爱。一来是为了响应国家晚婚晚育的号召,二来是在1977年,她俩通过高考上了大学。那几届的大学生,大部分是都被十年特殊时期耽误的那一代人。他们进入大学以后,分外珍惜学习机会,想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因此,他们在学校发愤图强,像海绵一样如饥似渴地吸收知识。在这样的校园氛围下,几乎没有人会像以后的大学生那样,把谈恋爱当成大学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为她们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入学时间是1978年3月,所以俩人毕业时间是一年后,也就是1982年3月。她们的工作将由国家统一分配。因为她们这届毕业生,是在中断了十多年后,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毕业生,如同肉骨头,被扔进了饥饿的流浪狗群中,其抢手的程度,足以羡慕死99年扩招以后,那些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们。

弱水三千,只能取一瓢。

面对众多供选择的工作单位,姑姑犹豫再三,和家人也商量了好多次。这是发生在前世的事,当时8岁的原装普通小孩孙大海,没有参与的权利。也许是受到嫂子李翠凤工作的影响,姑姑最终选择了复刊3年的《沪文学》杂志社,担任财务科副科长。

人在异乡,刚步入社会,并且感情经历一片空白的姑姑,在工作的第二年,开始了一段极其失败的初恋。

她初恋的对象,是一个所谓的“诗人”,其实就是一个沪市的文学混混。杂志社曾发表过那人的一篇读后感节选。从此他就以诗人、作家自居,经常拿一些莫名其妙、不着四六的文字,号称朦胧诗,到杂志社要求修改并发表。

姑姑爱上了他,并在他的哀求下,节衣缩食,把每月工资的大部分都交给他,用以支付他参加各种文学座谈会、研讨会,以及所谓的“文学沙龙”的花销。

一年后,那人在一次聚会中,被盯住他们很久的公安人员,连锅端了。在经过审讯、调查后,法院以“流氓罪”和“诈骗罪”,判处他10年有期徒刑。那人不服,提出上诉,结果赶上了“83严打”,直接被送进了靶场。

姑姑的初恋,宣告结束。为此,她还受到公安人员的调查。姑姑好一段时间郁郁寡欢,一直到了85年,她32岁时,在家人的关心,与同事异样的眼光下,才匆匆找了一个大她10岁的鳏夫嫁了。婚后他们的感情生活,平淡之极,虽然不能说婚姻失败,但也绝谈不上什么幸福,只能说俩人凑合着过下去了。

重生回来的孙大海,当然要改变这个爱他、关心他的姑姑的命运。

孙大海也有些头疼,自己才8岁,人微言轻,说话不受重视。许多事都要他引导、借势,假手于他人才能完成。好在不用太急,孙大海要仔细思考,设计出一个好的方式,通过某个点的变化,来改变姑姑原有的生活轨迹。

……

出门饺子,回家面。

晚饭很简单,首都炸酱面,外加几盘小凉菜。

尽管休息了两个小时,坐在饭堂里的姑姑,脸上仍旧挂着疲劳。对于身体素质一般,平时好静不好动的她来说,19个小时的硬座,无疑像是一种刑罚。她至少要缓上两天,才能恢复过来。家里人都了解她的情况,所以晚饭就是家常的面条小菜,让姑姑舒舒服服地吃完,好好休息。

要是换了小月姑姑,估计现在已经活蹦乱跳了。

不过,要是想从首都出发,却是非常方便。您要坐火车?没有问题,来,关门,放梁叔叔梁阿姨……硬卧?软卧?您说话……

晚饭才刚开始,大家正在和姑姑聊天,一个人大呼小叫的从外面冲进来。

曹月背着她的行李,从学校杀出,回家陪她的好姐姐来了。

真的是姐姐,姑姑孙卫红比年底出生的曹月大半年,俩人正好跨开了入学年龄。到了上学的时候,曹月哭闹着,非要和孙卫红一起上学。

原本计划,孙、曹两家适龄的孩子,都去首都第一实验小学上学。但因为实验小学是国家级重点小学,管理得非常严格。曹月年龄不到,要想和孙卫红一起上学,还要搭人情求人。再者说,实验小学离当时家里住的西皇城根老宅比较远,俩小女孩每天上下学,会很辛苦的。所以姐妹俩就近上了市重点皇城根小学。而爸爸孙卫国,二叔孙卫民以及小勇叔叔,都是孙大海在实验小学的校友。这就是家里有人,在教育局当领导的优势。

咦!小月姑姑……小勇叔叔……

胡思乱想中的孙大海,突然从中找到了新的思路,来帮助姑姑,改变命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章 亲手扼杀姑姑的初恋

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