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大采购

第34章 大采购

“嗨,可爱的孩子们,你们好。”卡尔森太太过来打招呼。

“您好,卡尔森太太。”孙大海兄妹有礼貌地回应。

“很高兴,安德鲁能认识你们,并成为朋友。这里有份小礼物,请你们收下。”卡尔森太太拿出两盒包装精美的外国糖果,分别交给孙大海兄妹。

“长者赐,不敢辞。谢谢卡尔森太太。”孙大海替孙圆圆一并道了谢。

“我姓徐,你们叫我徐阿姨好了。不过,现在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们。安德鲁必须要离开了。否则,我们将错过晚上的航班。”

“哦不,妈咪。”安德鲁小嘴一瘪,就快哭出来了。

卡尔森先生用不太熟练的中文说:“孩子,虽然现在你要和朋友们分别,但你可以用信件和他们继续交流呀。我相信,你们以后一定还会见面的。”说着,他递给安德鲁两张空白的明信片和两支笔。

安德鲁眼睛一亮,他转手递给孙大海一张明信片和笔,说道:“大海哥,你把地址写给我,以后,我们每月最少写一信,保持联系。”

孙大海自然是没有问题。因为要准备搬家,所以孙大海就把妈妈单位的地址写给了他,注明由李翠凤转交。

交换过地址以后,三个相识不足两小时的小伙伴,就此分别。

流着眼泪的安德鲁,被他的爸爸妈妈带走了,孙圆圆也哭出声来。

孙大海赶忙安抚妹妹,心里想着,美利坚,哼,很远吗?

……

采购大队回来了。李翠凤他们每人都是大包小包的。

孙大海连忙迎上去,从妈妈手里接过两个小包。

“妈妈,买了这么多东西,咱们怎么拿回去呀?”

“呵呵,还有十几箱烟、酒和饮料,等售货员去后面仓库提货呢,咱们每人最少要搬两箱。”曹月是唯恐天下不乱。

“小月,你别捣乱。”曹勇说了妹妹一句。

“刚才问了,咱们买得多,售货员正向领导请示,看能不能派商店里的小货车,帮咱们送货呢。”孙卫红一句话,就解释清楚了。

“东西看着多,到用的时候就不多了。要过年了,光是回趟你姥爷那,这里的东西就要少一半。另外,这次多买了几箱酒,是能存放几年的。要不是咱家的老宅还没有弄好,真想再多买点。”李翠凤不愧是领导,轻描淡写中,小两千外汇券就花出去了。

“咱家的存款虽说有不少,可禁不起这样花呀。再说了,您哪里找出来这么多兑换券?”

“上午你和圆圆去找黄老,我和你爸,还有小勇商量好了,今天的花销,由小勇用他的兑换券先垫付,包括之前买房子花的美元,等咱家的钱到账,再还他。这些花销到时候都纳入家族基金的成本里。今天买了很多烟酒,是为了以后投资办各种手续时,上下打点用的。你们明白吗?”李翠凤借机给大家传授社会经验。

孙大海秒懂。

孙圆圆是真心不懂,她左顾右盼,自得其乐。

曹勇想了一下,也明白了。

孙卫红和曹月,有些懵懵懂懂的。

李翠凤看售货员还没有来,周围也没人注意他们,便小声对她俩解释:“不说咱们要投资好几个项目,单说一个养殖场,各种审批、盖章,就要几十项甚至上百项。举个例子,一项审批,正常应该是一周到两周批下来,你们是想一周呢还是两周呢?”

“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对呀,如果我们不在乎时间,可以按正常程序走。如果想快一些,很多时候,说上几句好话,外加一盒好烟,就能够解决。还有,审批时需要提交许多资料,一个有经验的办事员,看几个关键点,就可以知道资料能否通过。如果和他搞好关系,在提交资料时,请他用上几分钟看一遍,没有问题就收下,如果有问题,告诉咱们问题所在,咱们进行修改,这样能节约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事半功倍。”

“这么简单就可以吗?”

“首先,我们立身要正,不做违法违纪的事。我们提出的申请,提交的资料,都要是合理合法的。其次,我们送出的小礼品,只是正常的人际交往,决不能是现金,也不能是贵重物品,而且最好不是针对个人的,而是整个部门、科室,都可以受益的礼物。像咱们在这里买的烟酒和小包的茶叶,价钱不贵,大家都知道,但市场上几乎没有。这样的小礼物,才是我们可以送的。”

“这些事情,我们以前都不知道。”孙卫红明白了李翠凤想要她们了解的社会经验。

“你和小月,下乡是在我爸他们村,回城后你去了曹叔的华北楼,小月去了咱妈工作的幼儿园,一直被家人保护着。现在你俩上大学,又是在象牙塔里。所以,这些事情你们不知道。不过,你们总要自己面对社会的,会亲身经历许多事,慢慢就明白了。”

“这是不是行贿呢?”曹月小心翼翼地提出她最担心的问题。

李翠凤笑着摇头。

“不是行贿。虽然我不太熟悉大陆的法律条文,但各国法律中关于行贿受贿的判定,都会遵循以下三点:一是金额巨大;二是在受贿者工作职权内;三是行贿者获取不正当利益。”

曹勇开始对曹月进行法律扫盲。“你想想咱们买的烟酒,最贵的要多少钱?”

曹月算了算:“最贵的烟是三五,一盒4块,万宝路和健牌都3块多,中华才1块多,酒里面是茅台最贵,7块一瓶。茶叶就更便宜了。”

“是呀,所以第一条就差得很远。再说了,行贿判定中最关键的,是要看是否获取不正当利益。咱们只是希望能尽快走手续,根本就牵扯不到不正当利益这个问题。所以,这远远构不成行贿罪。”

曹月拍拍胸脯,这下放心了。

李翠凤说:“说实话,我倒宁可多花些钱,也不想整天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办手续。这些部门是门难进,脸难看,对人爱搭不理的。办事时经常不知道如何办,甚至不知道去哪里办,找谁办。真希望能有个统一的服务,咱们花钱,他们办事,把钱用在明面上。”

“呵呵,是不是有个公司,把这些活儿明码标价,咱们花钱来买他们的服务?”孙大海搭茬了。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大海总结的好。”

“类似这样的公司,香江现在就有好多。以后大陆也一定会有的,不光是跑审批,办其它的事情,也都可以花钱找人代办。”

孙大海撇了撇嘴,若干年后,各大部委和办事机构的旁边,哪家不是有一大堆代理、咨询或中介公司?职位不用高,三五个实职处级、科级干部的家属,就能组个公司,把住相关的几项业务。懂行的人,都会通过他们去办理,省时省力,还能打点擦边球,以后有点事也方便,无非是花钱而已。

而在当前,也就是1981年,要是没有关系,自己想去跑下全套手续的话,呵呵,估计很快就会怀疑人生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大采购

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