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李小龙回来了

第35章 李小龙回来了

1981年2月4日,农历大年三十,凌晨

在飞驰的火车里,李小龙和唐天身穿摘去了领章和帽徽的旧军装,分坐在火车三人座位的两端,三岁的孙大河头枕在李小龙的大腿上,身子蜷缩在他俩中间,正在香甜地入睡。

这是一列从蓉城开往首都的绿皮火车。与每天固定时间的车次不同的是,这列火车上没有出现硬座人挤人,卧铺空荡荡的情况,而是卧铺硬座都基本满员,但没有超载。列车一路停靠大站,只下不上,车里也逐渐松快起来。

车上的人,基本都是和李、唐二人一样,都穿着旧军装,每到一站,几乎都会上演同样的一幕:准备下车的人,和还未到站的同伴,紧紧地抱在一起,泪流满面,互相拍打着,依依惜别。

停靠的车站,也都安排了医护人员和民兵,在站台等候。在列车停好后,帮助车上的乘客,尤其是卧铺车厢内的伤残人员,安全迅速地离开。

是的,卧铺内几乎没有衣着齐整,手拿文件包的干部,而都是些年纪轻轻的伤残人员。

这是一列专门的运送复员、退伍军人的军列。原本应和往年一样,在年底统一发出的。但由于现在和南边的拉锯战还在进行中,军委决定各个部队轮换作战,提高部队总体作战力。

相关部队在撤离战场,做好总结安抚工作后,再准备开展本年度退伍、复员工作。鉴于各个部队,因受到了返回驻地的时间、伤员恢复以及评判战场表现(立功或受罚)等影响,无法作到时间统一。所以军委下令,要求各军区自行安排参战部队的复退工作。

已经办理完转业手续的李小龙和唐天,因为工作需要,临时滞留军区。现在随军区最后一批复退军人,乘专列返乡。

唐天身子尽量往外挪了挪,为孙大河腾出更大的空间。他小声地问李小龙:“龙哥,你真不打算和我一起去公安局工作?我家俩老爷子平反复出,安排咱俩一起进局子,还是很容易的。”

李小龙乐了:“每次听你说你家俩老爷子,我就想笑。恐怕只有你,才会这样称呼你爸和你爷爷。还有,咱们都是首都人,能不能不要说进局子进局子的,我听得总是像咱们犯事了。”

“好吧好吧,我不就是从小说惯了嘛。和我说说吧,你怎么想的?”

“我也没有怎么想,先回家再说吧。咱俩的工作又不用太着急。你有你爸和你爷爷帮着,我家是农民,但我姐姐和姐夫都是国家干部,安置我还是应该没有问题的。我离开首都16年了,你也有12年了,咱们先打听一下,和家里人商量后再决定。”

“本来我也没有想太多,我一个副连长,转业回地方再降半级,就一个普通科员,哪有什么想法呢,只能熬资历。这不,临转业前,为民团长帮咱们请功,把咱们的级别都提了一级,还有立功表现。这样一来,咱们转业后不用降级,你是副科,我是正股,起点不一样,我这心气,不也就不一样了嘛。”

“说起来,也怪咱们也不争气。当时那次战役,咱们要是能早到半小时,就能和为民带领的团主力会合,一起去执行伏击任务。就因为这半小时,咱们被前指临时拉壮丁,调去后面保护野战医院,从此脱离前线,比为民他们早了半年,就撤回修整。”李小龙不无遗憾地说。

“对呀。咱们当时要是能跟上主力,一起参战。咱们也能多获得一次集体一等功和个人二等功,军衔也能再调高一级。咱俩转业到地方,就是一个科长,一个副科长了。”

“你这叫‘只见狗吃肉,不见狗挨揍’。咱们真上去了,又能活下来几个?为民他们下战场时的惨样,咱们后来又不是没听说过。大半个团,近千人,最后活下来的不到三百人,个个带伤,连为民这个团长,身上都留下了一个枪眼,两个弹片。”

“还好,他们顺利完成了伏击任务,打掉南边半个师小五千人。你说,咱们的军功都评下来了,为民的还没有下来。他最后会不会调军部去?反正他的学历、资历加功劳,全都够了。”

“不好说,他这次升一级是没跑的,跳级可能够呛。关键是越往上,位置越少。现在上面满着呢,外加许多老将老帅们,陆续被平反,怎么安置,估计军委都头疼。至于说去军部?我估计他不想去。他是带兵的,又不是走政工或后勤线上的,去军部能干什么?当个参谋吗?别忘了那句话,‘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他还不如到师里做个副师长自在呢。“

这时,孙大河翻了个身,嘴里呢喃了些什么,继续睡觉。他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李小龙轻轻拍着孙大河的后背,安抚他继续睡觉。

唐天叹了口气,说:“牛红嫂子可是真没辙了。为民团长一下了拉回来几十个需要术后护理、康复的重伤号,牛红嫂子这个护士长,连孩子都顾不过来了。说起来,咱们的军属,真是不要容易。为民哥和嫂子、孩子整两年没见了,这一回来,孩子就得送走。”

“没有办法,战时缄默是必须的,谁让咱们团有特殊任务呢。大河回他奶奶那也好,家里人多,生活条件也好,能更好地照顾他。他今年要上幼儿园了,再怎么说,首都的生活环境和教育水平,比部队随军家属区要好得多了。更何况等部队休整完,还不知道被派驻到哪里呢。”

“对了,龙哥。你转业,为民团长不会不高兴吧?毕竟你们俩是一起参得军。”

“没有的。为民几年前就劝我转业了。其实我们俩都知道,从他进军校深造时,他就注定一辈子在部队发展。而我虽然和他一起长大,一起参军,但部队对我来说,是一个过渡,我最终还是要回到地方的。1977年的时候,咱们在部队上,消息那么闭塞,都知道国内的运动结束了。我和为民那时就商量,准备让我转业。要不是我认识了军校医学检验专业毕业,刚调到咱们野战医院化验科的秦雅丽,我78年就回首都了。”

“最后你搞定了她没有?你一直不肯告诉我。”唐天也喜欢八卦。

“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这事还没有确定。认识她还不到一年,咱们就上战场了,直到咱们半年前回来休整,才和她重新开始。还好牛红知道我对秦雅丽有意思,这两年总对她说起我,这样我们才很快地开始交往。我走之前对她说,等我回去,安排好工作,写信告诉她工作情况,让她选择,是否愿意转业到首都,和我一起过日子。”

“那你还不动员她,现在就跟你一起转业回首都?”

“秦雅丽和为民差不多,都是参军后表现好,进军校深造的,毕业就是部队干部身份。她不是首都人,要想异地转业,需要和我领结婚证后,才能转业到我的户口所在地——首都。她父亲于1978年去世了的,她家讲究父母去世,三年内不婚嫁,要到今年下半年才满3年。现在只能我先走,等她守满三年孝以后,如果决定跟我结婚,我们俩去领证,然后她才能转业到首都。”

“还要等大半年呀,真是好事多磨。”

“你也28了,有机会,要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

“我家里写信,说已经给我物色了好几个,就等我回去相亲呢。这个春节,有我忙的。”

“小天,一会到了首都,下车后,你跟我绕一下,去我姐家认认门。以后有事,你去那留话,我很快就能知道。眯一会吧,再有两三个小时,就要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 李小龙回来了

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