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旧城

第三百零四章 旧城

殷扶泽和风行没有反驳,因为他们能感觉出公孙朗的心不在焉。公孙朗总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放弃皇位的感觉,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事态发展已经不是殷扶泽所能料想到的,他的父亲因为皇位丧命,他想不通公孙朗为什么会是这种态度。

“请皇上明示。”殷扶泽低头道。

却听到公孙朗一声叹息:“在朕年少轻狂的时候,的确想过,若是朕成为皇帝,一定不负天下,后来觉得山河安稳,择山明水秀处过一生也不错,如今合国稳定,你也渐渐沉稳,颇有国君之风,朕也可放心离去了,朕相信你,会把合国治理好。”

一番肺腑之言,殷扶泽热血沸腾。

他只以为公孙朗看重他的一腔抱负,却不想,他居然,居然要把皇位给他?

殷扶泽眼中浮现不可置信的神色,皇上居然如此信任他。

人生总是未知,他刚记事的时候,未曾想过有朝一日落魄不堪;在谷底的时候,未曾想过有一日还能够重新振作。

如今他找到人生意义的时候,却也从未想过,皇位真的有一天,触手可得。

他的野心,从不会隐藏,但难得的是,他也坦诚。

他头贴着地面,道:“皇上之言,臣心中欢喜,只是若站在皇上的位置思考,合国有很多合适的人,并不只有臣。”

却见公孙朗看着他微笑:“你说的不错,但你最合适,不是吗?”

公孙朗的话让殷扶泽愣了愣,而后道:“臣一定不辜负皇上的期许。”

风行这才算明白了,原来公孙朗是想诈死!

“公孙,你想好了吗?”若是以前,风行一定会反对,毕竟好好的皇帝不当,要做什么呀?

可这三年,他看过公孙朗认真批阅奏折的样子,面对水患旱灾一脸忧虑的样子,若看见桃花枫叶怅然的样子,却从未见过他现在如释重负的模样。

“风行,你知道的,从一开始,我便已经想好。”

只是当时殷天麟亡,若是他不称帝,只怕天枢动乱,后果严重。

从登上皇位那天,他便想着逃。

都说男子大事为重,那不过是对还未疲倦的人来说。

他的心早已不在这里。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公孙,我支持你。”风行笑了笑,两人对视,一如少年时。

皇帝重病,缠绵病榻一月有余,终于百医无策,驾崩。

好在皇上驾崩前已经有所准备,传位殷扶泽,殷扶泽登基后,不改国号,秉行公孙朗的治国之策。

他差人收拾公孙朗落在宫中旧物的时候,却发现宫中一切他都没有带走,成摞白色的宣纸落了画,一笔一笔,精心将那人描摹,他闲来无事,数了数,一共一千零八章,算算时日,正是慕容离离去的日子。

是夜,殷扶泽大醉,因为他终于明白,帝王路虽艰辛,却不抵公孙朗思念慕容离的日日夜夜。

但愿他一生安稳。

雪岭处,又是一年冬天将至。

尚未飘起雪花,雪岭上依旧一片白色。

室内有不断的咳嗽声传来,星宿站在门口,眼睛含泪。

两三年的功夫,曾经风采出众,恍若神仙的男子,已经憔悴不堪,他的头上头发有些灰白,大约是失了精血的缘故。

不远处,床上那人面色恢复,犹如少女时期,子星记忆中的模样。

“再过几日,她便好了。”子星声音缓慢,尚且清澈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星宿却突然跪在子星面前:“师父,我求你不要再放血给姐姐治病了,你会死的,星宿害怕。”

如今星宿已经长高许多,跟子星只差半个头。

“好孩子,你已经长大了,总要离开师父,自己生活。”子星伸出手,有些皱纹的手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头发,眼里的笑容越发柔和。

“我不要,师父,要是姐姐醒来,师父就得死,那我情愿姐姐不醒。”这是星宿说的最恶毒的话。

子星轻轻揉着少年的头发,温和道:“傻孩子。”

即便他不情愿又如何,从她救了他的那刻起,他已经决定,他的命,是她的。

如今他的血能医,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却依旧开心。看着她好起来,比自己活着要开心的多。

少年知道劝不住,只把头一偏,故作冷漠。

戈城。

依稀是旧模样,却不见当年战乱的痕迹。

远处草木凋零,夕阳在枯草间落下。

三年后,公孙朗再度回到戈城,站在城中,发现来来往往的,有很多陌生面孔。

戈城不再是一个收容难民的城池,他在岁月的帮助下将根系扎下,枝节丛生,慢慢繁茂。

不过,戈城依旧很远,远到这里大多数淳朴的城民并不知道他们的大将军已经成了皇帝,又沦为一个天涯流浪客。

城中走动的人很多都不认识他,这三年,城中人做起了生意,来来往往,皆是商旅,有时戈城的姑娘与外商成了家,追随而去。有时候外商喜欢戈城,便留下来娶妻生子。

三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公孙朗在城中行走,也很庆幸,这里没有多少人认识他。

因为认识他的人,也认识阿离。

如若大家问一句,慕容姑娘哪儿去了?

他便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回答。

要怎么承认,他的姑娘不在了。

已经过去三年,他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再过多少个三年,他也许还是不会忘。

那又如何,他知道,有关那个女孩儿的记忆,甜蜜的,难过的,悲壮的,缅怀的,他记得,就好。

月色初上,他躺在草地间,任由微凉的气息穿透他的肌肤,枯草显得很高大,月亮很好看。

他闭上眼睛快睡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直小小的手在揪他的衣角。

公孙朗警惕,看到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儿,盯着他,一脸好奇。

“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去睡?”

那个小女孩儿歪着头,嘴巴吸着手指头,脸上脏兮兮的,她有些疑惑,道:“你是公孙哥哥吗?”

奶声奶气的声音,公孙朗却不熟悉,是哪个认识他的人家里的孩子?

“我是。”他道。

小女孩儿好奇的眼睛瞬间变得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山河无恙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山河无恙目录 山河无恙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零四章 旧城

9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