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51章

当了尘再看到苻羽的时候,已经是他准备入寝了。

他铺好了床,打算喝口水就上床睡觉。这时,一转身他就看到了面无表情,头发有些乱的苻羽站在桌子旁边,看着他,看得他觉得浑身发毛。不过,他注意到了苻羽脸上的红印。

了尘坐在床边,叹了口气,指了指苻羽脸上的红印问道:“你去做什么坏事了?”

只见苻羽一拉椅子,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后说道:“不关你的事。”

了尘挑眉,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处理一下?”

苻羽斜眼,看了了尘一眼,随后饮下了茶水,说道:“我只是来看你一眼。”

听到苻羽这么说,了尘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

但是苻羽说完之后,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不妥,于是又补充了一句:“你不要多想,我现在的职责,就是确保你的安全。”说完,她把杯子里剩余的茶水一口饮尽,之后起身,朝门口走去。

“站住!”了尘喊住了她,“你到底去做什么了?”

“我说了。”苻羽听了下来,“不关你的事。”

听到苻羽这么回答,了尘心生不满,他说道:“那我在哪里也不关你的事吧?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但是你可以离开了吗?”

“我现在的职责是……”

“那不是你的职责!是你混进来身份的职责!”了尘打断了她。

“那现在我就是这个身份,所以这是我的职责。”苻羽看着了尘。

了尘看着她,又说:“那不是你本人的职责!那是……”

“我不想和你讨论佛理。”

苻羽觉得有些头疼,如果再这么说下去,这小和尚一定能各种运用佛理和她纠缠,然后绵绵不休,说上个三天三夜也行,于是苻羽只能打断了他的话。

苻羽想了想,又说道:“我为那天冲你说的话道歉。”

了尘嘴角微微抽搐。说实在的,他已经快淡忘那天苻羽队他的事,可以说是已经不怪罪她,他本身放下了这件事。他认为,自己的目的只是想增加自己的见识而已,至于苻羽怎么样,他可以不在乎。他感谢苻羽带他出来,让他见到这个世界的多面。

虽然他对世间的多种很不理解,但是他会慢慢地接触。

“不用在意。”了尘说,“其实我只是随口一问,如果你不想说的话也可以。”

苻羽微微张口,但想了想又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她刚刚竟然有那么一刻想要把去和狄雷吃饭,然后见了苏见月的事情说给面前的这个和尚。幸好,她脑里尚存理智。

有些事情,他还是不知道比较好。比如她左边脸上的巴掌印。

苻羽转过身,朝门口走了出去,顺手把门给关了。屋内的了尘觉得有些失望,其实他还是很在意苻羽的动向,只不过她始终不肯说。

苻羽走出了房子,运用轻功,轻而易举地上了屋顶坐着。月亮在她的头顶,月光洒在她的身上,镀上了一层光辉,远远看去,有一种仙的感觉。

她的手摸上了左脸。那个巴掌落在她的脸上,距离现在有有段时间了,她的脸还有微微的刺痛感觉。苻羽又顺着腰中拿出来一个白瓷瓶,她捏紧了瓶子,直至瓶口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裂痕。

瓶子,是冰裂纹的白瓷瓶,用来装药膏正合适。这个瓶子,就是今天苏见月给她上药膏的那个瓶子。

再早些的时候,苏见月仔细地给她涂抹药膏的时候,她毫无疑问地想要杀了面前这个人。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打脸伤尊严。更何况打她的人是灭掉自己国家的羽国的人,这份耻辱,莫过于在战场上被敌方嘲讽我方的弱。

士可杀不可辱。

于是她拔出了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抹向他暴露在她面前的脖子。眼看剑锋离苏见月的喉咙越来越近,她的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个得意的弧度。然而,剑锋快要碰到苏见月喉咙的时候,她的左脸受到了攻击。

一个响亮的“啪”声进入到了她的左耳。

一个巴掌落在了她的左脸上。

这一巴掌,用足了九成的力气,以至于苻羽头在偏向一边的同时,从嘴里吐出了一大滩血。

剑从她手中落下,掉落在地上。剑刃碰到石头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苻羽睁大了眼睛,脑袋里一下就懵了。

她斜眼,透过散落下来的发丝之间,她看到了苏见月的表情。那是一种愤怒,却夹杂着悲伤的表情。

“你刚刚是什么表情?”苏见月问道。

苻羽脸色难看,如果把她散落的头发拨开,就能看到她那宛如想要杀人的修罗的表情。

然而,苏见月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动作。他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掌,脸上的表情转为了震惊。他又看了一眼地上的苻羽,手颤抖着把装着药膏的白瓷瓶一扔,扔向苻羽后,匆匆地离开了这里,留下苻羽一个人,还有被控制着的把苻羽带到这里来的人。

一股强烈的杀气在苏见月离开之后从苻羽身上散发出来,站在苻羽旁边那个被控制住的人也不禁颤抖了一下。

苻羽的手指狠狠地划过泥土,她抓起了一把泥,像是发泄心里的恨一样,把手掌中的泥捏成了更细的尘。

她抬头,看见了站在一旁,眼神涣散的聚福楼的店小二。

“羽国人。”苻羽恨恨地说了一句。

“羽国人!”

她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剑,一瞬间就到了那个店小二面前,刀光剑影之中,那个人就在涣散中被苻羽夺去了生命。

苻羽冷冷地看着地上人,踢了一脚后,运用轻功离开了院子。

……

苻羽把白瓷瓶收好,就算她怎么恨苏见月,但也不得不说他的这个药膏是个好东西,她不能糟蹋了。

苏见月对吧。

苻羽躺在屋顶上,手枕在脑后。

现在,无论她拿不拿得到她想要的,她都要毁掉那个人!

一剑杀了他还真是便宜他了,她不仅要他死,还要他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经营的毁在他面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引渡河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引渡河川目录 引渡河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章

7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