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暗流涌动

第五十二章 暗流涌动

那日太后被玉贵妃气到了身子,之后便真的不出房门一步,一天到晚都在转动佛珠,口念佛经。

这日,宫女扶着仍在病中的皇后到了太后宫殿,说是送来玉观音,让太后消气。太后见皇后来到,连忙叫座,还吩咐人准备吃食汤水,也不管皇后饿不饿。

“臣妾谢太后娘娘关心,就不劳烦太后娘娘了,臣妾坐坐便走……看到太后娘娘您身体安康,臣妾就放心了。”皇后用手帕掩嘴,柔柔弱弱的模样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

太后看在眼里,心疼至极。她闭了闭眼,由心而生了愧疚。

面前这个女子不仅是皇后,更是自己的侄女。当初自己答应过会好生照顾,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狐媚子欺负上来,真的是有愧啊!

想她手段无数,铁石心肠,在这后宫生存几十年,如今却拿一个小丫头没办法。

“皇后,是哀家对不起你。”太后不由自主地说道。

皇后受宠若惊,她连忙推脱道:“太后您已经帮了臣妾很多了,臣妾感激还来不及呢!”

听到皇后这么说,太后心中更是愧疚无比。她吩咐了下去,把库房里人参之类的全拨给皇后,又赠予皇后一对玉如意,这才消除了些许愧疚。

皇后笑道:“明明臣妾今儿个是来送玉观音的,怎么就成了收礼的呢?”

听到皇后打趣的话,太后哈哈一笑,心情放松了不少。

皇后扶了扶头上的金钿,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太后见此,心中知道皇后今天是有话对她说,而这话,是让她为难,也更让自己为难的。思绪流转,太后想或许是和玉贵妃有关。她脸色一沉,问道:“皇后有什么话,可以直接与哀家说道。”

太后的话刚说完,皇后的眼泪便止不住了。她啜泣地说道:“皇上说,玉贵妃受到了惊吓,三天后举办宴席宴请朝臣,请了民间戏子进宫,好让她开心。”

听完,太后气得发抖。她一拍桌子,怒道:“好好好,又是这个玉贵妃!这个小贱人!真当哀家死了不成!”

皇后以袖掩面,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太后心里对玉贵妃更是怨恨。心生一计,赶忙安慰道:“皇后,哀家有个法子……”说罢,神神秘秘地朝皇后招了招手,示意让皇后靠近,好让她附耳说话。

皇后明了,也不耽搁,赶紧上前凑到太后身边。听到太后说的,越听,越是没那么悲痛,眼睛里满是坚定。

太后眼睛闪过一丝恶毒,这下,她倒要看看皇帝能不能救得了她!

皇上要宴请朝臣好让玉贵妃取乐的事,苻羽早早便听说了。这个宴会上,想巴结,得到皇上重用的,定会准备丰富礼品。而那些牛鬼蛇神,有阴谋的,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总的一句话,暗流涌动。

苏见月也会有所行动,他吩咐了下去,密切关注所有人的行动。至于心腹竹奕——现在是苻羽,也不知是他关心,不让苻羽出事,还是故意讨好,收拢苻羽的心,他安排苻羽准备礼物这一任务。

苻羽脸色一沉,这份差事看似简单安全,实际上最重要的是这个送礼的环节,若是出事了,第一个怀疑的便是她。原先她想在礼物做手脚,让皇帝有机会发难,如今看来她要另想办法了。

了尘也一同被叫去参加宴会,理由是玉贵妃受了惊吓,让了尘渡一下,驱惊。

苻羽觉得分身乏术,所幸皇宫里也有她苻家培养的暗卫可以照看一番,只是她仍有不放心,时不时还会去看他一眼。

玉贵妃,冲着这个玉字,大多数人送礼都是送玉,多了,也就腻了。可要是别的金银珠宝,作为皇帝的女人又怎么会缺呢?苻羽左思右想了一天一夜,眼看这宴会时间要到了,她还是没有头绪。这时,狄雷提了一个主意,送胭脂水粉。

“花满楼的胭脂水粉是顶好的!而且限量发售,每天只出售十套,可谓是千金难求!不过若是主人能开口应该不在话下……竹奕,你和主人关系挺不错,不如就送这个吧!”狄雷兴冲冲地说道。

苻羽按了按太阳穴,她并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与其说送胭脂水粉太俗,倒不如说她不想去再接触苏见月。她反驳道:“他有要事在身,怎么会有空呢?况且他把任务交给了我,就是我的事,又怎么好麻烦他?”

狄雷一听,觉得有道理,便不在说话。苻羽见他的模样,心生一计,又说道:“我再去想想办法吧……胭脂水粉确实挺不错,可惜我又怎么能在这么短时间买到呢?”

听到苻羽这么说,狄雷心神一动,虽不说什么,但苻羽看得出,他是想要帮自己去买了。

苻羽又说:“你啊就好好守着你的岗位……哎,怕是我会完不成这个任务了。”

狄雷没有回答,他道了一声告别之后,便离开了。

苻羽嘴角一勾,虽说有些对不起这重情重义的小伙,但就现在来说,是他送上门来让自己利用的,也不能怪她无情无义了。

话虽这么说,但苻羽还是让暗卫准备了别的,以防狄雷买不到,让她真的空着手。

做事总得留个后路不是么?

布置好了,苻羽便循例去看一次在宫中的了尘,确保他依旧安然无恙。她踏着轻功,轻松躲过皇宫守卫,来到了了尘的住处。

这厢了尘正收拾着衣服,准备出门拜见太后,一抬头,便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苻羽。他白了她一眼,说道:“你就不能有点人的动静吗?悄无声息的,要吓死谁?”

苻羽挑眉,说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了尘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说道:“太后叫我过去给玉佛念经。”

苻羽不解,说道:“玉佛?”

“三天后不是宴会么,太后备了一尊玉佛,让玉贵妃心神安定的。”了尘说,“哎,你那怎么样?”他可没忘,现在她是在苏见月手下做事。苏见月是什么人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她胆子大着,把人家的身份给顶替了,要是被发现,可是会大事不妙。

“还好啊。”苻羽耸肩,“你倒是对我越发不客气了,还是怀念你之前那客客气气的模样啊!”

了尘不说话,被她这么一点,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着她越来越放松,甚至有时把心里的碎碎念念了出来。

有时碰见了事,他第一时间想到苻羽。比如昨天,他撞见太后责罚一个宫女。那凶神恶煞的模样,真让他搞不清这太后是真慈悲还是假向佛。

了尘第一次见着这么个架势,他站在一旁,想说上前劝说一番,但太后怒气冲冲,好像谁去劝,谁就会遭受同等责罚一样,他的心里便打了退堂鼓。

纠结着,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他想到那个好像对万事万物都无所谓,对所有困难都能解决的苻羽。他又觉得眼前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便鼓起勇气,上前劝说了一番。

那宫女也没做什么大错,只是把糕点上错罢了,正好太后心情不佳,这才遭到了惩罚。了尘三言两语,便让太后停了手,又安排御医给宫女看伤。

对上宫女那感激的眼神,了尘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离开了太后宫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才心有余悸。

要是太后不停他的话怎么办?要是太后责罚他怎么办?

一连串的“要是”让了尘后怕,回想起来,他只觉得当时是苻羽给予了自己一些勇气,怎么说他也是感激至极的。

了尘对苻羽说:“你还是赶紧处理好你和苏见月的事吧,拖久了也不好。”

苻羽言语轻松,带有一丝戏谑地说道:“谁让某个小和尚不乐意走呢~”

了尘别过脸,哼了一声,说道:“你大可不必管我!”

苻羽不厌其烦,还是那句:“你是我带出来的,我不管你,谁管?”

了尘也坳不过,只要是她认定的,他怎么能说服呢?于是他妥协道:“那等这宴会结束了,我们便离开。”

苻羽点了点头,心里盘算着是时候让祁婉琬把灵梦果给她。怎么说,还是得到手了,才安心。

只是这祁婉琬会肯么?

苻羽打算找个时间会一会她。

了尘自然不知道苻羽的想法,他见苻羽答应了,便也打定主意一会和太后请辞。

苻羽怕接下来暗流涌动会波及到了尘,便吩咐了一番要他提高警惕。见时候不早,吩咐完后便匆匆离开了。

了尘一头黑线,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女人就不能有个大家闺秀的模样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引渡河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引渡河川目录 引渡河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 暗流涌动

8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