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明月归(上)

第10章 明月归(上)

自从那日同张粟吵过一次后,孙安锦就再也没见到他。路过西市时,乞丐张仍旧是“嘿嘿”地朝她傻笑,他的身边却不见张粟的影子。

“老张,你徒弟呢?”孙安锦终于忍不住问。

“嘿嘿……”

“什么意思?你徒弟呢?”孙安锦一头雾水。

“嘿嘿……”

“我是在问小乞丐人呢?”

“嘿嘿……”

于是孙安锦放弃了询问。后来的一天,她从百一叶那里打听到了张粟的消息。

“张粟啊?”百一叶一边拨算盘,一边说,“他躲着你呢。你们怎么了?听说你们吵架了?”

孙安锦沉默。她后来想了想,其实那次真算不上吵架,顶多是……争论?争得激烈了点而已,而且不太愉快。

“哪有的事,不过是多说了几句。”孙安锦一语带过,“说起来你这两日很忙啊。”这两天凡是见到百一叶,她不是在算账就是在管事,指挥着家里把上上下下都打扫了一番,好像要迎接谁。

百一叶终于从账本里抬起头,长长出了一口气,道:“家事罢了,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这话说得像个小老太太,孙安锦忍不住笑出声。

“你还笑!”百一叶嘟哝一句,又埋头进账本,眉头皱得紧紧的。

“你爹呢?什么事都交给你了?”孙安锦想着,李老爷莫不是想把百一叶培养成百世华第二?

“我爹回老家了,家里有点事。”百一叶回,语气低沉的,意思是不想孙安锦再问。

“老家?你老家在哪里啊?”孙安锦却是第一次听说李家还有个老家,一时好奇,没听懂百一叶的意思。

“北面。”百一叶敷衍道,手里动作更快。孙安锦察觉到百一叶有一丝紧张,沉默下去。李家有问题,如果和百一叶相处了这么久她还没察觉的话,那她孙安锦就是个傻子了。不过谁都有些不愿意说的秘密,她也不打算追问。

算起来又快到年节了,今年孙汝不在枣县,敬观月又没有离开的意思,孙安锦琢磨着或许要和他这个身份不明目的不明的人一起过个年了。

敬观月自来了枣县后一直低调行事,对人也都彬彬有礼,赢得了一些人的好感,但更多人对他的态度并不友善。若说起敬观月是哪里落了话柄,那就是那日孙安锦同张粟争论过后,敬观月安慰孙安锦时被几个碎嘴的人看见,说了几句闲话。孙安锦当时没注意到这件事,后来从陈阿四那里听说,险些一头栽到地上。她本想着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过几天这事儿也就没人记得了,谁想城里新来个说书的,拿这件事改了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传奇爱情故事,并着由李家看来的“富李家强征小童,小阿六抵死不从”事件一同讲来,不仅自己赚了个钵盆满溢,还让敬观月、孙安锦和李家、陈家一起出了名。

孙安锦听说这件事后曾找过那个说书的,想让他换个本子说,那说书的答应得不错,可之后依然该讲他的还讲他的,把孙安锦气得不行。

后来,不知是不是老天有眼,那说书人的宅子着了,所有东西都在一夜间化为乌有。他逃出火场后得了李家的指点和资助,千恩万谢后,去了京城谋生计。而他讲的传奇故事,也随着他的离开渐渐在枣县消失了。

“三小姐,”一个小家丁风风火火跑来百一叶门口,“三小姐,二小姐回来了!”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百一叶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倒没显得有多高兴。

“一叶,你二姐回来了。”孙安锦见百一叶似乎不想放下工作,虽然知道原因,但若百一叶真这么做可就是不妥了,于是轻声提醒道。

“回来就回来呗。”百一叶不情愿地合上账本,抬脚向外面走去。孙安锦见她是朝着大门的方向去迎人的,微微放下心来。一转眼看到百一叶大咧咧摆在桌上的账本,孙安锦走过去小心将账本锁进屋内的木柜,方才追着百一叶的步子往大门走去。

李家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车身上划痕不少,估计没少走荒路。百一叶正领人想将车里的人接出来,可不知为何车里毫无动静。孙安锦走过去询问状况。

“不晓得,喊了半天了。”百一叶摇头道,“我二姐到底也是个没出阁的,总不能直接去掀她的车帘子……”

“行了,你自己去看嘛。”孙安锦看着百一叶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好笑。百一叶在枣县“胡作非为”了这么久,从来不讲什么闺阁礼数,如今居然关心起自己的二姐来了。

“我好歹也是一家之主了……”百一叶似乎不大乐意,手里转着帕子,扭捏着不动。

“你是一家之主?”孙安锦“噗嗤”一声笑出来,“那你爹怎么办?”

“哎呀……”百一叶居然脸红起来,也不知是羞赧还是生气,“我爹他不是回去了吗?这里是当然我做主了……”

“好了,我去看总行了吧。”孙安锦也不逗她了,向马车走近。其实她早觉得不对劲儿了,地上车辙的深度不像是车上载了人。

“李家二姐,到家了!”孙安锦在马车前站定,扬声道。车内无声。孙安锦便抬步上前,说了声“冒犯”,轻轻掀起了车帘。果然,车内空无一人。

“一叶,没人。”孙安锦回头,告诉百一叶。

百一叶一愣,随后气得一跺脚,道:“就知道她不会老实!”身后跟着的家丁丫鬟们吓得一缩身子,低下头,不敢出声。

孙安锦看着奇怪,这百一叶什么时候在李家这么有威严了?

“你先别急,你二姐能去哪里?”孙安锦奇怪归奇怪,倒也没忘记眼前的事,“是没回来,还是路上出了事?”

“她还能出什么事?”百一叶没好气道,“半路跑了,又不是第一次了!”

孙安锦想起听过的李二小姐连母亲病逝也没回来的事,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其余人自然也没什么主意,不敢说话。

“这是怎么了?”正在众人沉默时,敬观月忽然赶来了。

“李二姐今儿该回来的,可是没接着人。”孙安锦长话短说。

“没接着人?”敬观月沉默一瞬,走到马车前仔细看了看车身和车轮。

“去城郊找吧。”敬观月直起身,对百一叶道。百一叶一怔,随后想起了孙府闹误会那日敬观月的本事,赶忙回头吩咐人去找。

“城郊大得很,去哪里找啊?”人将出发时,孙安锦忽然问。众人纷纷看向敬观月,等他的回答。

“多派人去吧,”敬观月却是不答,“总比满天下寻人好。”众人本以为能省些力气,听了后知得摇头叹息,还是纷纷去了。

“师叔……”孙安锦看向敬观月,想询问他是怎么知道要去城郊找人的。

敬观月朝她笑笑,示意她不要多问,自己转身回去了孙府。

“我们进去等吧,”百一叶上前拉起孙安锦的胳膊,带她进了李家,“风怪凉的,别吹坏了。”孙安锦跟着进去了,心里却是疑惑。

下午时,终于有了李家二姐百年心的消息。

“在城东义诊?”百一叶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汇报的小厮。小厮以为她是生气了,顿时吓得全身发抖,说话也结巴起来:

“是,是,二小姐在给人看,看病……”

“行了,派几个人过去给她打个下手,早点接人回来。”百一叶没耐心听他结巴,不耐烦地挥手让他退下办事去。那小厮仿佛遇了大赦一般,乐颠颠地跑出去了。

“你家下人都很怕你?”孙安锦看着那小厮简直是逃命似的离开,愈发奇怪了。

“谁知道呢?”百一叶翻了个白眼,“一点小事就吓得不行,也不知道是怎么调教的……”

“这事可以问问管事儿的,”孙安锦建议道,“省得每天看了不舒服。”百一叶点头,不再说话,忙着打算盘去了。

傍晚时分,李家门口一阵骚动。百一叶看了看伏在桌上睡着的孙安锦,自己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门外,几个丫鬟拥着个着竹纹白衣的男装女子走进来了。那女子虽着男装,却是秀丽出尘,宛若竹叶挂露,莹珑青翠。

“二姐,”百一叶迎上去,微微笑着,“二姐可让我们好找。”

“小叶子!”百年心一见百一叶,顿时笑得眉眼弯弯,“长高了不少!”

“二姐瘦了,在外面受苦了吧?”百一叶伸出双手握住百年心的双手,“饭菜都热好了,二姐快吃吧。”

握着自己的手的这一双小手冰凉的,让百年心怔了怔,反手握住百一叶的手。

“小叶子,身体不舒服吗?”百年心微躬下身,关切地望着百一叶,“是不是又不好好吃饭睡觉了?”

“哪有,我好着呢。”百一叶眉头微微一蹙,不着痕迹地抽回手,“二姐快吃些东西吧,不早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 明月归(上)

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