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祸息

第6章 祸息

在西市玩到暮色已迟时孙安锦才同百一叶和陈家兄弟告了别,独自回到孙府。轻手轻脚地推开孙府大门,院内如往常一般沉寂,白日里到处蹦跶啄草籽的雀鸟也不知所踪——许是在老树的枝桠上犯困吧,孙安锦心里忽然涌起一丝不安,只能这样安慰地想。孙汝的书房里仍晕着灯光,窗纸上的剪影如往日般静止着。孙安锦轻嘘一口气,看来并没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发生。

屋内烛火跳了跳,窗纸忽明忽暗。孙安锦正想回去自己屋里,路过孙汝书房时无意中又向孙汝书房的窗纸上一瞥,顿时惊得大叫一声,猛地后跳——屋内不只孙汝一人,还有很多……持刀的人。

孙安锦慌忙后退几步,蹲进院里生得半人多高的杂草丛里,捂着嘴抬头盯住窗纸上的剪影。强盗?不,不对,是强盗的话听到她的声音不可能毫无反应。那些持刀的影子一动不动,仿佛屋里不过是摆了十几个人偶。这些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再加上前几日遇到了微服出访的皇帝,那么他们只能是……

屋内,坐在自己案前的孙汝仍是一派云淡风轻地翻着手中的书卷,时不时打个哈欠。四周立着的持刀者对他的态度十分不满,一手按着刀鞘,一手握住刀柄,怒目视着案前的白衣书生。

“打算当匪首,杀人越货?”半晌,孙汝放下书,抬起头,对上书案对面坐着的人的目光。那人正是学堂散学时拦住张粟询问的男子,南梁皇帝,明湛。

“回答我的问题。”明湛毫无让步。

孙汝似乎轻笑了一声,将手边的书合上,扔到一边,“脾气见长。”

明湛眯了眯眼。

“孙家的孩子,与明澄有何干系?”孙汝要起身,刚一动作,“噌”地一声,身后站着的两个侍卫齐齐拔刀。孙汝动作顿住。明湛抬手示意,那二人方才收回刀,但孙汝已经坐回去了。

“大老远跑来见我,是要叫我留个遗言?”孙汝扯了扯嘴角,却是笑意全无,“安锦是我四嫂所生,四嫂随四哥常年奔波在外,带着孩子多有不便,便将安锦送回本家。我前几年回去,见这孩子在本家受气,就将她带在了身边。”说完,又将方才扔开的书拿回来接着翻看,似乎不打算再理会这一屋子的人。明湛听了这番话后陷入沉默,心里分辨着这段话的真伪。

“先生……”书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了,门后探出孙安锦一张乖巧又有几分怯懦的小脸。满屋的持刀侍卫齐齐拔刀,刀光闪得孙安锦眼前一盲。

明湛回头,见来的是自己白日里见着的小姑娘,小姑娘此刻一副呆愣的样子,似乎是被吓傻了。

“没事,过来。”孙汝忽然开口,声音波澜不惊,仿佛周围立着的不过是圈带刺的篱笆。孙安锦怯生生地看了离自己最近的持刀者一眼,犹犹豫豫地迈开步子,奔到了孙汝跟前。孙汝伸手拉着她让她坐到自己身边,面朝明湛。孙安锦惴惴不安地坐下,对面就是明湛,一不小心对上明湛打量自己的目光,心里更是发憷。

“这是谁,认识吗?”孙汝语气温和,仿佛父亲在给女儿介绍在女儿小时候抱过她的老友。孙安锦望着明湛,喉头发紧,一时无法言语。而明湛亦看着她。

僵持半晌,孙安锦方才有些僵硬地转头,对孙汝道:“之,之前见过,在李家门口。今日散学时也见着了……实在不认得。”起初说话还有些结巴,到这话说完,却已是流畅自然了,眉头微蹙,似乎在回忆自己到底还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孙汝闻言,抬手,轻抚孙安锦的头,缓缓道:“这位就是当今……”

“我姓黄,小友可称我‘黄先生’。”明湛忽然打断孙汝的话,收起先前细察的目光,朝孙安锦和善地笑了笑。

“黄先生好。”孙安锦立刻起身乖巧一礼,再次坐下后,却仿佛有些不乐意道,“黄先生是做什么的,怎么带了这样的人来?”说着,目光落向一旁的持刀侍卫。明湛笑笑,手一挥,持刀者得令立刻收起刀有序地撤出书房。孙汝这才偏过头,对孙安锦吩咐:

“奉茶。”

孙安锦应了一声,起身跑出去了。

门关上后,明湛一抱拳,对孙汝道:“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孙兄见谅。”说这话时,语气中仿佛两人还是几年前的关系。

孙汝沉默,伸手用拨子拨了拨案上烛灯的烛芯。

“有人告诉我京城的当铺里出现了皇家玉佩的残块,我……”明湛解释道。

“即便是有了那小子的消息,你身为帝王,怎能以身犯险?”孙汝打断他的话,“再者,那小子逃了数年,怎会让玉佩散落闹市?”

明湛沉默片刻,开口道:“你说的我自然明白,我本也不想亲自来这枣县。我身边有一人,可当大用,又和我是年少至交,我怕他……”

孙汝扶额:“怕他有了二心,将那小子或许藏了起来,于是过来兴师问罪?”

明湛闻言大笑,倒没否认。孙汝似是无奈地摇摇头,目光又落回书卷。

“先生,”门忽然被推开了,孙安锦探头进来,“忘了问先生,是用什么茶?”

“不必,水就可以。”明湛不等孙汝有所反应,笑着接过话,“还指望你爹给我什么好茶?”

“先生……”孙安锦迟疑地望向孙汝。

“去罢,烧壶水来。”孙汝似乎早已习惯明湛这样带刺的话。孙安锦应了一声,又走开了。

“这孩子有几分像玉锵,”明湛看着孙安锦离开的身影,“初次见着可把我吓了一跳。”

孙汝终于抬眼,也看向门口孙安锦离去的背影,道:“是有几分,在本家见着时我也是一惊。”

孙安锦端了壶热水进来时,屋里的二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孙安锦隐约听出其中的试探意味,不由叹息一声。记得这位皇叔从前是个爽朗人,如今当了皇帝,也开始话里有话了。不知自己那位堂兄,如今的太子明华业,可还是原先那副愣头愣脑的样子?

“这倒水的姿势也像玉锵,”明湛瞅着正在倒水的孙安锦,忽然道,“你这丫头,该不是她又投了胎吧?”

孙安锦手一抖,壶嘴微偏,热水洒在了案上。许玉锵,正是孙安锦生母许芸在书院女扮男装念书时的化名。孙安锦看到洒出了水,一惊,赶忙用布巾擦拭,擦拭时眼睛时不时瞟向明湛——方才那句话,是玩笑,还是试探?

“别逗这孩子,”孙汝不动声色地接过话,“夜了,她该睡了。”

“可是先生,玉锵是谁啊?”低头擦拭水迹的孙安锦抬起头,看向孙汝,一脸天真好奇。

“旧识,”孙汝仿佛不想再提,“去睡吧。”

孙安锦像个没得到答案却被禁止再问的好奇孩子,嘟了嘟嘴,向二人道礼后,转身走了。

“小丫头挺有灵气儿。”明湛看着她离开,笑道,“像昭昭,但听话多了。”

“公主聪明可爱,哪里是安锦能比的?”孙汝举杯,浅饮一口。

明湛亦举起杯,凑到唇边,呷了一口,叹息道:“我那丫头,是个粗心的,若是叫她给我端水,非得烫了我的嘴。”

“安锦心细。”孙汝端着杯子的手不露痕迹地紧了紧。

“若说心细,还得是明澄的惠敏。”明湛提起自己那位被夺了位的兄长,倒也不避讳,“那小丫头,鬼机灵!若不是个女孩,定留不得。”

闻言,孙汝抬眸看了明澄一眼,见他似在回忆什么,又垂下目光看回自己的书,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何出此言?”

明湛放下杯,一手扶额,似乎有些困倦了。

“七年前我从北疆回京,暂居宫中。有日外面有些动静,我闲来无事,便听了一会。听着是个宫女,弄坏了主子的头饰,急得没了主意,立在路边哭。正好惠敏——那时还没这封号——那丫头路过,说了一句‘此处是王爷暂居之地,莫要扰了王爷休息,到时可是祸不单行’,那宫女立刻就止了哭声。惠敏那丫头将事情问清楚后,将应对之法三言两语清清楚楚讲给了那宫女。你说才三岁的小丫头,办事就如此明白,以后可还了得?”明湛回忆往事,颇有感慨,“后来我听宫里人说,那宫女非但没有受罚,反而因遇事伶俐得了主子赏识,被调到主子身边当差。当时我就想,惠敏这丫头真不愧是玉锵的孩子。只可惜如今撞了头、毁了脸,痴痴傻傻坐在落鸣宫……”

“女子慧极必伤,不必太过感慨。”孙汝淡淡道。

“慧极必伤,可不是?”明湛长叹一声,“玉锵,惠敏……”

“夜了,歇息吧。”孙汝忽然打断明湛的感慨,径自执了灯,回去自己卧房了。

书房里顷刻便只剩明湛一人倚坐案边。明湛垂首,无声笑笑,复举杯敬了窗外月色。月色迷离,似在明湛面上结成寒霜。

翌日一早,孙安锦正在院中临帖,忽见一个身影急吼吼地推开院门进来了。昨夜忘记锁门了,孙安锦意识到。

来人是百一叶,今日穿了身翠色衣裙,像片柳叶飘了进来。百一叶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孙安锦面前,气喘吁吁:“帮帮我!”

“怎么了?”孙安锦立刻放下笔,伸手扶住喘得似乎要晕厥的百一叶。百一叶本来就甚少求人,此番又是这般着急,定时出了不得了的事。

“我长姐,我长姐……”百一叶攀住孙安锦伸来的手臂,急得眼眶泛红。“有人要娶我长姐!我长姐她,她……”

孙安锦脑中忽然闪过几日前明湛看见百世华时的眼神——写满了惊艳。

“是个……权贵?”孙安锦赶紧甩开这个可怕的想法,试探着问。其实她大概是猜到了的——以李家的财力和地位,能让百世华无法拒绝的婚事,只能是……

“是,是皇上!”百一叶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出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我长姐她不能……”

“别急,”孙安锦扶着百一叶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你与我说清楚,是下了旨,还是……”

“没,没有……”百一叶抽噎着,“刚才皇上突然到我家,找我爹说的……”

“以‘皇上’的身份?”

“嗯。”百一叶点头。

这倒是奇了,孙安锦暗自想道。在她这里仍隐瞒身份,在李家却不藏着掖着,这是为何?要么是有所图谋,要么就是无法隐瞒了。李家富甲天下,李老爷从前见过这位皇帝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长姐说什么了?”孙安锦忽然想到这场婚事的另一个主角,百世华。

百一叶摇摇头,说自己还没有问过长姐的意思。

“既然这样,你也先别急,回去问问你长姐。”孙安锦柔声安慰道,“虽说皇命不可违,但皇帝也是人,是人,想法就可以改变。若你长姐不愿,这事儿就还有回旋的余地。”她孙安锦仍好好活着,不就是对皇命的违抗吗?

百一叶点点头,抽搭着往回走去。孙安锦放心不下,也跟着去了李家。

不远处的书房里,孙汝通过半掀的窗,望着两个女孩离去的身影。

“子尔,皇命难违,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见……”记忆里女子的话仍响在耳边。

阿芸,你的女儿,还真不像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祸息

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