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物尽其用(捉虫)

第十章 物尽其用(捉虫)

花晓葵提着关住蜘蛛妖怪的笼子,哼着轻快的小曲回村子,考虑到村民的心理,特意挑了一条人少的路绕回去。巴掌大的蜘蛛妖怪认命似地伏在笼子里,三只眼睛泛着淡淡的红芒,八条腿长着细细的绒毛,颜色艳丽也不能给它加上几分,外表分外不讨喜,即使那么安静的呆着也让人觉得凶恶戾气。

随意的甩啊甩,蜘蛛一声不吭,打定主意一直装哑巴似地,八条腿粘了胶水一样稳稳的伏在里面,没有任何摇晃。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长大以后能种太阳~~播种一个~一个就够了……”花晓葵轻声的唱儿歌,这首歌她小时候很喜欢唱,因为觉得能够种出太阳来太厉害了,对于一个怕黑怕冷的小孩来说,这首歌唱出了她的心声啊,晚上也有一个太阳挂天上就不黑了,两个太阳轮班,冬天一个太阳不够温暖,再加一个就温暖起来。“……啦啦啦~~种太阳,啦啦啦~~种太阳,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种太阳~~~到那个时候~~世界每个角落~~都会变得~都会变得~温暖又明亮~~~”

花晓葵心情随着欢快的曲调活跃起来,不知不觉大幅度甩起笼子,蜘蛛妖怪伏在里面,就跟荡秋千一样一前一后的晃,三只眼睛不安分的转,思索着逃出去的办法。传入耳中的歌词只叫它嘲笑,太愚蠢了,那么多太阳,别说人类,妖怪都会受不了!到时候不是温暖又明亮,是灼热又刺眼,果然人类非常愚蠢!!

这首歌把蜘蛛的逃跑思路打岔了……

花晓葵猛然想起今天还没有去给鬼蜘蛛喂食呢,差点忘记了!果然是一尊大爷,她对自己奶奶都没有那么好,每天准时报到,殷勤的喂粥免得那丫饿死,被那双充满邪恶思想的眼睛盯着看浑身都不舒服,和他搭搭话转移一下注意力,省的自己忍不住暴力他。话说,为毛她要每天照顾那么一个满脑子黄色废料该宫刑了干净的混蛋啊!!!仿佛会透视眼一样,有如实质的目光老是盯着她胸看,然后发出桀桀怪笑,被压熏哑了的嗓音特别邪恶,不怀好意。

果然强盗是不该期望他瘫痪了就会改邪归正,鬼蜘蛛已经黑的无药可救了!

花晓葵嘀咕的走回木屋,枫一眼便看见她提手上的笼子,里面关着一只颜色鲜艳的巴掌大蜘蛛,三只眼睛泛着红光,一看就知道是妖怪,害怕的往后挪了挪。枫吓得不敢靠近,声音颤抖的问:“葵姐姐,你把这个带回来做什么?它也是抢夺四魂之玉的妖怪吗,不怀好意的妖怪还是早点消灭掉!”没有因为它的体积小而轻视。

“这个啊,我刚才在桔梗和犬夜叉见面的地方附近发现的,觉得它非常可疑,就带回来了。”花晓葵提高笼子看了一眼里面的花蜘蛛,颜色这么鲜艳在野外很难隐藏,郁郁葱葱的绿色中,跟红相关的颜色都非常惹眼。

“桔梗姐姐跟犬夜叉……?葵姐姐你怎么知道的?”枫奇怪的问,她知道桔梗姐姐今天想把言灵念珠送给犬夜叉,但不清楚在什么地方。

“我偷偷跟过去……咳,我不小心看见的。”跟踪什么的教坏小孩。

“……”枫无言,到底谁可疑了啊,说不定那只蜘蛛是一开始就在那里的。

熟练的淘米煮粥,犯难的看着锅底,用火石点火对她来说依旧是有难度的,期望的眼神投向枫。

枫无奈的帮忙点燃火,“火石并不难用啊,为什么葵姐姐总是这么笨拙?”

“没办法!”花晓葵嘟囔,她也不想的呀!

笼子随意放在一边,看着那只蜘蛛妖怪枫心里毛毛的,为什么葵姐姐要把它带回来啊??

“怎么了,这么害怕。放心,它被关在笼子,不会突然跑出来咬你的啦!”花晓葵手上不紧不慢的搅拌,“我的禁锢之力不是这么一只弱小的妖怪可以突破的,它的妖气那么弱,若不是颜色太显眼我还发现不了呢。”

“就算这么说……可毕竟也是妖怪……”枫咕哝,她看蜘蛛的眼神没有一点善意,完全是看待异类敌方的敌视,还有害怕排斥,差点被百足上葛绑架,心底多少落下阴影,心平气和的跟她眼中邪恶的妖怪呆一起根本是不可能的。跟蜘蛛冒红光的眼睛对视了一下,眼里闪过怯意,咽了一下口水,“葵姐姐,还是赶快把它消灭掉!”

“听见了没有?”提起笼子与蜘蛛对视,阴测测的笑,“要是不听话就把你交给枫处理,就当是练习破魔之箭的靶子!”

“咦?拿它练习吗?”枫错愕。

“破魔之箭是对付妖怪的,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你现在的水平如何?”花晓葵理所当然的说。

“哦。”枫没有异议。

蜘蛛察颜观色的本领很强,花晓葵尽管嘴上威胁,却没有散发出杀气,眼底平和的没有巫女对妖怪的那种犀利敌视,枫固然天真懵懂,但对它可没有一丝怜悯之心,一如孩子可以残忍的因为好奇活生生撕掉蝴蝶的翅膀一样,枫的眼底是看异类的眼神,若是交给她,绝对做得出来“把它当靶子练习射箭”的事。

蜘蛛长着细细绒毛的腿不安的动了几下,三只眼睛看着花晓葵。

“嘿嘿嘿……你要是给我织出一双袜子,我就不把你交给枫!”

“……”蜘蛛脑子短路了,想不懂她是什么思维。

“葵姐姐,你在说什么啊?它会织袜子吗?”枫囧了,额际挂下细密的黑线,“而且葵姐姐你不是有袜子吗?”

“话是说没错,但我想要清凉透气的袜子啊,现在天气可还热着呢!可以的话更想不穿袜子,直接穿着木屐多凉快,走路也方便一点,隔着袜子穿V字形绳带的木屐,脚底滑滑的,跑快一点木屐容易掉。”羡慕的看了一眼枫的脚,怨念,“为什么我必须穿袜子啊?!现在是什么天气呀!!”

“这个……女孩跟男孩不一样,长大了,还是穿上袜子遮住脚比较好,尤其葵姐姐是巫女,见到各种人的机会较多……”枫滴汗,小心的觑了一眼蜘蛛,巴掌大的一只,能织出葵姐姐想要的袜子吗?没听说过蜘蛛妖怪会织袜子。

“我知道,所以退而求其次。”在现代,除了穿凉鞋,其他鞋子也都要穿袜子,丝薄透气的丝袜不会凭空出现的,要开动脑筋挖掘!花晓葵深意的看着蜘蛛妖怪,“丝绸是用蚕吐的丝织成的,蜘蛛也会吐丝……我听说有外国人尝试过利用蜘蛛丝制作丝织品,但是失败了。你是妖怪,应该不会拿自己的丝没辙?”

“……”饶是蜘蛛妖怪也不禁为这无厘头的要求囧了,人类的巫女果然是可怕的天敌,尤其是眼前的这个,古怪至极的思维和它知道的都不一样,完全摸不着边际!!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力量弱小的它很珍惜自己的小命,即便是那个还没成熟的人类小鬼对它也有相当的威胁,妖怪弱肉强食,被俘虏就意味着任妖宰割,下场往往很凄惨,织这个女人口中蠢到极点的袜子,总比死了强!

花晓葵兴致勃勃的脱下袜子,摊开给蜘蛛仔细看它的构造,“呐,看仔细了!”

“……葵姐姐,粥要糊了……”难道葵姐姐把它抓过来就是想要一双袜子?枫风中凌乱……

“织不出来就把你交给枫!从来没有打过妖怪的新手,也许射好几箭都射不死你。”阴测测的威胁。看见蜘蛛妖怪没有特别的反应,三只冒红光的眼睛想一口咬死她一样瞪视,径自当它是默认了。

花晓葵这会儿的脑子思维正值天马行空,又冒出奇怪的念头。看过不少电视小说,里面大部分都有提到蜘蛛妖怪可以从嘴巴里吐出丝来,但据她所知,蜘蛛是靠尾部分泌蛛丝的,难道因为成精所以产生了变异,可以从嘴巴里吐出来??眼前正好有只蜘蛛妖怪,问问本妖不就知道是虚构的还是真的!

“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的蛛丝……是从嘴里吐出来的,还是尾部里分泌出来的?”这是从一端变化到另一端的严肃问题,头是一个极端,尾部的端点又是一极端,非常巨大的变化!

“咳咳咳……”枫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尾部是委婉的叫法,通俗的可以叫做屁股。以上那句问话可以翻译为:你是嘴巴里吐出蛛丝的,还是屁股里拉出蛛丝的?

花晓葵睁着好奇的眼睛期待蜘蛛给她解惑。

“……”蜘蛛妖怪沉默半晌,默默的转过身去,屁股对着花晓葵。虽然蜘蛛没有人类的价值观,不会觉得恼怒或类似的情绪,但这个问题它拒绝回答。人类是卑微低贱的,蜘蛛本能的觉得若是回答了,它无形中就被贬低了,对妖怪身份自视骄傲,也有一点头脑,无法容忍自己犯下愚蠢的错误被它眼里卑微低贱的人类看低。

“……你要分泌出蛛丝示范给我看吗?!”花晓葵愣了一下,迟钝的没有领会它要表达的意思,随即自以为了解的惊喜道,眼里满是探索未知新事物的兴奋好奇。

“…………我觉得它是不想回答,懒得理睬你葵姐姐。”还是枫的思维在正轨上,没有理解错误。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物尽其用(捉虫)

15.15%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