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飘逸的银白色长发自由散在身后,额头一个醒目的弯月,金色的眼睛纯粹犀利,脸颊上各两道妖纹,尖尖的耳朵,一身沉重厚实的白色装束,宽大的袖口有樱花图案,外面穿着铠甲,肩上有一条毛茸茸的东西,特征非常明显,赫然就是白银贵公子杀生丸。

兄弟俩的长相有差异,杀生丸俊美清冷,犬夜叉倾向于少年未成熟的可爱,有点稚气,但眉眼间都能看出几分相似的痕迹,遗传于犬大将。

花晓葵傻傻的抱着刚采好的草药不知所措,被一个突然发生的意外弄懵了。空气里充斥着一股冰冷的杀气,刺激的花晓葵浑身一个激灵,小心翼翼的瞅瞅貌似火气不小的杀生丸,她当做没有看见若无其事的走开可以吗?

杀生丸从林子的阴影中走出,步伐优雅落地无声,冷冷的扫过装束上白下红的人类巫女一眼,灵敏的鼻子嗅出淡淡属于犬夜叉的气味。这个人类不是迷惑住犬夜叉的那个人类巫女,虽然有犬夜叉的气味,但太淡了,似有若无的一点点,应该是不经意沾上的。

撞裂了树干的犬夜叉顽强的爬起来,火鼠裘有一定的防御效果,他自己的身体也很结实,这种程度的撞伤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抬头一眼便看见花晓葵,犬夜叉的眼里透出几分焦急,杀生丸对人类冷酷无情,她呆在这里很危险!

“葵,你这个女人怎么在这里?赶紧离开,这里现在很危险!!”犬夜叉完全是出于好意提醒,语气焦急匆促,显得有几分粗暴,金色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杀生丸,怕他突然动手。

“看也知道,他看上去很不友善!”杀生丸对人类有多不屑,就该对她有多无视,谁都不会特意注意路边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她一个大活人在杀生丸这个极度厌恶人类的妖怪眼里大概比石子好不了多少。

“犬夜叉,竟然还有心情主动关心人类吗?你的心已经完全被人类迷惑住,就像为了一个人类女子死去的父亲大人一样愚蠢。人类这种东西很无聊啊,蝼蚁而已!对人类拥有一个仁慈之心,我没有从父亲大人那里继承到这种无聊的东西。你,因为体内流着的肮脏的人类之血,而衍生出多余的感情了吗?”杀生丸优雅的站立,金色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犬夜叉,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杀生丸!”极度贬低他母亲的话把犬夜叉被激怒了,“你今天就是无聊的特意来说这些,找茬满足一下你身为纯正妖怪的优越感吗?!”

“优越感?半妖与纯正妖怪之间本来就有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不需要做这种无用的蠢事。犬夜叉,你果然是一个没用的半妖,跟人类呆一起混久了,脑袋也被同化变得愚蠢!”杀生丸冷冷的讥讽,豹猫一族来犯的时候,身为他弟弟竟然生出这种愚蠢之极的想法,被一个人类巫女迷得昏头转向,想要放弃妖怪的血变成一个软弱无用的人类。目光不经意飘过无辜的花晓葵,冰冷的金眸泛起寒意,华丽丽的迁怒。

犬夜叉炸毛的瞪视杀生丸,站到花晓葵身前做保护状,气势汹汹的冲对面低吼:“杀生丸,不许你伤害葵!!”

“……”想悄悄溜走的花晓葵无语凝噎,意料之中的感觉到空气里的寒意更深了。犬夜叉,你这句话只会更加刺激杀生丸,起到反效果,人家本来还把她当空气来着,这会儿不善的眼神也飘到她身上了!

“犬夜叉,跟低贱的人类混在一起,的确跟你很配!”脸上面无表情,话音刚落便甩出一条淡绿色的光鞭狠狠抽过来。

犬夜叉抬手想用火鼠裘挡住光鞭的攻击,但杀生丸使的力气大他没能挡住,再度被抽飞撞上身后的树,攻击都由犬夜叉承受了,花晓葵一点事都没有。

杀生丸的气势太强,花晓葵想趁两人纠缠的悄悄溜走都抬不起脚,再傻傻的呆下去不做点什么扭转一下局势,迟早会被收拾掉。犬夜叉皮厚被抽几下没事,但她可就难说,只怕一鞭子就能送她上西天。杀生丸大概是懒得理会不相干的人,如果现在站这里的是桔梗他就不会无视,但犬夜叉刚才冲动的做出一番保护的姿态,把她牵连进来了,杀生丸会不会顺手给她一个毒爪,狠狠打碎犬夜叉的保护心态借此蹂躏他可就难说了。

“杀生丸,那个小妖怪告诉你我的决定了?为了我这个你一直没放在眼里的半妖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是因为感觉妖怪的自尊被羞辱了?!”犬夜叉露出嘲讽的表情,兄弟俩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从小到大的认知叫他无法将杀生丸的举动想成善意。半妖是家族的耻辱,想变成人类的半妖更是耻辱中放入耻辱,想到会让杀生丸难受不爽,犬夜叉感到一阵恶劣的快意。

回答犬夜叉的是一条抽的更狠的鞭子,杀生丸还是面无表情,但能从他周身的气场感觉出他心情不好。

花晓葵站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应该赶紧溜走不要参合进兄弟俩地纠纷。

没有日后的作弊器铁碎牙,现在的犬夜叉根本不是杀生丸的对手,即使奋起反抗也无力的像是面对大人的小孩被耍着玩,平时看着蛮厉害,这会儿却像是三脚猫功夫,笨拙的可以。

淡绿色的光鞭抽断了一棵树,压下来正好是花晓葵所站的位置,急忙躲开却还是被扫到,一下子埋在了浓密的树冠里,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就是一时难以爬出来。

“可恶!”犬夜叉低声咒骂一声,想跳过去把花晓葵从树冠里救出来,但被杀生丸一鞭子抽远了。

挣扎,幸好发现不妙就赶紧召唤出园艺师之壶,绿色的细蔓撑出一小片空间让她不至于被倒下的树冠压伤。艰辛的爬出来,犬夜叉和杀生丸还在战斗,更确切的说,是犬夜叉被单方面的蹂躏。

因为想救出花晓葵,犬夜叉一直在这里逗留,被抽飞了也跳回来坚持没离开,这只会让杀生丸心底的恼怒更深,越发不让他靠近。犬夜叉打出火气来,一时忘记了救人只顾着跟眼前的人战斗,瞧见花晓葵狼狈的爬出来,急忙丢下杀生丸几个跳跃跑过来。

“喂,你没受什么伤?桔梗要是知道因为我的关系害你受伤,一定会发牢骚的!”单纯的少年爱屋及乌,不想桔梗心里难过。

“犬夜叉,你要是不管我的话我会更加安全。”花晓葵抬头,“他是不是你的家人?那天的那个绿色小妖怪可是一路叫着不孝子。说实话我其实不赞同你用四魂之玉变成人类……”

“葵!”犬夜叉瞪大眼睛。

“听我把话说完!”杀生丸怎么不攻击了?花晓葵分神想到。“四魂之玉是个不祥的东西,只会给人带来灾难,如果能够消失固然皆大欢喜,但我感觉不会这么简单,它不会那么轻易的消失!我手上没有证据,看桔梗那么期待也就不好说出反对的话,仅是怀疑而已太缺乏说服力。”明明有充分的证据却不能拿出来,真相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四魂之玉的心灵毁掉,没有了意识那它就只是一块能量结晶体,无法再主动制造事端,吸引灾难,引发不幸的事情。

“你如果变成人类,就意味着跟你的父亲彻底断绝关系,犬夜叉,你有仔细想过这些吗?我祝福你跟桔梗,但有些事情不是想当然就能解决的,现在他出现就是最好的证明!”即使没有奈落从中挑拨从中捣乱,犬夜叉跟桔梗的路也充满坎坷,牵一发而动全身。犬夜叉变成人类,杀生丸第一个不肯,桔梗变成妖怪,枫肯定不会赞同,而且桔梗自身受到的巫女教育也是个阻碍,就现在的样子结婚,桔梗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爱人青春常驻,而自己一天天苍老,颜色褪尽,美貌不再。使用四魂之玉令她青春常驻,跟这个瘟神搭上关系,死于非命的可能性太高,椿的诅咒始终是一根刺,而且桔梗会同意为此使用四魂之玉吗?

“呵,犬夜叉,流着人类肮脏血液的你,不止力量弱小,连脑袋也是空的,人类的愚蠢你完完全全的继承了下来。对身为半妖的你,一开始就不该寄予希望。因为一个人类巫女而被迷惑了心的你,没有资格插手这件事!”杀生丸眼底冰冷无情,抬手,指尖泛起绿色,是毒爪,“半妖……在地上爬!”

知道毒爪的厉害,花晓葵不敢怠慢,连忙提着园艺师之壶甩出一条弧线,绿色的藤蔓喷涌而出,快速形成一道屏障,下一秒挡住杀生丸的毒爪,惊险的很。以人类脆弱的身体,吸引一点就麻烦了。犬夜叉还算机灵,一点也无温柔的揪起花晓葵跳远避开。藤蔓屏障被毒爪溶解出一个洞,绿色的液体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

“真惊险,差一点就招呼到身上了!”花晓葵无比后怕,只要迟一点她就完蛋了。“犬夜叉,你赶紧转移战场!他的目标是你,留在这里我会被连累跟着倒霉的!他是你哥哥?同父异母什么的……”知道还硬要装作不知道,就怕露马脚,不过犬夜叉的话就算露出一点点破绽也没关系,这个无关紧要。

“哼,他可没有把我当做弟弟!”

“嘛……一定是你太粗心了没发现,现在不就听说你要变成人类立即千里迢迢的赶过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杀生丸收起不紧不慢的收回手,冰冷的金眸向这里发射死亡射线,杀气冻人。花晓葵鸡皮疙瘩四起,心中小人泪流,“犬夜叉,你们的家务事不要牵连无辜的人啊!”

犬夜叉一而再袒护人类的举动落到杀生丸眼里无异于火上浇油,执迷不悟的象征,形势对花晓葵也不妙起来,她被犬夜叉无意识间拖下水了,犬夜叉还很不开窍,弄巧成拙后还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花晓葵脱离战斗中心。

毒爪再次招呼上来,犬夜叉自知敌不过毒爪的威力,闪躲跳跃,不敢正面对上。

犬夜叉的速度比不上杀生丸,无奈,被揪着的花晓葵只能选择出手,哪怕这会被认为是加入到战斗中的信号,但她若是被毒爪碰到一点,后果就不堪设想。

园艺师之壶中的水从蓬头中洒出,猛然变化出许多绿色的藤蔓缠绕住杀生丸,他无法再前进,金色的妖瞳冷冷的注视花晓葵,毒爪毫不犹豫的触摸上藤蔓,想要溶解掉它。禁锢之力虽然对杀生丸这个程度的妖怪作用不大,但拖上一会儿还是可以的,后续该如何是好已经无法顾及,先躲过眼前一劫再说。

犬夜叉带着花晓葵在林间跳跃,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感觉杀生丸停下没有再追上来感到奇怪,便停下来回头看。

“你停下来看什么啊,快点离开这里,他暂时无法追上来,趁这点时间找个地方把我放下……”花晓葵气急败坏,犬夜叉简直是在浪费时间,她今天是招谁惹谁了这么倒霉!!

“可是……”犬夜叉很不甘心,不想在面对杀生丸的时候只能如此无力,更不想懦弱的逃走。

“放我下去……”

“犬夜叉,你还是那么的迟钝。”杀生丸古井不波的声音传过来,花晓葵惊恐,竟然真没快就挣脱了束缚。“真是可悲,在小女孩的帮助下才夺得一点逃跑的时间。在我的毒爪下,跟这个人类小女孩一起去死好了!”

花晓葵刚想动手,杀生丸在虚空闪出几个虚影,下一秒便出现在眼前,毒爪近在咫尺,抓向犬夜叉,绿色的烟雾扩散。犬夜叉抬手去挡,手腕被抓住,皮肤出现被腐蚀的痕迹,发出细小的滋滋声。

花晓葵在瞧见杀生丸靠近的一瞬就立即屏住呼吸,脑海里一片空白,只知道下意识轻甩园艺师之壶,藤蔓喷涌而出,然而这次不是禁锢住杀生丸,而是帮助她脱离毒爪的威胁,缠绕住她身体甩了出去,但是很不凑巧,旁边是一出悬崖。

花晓葵从毒爪的威胁中脱离出来,却落入了虚空,失去落脚之地从高处掉下来。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34.85%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