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古板严肃的老嬷嬷跟花晓葵气场严重不合,每次她在场花晓葵就会感到无比憋屈,照理说身份上老嬷嬷要低上很多,拿身份压她绝对没问题,封建社会森严的等级与各种条框束缚在老嬷嬷的心中根深蒂固,但花晓葵因为自己不是原装的葵姬公主心虚啊,气势不知不觉就弱了下来。

憋屈的闷在房间里恨恨的咬手帕,万分想将老嬷嬷打发走永远不要再出现,但谁知道把这个老嬷嬷打发走了会不会引发连锁反应。没有葵姬公主的记忆,压根不清楚这个老嬷嬷究竟处于怎样的地位,清穿看多了让她知道公主身边会有教养嬷嬷,这个老嬷嬷这么古板龟毛,张口闭口都是礼仪什么的,比忠言逆耳还让人火大,闭上嘴也能感觉到她存在感无比强烈的眼神,而且似乎是发觉出什么问题了,一旦面对她眼神就会灼灼有神的盯紧,挑剔的审视,犀利的存心揪人小辫子似得,看架势,势要将“生一场大病后性情大变”的葵姬公主掰回来一样!

花晓葵恶寒,那个老嬷嬷才是人见城最大的隐藏BOSS啊,奈落算啥,就算他那颗聪明的脑袋转啊转生出坏心思想对她不利,她也有办法牵制,甚至是消灭,但这个老嬷嬷太叫人束手无策了,竟然一点恶意都没有,这叫她一个从没主动干过坏事的现代少女怎么好意思下手!!

呜呜……奈落你个混蛋究竟什么时候出现?!

虽然不清楚日本战国时代公主身边会不会配有教养嬷嬷,但看架势那个老嬷嬷实在太像了,身边服侍的侍女都没有对她表现出异议,要说她不是才不相信呐!把她弄走了谁晓得会不会来个更厉害的,不是原版的葵姬公主本来就很心虚,很多情况并不了解,若是遇上突发事件有这样一个服侍较久的老嬷嬷也好应付。她这么厉害,应付其他人一定不在话下!

花晓葵郁闷的想撞墙,暴躁,各种暴躁!

那是原先的打算,老嬷嬷的确发挥过作用,某个来探望的城主小妾就是被她三言两语应付走的,大概是发现“葵姬公主”不太对劲,不想让别人知晓,然后,老嬷嬷该死的更会唠叨了!紧迫盯人政策贯彻到底,恨不得来一场特训把失常的“葵姬公主”掰回来,变回原来那个仪态万千的公主殿下。

使劲绞手帕,花晓葵满脸杀气,恨不得把那个频频让自己吃瘪憋屈到现在的老嬷嬷当成这条手帕撕了,无辜的手帕被绞成了麻花。人的忍耐是有限的,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对老嬷嬷的耐心在不断下降,从来没有人这么管过她,什么都要说上一说,别说吃饭喝水的姿势仪态,就连睡觉的姿势都要讲,都要纠正。养笼子里的金丝雀都比这舒服,起码在笼子里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想跳就跳,想叫就叫,别出笼子干什么都没人管。

花晓葵对古代主仆是怎样相处的不甚了解,老嬷嬷算不算恶仆欺主也不清楚,一直都是用现代人的观念来看待,世界观的差异让她越来越讨厌总是对自己指手画脚的人。敬老嬷嬷是年事已高的老人,顾及这不是她熟悉的年代,考虑到自己不是原版的葵姬公主才一直捏着鼻子忍耐。

嘶——

丝绸帕子被撕裂了,花晓葵额头一个十字路口跳啊跳,使劲绞手帕,扭成麻花还是使劲绞。奈落再不出现,她的耐心就可以宣告破灭,到底她顶着公主的身份,调走一个人总是可以的!竟然不知不觉为长久留在人见城做打算,顶替了葵姬公主的身份下意识就那么想了吗?虽然在这里不用担心三餐生计,但若是这么憋屈的话,她宁愿在一个村子里当巫女,好过被人指手画脚管东管西!

火气大,帕子又被撕裂了,回过神花晓葵才发现自己竟然奢侈的拿丝绸帕子出气,好端端的一条手帕已经变成了破布条,面无表情的唾弃一把自己的奢侈堕落,继续扭麻花继续撕。

新拨过来的贴身侍女香萝小心翼翼的推开纸门进来,看见公主正满脸气愤的绞着手帕,知道现在她的心情很糟糕,踌躇了一下。

“有什么事?”花晓葵转过头,强忍住满腔怒气生硬的问。

“葵姬公主,这几日您的心情似乎一直都不太好,不如,出去走走,庭院里开满了鲜花,散散步您的心情或许就会好些,公主的身体已经渐渐恢复……”香萝斟酌措辞,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建议。

“出去散步?”老嬷嬷十有**也会跟着,看着就膈应,花开的再漂亮也没心情看了。“不去!”

“葵姬公主,您这样阴刀殿下会担心的。”香萝只能这么劝慰,主子心情不好,她们这些下人日子也不好过,大气都不敢出,这几日观察下来,这位葵姬公主貌似脾气很不错,不会随便惩罚下人,她才大着胆子上来建议。

“……是嘛。”花晓葵不置可否,奈落哪有那么鸡婆,没瞧见他这几日都忙着装病吗,四魂之玉的波动有强无弱,装病的时候他也没闲着呢!

扭头,“我不想出去!”

这一幕在香萝看来就完全不一样了,果然是因为阴刀殿下的关系在闹脾气!

“葵姬公主,要不,您去看望一下阴刀殿下?城里因为有妖怪作祟聚集了大量妖气,少主的也因此久久没有好,您去看看他,少主一定会很开心。”

“……这个……”如果是原来的葵姬应该会去看望,现在拒绝会不会显得奇怪?香萝虽然是最近才拨过来的……浮云,这都是浮云,竟然又从这个角度思考起来,果然是太心虚了,所以才老是担心被发现,奈落那个家伙真是给他找了个大麻烦,身边竟然有如此天敌,要不找个机会溜出人见城算了。

耳朵听到木质地板传来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就算刻意放轻脚步也不可能做到完全落地无声。纸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赫然就是好多天不见的奈落,白皙的皮肤泛着一缕不健康的苍白,脸色憔悴,脸颊似乎都消瘦了一些,海藻一样浓密柔软稍微曲卷的长发扎成一束,身上穿着浅色的少主服,推门进来的时候貌似还微微摇晃了下。

“少主,请您小心,您的病还没有好……”苍老的男声担忧的说,一个管家摸样的老人略显焦急的上前扶住奈落。

“无妨,只是头忽然有点晕,没有大碍。”奈落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终于见到奈落,花晓葵第一次对他的出现表现出热情欢迎,目光灼灼,注意到天敌老嬷嬷他喵的就在纸门外边,顿时以前所未有的优雅姿态站起身,快步走上前扶住貌似还有点摇晃的奈落。他表演的非常卖力,仿佛这几日真的大病一场爬不起床,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花晓葵扶住他的时候就感觉到对方手臂瘦瘦的。

奈落从善如流,把大半的体重压到花晓葵身上,旁人看不见的角度对她露出一抹恶质略带挑衅的微笑,然后又是一派优雅,弱气忧郁面带憔悴,仿佛刚才是错觉。

(#‵′)凸

花晓葵额头暴起青筋,最近火气大,跟个爆竹一样一点就爆,眼角瞅见天敌就在纸门外边灼灼的注视里面动静,貌似担忧不太对劲的“葵姬公主”会被发现端倪,关爱的目光真他喵的的如影随形。强忍住一把甩开奈落的冲动,用自己生平最杰出的演技挤出一抹担忧神色,深情脉脉的注视奈落的眼睛,扶着他,侧身向房间里走去。

“阴刀哥哥,我听说你生了大病,心里真是太担心了,为什么要瞒着我?城里有妖怪作祟也是,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语气透出几分失落。

十二单虽然不如蓬蓬裙那样蓬松,但用较长的裙摆遮掩一下旁边还是可以的。花晓葵嘴巴里吐出关心担忧略带失落的话语,经天敌一再挑剔知道说话的音量语气语速该控制在怎样一个范围,轻声细语,脚下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狠狠踩上了奈落的脚丫,脚跟还颇为气愤的用力碾了碾。

让你丫的这么迟才来,压上来这么重,你没骨头啊混蛋!!

奈落面不改色,仿佛被狠狠踩上一脚还碾了碾的脚不是他的,保持着弱气温雅少主的形象,轻咳了几下以示自己病体未愈,目光温情脉脉,柔情蜜意,一副恋爱中的模样。“对不起葵姬,我不想你担心,所以才没有告诉你,让你感到自己被冷落了是我不对!明知道你心中的不安,我却如此无用不能天天陪伴你,对不起,对不起!”

……=_=|||你还可以再肉麻一点吗混蛋!

花晓葵森森的感觉被调戏了,注视这里发展的旁观人士多多,天敌一枚,大概跟老嬷嬷一个性质长期服侍人见阴刀的老头子一枚,贴身侍女香萝一枚,另外纸门外边候着的还有侍从甲乙侍女兵丁。

“没关系,阴刀哥哥,你不用这么自责,只要你有那份新意我就满足了!”花晓葵轻声细语安慰“自责”的奈落,故作娇羞,旁观人士瞧不见的角度眼刀一枚一枚扔给眼前装柔弱的混蛋,剐上一百啊一百遍。“城里竟然有妖怪作祟,我真的好担心你!”

“我明白,这份心意都是一样,我也很担心你,葵姬,所以才让人瞒着不想你知道,所有的忧虑都让我一个人承担好了,这是如此无用的我唯一能做能的事情!”装病技术炉火纯青的奈落在花晓葵的搀扶下优雅的坐下,眉宇间的忧郁似乎更加浓郁了。

瞧见两人柔情蜜意,空气里似乎都飘着粉红色的泡泡,老管家松口气,老嬷嬷心里稍微放下心,识相的不再杆在这里当电灯泡妨碍两人联络感情。

“少主,老奴就先退下了。”老管家恭敬的行礼。

“你们都退下!”恍若这才惊觉还有旁人,白皙的脸颊染上薄红,奈落挥挥手让旁人都退下。

“是。”香萝恭敬的退出房间,还体贴的把纸门关上。

花晓葵瞪着纸门,确认人都退远后原形毕露,温柔娴雅幻觉一样消失无踪。毫不客气的一把揪住奈落的衣襟往下一扯,脸靠近凑上去,眼中满是杀气,气势汹汹的质问,老嬷嬷给她的阴影实在太大,这时候还不忘记压低音量:“奈落,你这么家伙装那么久的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说,把我丢这里你什么意思,在暗地里看的很高兴是不是?!赶紧把那个话痨啰嗦的古板老太婆弄走,我这辈子都不想在看见她!”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53.03%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