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一觉醒过来天是黑的,不晓得自己睡了多久,花晓葵一把掀开被子,懒洋洋的打哈欠,揉揉刚睡醒惺忪的眼睛,拍拍脸颊振作精神。回想起睡前看见犬夜叉的场景,花晓葵不可抑制的想念桔梗,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夜晚的人见城越发显得鬼魅诡异,微凉的夜风徐徐吹过带来一丝凉意,大自然的风比任何电风扇吹起的风都舒服,夹杂着淡淡的自然气息。夜已深,侍女都去睡觉了,花晓葵无声无息的走在光滑的地板上。

她要向奈落告别,或者说告知一下她要出去,当公主什么都不用做就有吃有穿,没有了天敌的老嬷嬷在一边唠叨挑刺,她住的很舒服,以一个懒人来说,没有冲突没有非离开不可的矛盾,随意放弃米虫太痛心太挣扎!

住在同一座城池里,不告而别似乎有点过分。

诡异的安静,一路上一个人都没看见,花晓葵皱起眉毛感到古怪,照理说夜晚应该有安排巡逻的士兵才对,为什么安静的好似整个城池都陷入了沉睡?

不客气的一把拉开纸门,房间里一片黑暗,月光挥洒大地,光线角度倾斜稍微照进走廊,光滑干净的地板折射着月光泛起淡到似有若无的晕。

一声细微的声响,漆黑的房间里亮起昏黄的火光,奈落点燃了灯。

“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奈落穿着一身深色和服,似乎还没有睡。“这个时间正是人类睡的最熟的时候,你不睡觉吗?”

“你看上去根本就没睡,还穿着一身正式的深色和服,坐在窗边。我这样过来可算不上打搅哦,因为你没本来就睡。我应该睡了挺久的,明明之前还是天刚刚放亮,现在却已经进入深夜,休息够了我现在睡不着。”花晓葵大方的没有一丝扭捏之感,迈步走进房间。因为是刚睡醒,身上并没有穿上一层又一层的单衣,大刺刺的跑过来,花晓葵也不介意自己身上只有单薄的一件,反正天气不冷。

随意的刚盘腿而坐,顿时发现自己貌似走光了,单薄的单衣只有腰上系着一根带子,下面真空,里面也没有穿内裤,只有一件的话就不会因为下摆太窄而难以盘腿,遂,下意识豪爽盘腿的结果就是一边的腿一直露到大腿,白皙的皮肤暴露到空气中。幸好单衣的下襟是在侧面,若是正面才叫真的糟糕,里面真空可没有内裤可以挡住不小心露出的部位。

花晓葵很快就发现了窘境,自己身上穿的可不是四面缝死的裙子盘腿坐也没有关系,低头瞅瞅露出的大腿,立即纠正姿势,脸不红气不喘,神态自然无比,好似只是单纯的因为这个坐姿不舒服换了一个。

平时都穿着一层又一层的厚重十二单束的挺紧才没有发觉,突然穿着一件单衣感觉就出来了,里面完全真空啊,不习惯,太不习惯了!花晓葵感到一阵别扭,但是很快就跑到脑后了,反正她已经发觉到问题,等会儿自己去手工制作出来需要的东西就可以了,现在一个劲的别扭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窘。

奈落面色如常,淡漠平静的好似花晓葵是穿着厚重端庄的十二单优雅的跪坐在他面前,而不是一件单薄轻飘飘的单衣,坐相不优雅还不小心走光了一下,非常镇定。

“深更半夜大刺刺的穿着一件单衣过来找我,你不觉得很容易叫人误会么?”

“你都说了是误会,就证明你没有那么想嘛!”花晓葵满不在乎的摆摆手,“那一件一件的我不会穿,心血来潮心痒难耐,我可没耐心把时间浪费在穿和服上。我来和你说一声,我想去一趟枫之村看看枫,葵姬公主的替身你看着办,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怎么的也要做下掩饰,或者是给个解释堵一堵别人的嘴。天亮后我就出发,你……你能给我找一身巫女服换上不,十二单太碍事了。”

“枫?现在她已经老成了一个面脸皱纹满头白发的老太婆,有什么好看?过去五十年还对那个无聊的村子念念不忘,当初单纯的小丫头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年迈的巫女,沧桑而多疑,时间磨去了她的纯真。”奈落眼底滑过一丝诧然,对花晓葵突来的念头感到不解,不冷不热的打击嘲讽。

花晓葵无视掉奈落不冷不热的嘲讽,选择性失聪只捡想要的听。“那是当然的,我‘死’了,桔梗也死了,只留下枫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肯定很辛苦,不学会多个心眼我才要怀疑她是不是个傻的。犬夜叉手中的四魂碎片我也要找个机会封印掉,不能让那个家伙得意嚣张,而且,我必须得想个完全的办法处理四魂之玉才好啊,翠子在里面,暴力残酷会伤害到她的办法我不想用。你想要夺取犬夜叉手中的四魂碎片我不管,但不要做的过分了。”

花晓葵稍微警告了一下奈落,除妖师那件事上她看不过眼,没心情当圣母救人也没那个空闲精力,心里不舒服的不是奈落对除妖师恶意的一网打尽,而是他那种对生命的轻贱。肆意玩弄的态度。

“你怕犬夜叉死在我手上?因为桔梗?”仿佛只是无心的询问。

“我是怕你们矛盾升级闹到最后变成了不死不休,明明两人之间并没有让你这样找茬的过节。聪明人不会平白无故给自己树敌,犬夜叉虽然现在似乎不怎么成器,但以后却不一定,怎么说都是西国二殿下,基因优秀,妖怪爱动脑子的不多,不缺他一个,反正不用继承西国,蠢点……咳咳,单纯一点也没关系。”

不晓得那一句话踩了奈落的地雷,房间里的气氛陡然紧张,妖气不自觉散发,接近沸点的危险,仿佛一不小心就会爆炸。奈落眯起暗红的妖瞳,那眸光冷到极点,“你是觉得我比不上犬夜叉,即使他现在很弱,但血统足够优秀,总是会变强的,而我奈落若是一刻不停的找茬就会变成他的垫脚石?”

花晓葵为奈落突如其来的怒气愣了一下,不晓得他是怎么了,所幸只是平时懒得动脑子而已,不是真的笨,被那一双暗红的眼睛盯紧不禁紧张起来,脑子转的飞快。

仔细琢磨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花晓葵顿悟。

好,也许是她的话中大加称赞了一下犬夜叉优秀的基因,让同样是半妖但出身却并不好的奈落伤到自尊心了,就算不明白“基因”是何物也可以前后理解嘛,以他的聪明才智,出身简直就是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点。奈落拿到四魂之玉做什么用,虽然没有亲眼瞧见但也能猜出来,和五十年前想比,奈落的妖气隐蔽且纯粹,就仿佛众多妖怪结合到一起的杂乱妖气被净化了其中的杂质彻底融合到一起,任谁一眼看去都无法跟五十年的他相提并论。越是表现的骄傲,对那个污点就越是介意自卑。

“我的意思是他有潜力,血统仅是代表起跑线,评估潜力的参考之一,犬夜叉的潜力评估中血统占了一大块,而你是头脑占了一大块。你们两个对掐,掐过头矛盾大升级,我会很苦恼的,帮哪个都不好,唉……”想象一下那个场景,花晓葵不禁叹气,“虽然对犬夜叉没有太多好感,但也勉强算得上朋友,他其实还是蛮可爱的,奈落你的话……呃……”也是朋友吗?想象一下自己跟奈落是朋友,花晓葵森森的别扭,怎么想怎么诡异,但不是朋友那算什么呢?

“呃……奈落你的话……”

奈落暗红的眼睛映出花晓葵苦思冥想的脸,妖气已经收回,危险气息不知不觉散去,又是一副优雅公子的样子。一言不发的瞅着花晓葵,淡然镇定的脸孔难以看清真实的情绪,仿佛是等不耐烦了,转过头拉开窗户。银晃晃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洒在奈落的身上泛起一阵朦胧的晕,白皙的皮肤仿佛会发光一样漂亮,萦绕出梦幻朦胧的气氛。

朋友怎么听都别扭,暗恋者就不会感到古怪了,鬼蜘蛛什么心思早就知道,这么久过去再怎么错愕不可置信也该接受了……说起来鬼蜘蛛现在怎么样了?

花晓葵踌躇,她在思考该怎么问,总不能直接问:奈落,你是不是还暗恋我?太直白了,没脸没皮的鬼蜘蛛那厮听了指不定都是不屑的撇撇嘴:老子只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奈落不等于鬼蜘蛛,大概没他那么好色下流,也许会恼羞成怒也说不定,膈应的决定以后都玩虐恋情深。当初浇了心灵之树水,现在发生什么变化了也不清楚,万一鬼蜘蛛跟奈落彻底分开形成两个独立的人格,奈落不受鬼蜘蛛的影响,这句就显得太自恋了。就算没有以上顾虑,叫恋爱史一片空白的她问出口实在是羞涩啊!

“奈落,鬼蜘蛛之心还在你的体内吗?”委婉果然很重要。

“鬼蜘蛛之心?现在没有那种东西,鬼蜘蛛就是我奈落,因为一个契机,心灵之树完全融合成了一个。”奈落侧头斜睨花晓葵一眼,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冷笑,“你是想问鬼蜘蛛卑劣的占有欲是否还存在于我的体内?我若是回答是,你打算怎么办?”

“卑劣的占有欲?”会有人这么形容自己的吗?花晓葵扯扯嘴角,心底冒出一个诡异的念头,然后就怎么也甩不掉。奈落,你该不会是别扭了,不好意思了?鬼蜘蛛那个眼里只有肉欲的家伙可不像是会跟别人恋爱甜甜蜜蜜的样子,大概也是个恋爱史空白的家伙。说的这么唾弃,一副旁观者的口吻,既然就是你本人,那怎么也撇不清关系的好不好。

花晓葵以一种重新认识了一遍奈落的诡异眼神审视他,发现他原来也有那么有趣可爱的一面,原本因为救命之恩而软化下来的态度顿时又亲近了几分。

“奈落,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我突然发现你是一个好男人啊,五十年都没变心!”花晓葵夸奖,有点别扭的掩饰脸热,故作不在意,“不过我目前没有那个打算……呃,天亮了我就出发去枫之村,你帮我找身巫女服!”

窗户外吹进一阵凉凉的风,花晓葵顿时感到浑身上下凉飕飕的,里面真空的感觉更加明显。奈落看过来的眼神依旧平静如常,但她却没由来的感到一阵不自在,侧放的双腿不禁收拢,正经八百的跪坐起来,也不嫌脚疼,双臂环胸两手抓住胳膊。

奈落对她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一阵奇怪,心神一动,飞进房间几只大大的最猛胜,外观看上去和蜜蜂特别相似。

瞅见飞进来几只大的出奇的“蜜蜂”,花晓葵顿时鸡皮疙瘩不受控制的往外冒,曾经被蜜蜂蜇过结果笨笨的忘记把毒汁挤出来导致小腿肿的跟萝卜一样,不能走路,一踩到地面就痛的钻心的阴影浮上来。

最猛胜又飞近了一些,花晓葵炸毛,大呼小叫:“停停停,不要再靠近了,就停在那里!!”手脚并用的慌乱爬到奈落身边,恨不得缩到到他背后,神经兮兮的盯着最猛胜,身体下意识往前面靠近靠近,不知不觉黏在奈落背上,隔着薄薄的衣料完全能感觉到对方。

花晓葵泪奔,能宰妖怪不代表就不怕蜜蜂了,阴影就是阴影,形成后不容易消失,这么大只的“蜜蜂”太刺激神经了!

“你要的巫女服。”奈落不动声色的说。

最猛胜丢下一套巫女服,兴致大发一样在房间里飞起圈圈舞,看的花晓葵心惊肉跳,深怕飞过来给自己来那么一下。缩啊缩,靠啊靠,两手不知何时紧紧抓住奈落的衣服,最后干脆脸埋在他背上眼不见为净。

过了一会儿,响起奈落的声音。“它们已经飞出去了。”

“刚才它们在干什么?没事飞什么圈圈舞,吓死人了!”花晓葵心有余悸,回想自己曾经被蜜蜂蜇的那么一下,悲愤。

“跟我汇报而已。”轻描淡写。

“……是嘛?”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63.64%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