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跟奈落知会一声离开人见城,花晓葵漫无目的的走啊走,在四魂之玉里面呆了那么久,再次看见外界的景色,以往常见平凡认为理所当的东西顿时感觉完全变了样。原计划是去一趟枫之村,但出了城后注意力被吸引走,不知不觉抛到了脑后。

上树掏鸟窝,下河捞鱼,摘摘花,吓唬吓唬小动物,偶尔遇见妖怪一剪子消灭掉,等走出人见城老远,太阳渐渐西斜,看看天色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

周围都是树,看看太阳的方向勉强分得出东南西北,但枫之村究竟在什么方向花晓葵完全不清楚。她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离开枫之村都外面游历或者除妖,现代带过来的宅属性,不喜欢离家太远,更不喜欢出门,没有必要的话就想赖在家里,然后被无聊的古代生活一点点磨掉,没有电脑的话一直呆家里很无聊枯燥啊,不如出来走走。以前出村都是跟桔梗一起,就算不认得回来的路也没有关系,身边有人记得,但现在不同了,不晓得枫之村的具体位置,想见见已经苍老的枫,恐怕找路上就要花去很多功夫。

花晓葵本身就有点路痴,古代还没有修出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道路,路都是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单看她自己想找到不晓得在什么地方的枫之村就只能看运气了,也许猴年马月奈落能把不晓得迷失到何方的她找出来,会动的比不会动的更难找。

花晓葵摸摸有点干瘪的肚子,抬头瞅瞅天色,时间还有点早,但还是早点找好休息的地方,野外不比家里,散漫果然要不得。啃过随手摘来的野果,是否有毒对她来说很好判断,吃了些烤的黑黑的鱼,蹦达一通后现在已经有点饿了。野生的果实实在没有精心种植出的好吃,手艺不佳而且没有一点调料烤出来的鱼味道也就图个新鲜,纯当吃一次烧烤,无法当作正餐。

离开人见城时什么都没带出来,现在根本就是两袖清风,只有一身巫女服而已,就算找到城镇也没钱买点吃的。

“啊……怎么会那么惨啊!”花晓葵哀嚎,有气无力的扶树。“出来后才发现,果然是太冒失,有欠考虑。不想想办法难道要一直露宿野外?”

树上挂着青涩的果实,微风拂动树叶时微微摇晃,一点一点的。花晓葵瞅着这些青涩的果子没有一点伸手摘下吃的**,还没成熟,吃起来味道很难保证,她不想荼毒自己的味蕾。

灵敏的感知察觉到熟悉的气息靠近,转过身看过去,好似想穿过层层树木的遮掩看见那一边的人。花晓葵眨眨眼,喃喃:“难道不知不觉我已经离开人见城很远?还是奈落把人见城隐藏的太好,隔着这么点不远不近的距离,他们也没有发现心心念念想找寻的城堡?”

上一次的见面匆促了点,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这次要不继续叙叙旧?犬夜叉那只蠢狗,若是真的见异思迁移情别恋,别怪她不客气!被封印起来,这五十年的时间就像睡了一觉?和桔梗的恋情还历历在目,仿若不久前的事情,转眼间又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怦然心动,就算真的吹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另一段感?!只能用花心来解释。

顺便问一问他知不知道桔梗的下落,她实在不想问奈落啊,面对一个阴险狡猾的家伙,欠太多人情小心被卖了都不知道!

花晓葵陷入自己的思绪,琢磨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可能红杏出墙的犬夜叉,真把他打成重伤只剩一口气,桔梗会心疼的?那就只好手下留情一点……唔,如果他真的跟戈薇勾搭上了,不过,更重要的是先弄清楚症结,五十年前发生了什么。犬夜叉似乎也不太清楚的样子,只知道清醒过来桔梗已经被打伤了,然后一支箭射向他把他封印了。

唉~唉唉~~这都叫什么事啊!现在想这么多,等会儿见到指不定就全忘记了,还是看着办!

花晓葵打定主意,朝传来四魂碎片气息的方向走去。

这边,犬夜叉几人停下来,打算在这里过夜,附近有一条河不用担心用水问题,还可以抓河里的鱼吃。

堆起一个火堆,橘红色的火焰散发光和热,摇曳跳跃,发出细微木柴燃烧的啪唧啪唧声,几条河里捞上的鱼经过处理后用树枝穿起来插在火堆边烤。

犬夜叉鼻子动了动,一副闻到什么引他注意气味的样子。

“怎了犬夜叉?”戈薇坐在他身边,从大大的黄色背包里掏出一本数学书,正打算啃。

“有人过来了,是葵那个家伙,混杂着很淡很淡的奈落的气味。”犬夜叉回答,然后自言自语道:“那个家伙,从奈落身边离开了吗?”

“真的吗犬夜叉?”弥勒颇为惊讶,想不透花晓葵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而且还在向他们靠近,特意来找他们的……来找犬夜叉的?思及此,弥勒下意识看了眼犬夜叉,目光扫过戈薇,没由来的一个冷颤。

“嗯,的确是葵的气味,我没有弄错。”犬夜叉万分肯定。

“是奈落有什么阴谋吗?”被奈落害的家破人亡的珊瑚立即显得极不友好,奈落这个名字从嘴巴里吐出都是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伙伴温暖了她痛失亲人伙伴的痛苦心灵,但对奈落的憎恨没有丝毫减少,因着琥珀的事还进一步加深。

“这个,应该不会,葵大人看上去虽然跟桔梗大人完全不一样,但也不是可以轻易驱使的,照枫大人的说法,葵大人很讨厌替人白做事……包括五十年前守护四魂之玉的事情,怨念已久。”弥勒摇摇头,他不了解花晓葵的性格,只能根据别人的话来推测。“不过,突然从人见城跑出来的确有点奇怪,真如葵大人说的那样对我们和奈落之间的恩怨纠缠不感兴趣吗?”

“她跟奈落一起在人见城,一个是少主,一个是公主,很难相信她没有跟奈落合作,奈落会允许自己的地盘上有这样的存在吗?”珊瑚表现的不信任,憎恨奈落却没有被冲昏理智,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珊瑚的话是有几分道理,不过,随便把一个厉害的巫女往奈落那边推对我们不利,可以话我不想平白增加强敌,葵大人的性格……犬夜叉,你怎么看?”弥勒沉吟,还没有确认就往敌人那边推,不友善的态度会让原本不是敌人的人变成敌人,同样是保护四魂之玉的巫女,没被妖怪杀死甚至还活到了现在,能力深不可测。

“对呀犬夜叉,你跟那个叫做葵的巫女是认识的,我们当中你应该是最了解她的,枫婆婆那个时候年纪还记错了也不一定。”七宝也有模有样的插话,说出自己的感想。

“喵~~”云母可爱的叫了一声,摇摇蓬松柔软的尾巴。

“葵那个家伙……很讨厌麻烦,脑子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喜欢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犬夜叉努力回忆,记忆里冒出一件当初枫一脸古怪告诉他的事情,作为例子举出,“我记得她好像从野外捉了一只蜘蛛妖怪过来,逼着那只妖怪吐丝织袜子,要不然就给枫当靶子练习射箭。”

“…………妖怪会织袜子吗?”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弥勒满脸古怪。

“应该会,反正蜘蛛总是织网,弄得细密不就行了?”七宝眨眨眼,小孩子接受新事物能力强。

“……我只知道妖怪的骨头可以制作武器……”珊瑚下意识摸上放一边的飞来骨。

“唉……真的吗?我听说外国有人尝试饲养蜘蛛,用它的丝线制作丝绸,但是失败了,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有人尝试啊!”戈薇一脸新奇,一种发现新事物的兴奋。

“唔?”犬夜叉闻言侧头瞅着戈薇,狐疑的说:“葵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枫还问我知不知道哪个国家有人这么尝试过。”

“葵也这么说过?”戈薇惊讶,暗想,这个时代就已经萌发出这样的新奇想法了吗?

不远处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身上白下红巫女服的花晓葵伸手挡开枝叶走出来。

“哟犬夜叉,好久不见!”抬手笑眯眯的打招呼。

“我们才不久前才见过!”犬夜叉不给面子的拆台,一点也不想配合对方的趣味。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是这个道理啊!”花晓葵不介意,反正犬夜叉就是这样,哪天脑子灵光了知道配合才叫奇怪,太单纯的家伙就是这么直来直往啊!

“你从奈落的城堡跑出来干什么?”犬夜叉不懂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那还用说,当然出城里太无聊跑出来玩,说起来我好久没见枫了,想去枫之村看看她,当初的小不点现在已经变成一个苍老的老太婆了,真是岁月不饶人!”花晓葵感叹的抬手摸上自己青涩稚嫩的脸庞,仿佛自己也是一个老太婆,在回忆当年。

“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完全没说服力!”七宝吐槽。

“我的心灵已经苍老了……”花晓葵抹一把不存在的眼泪。

“知道了老太婆!”犬夜叉不耐烦。

“啊啊啊~我哪里像老太婆了,不许叫我老太婆!!”花晓葵炸毛的尖声叫道,暗暗咬牙,犬夜叉,你真是太不可爱了!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犬夜叉瞥了一眼,不晓得对方是怎么了,不在意的撇撇嘴。

“……总之,不许说老太婆三个字!”

“哦,老妖婆!五十年了还不老,人类可是很容易老的,你简直跟妖怪一样。”犬夜叉不加掩饰的说出自己的感想,粗神经的完全不管对方听后什么反应。

“你这个几百岁了还一脸**的的家伙没资格说我!”十字路口在花晓葵的额头欢快的蹦达。

“你既然是从人见城出来的,那你应该知道……琥珀他现在怎么样了?”珊瑚没有立即抡起飞来骨攻击,但态度也称不上友善,盯住花晓葵,急切想知道弟弟的情况。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奈落的属下。知道的越多,被扯进去的可能就越大,我才不要趟浑水。”花晓葵眨眨眼,她能理解珊瑚的担忧,但也只能付出理解而已。

“怎么会……”珊瑚失望,随即犀利的目光瞪视花晓葵,想找出一点撒谎的痕迹。

“呐呐,你看可以,但不要不小心散发出杀气煞气什么的哦!因为经历一些事情,我的神经特别敏感,容易紧张,一旦感觉到恶意就会反射性出手,到时候别怪我手快,我也控制不了这个的。”看珊瑚一副苦大仇深,审视的目光中充满怀疑,花晓葵好心提醒,绝对不是威胁哦,听出威胁只能说明珊瑚太不友好,把她往坏的方面想了。

“你……”珊瑚误会了,愤怒的差点动手。

“那个,珊瑚,冷静一点。”见气氛紧张,戈薇赶紧劝道。

真是,她真的是好心提醒嘛!花晓葵撇撇嘴,注意力被火堆边的烤鱼吸引走。戈薇可以自由穿梭两个时代,应该有带调料来,什么味道都没有的烤鱼吃起来多淡啊!目光飘啊飘,情不自禁粘在了戈薇身边大大的黄色背包上,想到里面的装的东西就想流口水,呜呜呜……她多久没有吃到现在的食品了?!古代日本好穷啊,她想回天朝,同样是古代却有许多好吃的美食,而且食物更合她的口味!!

因为犬夜叉喜欢吃泡面,戈薇的背包里带了不少,火堆上烧着水,等烧开了好泡面,大家分着配鱼吃。

水很快就烧开了,戈薇将水端掉,动作麻利的泡面。嗅着空气里泡面的气味,花晓葵控制不住嘴馋,唾沫开始分泌,眼睛紧紧盯着蒙住盖子的泡面。

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有生之年竟然再度看见了现代产品,虽然只是垃圾食品的泡面而已,但是也好感动啊!想吃薯条,想吃牛肉干,想吃饼干……啊啊啊,好想吃啊!!

分外想念现代食品的花晓葵对戈薇手中的泡面虎视眈眈,目光灼灼,浑身上下无不表示出她想吃的意思。戈薇都感觉自己的手似乎会被花晓葵的目光灼伤,尴尬。

“葵,还没吃饭的话可以分你一点……”戈薇话没说完就被七宝的大呼小叫打断。

“为什么要把忍者食物分给她啊,本来就只有这么一点!”七宝咋呼,小孩子的独占欲,人多了分到的就少,不想让属于自己的份变少。

“……不要,我一点也想吃!”花晓葵呆了一下斩钉截铁的拒绝,只是目光还是挪不开,紧紧盯着,背后仿佛有条尾巴像猫一样感兴趣的摆动,任何有眼睛的都能看出她是多么的垂涎。

哼哼,垃圾食品而已,所谓吃人的嘴软,她才不会被一包泡面收买!

……这久违的味道,就算是泡面也好怀念好感动,呜呜……好想回天朝!!!

“……真丢人!”犬夜叉看不下去了,但他可没有让出自己那份的高尚情操,反而像是怕自己的被花晓葵抢走一样,呼噜呼噜几下把面都吃掉了。

“葵大人,你真的那么想吃的话我的份可以给你,只是……”弥勒一本正经的说,话未完。

“只是?”戈薇狐疑,谁让弥勒前科不良。

“请给我生一个孩子!”弥勒神奇的像会瞬间移动一般,一下子出现在花晓葵面前,深情款款的握住她的手说。

“哪边凉快哪边去!”花晓葵不客气的拒绝。(#‵′)凸

“果然……”戈薇嘴角抽了抽。

“真是不留情的拒绝啊!”弥勒故作沮丧,很失意的样子。

弥勒的一通打岔倒让花晓葵注意力回来了,灵光一动,刷的一下召唤出园艺师之剪,趾高气扬的举着它指着戈薇,大喝:“打劫,把泡面都交出来!”

……堕落了,竟然打劫一碗泡面!

“……呃…………”戈薇呆了,瞠目结舌。请她吃拒绝,硬要打劫,难道抢过来的吃起来比较香?

花晓葵:打劫抢过来的就不是“吃人的嘴软”了,嘿嘿嘿,她真聪明!

作者有话要说:跟奈落知会一声离开人见城,花晓葵漫无目的的走啊走,在四魂之玉里面呆了那么久,再次看见外界的景色,以往常见平凡认为理所当的东西顿时感觉完全变了样。原计划是去一趟枫之村,但出了城后注意力被吸引走,不知不觉抛到了脑后。

上树掏鸟窝,下河捞鱼,摘摘花,吓唬吓唬小动物,偶尔遇见妖怪一剪子消灭掉,等走出人见城老远,太阳渐渐西斜,看看天色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

周围都是树,看看太阳的方向勉强分得出东南西北,但枫之村究竟在什么方向花晓葵完全不清楚。她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离开枫之村都外面游历或者除妖,现代带过来的宅属性,不喜欢离家太远,更不喜欢出门,没有必要的话就想赖在家里,然后被无聊的古代生活一点点磨掉,没有电脑的话一直呆家里很无聊枯燥啊,不如出来走走。以前出村都是跟桔梗一起,就算不认得回来的路也没有关系,身边有人记得,但现在不同了,不晓得枫之村的具体位置,想见见已经苍老的枫,恐怕找路上就要花去很多功夫。

花晓葵本身就有点路痴,古代还没有修出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道路,路都是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单看她自己想找到不晓得在什么地方的枫之村就只能看运气了,也许猴年马月奈落能把不晓得迷失到何方的她找出来,会动的比不会动的更难找。

花晓葵摸摸有点干瘪的肚子,抬头瞅瞅天色,时间还有点早,但还是早点找好休息的地方,野外不比家里,散漫果然要不得。啃过随手摘来的野果,是否有毒对她来说很好判断,吃了些烤的黑黑的鱼,蹦达一通后现在已经有点饿了。野生的果实实在没有精心种植出的好吃,手艺不佳而且没有一点调料烤出来的鱼味道也就图个新鲜,纯当吃一次烧烤,无法当作正餐。

离开人见城时什么都没带出来,现在根本就是两袖清风,只有一身巫女服而已,就算找到城镇也没钱买点吃的。

“啊……怎么会那么惨啊!”花晓葵哀嚎,有气无力的扶树。“出来后才发现,果然是太冒失,有欠考虑。不想想办法难道要一直露宿野外?”

树上挂着青涩的果实,微风拂动树叶时微微摇晃,一点一点的。花晓葵瞅着这些青涩的果子没有一点伸手摘下吃的**,还没成熟,吃起来味道很难保证,她不想荼毒自己的味蕾。

灵敏的感知察觉到熟悉的气息靠近,转过身看过去,好似想穿过层层树木的遮掩看见那一边的人。花晓葵眨眨眼,喃喃:“难道不知不觉我已经离开人见城很远?还是奈落把人见城隐藏的太好,隔着这么点不远不近的距离,他们也没有发现心心念念想找寻的城堡?”

上一次的见面匆促了点,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这次要不继续叙叙旧?犬夜叉那只蠢狗,若是真的见异思迁移情别恋,别怪她不客气!被封印起来,这五十年的时间就像睡了一觉?和桔梗的恋情还历历在目,仿若不久前的事情,转眼间又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怦然心动,就算真的吹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接受另一段感?!只能用花心来解释。

顺便问一问他知不知道桔梗的下落,她实在不想问奈落啊,面对一个阴险狡猾的家伙,欠太多人情小心被卖了都不知道!

花晓葵陷入自己的思绪,琢磨该用什么态度对待可能红杏出墙的犬夜叉,真把他打成重伤只剩一口气,桔梗会心疼的?那就只好手下留情一点……唔,如果他真的跟戈薇勾搭上了,不过,更重要的是先弄清楚症结,五十年前发生了什么。犬夜叉似乎也不太清楚的样子,只知道清醒过来桔梗已经被打伤了,然后一支箭射向他把他封印了。

唉~唉唉~~这都叫什么事啊!现在想这么多,等会儿见到指不定就全忘记了,还是看着办!

花晓葵打定主意,朝传来四魂碎片气息的方向走去。

这边,犬夜叉几人停下来,打算在这里过夜,附近有一条河不用担心用水问题,还可以抓河里的鱼吃。

堆起一个火堆,橘红色的火焰散发光和热,摇曳跳跃,发出细微木柴燃烧的啪唧啪唧声,几条河里捞上的鱼经过处理后用树枝穿起来插在火堆边烤。

犬夜叉鼻子动了动,一副闻到什么引他注意气味的样子。

“怎了犬夜叉?”戈薇坐在他身边,从大大的黄色背包里掏出一本数学书,正打算啃。

“有人过来了,是葵那个家伙,混杂着很淡很淡的奈落的气味。”犬夜叉回答,然后自言自语道:“那个家伙,从奈落身边离开了吗?”

“真的吗犬夜叉?”弥勒颇为惊讶,想不透花晓葵为什么会突然离开,而且还在向他们靠近,特意来找他们的……来找犬夜叉的?思及此,弥勒下意识看了眼犬夜叉,目光扫过戈薇,没由来的一个冷颤。

“嗯,的确是葵的气味,我没有弄错。”犬夜叉万分肯定。

“是奈落有什么阴谋吗?”被奈落害的家破人亡的珊瑚立即显得极不友好,奈落这个名字从嘴巴里吐出都是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伙伴温暖了她痛失亲人伙伴的痛苦心灵,但对奈落的憎恨没有丝毫减少,因着琥珀的事还进一步加深。

“这个,应该不会,葵大人看上去虽然跟桔梗大人完全不一样,但也不是可以轻易驱使的,照枫大人的说法,葵大人很讨厌替人白做事……包括五十年前守护四魂之玉的事情,怨念已久。”弥勒摇摇头,他不了解花晓葵的性格,只能根据别人的话来推测。“不过,突然从人见城跑出来的确有点奇怪,真如葵大人说的那样对我们和奈落之间的恩怨纠缠不感兴趣吗?”

“她跟奈落一起在人见城,一个是少主,一个是公主,很难相信她没有跟奈落合作,奈落会允许自己的地盘上有这样的存在吗?”珊瑚表现的不信任,憎恨奈落却没有被冲昏理智,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

“珊瑚的话是有几分道理,不过,随便把一个厉害的巫女往奈落那边推对我们不利,可以话我不想平白增加强敌,葵大人的性格……犬夜叉,你怎么看?”弥勒沉吟,还没有确认就往敌人那边推,不友善的态度会让原本不是敌人的人变成敌人,同样是保护四魂之玉的巫女,没被妖怪杀死甚至还活到了现在,能力深不可测。

“对呀犬夜叉,你跟那个叫做葵的巫女是认识的,我们当中你应该是最了解她的,枫婆婆那个时候年纪还记错了也不一定。”七宝也有模有样的插话,说出自己的感想。

“喵~~”云母可爱的叫了一声,摇摇蓬松柔软的尾巴。

“葵那个家伙……很讨厌麻烦,脑子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喜欢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犬夜叉努力回忆,记忆里冒出一件当初枫一脸古怪告诉他的事情,作为例子举出,“我记得她好像从野外捉了一只蜘蛛妖怪过来,逼着那只妖怪吐丝织袜子,要不然就给枫当靶子练习射箭。”

“…………妖怪会织袜子吗?”可疑的停顿了一下,弥勒满脸古怪。

“应该会,反正蜘蛛总是织网,弄得细密不就行了?”七宝眨眨眼,小孩子接受新事物能力强。

“……我只知道妖怪的骨头可以制作武器……”珊瑚下意识摸上放一边的飞来骨。

“唉……真的吗?我听说外国有人尝试饲养蜘蛛,用它的丝线制作丝绸,但是失败了,没想到这个时代也有人尝试啊!”戈薇一脸新奇,一种发现新事物的兴奋。

“唔?”犬夜叉闻言侧头瞅着戈薇,狐疑的说:“葵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枫还问我知不知道哪个国家有人这么尝试过。”

“葵也这么说过?”戈薇惊讶,暗想,这个时代就已经萌发出这样的新奇想法了吗?

不远处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身上白下红巫女服的花晓葵伸手挡开枝叶走出来。

“哟犬夜叉,好久不见!”抬手笑眯眯的打招呼。

“我们才不久前才见过!”犬夜叉不给面子的拆台,一点也不想配合对方的趣味。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是这个道理啊!”花晓葵不介意,反正犬夜叉就是这样,哪天脑子灵光了知道配合才叫奇怪,太单纯的家伙就是这么直来直往啊!

“你从奈落的城堡跑出来干什么?”犬夜叉不懂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那还用说,当然出城里太无聊跑出来玩,说起来我好久没见枫了,想去枫之村看看她,当初的小不点现在已经变成一个苍老的老太婆了,真是岁月不饶人!”花晓葵感叹的抬手摸上自己青涩稚嫩的脸庞,仿佛自己也是一个老太婆,在回忆当年。

“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完全没说服力!”七宝吐槽。

“我的心灵已经苍老了……”花晓葵抹一把不存在的眼泪。

“知道了老太婆!”犬夜叉不耐烦。

“啊啊啊~我哪里像老太婆了,不许叫我老太婆!!”花晓葵炸毛的尖声叫道,暗暗咬牙,犬夜叉,你真是太不可爱了!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犬夜叉瞥了一眼,不晓得对方是怎么了,不在意的撇撇嘴。

“……总之,不许说老太婆三个字!”

“哦,老妖婆!五十年了还不老,人类可是很容易老的,你简直跟妖怪一样。”犬夜叉不加掩饰的说出自己的感想,粗神经的完全不管对方听后什么反应。

“你这个几百岁了还一脸**的的家伙没资格说我!”十字路口在花晓葵的额头欢快的蹦达。

“你既然是从人见城出来的,那你应该知道……琥珀他现在怎么样了?”珊瑚没有立即抡起飞来骨攻击,但态度也称不上友善,盯住花晓葵,急切想知道弟弟的情况。

“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奈落的属下。知道的越多,被扯进去的可能就越大,我才不要趟浑水。”花晓葵眨眨眼,她能理解珊瑚的担忧,但也只能付出理解而已。

“怎么会……”珊瑚失望,随即犀利的目光瞪视花晓葵,想找出一点撒谎的痕迹。

“呐呐,你看可以,但不要不小心散发出杀气煞气什么的哦!因为经历一些事情,我的神经特别敏感,容易紧张,一旦感觉到恶意就会反射性出手,到时候别怪我手快,我也控制不了这个的。”看珊瑚一副苦大仇深,审视的目光中充满怀疑,花晓葵好心提醒,绝对不是威胁哦,听出威胁只能说明珊瑚太不友好,把她往坏的方面想了。

“你……”珊瑚误会了,愤怒的差点动手。

“那个,珊瑚,冷静一点。”见气氛紧张,戈薇赶紧劝道。

真是,她真的是好心提醒嘛!花晓葵撇撇嘴,注意力被火堆边的烤鱼吸引走。戈薇可以自由穿梭两个时代,应该有带调料来,什么味道都没有的烤鱼吃起来多淡啊!目光飘啊飘,情不自禁粘在了戈薇身边大大的黄色背包上,想到里面的装的东西就想流口水,呜呜呜……她多久没有吃到现在的食品了?!古代日本好穷啊,她想回天朝,同样是古代却有许多好吃的美食,而且食物更合她的口味!!

因为犬夜叉喜欢吃泡面,戈薇的背包里带了不少,火堆上烧着水,等烧开了好泡面,大家分着配鱼吃。

水很快就烧开了,戈薇将水端掉,动作麻利的泡面。嗅着空气里泡面的气味,花晓葵控制不住嘴馋,唾沫开始分泌,眼睛紧紧盯着蒙住盖子的泡面。

好想吃好想吃好想吃……有生之年竟然再度看见了现代产品,虽然只是垃圾食品的泡面而已,但是也好感动啊!想吃薯条,想吃牛肉干,想吃饼干……啊啊啊,好想吃啊!!

分外想念现代食品的花晓葵对戈薇手中的泡面虎视眈眈,目光灼灼,浑身上下无不表示出她想吃的意思。戈薇都感觉自己的手似乎会被花晓葵的目光灼伤,尴尬。

“葵,还没吃饭的话可以分你一点……”戈薇话没说完就被七宝的大呼小叫打断。

“为什么要把忍者食物分给她啊,本来就只有这么一点!”七宝咋呼,小孩子的独占欲,人多了分到的就少,不想让属于自己的份变少。

“……不要,我一点也想吃!”花晓葵呆了一下斩钉截铁的拒绝,只是目光还是挪不开,紧紧盯着,背后仿佛有条尾巴像猫一样感兴趣的摆动,任何有眼睛的都能看出她是多么的垂涎。

哼哼,垃圾食品而已,所谓吃人的嘴软,她才不会被一包泡面收买!

……这久违的味道,就算是泡面也好怀念好感动,呜呜……好想回天朝!!!

“……真丢人!”犬夜叉看不下去了,但他可没有让出自己那份的高尚情操,反而像是怕自己的被花晓葵抢走一样,呼噜呼噜几下把面都吃掉了。

“葵大人,你真的那么想吃的话我的份可以给你,只是……”弥勒一本正经的说,话未完。

“只是?”戈薇狐疑,谁让弥勒前科不良。

“请给我生一个孩子!”弥勒神奇的像会瞬间移动一般,一下子出现在花晓葵面前,深情款款的握住她的手说。

“哪边凉快哪边去!”花晓葵不客气的拒绝。(#‵′)凸

“果然……”戈薇嘴角抽了抽。

“真是不留情的拒绝啊!”弥勒故作沮丧,很失意的样子。

弥勒的一通打岔倒让花晓葵注意力回来了,灵光一动,刷的一下召唤出园艺师之剪,趾高气扬的举着它指着戈薇,大喝:“打劫,把泡面都交出来!”

……堕落了,竟然打劫一碗泡面!

“……呃…………”戈薇呆了,瞠目结舌。请她吃拒绝,硬要打劫,难道抢过来的吃起来比较香?

花晓葵:打劫抢过来的就不是“吃人的嘴软”了,嘿嘿嘿,她真聪明!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65.15%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