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静,安静,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静悄悄的对视。www.niubb.NET牛bb小说网

充满凉意的夜风在郁郁葱葱的林子间穿梭,不厌其烦的拨弄撩动所经之处,树枝摇摆晃动,树叶不住的互相摩擦发出细微的声响,悉悉索索。虫子不晓得伏在哪个阴暗的角落发出一声接连一声的高亢虫鸣,以它们那小小的体积来说声音实在大的过分。

白色的狒狒皮严严实实的包裹住奈落的身躯,连脑袋都被一个头罩遮掩住,只露出线条阴柔精致的下巴以及一对暗红色的隐晦双眸。他不说话,眼睛直视面前的人,眼神说不出的古怪诡异,仿佛瞧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情景,或者是听见了令他大跌眼镜的话一样,白色狒狒皮下的身躯有些僵硬。

大脑疑似当机,重启当中,一串省略号浮在他的头顶。

“……”刚刚,一千匹草泥马神兽以威慑四方的气势呼啸而过,造成的冲击力成功将他心里所有的腹稿变成了乱码,就连备份也被丢入了搅碎机,资料库检修当中。

气氛不禁陷入诡异的状态,渐渐变得尴尬,凝滞僵持。其实花晓葵没说啥,她只不过在奈落的询问下很无辜很无辜的表示对蓬莱岛一切重要资料的一知半解而已,而在此之前却非常信誓旦旦的表示对让桔梗复活的势在必得,马虎的让奈落这种善于计算筹划的人无法理解。

为了追踪琥珀而被风吹乱的头发已经梳理整齐,奈落突然沉闷起来不说话,花晓葵感到空气中气氛的变化颇为不自在,与面前那双暗红眸子对视的耐心跟底气渐渐不足,打破诡异气氛的**蠢蠢欲动。

风声虫鸣衬得周围更加寂静,偶然远处传来的一两声凄凉悠长的狼嚎给树林夜晚阴森的气氛增添了几分恐怖气息,夜晚是许多肉食动物出来觅食的时候,黑暗的掩盖下危机四伏。

“咳……总之,就是这样……”花晓葵的底气就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瘪了,尴尬心虚的眼神飘忽,挪开与暗红眼眸对视的视线看天看地就是不敢看面前的人,言辞闪烁支支吾吾的有些没头没脑,只为了让自己从诡异的气氛中脱离。“总之……咳,那个……我其实也不清楚,不过…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哈哈……”

暗红色的眸子依旧诡异的直视花晓葵,奈落一言不发没有半点反应,似乎要将沉默进行到底一样,只余心虚的花晓葵一边唱独角戏。木头一样呆呆的杆在那里,暗红的眸子却好似在思考某种非常有深度的哲学一样高深莫测,雾一样难以捉摸心思……不过,也很像纯粹的在发呆,等待当机的大脑重启。

不过他是奈落,作为集阴险卑鄙于一身的邪恶反派,我们要保持他超然的邪恶形象,不能怀疑他很萌很可爱的懵了在发呆,一切向高深莫测看齐,向城府深沉工于心计看齐!

花晓葵尴尬死了,奈落一直不说话,诡异的眼神让她更加心虚,半晌还是那个样子,终于恼羞成怒!

“有什么奇怪的,都过去五十年了,我哪里还记得只去过一次的岛屿在什么地方啊!”这句话花晓葵吼的理直气壮,记性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把五十年前的每件小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又不是电脑可以整档分类储存,蓬莱岛以及岛屿上那个桔梗复制体的存在她也是不经意从记忆深处挖掘扒拉出来零星的片段草知晓。

“呵~~哼哼哼哼哼……”回应花晓葵的是奈落的一声低笑以及后面一串不可遏止难以自禁的闷闷笑声,似乎非常欢乐情不自禁,而他独特的声音特色和笑**是把这笑声熏染成了皮笑肉不笑的典范,无限冷冷的嘲弄扩散开来,刺激的人一股子邪火直往外冒,恨不得让他闭上那张嘴再也出不了声。

“闭嘴,不许笑,有什么好笑的!!”花晓葵气的跳脚,她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哪里好笑,但奈落疑似嘲弄的笑声太让人火大了,好像猫爪一样挠的人受不了。

“哼哼~是没什么好笑的,只是……突然醒悟,发现有些事根本是我自己在自寻烦恼。呵……”这么说着,奈落身上某种凝滞紧张的气氛骤然消散,一下子轻松快意很多。

“啊?”花晓葵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奈落在说什么。

“连蓬莱岛在身位置都不清楚,你该如何去那座岛屿上取得桔梗的血液?据你所说岛屿上还盘踞了四个厉害的妖怪,他们不会任你为所欲为,更何况,取走必须的血液后你是想毁掉那具复制体免得被恶人利用,他们一定不会让你这么做。辛苦培育出桔梗的代替品,一定是有自己的作用,想利用桔梗的力量去做些什么。”奈落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说什么,不想透露自己到底想通了什么给花晓葵知道,但心情明显好了十几个百分点。

“……反正还有时间,蓬莱岛附近的海岸渔村会有相关的传说。那次就是偶然受人委托,前去那个海上突然出现的奇异岛屿上一查究竟,可惜出师不利,敌人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大家都受了些伤。”花晓葵心虚的撇开头,本来她就不擅长记这古代的路,连个路标都没有,而且环境还会变化,五十年前是小路,现在说不定已经被杂草覆盖,记住了也没多大作用?

意外就是那么的出人意料,发生的突然,毫无预兆。双眸红光闪烁,奈落刚刚沉静的下的气息陡然混乱,仿佛在挣扎一样剧烈变化,语气骤然阴沉冷冽,充满蛊惑暗示,妄图引诱对方的思维。

“你这么信誓旦旦,结果却有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葵,你执着的要复活桔梗,执着坚定的要令桔梗和犬夜叉破镜重圆,其实只是不适应五十年后的这些变故,想要恢复到从前?让桔梗恢复到你记忆中还活着的状态,让桔梗和犬夜叉和好如初恢复成记忆中甜蜜的状态,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无所适从,承受悲痛的结局。时间倒流,一切如常,只是你的自欺欺人而已,就这么不敢面对残酷现实?”

见话锋突然一转,空气里似乎充满了某种叫做“扭曲邪恶“的东西,口吻听着不爽,话听着更加不顺耳,花晓葵呆了一下,怀疑奈落是不是间歇性歇斯底里症犯了,或者精分,现在跑出来捣乱的是那个阴暗悲观信奉“人性本恶”教条的人格。

花晓葵摆出严肃的表情,双手搭上奈落的肩膀,非常郑重的跟他说:“喂,奈落,我不否认你有些地方说对了,但你的口吻就不能让人听着舒服一点吗?话背后的意思好像在说‘你很自私很虚伪很道貌岸然你不但不善良还很愚蠢懦弱’。我不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就是因为认为那是对我才会那么做。要谈哲学的话我不会输给你的,否则我怎么对得起老师的辛苦教导,我怎么对得起众多哲学家思想家积累下的宝贵非物质遗产!你对‘人性本恶’的感悟都是自己一个人独自摸索出来的,而且还非常悲观,我觉得集众人之长取长补短比你单凭个人经验总结出来的结论更有参考价值!我深刻的觉得你的悲观思想需要纠正,就算人性本恶我们也要积极向上,相信明天会更好,相信未来,人性的可塑性是悲观者难以想象的!balabalabala……”

“……”奈落眼中邪恶的红芒似乎黯淡许多,额头挂下细细密密的黑线,百试不爽的一招竟然被反弹了,对方还兴致勃勃演说**浓烈的试图进行反蛊惑反诱拐,进行思想上的反侵染。

面对突然话痨越说越兴奋,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滔滔不绝进行思想教育的花晓葵,依附在奈落身上刚刚影响奈落思维捣了一下乱的某意识体顿时有种掐死她的冲动。吸收了无数人的贪婪以及怨恨之血的意识体坚定的相信“人性本恶”,邪恶的能量是它赖以生存的根本。忍受不了面前与自己世界观格格不入的发言,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挑衅加轻蔑,意识体猛烈冲击起奈落的意识,善于挖掘黑暗挖掘人们内心**的它早就知道奈落的心灵弱点。

“唔……!”奈落陡然发出一声闷哼,身体僵硬。

“人的一切感受源于思维,如果觉得世界充满欢乐,就算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也能从中感受到快乐,如果认为世界充满了残酷,那么就会把注意力都放到残酷上进而否定了其他,即使看见也会下意识忽略掉。所以说,思维模式对人的重要性无可取代,关系到今后未来,关系到人的一切行为以及对各种事物的看法。来,就让我用温暖的怀抱温暖你受伤的心灵……!!”慷慨激昂的演说调动了花晓葵的情绪,让她情不自禁就……忘记了自己在和谁说话,忘记了刚开始是怎么扯到这上面的,难得正经被本性回归打败,拿出来了以前和朋友开玩笑的架势非常哈皮的蛊惑对她有企图的某只拥抱她。

奈落不负所望的一把抱紧了眼前哈皮的快忘记自己是谁的人,狒狒皮毛茸茸的触感让花晓葵情不自禁蹭了蹭,然后被抱的更紧差点背过气去,疼痛令她瞬间清醒,囧然的发现自己都说了什么傻话干了什么傻事,竟然鼓励奈落抱她,被抱住后竟然因为狒狒皮的毛绒触感蹭他!!

“冷静,冲动是魔鬼啊奈落!我只是说的激动了抒情一下,最后一句可以忽略掉当我没说!”花晓葵挣扎,作为快奔七十的超大龄老处女…呃(囧)理所当然的羞涩了,因为她想起了自己惨死奈落口中的那个初吻。脸红的快冒烟,心跳加快,身上的汗毛一阵颤栗全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集体敬礼。

奈落的呼吸有些粗重,与花晓葵跳脱受惊的声音不同,暗哑的仿佛在压抑什么,强行忍耐某种痛苦,太阳穴活跳跳的胀痛,“别动!”

听出奈落似乎不太对劲,花晓葵停下挣扎,狐疑,“你怎么了?”

“四魂之玉……”牙缝里挤出四个字,接下来不用奈落解释花晓葵立即就明白过来。不过她就不明白了,四魂之玉捣乱了跟抱紧她有什么关联,难道可以缓解冲击跟痛苦不成?尼玛,腰快断了有木有!!!

奈落抱的太用力,花晓葵感觉自己快喘不过气,蛇绞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尼玛,既然那么难受,手在她腰上游移什么意思,吃她豆腐有木有?!!花晓葵在心底咆哮,但她能感觉出奈落的确没有作假,集中精神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混乱的仿佛激流一样还能感到些许四魂之玉的气息。

奈落极力低着头,温热的呼吸擦过花晓葵的耳朵,激起电流窜过似得颤栗,她不自在的想躲开。花晓葵一直戴在脖子上当作装饰的四魂碎块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某种神秘的力量抚平了奈落身上的气息混乱,那是翠子的力量,虽然微弱,但对四魂之玉意识体的力量有中和压制的作用。

花晓葵感到奈落的体重似乎在渐渐往自己身上压,发觉他紊乱的气息已经渐渐平和便按捺不住的推了推,谁晓得竟然直直压了过去,把花晓葵压在了身下。

“哇啊——嘶!!”飙泪,后脑勺撞到了,火大的粗暴的一把掀开奈落的头罩发现他眼睛紧闭一副睡的很舒服的样子,呼吸平稳。

“混蛋,竟然睡着了!!”花晓葵火冒三丈的使力推,毛毛虫一样扭动。

刚经历过一番精神争斗疲劳没什么好稀奇的,但一百几十斤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花晓葵怀疑她的隔夜饭都要被压出来了。扭来扭去的唯一结果就是某根平时软的橡皮管子变硬了,花晓葵脸色顿时变得很奇怪,浑身僵硬。

等了半天都没见某人醒过来,一副睡的很舒服的样子,破罐子破摔干脆她也睡觉算了,追踪琥珀消耗了许多体力,她其实也相当疲惫了。

花晓葵睡着后,睡熟的奈落却睁开暗红的眼睛,脱下白色狒狒皮盖到呼呼大睡的花晓葵身上,顺便给她调整了一下姿势免得因为睡姿不良醒过来后腰酸背痛。取走她戴脖子上的四魂碎块,若有所思的把玩,喃喃:“果然是这个样子啊,在别人身上都没用,只是块失去力量的废石而已,只有葵能引出翠子的力量压制四魂之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

96.97%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