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169

明明刚才已经看见日出,天地通透明亮,气温舒适,可倏然间四周就又漆黑无边……在冬天的微寒里打了个寒噤,定定神,再一仔细分辨,自己竟还站在小不点家门口!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象罢了……但,她从不奇怪自己会看到奇怪的幻象,貌似自从儿时摔破脑袋那次之后,就总能去到另一个时空一般,看到别人看不见的那个世界。认清事实,看了眼小不点家紧闭的大门,漆黑的窗户,感觉那房子真像一个寂静的牢笼。再见了,小不点,明天起我就不去上班了,也不能帮你照顾小肥肥了,不能陪你一起去做手指手术了,将来你的婚礼我也去不了了吧,以后我们可能也不能见面了吧……如果你问为什么,问我是不是讨厌你,问我是不是不愿意和你做朋友?我不想回答你的问题,可不说的话,你肯定会误会我并为此悲伤。但,我只愿意无声地回复你:“因为我好累好累啊,我只想一个人呆着,一个人安安静静呆着,我不想上班,什么都不想,就只想一个人呆着……我真的只想一个人呆着,不想和别人打交道,也不需要谁的关心,也不想去关心谁……我真的好累啊,也好不开心,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我只想躲起来,不想被人发现,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安静呆着……我有理想,可我不想去追逐了,因为我怕追逐了也是一场空,反正人生就是虚无,到头来我只是一团空气般散在了空气里…..再见了,小不点,其实我和你一样很不开心啊,可是你不会懂我的悲伤和无助,虽然我从来不会自can,因为那没有一点用啊,反正得活着啊……可我现在只想躲起来,只想安静呆着……大概你化解悲伤的方式是自can,而我化解悲伤的方式就是一个人安静呆着,把问题想明白,再重新开始出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疑惑,为什么会这么苦恼,但我知道我不能这样稀里糊涂活着,盲目活着的感觉好难受,我必须去想明白,我到底要怎样活着!从来没人规划我的人生,没人告诉我要怎样活着,我感到自己活得好狼狈,一无是处,所以现在,我得好好规划人生,刻不容缓!我一定可以想明白吧,也一定可以规划好自己的人生,活得更好吧。你也要加油哦,要好好活着哦,再不要自can啦,伤害自己的身体太不应该了,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啊,难道都不心疼自己吗?我看着你都感到疼痛啊,可我帮不了你,我太弱小了……我们都还小,只要努力成长,一定可以成长为很好的大人吧,再过十年,我一定要成为一个比现在厉害百倍的人!你也一样啊!再见了,小不点,我很舍不得你啊,我本来就没什么朋友,我有把你当好朋友看待的,可我有时又讨厌你,这是为什么呢?人为什么会讨厌自己的朋友呢?我真的觉得自己好糟糕,不是一个好人,才会想要逃避现实吧,我真的无力对抗啊,我真的太累了……”

终于回到家了,夜夜已经深了,小雪人独自呆屋里,感到四周万籁俱寂到只有她一个人。虽然窗外立交桥上,不时有车子呼啸着来去,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对刚搬来时那难以忍受的汽车噪音,已经习惯到与生俱来般的融洽而完全听不见了。在她孤独悲伤时,那车子没有感情的呼啸,反倒让她感到慰籍地想:这世界并非只有她一个人啊,那车里就有另一个人啊,大家彼此遥远地陪伴着彼此啊。

倚在窗前,紧闭的窗户外树影婆娑,仿佛某种未知生物的魂灵在尘世挣扎。对于冬天,她一直非常畏惧,总觉得冬天的世界变得诡谲奇怪——萧条,阴沉,晦暗——尤其是她总会想起安徒生笔下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就更感到沮丧和忧伤,仿佛她自己也是卖火柴的小女孩,也会在冬天死去……但,她绝不愿真的在冬天死去,那这一生就太凄惨了,她希望能死在一个美丽又温暖的地方,就好像靠在母亲的怀里……可,靠在母亲的怀里是什么感觉呢?她从来不知道。想到这些,她酸楚难忍,落下一大颗又一大颗的滚烫的眼泪,一动不动,眼睛也一眨不眨,任由眼泪滑落……仿佛一尊静默冷峻的雕像。

一悲伤起来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只想破罐子破摔,只想一蹶不振,只想放纵堕落!委屈,无助……为什么这么难过?为什么逃离?为什么不想去上班了?她很明白那难以启齿的,也不能对任何人说的,难过的原因是:为什么她就不能喜欢店长呢?明明很喜欢他啊!为什么不能像小不点那样去表白呢?为什么呢?她渺小狼狈没用,一无所有,根本就配不上店长啊!或许一辈子都不能得到爱情吧,谁会喜欢她呢,不会有人喜欢她吧……她到底是怎样喜欢上店长的?她不知道……反正感到好受伤,好痛苦,好像天都要塌了一般……这是为什么?这种痛苦的感觉太难以承受了!

她铁了心明天不去上班了,哪怕是没有钱交房租,流浪街头,她也不去音像店上班了,饿死街头就饿死街头好了,死了就解脱了,一了百了!但,她知道自己并不是真的想要放弃人生,只是想要这样任性一次,实在太不爽了,只有这样任性才感到爽快!什么都不想,不计后果,想怎样就怎样,爽!自在!不然太憋屈了!可就算她不愿意面对,但必须面对的非常残酷的现实问题是:明天到底要怎么活着呢?不去上班的话,要怎么活着呢?衣食住行都要钱,不工作哪里有收入呢,没钱要怎么活呢!她过够了没钱的日子,穷得绝望,很想有一大笔钱,但其实又不在乎什么钱不钱,反正过惯了穷日子,没钱她也能活下去……对,明天真的不去上班了,铁了心不去了,她就偏要这么任性一次,最后一次!即便知道这样的自己很幼稚很可笑很荒唐,而狠狠鄙视自己,即便知道任性意味着失去工作和一笔工资,但也要这么任性一次!这是为什么?她根本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这么做,可为什么非知道不可呢,就好像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还不是得活着。不知道也罢,反正要任性一次!最后任性一次!这次之后都要好好活着,不可以再任性!她对自己暗暗发誓!

眼泪一直在流淌,像洪水般卷走了身体内的热量,冷得不能动弹,连眼珠子似乎都僵掉了,心里空空落落,仿佛悲伤也被洪水一并卷走了。努力眨巴眼皮子,转动眼珠,视线落在窗台的那盆蔷薇花上,寒风中它冻得瑟瑟发抖!她这才意识到什么一般,把窗户打开,将花盆搬进屋子,放在桌上。开过的花都凋谢了,好几朵掉在了花盆里,枝头上仅剩的已枯萎的一朵摇摇欲坠,好像倔强的高贵的头颅不愿坠地。叶子也枯黄掉落了,梢头顶着几片叶子的枝干,好似一根根未击中目标而四处散落的利箭……苍白的灯光照得蔷薇花憔悴不堪,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容颜。看吧,冬天真讨厌啊,那么美丽的花在冬天都像要死掉一般,它一定也很讨厌冬天吧!在冬天面前,生命显得多渺小无奈啊!而我呢,我在冬天面前是什么呢?我什么都不是。不仅是在冬天,我在春天,夏天,秋天,任何一天,人生的每一天,都什么也不是!呜呜呜——她突然哇地一声哭出来!跌跌撞撞倒在了床上!好崩溃啊!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飞行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小飞行 小飞行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169

9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