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新年

()莫莫接到总队长那边传来的讯息的时候终于满意的笑了,啊,这次的虚潮总算是结束了,回去就可以过新年了~~~~好多的红包好多的甜点,莫莫流着口水联想翩翩中。

莫莫早就说了死神这个职业实在是没前途,全年无休,随时加班,受伤除了能够公费享受四番队的医疗治疗之外,其他的抚恤金什么的,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莫莫感叹着,还好过年的时候没有大事情的话还是能玩玩的。只是,上次的虚潮耗费了她绝大部分精力,这些日子莫莫就一直窝在十一番队的队长室里睡生梦死的,除了队长例会,莫莫连队舍大门都懒得踏出去一步。

等到露西亚来十一番队找她去朽木家参加新年聚会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睡的憔悴的几乎不成人样的萝莉莫莫。

露西亚大惊:“莫莫,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歪着头,还有些睡意朦胧的:“露西亚,你怎么在这里?”

露西亚黑线,终于忍不住的重重的敲了莫莫一下:“笨蛋!你个笨蛋,新年了知不知道,要过年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睡啊!好歹你也换身新衣服啊。”露西亚鄙视的看着莫莫身上皱巴巴的死霸装,恨不得伸手把她掐死,她怎么就有这么个丢脸的朋友啊!

莫莫揉着眼睛,忍不住打哈欠:“好吗,新年,嗯,新年该干什么?”

露西亚无语,从她的桌子上拿起那张镶金的请帖,掐着莫莫的衣领:“你没看到这个吗?这是朽木家的请帖,今年的队长新年宴会是在朽木宅举行的,你不知道吗?!”

那个……她根本就没看。莫莫不敢说实话,乖巧的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露西亚:“那个,你说该怎么办?是先去买衣服还是去买新年礼物?”

露西亚顶着满头青筋,暗暗感慨莫莫的粗神经,要不是大哥的托付,她……唉,露西亚无奈的从身后摸出一套华美的和服:“那个我去做新和服的时候顺便帮你也订了一套,你穿这套。”

莫莫点头,伸手摸摸那料子,哇咧,上好的丝绸耶,这可是真正寸布寸金的东西,除了朽木家,莫莫还真想不出来那家还能用这种布做一套正式宴会穿的和服,贵啊!这要是换成糖果的话能堆满一屋子,莫莫咂巴着嘴很心疼。“朽木家还真是有钱。”莫莫感慨了下,也没和露西亚谦让,把门一带,让露西亚帮忙穿了。

“这尺寸怎么怪怪的,大了?”疑惑的。

“嗯……当时是按照你摘掉那个压抑灵压的挂坠身高算的,你还是用那个模样。”心虚的。

“哦……我知道了。”这是迷惑乖乖照办的。

“好重……”莫莫走出来的时候表示很无奈,小心翼翼的提着和服下摆走出来,转头看着同样换好了款式很相近的露西亚,微微一笑,在静止繁复的和服包裹下,更显的绝色倾城,“走。”

好美……露西亚看的呆掉,即使是身为同性,露西亚也不禁看到呆掉,莫莫真的好漂亮,五官精致完美无缺,一颦一笑都带着让人炫目的美丽,就像月光女神。露西亚呆呆的看着,直到莫莫再次唤她,才傻傻的回神,连忙追上去。

“哦哈哟,朽木队长新年快乐,谢谢你让露西亚送过来的新年礼物,我很喜欢。”莫莫和露西亚来到朽木家,自然要先去见见朽木白哉,至于其他坐在一边的队长,那就算了,对着朽木白哉略略点头,表达了谢意之后,莫莫飞快扭转话题,“如果明年过年的话……我还是喜欢糖果,这衣服太贵了。”要是换成糖果的话能吃好多天啊。

本来因为莫莫难得隆重打扮而惊艳的众位在听到莫莫的后面一句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喷了,就算莫莫外表看上去再怎么美丽动人优雅娴淑,其本质还是那个脱线外加少根筋的萝莉女,她到底知不知道一个男子送给一个少女这种和服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啊,你怎么好意思问对方要糖果的说!!就连一向神经大条的露西亚都抽搐着嘴角说不出话来了,捂着脸退到一边。

朽木白哉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略略点头:“好。”莫莫心满意足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了,满桌子的甜点让她很开心,吃的很欢畅。

露西亚坐在她旁边,嘴角抽搐,真是对莫莫的粗神经完全无语了,这样子大哥什么时候才能追到莫莫啊,也真是为难大哥还能保持这么淡定的姿态。

莫莫啃光了一盘子甜点,这才注意到周围似乎安静的过分了,抬头一看,眨巴眨巴眼睛,歪了歪头:“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听说最近你好像不怎么出门呢,是生病了吗?”浮竹还是对这个其实很幼稚的小女孩很关心的。

莫莫摇摇头:“没有,只是上次虚潮太累了点,最近一直在睡觉。”

“你的副队长因为上次受伤从而引发了以前的旧疾,已经申请长期休假了,你一个人应付的过来吗?”这个是京乐,他笑眯眯的,“要是忙不过来,我可以让小七绪去帮你的忙哦,美女队长。”

莫莫用很茫然的表情对上京乐,很平静的反问:“队务,那是什么?”

京乐酒杯掉到桌子上,嘴角抽搐:“你……”

莫莫敲了敲手心,恍然大悟:“哦,你说那些永远都盖不完章的文件啊,原来是副队长在处理,现在是三席在处理,可惜速度不行,看来下次招人要多招点会干活的。”

你就从来不处理吗?!!其他队长黑线无力外加酸酸的嫉妒的看着莫莫,还真是会偷懒啊!

莫莫很满意:“还是白哉教的方法好,十一番队除了老是要打架外,其他都很好,我感觉做十一番队队长比做六番队的五席还要轻松……要是能够不用天天巡街就更好了。”

露西亚无语捂脸,莫莫,乃还能更懒一点吗!话说回来,莫莫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直呼自家大哥的名字的啊!大哥,您教给她的到底是什么方法啊?!!

白哉喝着清酒,面无表情的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莫莫听着一边的侍女弹着的琴,不禁感慨这些人还真是会享受,支着下巴望着天空,莫莫有点走神,天空是很明朗的蓝色,看上去让人的心情很好,朵朵的白云从天上缓缓的飘过,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惊扰到它们的行动轨迹。天空真的很漂亮,漂亮的让她很喜欢很喜欢,可是又带着说不上来的一种奇怪感觉,她似乎忘记了什么,那应该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莫莫几乎是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臂上那个嵌合在肌肉之中的手环,她讨厌这个漂亮精致华美出奇的手镯,,没有缘由的很讨厌。

摇摇头把这个手镯的事情扔到一边,莫莫开始专心的回忆记忆中缺失的部分,有时候的确只有点滴的片段闪过,是人脸,莫莫努力的想着,银色头发,金色的眼瞳,和人类一点也不一样的眼眸,尖耳……还冷冰冰的,莫莫想起为数不多的那个影子的几次真心的笑容,美男啊,只是到底是什么人呢?

“莫莫,你又发什么呆?”露西亚拽了拽莫莫的衣角,示意她回神,拜托,总队长可是过来了啊!!

“……杀生丸。”莫莫迷茫的睁大眼睛,突然冒出来一句。

露西亚表情一僵,抽着嘴角小心翼翼的问:“你刚才说谁?”

“杀生……”莫莫的回忆戛然而止,她转头,眼神清明,带着疑惑和迷茫,“我刚刚说什么了?”

露西亚黑线,犹豫着偷看了大哥一眼:“你刚才说杀生什么的,好像是个人名。”

“杀生?”莫莫眨巴眨巴眼睛,开始努力的认真的回忆,苦思却怎么都想不到,“好像很熟悉,可是却想不起来了。”

露西亚捂着额头:“那个,会不会是你还在现世时候认识的人?”

“现世?”莫莫歪了歪脑袋,点点头,“应该是,应该是很重要的才对,我能记得的现世的事情,只有他的脸和名字了。”

大哥的情敌!露西亚当下为那个叫杀生的男人确定了身份,偷偷问了下:“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样子?”莫莫托着下巴,认真的想,“唔,银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脸很漂亮,但是冷冰冰的,笑的次数很少,但是却很好看。”

露西亚下意识的拿自家大哥做对比,头发,大哥是黑色的,平时护理的很好,这点不用说的很好看,白头发那是怪胎!金色的眼睛,绝对没有大哥的黑紫色眼睛好看;脸,大哥可是公认的美男子,冷冰冰这点其实都差不多,笑……她从来没有见大哥笑过,但是笑起来应该很好看!!露西亚暗暗握拳,为自家大哥加油鼓劲:“那人你还记得吗?”

莫莫乖乖摇头:“记不清楚了,只记得那张脸和名字……名字好像也不太对。”莫莫迷糊的摇了摇头,恨不得用力的挠上两下,可是这个发型可是费了老大劲才盘出来的,可不能打乱了。

很好,情敌浮云了!露西亚很高兴,拉着莫莫跳起来:“总队长他们过去聊天了,我们先去后院看看,今年的梅花开的很好哟。”

“好。”莫莫笑眯眯点头,提着和服下摆站起来,对着其他还没有离席的队长们微微点头,转身迈着优雅的碎步离开了,乍一看上去,真的很像那些贵族家养在深闺里的贵族小姐,无论是礼仪还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那种高雅的气质都不觉让几个贵族出身的队长有些奇怪,莫莫明明就是从流魂街出来的啊,可是看上去似乎非常习惯穿这种繁复沉重的和服和正式宴会,真是奇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新年

46.93%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