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和d解

支援和d解

()“朽木队长。”一声柔和带着磁性的轻唤响起,莫莫条件反射性的扭头,看到一张绝对是萝莉杀手的俊脸,即使掩盖在那幅丑了唧的黑框平光眼镜下面,还是带着满溢男人味的美男脸,皮肤略黑,但是肤质绝佳,肯定光滑的很好摸。好,这个卷毛眼镜是她绝对不想现在看到的家伙。用不了多久就要叛出尸魂界的蓝染BOSS君。

“你怎么在这里?”莫莫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问。

蓝染笑容依旧,但是眼底闪过一丝让莫莫小心肝抖了那么一抖的邪气光芒:“按照命令,前来辅助十一番队作战,目前十一番队所处的区域是虚圈和尸魂界界膜最薄弱的地方,是虚潮流量最大的区域。”

莫莫吐血,她就说嘛,这杀了又杀的,在这个鬼地方都足足杀了几十个来回了,那天上的黑洞它就没怎么合拢过,杀的她几乎都要骂娘了,她就说这里的虚怎么个个都跟疯子似的往尸魂界挤,感情是最好挤过来的地方是!也没人通知她一声,她在这里杀虚杀的都要神经崩溃了。喵喵的,她恨死十二番队那群疯子了,也不说清楚,害的她还以为虚潮都是这种强度的呢。就说吗,就是十一番队这些有着极强战斗力的疯子都在战斗中减员了不少,她的副队长也受了不轻的伤,一条胳膊是没了,辅助支援的三番队更别提了,市丸银那厮带来的人至少减员了一半。莫莫还在揣测呢,要是每隔几年这虚潮来个几次,不用蓝染叛变了,这尸魂界自己就该玩完了,感情只有她守着的这块区域最TM的变态啊!这不是欺负人吗。

莫莫深呼吸,深吸气,努力的扯了扯嘴角:“你怎么过来了?”

“其他区域已基本清扫完毕,总队长要求队长及副队长来这边支援。”回答的是另一个家伙,那声音莫莫很熟悉了,朽木冰山。

“虚潮最多的时候还没有到,不要松懈啊。”蓝染笑的很温柔体贴,目光在莫莫身上打转。

“啊。”莫莫勉强的回应了一声,环绕在周身的丝带慢慢的收回,她也降落到地面上,既然还要一段时间,还是休息休息,等会直接爆小宇宙,不,爆灵压卍解才对。

“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破道之七十三,双莲苍火坠!”

蓝染和朽木白哉两个队长在周围放了N个舍弃吟唱的鬼道,看的本来就挺生气的莫莫更是气闷,你丫的,合伙起来欺负我是,明知道我鬼道连咏唱文都记不住,还一个劲的在我面前放鬼道,乃们是在找茬吗?!!(那是雄性向爱慕的雌性展现本身实力魅力的本能啊,莫莫童鞋~~~)

等两个人放完了鬼道下来,莫莫早就窝在一边啃甜点了,谁还去看那些打击人的场景啊!

拍拍手,莫莫还是勉强挂着一幅笑脸对两个家伙表达了谢意,转身就翻脸,去看自己受伤的队员去了,因此,她没有看到在她对着中田八席笑的很灿烂的时候背后脸色刷的变得青黑青黑的几乎能滴下墨汁的两个男人的可怕模样,其他的死神表示自己真的神马都没看到,队长?他们绝对完全服从的,至于私事,还是少过问的为妙。

只是队长,您的神经也未免太粗了点~~~

等到这波虚潮被完全打退,天上的那个黑洞也没了,莫莫这才放松下来,转头一看,丫的,又是晚上了。莫莫小小的打个哈欠,原本一天要睡足八个小时的自己在这没完没了的战斗空隙之中能够小小的眯上一会,就已经是万幸了,现在有一个蓝染BOSS和朽木白哉那个家伙,莫莫很满足的随便挑棵长的壮壮的大树,跳上去,趴好,最后说句:“三席安排队员守夜,其他人休息。”就好梦会周公去了。这个时候,莫莫很庆幸自己在小白家和真央练就出来一身睡觉的好本事——绝对不会因为睡得太熟从树上掉下来,当然,那次碰到朽木白哉是意外。

莫莫睡的很香,因为没有声音干扰,她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揉着眼睛,莫莫忍不住在袖子上蹭蹭,忍不住又打个哈欠,这才算稍微清醒点,迷迷糊糊的抬头,这是……结界?莫莫歪着头,又迷糊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摸了个糖豆塞到嘴里,挥手打碎结界,从树上蹦下来,看到正在战斗的死神和虚,那是哪个番队的?

“哟,莫莫这几天可是累坏了,脸都瘦了一圈了呢。”一个调笑的声音响起来,莫莫转头看去,是京乐,他身后站着副队长伊势七绪,看上去严肃又认真。

莫莫下意识的摸了摸脸,唔,好像是有点,虽然没有受过严重的伤,但是战斗强度太大,老是饿着肚子打啊打的,就这样瘦下来的。

“没事?”浮竹很关心这个年龄小小的战斗番番队的小队长。

“没事,回去多吃点就好。”莫莫摇摇头,挠了挠好几天没梳理过的一头乱发,“怎么都过来了?”

“虚潮的最后一波就要来了,总队长为了减小伤亡,基本上能过来的队长都过来了,加快剿虚速度,快过年了呢。”浮竹微微一笑,温润如玉。

莫莫愣了一下,瞪大眼睛:“过年?”她倒是忘记了,这里的确是快要过年了,但是尸魂界四季不明朗,冬天跟夏天差不了多少,已经好久没有看过日历的她差点都要忘记了。

“是啊。”浮竹点头,“所以,还是安安静静的过年比较好。”

莫莫翻个白眼,这句话你应该对蓝染魔王说才对。莫莫看着那些想象突破人类上限的各种各样的虚,叹口气:“唉,我这几天对着这些虚,都要崩溃了。”

“怎么了?”浮竹有点不解,莫莫这是怎么了?

莫莫郁闷的伸手指指:“我看书上写的虚都是执念过重的整变成的,但是那些整是怎么突变成这些……这么丑的虚的,我真是想不明白。”莫莫抵着下巴,“天天杀这种虚,真是看到想吐了。”

浮竹京乐无语,莫莫的思考回路一向和一般人有很大的差别。

“要是能变帅点,就是砍起来也比较有动力啊。”莫莫开始想念乌尔奇奥拉和小葛,虽然一个面瘫一个傲娇,但是都是优质帅哥啊,调戏起来该多有意思,和他们说说话打打架也比在这里砍这些只会死命嚎叫的虚爽啊。

“虚里怎么就没有帅哥美女呢?”莫莫表示这只是个感慨,崩玉还在浦原喜助那里,破面那只是个梦想啊~~

“莫莫你……”浮竹哭笑不得,忍不住敲了敲莫莫的头,“这话也就对我们说说,不可以说出去啊。”说着还对莫莫身后的来人点点头。

莫莫鼓了鼓双颊,耸肩表示不反对,转头看到走过来的朽木白哉和蓝染,点点头,挥手招呼手下的死神,再度上战场去了。

当最后一波虚潮来临的时候,莫莫忍不住黑线了,这未免也太多了,基里安那是论堆的,亚丘卡斯也能成打成打的数,就连最高级的瓦史托德也有小猫两三只。对此,莫莫表示自己的人品实在不咋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好在来的几个队长够仗义,一人一个拖住了那几个瓦史托德,有空的还帮着莫莫砍砍亚丘卡斯,至于剩下的,莫莫也没有办法了,始解的弦夜杀虚速度有限,莫莫在犹豫了不到一秒钟之后,果断卍解。

“卍解,弦歌凌夜。”莫莫提升灵压迅速卍解,二话不说的直接放大招,转动着斩魂刀,往面前一扔,双手合十,“次舞,蝶恋。”

卍解状态下的弦夜斩魂刀碎裂,化作无数的星点,那些星点一个接一个的在短短的三个呼吸之间化作无数的银色燕尾蝶,拖曳着长长的七彩流光向四面八方飞去,一旦接触到虚就飞向其面具处消失不见。当所有的蝴蝶没入虚的面具下之后,莫莫分开双手,展开双手,在半空之后优雅旋转,十指像是抓住了什么般,随着莫莫的动作,七彩的流光在她的周身擦过,即使是白日,也仿若置身星海之中,美如神子。发丝轻扬,莫莫闭着眼睛在这战场中旋转着,双臂舒展着,十指或缠绕或拖曳,优美而轻柔,像是爱抚,又像是亲昵,调皮的跳跃着,抓不到劫不住。终于,莫莫停下来,双手并在胸前,如同莲花般轻轻绽开,就在这一刻,那些被银蝶侵染的虚们,面具在同一时刻开出一朵银色的闪耀着七彩流光的莲花,缓缓旋转,破开面具,如毒般的侵蚀扩展,那些虚的面具在崩溃脱落,最后化作灵子消失,银色的莲花停留在原地旋转着。死神们都停了下来,看着在这片区域绽开的无数朵银色莲花,或大或小,轻柔而缓慢的旋转,美如幻境,最中间,那个美丽如斯的少女闭着双眼,抬起的双手间,绽出一朵同样的银莲,缓缓旋转。

好美,也好恐怖的斩魂刀。这一刻,所有死神的心里都是这个念头。莫莫睁开双眼,揉了揉额头,打个响指,那些莲花一个接着一个的碎裂,化为点点的银光飘落。莫莫在心底不屑的吐槽,真是烧包的斩魂刀。

那些队长可不会只有这么浅薄的认知,莫莫那些幻化出来的银色燕尾蝶他们可是看出来了,拥有着穿越空间的能力,无法防御,无法攻击,只能躲闪,但是面对拥有着空间瞬移能力的那些银色蝴蝶,又能够躲多久呢,除非……离开,远远的遁走,走出莫莫的领域。而莫莫的领域到底有多大……队长们看着整片区域几乎被清掉四分之三的战场,几乎说不出话来,要知道这个战场少数也有千米啊!还真是一把恐怖的斩魂刀。难怪山本总队长一定要她做战斗番十一番队的队长。

因为这戏剧化的一招,剩下的瓦史托德们自觉不妙,纷纷回了虚圈,而剩余的自然没有几个能够逃得回去的,全都被杀死在这片战场上。

莫莫早就收起了那夸张的卍解,靠在树边冥想来缓解那个大招带来的灵压透支的空虚感。这活真不是人干的,莫莫郁闷的要死,最近一阵子一直一直的战斗,灵压她就没有恢复满过,本来以为放一个大招她还能够有点余地用用卍解的弦丝的,要知道,卍解状态下的弦丝可比始解状态的弦丝强上十倍不止的说,可惜,还没来得及耍帅就被迫解除了卍解,只能在底下休息了,早知道就一个一个慢慢砍了。莫莫啃着糖果发泄自己的郁闷和失算,直到战斗完全结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支援和d解

46.49%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