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的莫莫

暴走的莫莫

()“朽木队长。”脆生生地萝莉音语气恶劣,那张清秀的萝莉脸也挂着不甘不愿的表情,嫌恶妒忌什么的写满眼底,意思很明显,无非是你都有了朽木白哉这样好的未婚夫还去勾搭她完美高尚的蓝染队长什么的,让人看的很腻歪。

莫莫捏着毛笔,面无表情的看着某个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闯进来的邹森桃,干巴巴的点点头:“哦,你啊,有事情吗?”

“这是十一番队的公文,我已经‘亲自’送过来了,请不要再让蓝染队长专门跑过来了,蓝染队长很忙的!”邹森萝莉有点气愤的把一摞公文重重的摔在莫莫的办公桌上,怒瞪莫莫。

这下,就连正在和莫莫汇报工作的桧佐木修兵都觉得邹森桃太过分了,他紧张的看看莫莫,再看看邹森桃,小声的开口:“队长……那个……”

莫莫突然笑了起来,精致的小脸绽出的笑容很可爱很纯真美好:“我知道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请五番队副队长出去。”明摆的逐客令。

邹森桃很傲娇的冷哼一声,甩头走了。她前脚一离开十一番队,后面莫莫就捏断了手里的毛笔,猛的站起来,狠狠一脚踹飞办公桌,办公桌直接穿过墙壁砸飞出去。

莫莫气的要死,在原地转了两圈,一把拽过桧佐木修兵,咬牙切齿:“有什么打架的任务吗?”她现在急需发泄。

桧佐木修兵干巴巴战战兢兢的回答:“队长,需要战斗的任务已经被更木三席全部接去了,目前队里大部分的队员都出去巡逻了……”

真是该死的巧!!莫莫磨牙,越想越窝火。想她连市丸狐狸都能收拾的妥妥帖帖的强人,居然居然被一个丫头给气到了,要不是冬狮郎每次碰面都低声下气的拜托她帮忙照顾邹森桃,莫莫怎么可能让她在自己面前这么得瑟,冬狮郎啊,为毛你看上的女人会是这种让人实在喜欢不起来的啊!气死我了!!

该死的蓝染,很好,这可是你自找的,你越是看我不顺眼,我就越是要嫁给白哉,我要和他甜甜蜜蜜的过一辈子,生一堆的娃,天天到你面前得瑟,气死你这个混蛋!

你不要以为假装追求我我就不知道你真正喜欢的是谁,莫莫阴深深的笑了,暗暗磨牙,不就是找我聊天吗,我说不过你还躲不开你吗,居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蓝染你就是看准了我不能对邹森那萝莉下手了是,很好,非常好,我现在是真的火大了!

莫莫是想到做到的人,她转了两圈,主意打定了,转头翻窗出去,对桧佐木修兵道:“修兵,帮我写份请假条递到一番队那里,原因么,原因就写我结婚,去他XX的,老娘明天就要把婚结了,明年我就要把孩子生出来!!”

桧佐木修兵石化当场,眼看自家队长瞬步消失,几乎是本能的喊了一声:“队长,你要去哪里?”

“去找白哉。”莫莫回了一声,瞬步直接从屋顶一路狂飙往六番队那里去了。

六番队,死神们正如往常一样很正常的工作,直到某个萝莉踢开了六番队的大门,他们几乎是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队长夫人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走进来,这是要干神马?难道要家暴吗?!队长夫人的脸色真是狠恐怖啊!!

六番队副队长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小小声的问:“那个,队长夫人,请问……请问到六番队是来找队长的吗?”

“他人呢?”莫莫很不耐烦的从鼻子里喷气。

“在……在总队长那里。”话音刚落,就看见刚才还站在这里的萝莉夫人已经消失不见人影了。

队长会议室,莫莫完全不理会什么通报之后才能进去的要求,直接把两个看门的死神踹开,一脚踢开大门,正对上总队长那张菊花脸,莫莫鼓着双颊走进来。

总队长知道莫莫一向孩子气又任性,但是眼看她用踹的进了屋,表情也不咋地:“十一番队队长,你刚刚干了什么?”

“我错了,你罚就罚。现在我就和白哉说句话,马上就走。”莫莫扫了一眼,卯之花姐姐在,京乐还有浮竹,接着就是白哉,蓝染外加市丸银了,很好,非常好,莫莫噔噔噔的走到白哉面前,很认真很认真的说,“白哉,我等不到一年之后再结婚了,你回家准备,我们越快结婚越好。”

白哉没表情,倒是站在另一边的浮竹和京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孩子肯定又受刺激了。

“就算不结婚也行。”莫莫在原地转了一圈,用力的敲着手心,“我们今晚回去就开始做【哔——】,我一定要在一年之内怀孕,然后生一个警备队分队数的孩子!!”

这下就连总队长都不淡定了,他咳了两下,看着莫莫,语重心长的道:“朽木莫莫,你结婚可以,但是生孩子的事情……”

“一定要生!要尽快的生!”莫莫咬牙切齿的满脸狰狞,重重握拳,“就算这个队长不干了我也要达成目标。”她偷瞄了某人一样,很好,圣母笑容没了,气死你气死你,叫你阴我,我非气死你不可,跟我抢白哉,不仅是门,连窗户都没有。

“不可胡闹,现在十一番队人手不足……”总队长重重敲着地面,想要打消莫莫的念头。

“更木三席很好,他天生就适合战斗,十一番队在他的带领下会更好的。”莫莫理直气壮的反驳,不理会老头子,转头拽白哉,“白哉,你答不答应?”不答应,不答应她就下药强上。

白哉看着莫莫气的要死的模样,也知道她那容易被激怒的脾气,安抚性的拍拍她的头:“结婚的礼服,宴会都需要时间,朽木家的婚礼怎么能简单?至少还要两个月时间。”

“两个月……”莫莫沉吟了下,“那就两个月。”她等得起。

山本总队长以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莫莫,最后也只能无力败退,对莫莫彻底无语了,他该庆幸,还没有被她气死吗!

“但是我们要先【哔——】,我一定要先生孩子。”莫莫很执着的看着白哉。

白哉也忍不住抽搐,好在这段时间他也锻炼出来了,面无表情的点头:“可以。”

山本用“这孩子终于也堕落了”的眼神看着白哉,他终于被莫莫这个脱线的小混蛋给带坏了,朽木家的名声啊!!

“总队长,我请婚假。”莫莫最后说了一句,很愉快的蹦蹦跳跳的出去了,果然,只有这个方法才能让她身心愉悦啊,她都可以揣测出来蓝染回去之后挠墙不甘的表情了,哈哈,她很开心很得瑟,小样,跟我斗,你还嫩了点。BOSS什么的,靠边站去。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那指的大概就是蓝染现在的心,如果用一句话形容他目前的情况,那就是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预料到这结局。

他的算盘打得很好,先接近莫莫,用他纯男性的魅力外表,温柔体贴的举止外加言语上的默契来打进莫莫的心,男女之间不正是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才走到一起的吗,这一点他相信白哉那种寡言冰山绝对比不过自己的,至于其他的什么的,他有自信可以伪装成莫莫最喜欢的那种男人,他的经验很高,只要看队里被迷得团团转的女性队员们也就能够知道了,所以他很自信莫莫会对他有好感;其次是催化剂,莫莫脾气幼稚,最经不得别人挑衅激怒,而能够让她忍气吞声的实在不多,只有她在意的人她才会低头,其他人不管再厉害在她面前那也是渣,这点蓝染看的很清楚,所以他挑中了自己的副队长邹森桃,莫莫很在乎她那个一起被收养的哥哥日番谷冬狮郎,而日番谷冬狮郎喜欢邹森桃,邹森桃却迷恋自己,多么完美的棋子,用来刺激莫莫再完美不过,莫莫一定会故意跟邹森桃唱反调故意和自己亲近……

等到了恰当时机只要偶然让朽木白哉看到他们两个的亲密动作,按照那个贵族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而莫莫一定又会因为不小心牵扯到自己为自己辩护,,只需要小小的挑拨,他们那脆弱的未婚夫妻关系,就会消失,到时候莫莫自然就是自己的了。

没错,蓝染的主意打得很好很好,可谓完美无缺,但是他却没有预料到一件事情,那就是,莫莫是腐的。腐女是什么生物,那是一种神奇生物,只要看到男的就会暗暗揣测是攻是受或者攻受皆可的存在,像这种高难度的计谋莫莫的确看不穿,但是她可以想歪。

于是,蓝染桑杯具了,他失败了,反而加速了莫莫送到别的男人怀里的速度,这几乎要让他吐血。尤其是当他看到晚上莫莫摘了灵压压抑器洗的白白嫩嫩的抱着枕头直接进了朽木白哉房间的时候,更是呕的要命,这算什么,他的计划就差那么一点点,到底哪里出错了啊!他的高智商勾画出来的完美计谋头一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打击,对象还是绝对称不上聪明机智甚至有点脱线的莫莫童鞋这一点就更让他郁闷到要死了,就某方面而言,莫莫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暴走的莫莫

50.8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