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姑的和谐相处

嫂姑的和谐相处

()“白哉我和乱菊一起去流魂街一区吃新出的蛋糕,你先回家。”莫莫放飞地狱蝶,转头便看见乱菊似笑非笑的表情,歪了歪头,表示不解,“怎么了?”

乱菊撩着头发,笑眯眯的:“都说朽木当家疼爱妻子,恨不能日夜绑在身边,现在看来,你也很乖吗,只是出去逛一圈而已,都要汇报上去啊。”

莫莫耸肩:“白哉都是这样对我的,我当然也要这样对他。”

乱菊笑容收敛了一点,伸手拍拍莫莫的头,眼底带着一丝说不上来的无奈:“莫莫,夫妻不应该是这样的。”

莫莫迷迷糊糊的看着她,反问:“不是这样的,那应该是哪样的?”

乱菊没有回答,只是喃喃自语着:“白哉还真是可怜呢……”

白哉可怜?他哪里可怜了?就昨天晚上还把自己折腾的求饶好。莫莫鼓着双颊很不满,但是还是一想到还在等着她去品尝的美味蛋糕,她立马把这些思绪抛到九霄云外:“乱菊,走走,蛋糕店关门很早的,我们要快点去才行。”

乱菊无奈的敲了敲莫莫:“知道了,走。”

毫不意外的在蛋糕店的限量品发售点外遇到自己番队的三席和四席。

“呦,剑八,你也来啦!”莫莫很愉快的对着更木剑八摆摆手,“还有八千流。”

更木剑八低头看到还不到自己腰高的队长,两眼顿时放光:“队长,我们来打一场!”

“不行,我要买蛋糕!这是限量版的!”莫莫毫不犹豫的拒绝,紧接着道,“明天老时间老地方见。”

更木剑八满意了,放下放在斩魂刀上的手,八千流这才挥着手臂和莫莫打招呼:“队长~~好久不见哦。”

“是你们又迷路了!”莫莫皱皱小鼻子,“回头去十一番队报道去,免得麻烦。”

“知道了。”更木剑八点头,对于强者,他一向还是很尊敬的,当然了,更加有挑战的**了。

莫莫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因为她那个显眼的队长羽织而自动让路的其他死神和整们,也没客气,去拿了一份限量版新口味的蛋糕,在账单上签上朽木白哉的大名,就满意的和乱菊去酒馆了,她吃蛋糕,乱菊喝酒。

乱菊很喜欢喝酒,莫莫也能大概的猜出原因,无非是为了市丸银那只狐狸,虽然上次的那份女刊杂志让莫莫好好的整了他一把,但是莫莫后来还是在总队长的压迫下很乖的为对方澄清了名誉,乱菊依旧爱着市丸银,并且时不时的买醉酒馆,情真伤人。

莫莫看着乱菊喝醉了还挂着大大咧咧的笑容,但是不管怎么笑都难掩悲伤的模样,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接着啃蛋糕。

“莫莫,你说,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乱菊打个酒嗝,没问完,但是莫莫也能猜出来她接下来想问的是什么。

歪着头想了下,莫莫还是给出了回答:“乱菊姐,你说的我不懂,但是我以前看过句话,觉得很适合你呢。”

“什么?”乱菊强打精神看着莫莫。

莫莫认真的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乱菊醉眼朦胧的,几乎哽咽着念下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不知道,我爱你……不知道,我爱你吗?”

莫莫低垂下眼睫,按了按眉心,不知道怎么的,她觉得有些不舒服,不是身体,而是心,似乎她遗忘的生前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比如这首诗,她知道自己是穿越的,但是那些记忆里可没有爱情这种体验!那她的这种复杂的情绪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遗忘了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呢?!莫莫低低的叹了一声,往日美味无比的蛋糕都让她无法愉快起来。

乱菊醉倒,趴在桌子上。莫莫抽了抽嘴角,表示很无奈,虽然市丸银的确质地优良腿长腰细脸蛋也看的过去,可你也不用在一棵树上吊死,想她的副队长修兵,那是多好一正直青年啊,可比一肚子坏水的市丸狐狸要好多了,乱菊咋就看上那个黑心黑肺的家伙了呢!莫莫撇嘴,有点恨乱菊的不争气,这些年的相处,两个人好歹也是很不错的朋友了,彼此又很谈的来,莫莫也真的不希望看到她那样的结局。至于市丸银,唉,天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莫莫地狱蝶到十番队叫人来扛乱菊回去,自己则是三下两下的把蛋糕啃掉,正好十番队人来了,莫莫也顺顺利利的回家去了。

刚进门,就看到了正在说话的白哉和露西亚,露西亚一脸严肃的表情,不仅让莫莫哀叹,都教育了好几年了,怎么露西亚见到白哉还是这副小白兔的模样啊,当年的女王气势哪去了啊~~~

“白哉~~”莫莫飞扑到白哉怀里,啾啾印上两个口水印,“和露西亚说什么呢?”

白哉伸手拍拍莫莫,看她不情不愿的蹭到一边坐好,才淡淡的道:“露西亚已经找到斩魂刀了,准备进护延十三番队,你觉得哪个番队比较适合她?”

“这个吗~~~”莫莫歪着脑袋思考,转头问露西亚,“露西亚你有比较喜欢的番队吗?”

露西亚对莫莫还是比较亲近的,颇有底气的回答:“大嫂,可以进十一番队吗?”

白哉表情刷的就冷下来了,露西亚很有眼色的低头:“对不起的,大哥,我错了。”

“白哉。”莫莫摇了摇白哉的手,这才慢慢的道,“其实十一番队也不是不可以进的,露西亚,作为朋友来讲,我很想让你进我的番队,我是十一番队的队长,可以就近照顾你;但作为你大嫂来讲,我不希望你进十一番队的,十一番队是战斗番,死亡率是护延十三番队里面最高的,这些年来除了我这个队长是女的,十一番队底下已经好多年都没有招到实力能够达到十一番队入招标准的女性死神啦,那里很苦而且很容易受伤,都是一群战斗起来不要命的家伙,就算是我,实力高,斩魂刀又强的,也免不了三天两头的受伤,十一番队对于女孩子来说实在不是个好选择。我是真的不希望你进十一番队,你应该挑一个轻松点的番队历练一下,比如实战经验啦,斩魂刀的始解还有卍解啊,这些可都是要花大时间来做的,既然是朽木家的人,当然要做最好的!”莫莫笑眯眯的摊开双手,“你说是不是,露西亚?”

露西亚满眼崇拜的小星星,用力点头。

莫莫歪着头看了看白哉:“白哉也很关心你,自然希望你能够安安全全的当一个死神,以后能够找个心投意合的爱人嫁掉,反正朽木家有钱有权,谁敢不娶你,我揍死他!!”可惜,莫莫说着说着就露出流氓本性,握着拳头做霸道蛮横状。

“咳!”白哉有点哭笑不得的戳了戳莫莫的头,“莫莫,不要胡说。”

莫莫眨巴眼睛,努力的摆回庄重威严作为大嫂应该有的表情:“当然啦,白哉和我还是尊重你的选择的,只是会在旁边做适当的劝道,如果你最后真的选十一番队的话,我也没意见的,正好我还缺个盖章的……你好好想想,明天再告诉白哉好了。”

“嗨!”露西亚低头行礼,乖乖退下。

莫莫看到露西亚离开,立马就放松了,再次扑到白哉怀里,勾着他的脖子撒娇:“白哉,我说的好不好?”

白哉忍不住捏捏莫莫的小鼻子,忍不住勾起嘴角:“很好。”

“那是当然,我可是很厉害的!”莫莫骄傲的点点头,讨要亲亲,白哉自然是从善如流的接过主掌权,深吻,虽然他讨厌甜腻腻的味道,但是自莫莫嘴里的甜味却好吃的让他喜欢的很,那种沾染着莫莫味道的让他只会越加的冲动,想要将怀里的人揉进身体里,再也不分开。

好不容易莫莫挣脱着一吻,趴在白哉怀里喘气,白哉却大掌一托,抱着莫莫回卧房去了。莫莫一看白哉表情就知道怀里,这新婚几年的教训她吃的够多的了,慌忙的挣扎:“我还有公文没批玩,你……你,白哉你放开我。”

“明天我帮你。”白哉声音低低的,带着**的沙哑,更让莫莫瞪圆了眼睛,死命的挣扎。

“不要,今天不要了!!”莫莫努力的抗议,想要回自己的权利,“我们昨天说好的,一个星期三次的,你……你超标了!!”何止,今天是周末,算起来,只要这个星期三因为她加班在外那晚,晚上一直都是死命的被欺负的好!她那该死的十倍敏感体质,简直要了她的命,在床上,她就从来没有赢过白哉!!

白哉面无表情的低垂头看莫莫努力挣扎着想要逃跑,停顿了下:“你不是要生孩子吗,当然要多努力了。”

莫莫欲哭无泪,这个理想,她在新婚第三天就完全放弃了好,那简直就是,就是欺负死神吗,反正她是扛不住了:“不要,我不要生了,你放开我!!”莫莫使了个巧劲,从白哉怀里蹦下来,虽然腿还是软的,但是还能瞬步开溜就是了。

可是,背后那个低沉的熟悉的让她发毛的男音用让她失败了N次的都没有办法摆脱的邪恶手段:“缚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

莫莫被绑住了胳膊,但是脚还能动,莫莫很想溜,但是白哉已经一把搂住她的细腰,反手扛进卧室了!

“我抗议,白哉你这是藐视死神的权利!!”莫莫努力的挣扎,但是白哉的鬼道,尤其是这个该死的六杖光牢是该死的好,让她一时半会怎么都挣不开,血淋淋的前科让莫莫无数次的栽在鬼道上面,可她就是没办法!

白哉淡淡的拉上门,将莫莫按在身下,一向清冷的没有太多表情的面容上浮现出浅浅的笑容,因为少而显得更加好看,让莫莫的挣扎不由得停了停,随即是更加疯狂的挣扎,更多的教训告诉她,白哉是个腹黑,是个彻头彻尾的大腹黑,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只要他露出笑脸来,那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用挣扎了,没用。”白哉随手把名贵的银白风花纱扔到一边的台子上,修长手指顺着莫莫后腰划过,探入,在她光滑的背脊上轻轻的划了一圈,最后按在腰侧的一点上,稍微用力,看着莫莫泪眼朦胧着软倒下来,这才解开困住莫莫的缚道,同时把莫莫脖子上的那个灵压压抑装置摘掉,在莫莫因为灵压的膨胀变大的同时慢里斯条的剥开莫莫的衣服,低头亲下来,“莫莫,我们努力,早点实现你的愿望,生个属于我们的孩子。”

借口,纯粹是借口!!表以为我没念过几年真央就不知道死神尤其是高位死神的怀孕率到底有多变态的低,卯之花大姐帮他们可是算过的,想要在十年之内生出一个朽木白哉和她的孩子,那简直就是万中无一的概率。按照尸魂界的标准,她根本就还没有成年好!该死的恋童癖死冰山,该死的朽木白菜!!总有一天她会报复回来的。

莫莫眼泪汪汪的咬着枕头继续被欺负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嫂姑的和谐相处

51.75%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