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殛

双殛

()莫莫晃了下神,漆黑的眼眸看不到丝毫的光芒,她转头看向窗外的月亮,好半晌,才慢慢的道:“介,很久以前,我还是人类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很普通很普通,看到帅气的男孩子会脸红心跳,为了家里养的小猫死掉掉眼泪,看鬼片会吓得整夜整夜的失眠,会因为一件小事情或发笑或生气,会因为别人一句话而反复否定自己很久……真的很普通很普通,就是死掉的话也是流魂街那样庸庸碌碌的整。”

蓝染看着莫莫,没有说话。

莫莫摸摸自己的脸,苦笑:“就连这张脸……介,是不是很漂亮,五官很精致,精致完美,就像橱柜里的洋娃娃一样完美,我原本可没有这么漂亮的,这张脸,也是在我本来面容的基础上,不知道轮回了多少遍,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啦,很漂亮,可惜却不是我想要的脸。”

莫莫拽了拽头发:“我遇到了一个叫主神的,它自称是神,它是怎么成神的呢,呵呵,它的能力不多,但是却很恐怖,我本来是它选中的倒霉蛋,在我之前的倒霉家伙都被它送到一个个空间,轮回再轮回,学习每个世界的能力,就像这个世界,属于死神的力量,属于虚的力量,都是力量,被送到这里来,它就会自动将那个倒霉的家伙身体调整到与这个空间法则同步的状态,学习,成长,当然,是免不了杀戮的,等到那个倒霉蛋变得很强很强的时候,主神就出来了,它的另一个能力就是吞噬,无论多强,在最初被它选中的时候定下强制契约,最终都会被主神强制销毁,就是死掉,消失,当然,对方修炼来的力量就归主神啦,这样一个又一个倒霉蛋被主神设计着,主神就会借着这些力量变强,变得很强。”

莫莫面无表情的看天:“因为能量太大了,它太强了,最后只要是移动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它就只能固定在原地不能动弹了,然后,我在被它强制契约的时候,出了意外。”那还真是狗血般的意外,莫莫想来好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我夺走了它一半的力量,还是最关键的核心力量,我们就成了传说中同生共死的灵魂伙伴了,我死了,它也得跟着我完蛋,它出问题了,我也别想好过。”

“其实就是我和它同化了,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我,一部分是它,那么,整个身体的控制权,就要靠精神力的强弱来争夺啦,我是人,只是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是它的对手,所以我就被它扔出来了,我的身体占据了它吞噬进化和销毁别人的能力,它没办法夺取我的身体,只能控制着我……”

莫莫停下了,表情变得越发沉黯,深呼吸,好半晌才接着说下去:“控制着我在各个空间轮回,或像遇到你那样空间跳跃,或者重新打散身体,转世——这种主要是用来吸收吞噬那些拥有特别血液能力的种族。我走过很多空间,认识很多很多人,有的人对我很好很好,就像你还有白哉。”莫莫说到这里,露出一个有点难过哀伤又带着难言的幸福的笑容,“我们可以生活的很好的,但是,主神不允许,它要让我尽可能多的去吸收更多的力量,那么,迎接我的,就是强制的驱离。”

蓝染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他只能抱着莫莫,手指抚摸莫莫的面颊,像是在确认她的存在般。

“我是人,会有感觉,我会哭会笑,别人对我好,我会感动,我也会伤心难过,我也会爱恋憎恨,一次两次,我可以忍耐,但是次数越来越多……那么,我会怎么样?”

蓝染看着莫莫的小脸,那双明明已经绝望却孩子渴望幸福的眼眸,让人看着舍不得挪开视线。

“不是疯掉,就是反抗。”莫莫笑了,孩子气的干净笑容,“我和它意识相连,想疯也疯不了,所以,理所当然的,我就反抗了,虽然我不如它,但是我们毕竟是同生共死的存在。”莫莫面上露出一个单纯的得意表情,“第一次的时候,我差一点点就死掉了哦。”

莫莫歪了歪头,笑容绚烂,轻轻叹息:“可是,就是差了一点点,主神没办法了,它就用了最狠的一招,封印,封印住我的记忆和绝大部分的力量。每过一个世界,当我的力量提升到那个世界的巅峰,触摸到那个世界的法则时,它加注在我身上的封印就会破碎,我会恢复记忆和原本的力量,然后,它就会找到我,带我回去,强制封印。当然,恶战是少不了的,从一开始的完全被压制,到现在的势均力敌,介,这一次,我必定会成功反抗的。”莫莫面上露出一个决绝的笑容,“我杀了灵王,夺取了他的力量,在尸魂界,灵王的法则便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力量,而它,也阻挡不了!”莫莫已经打定主意了,这次是不成功就成仁,杀不了主神,她就抹脖子自杀,大不了同归于尽,这种为主神卖命的日子,她受够了!!

蓝染看着莫莫,沉声问了一句:“那么,你会离开?”

莫莫迟疑了下,点头:“动用世界法则无论在哪里都是禁忌,我如果继续呆在这个空间,最后不是法则抹杀掉我,就是我硬抗过法则,不过后者的后果更严重,那会让这个世界完全崩溃,尸魂界,虚圈,现世,只要与之相连的空间,都会随之崩溃,就像连在一起的气泡一样。”

蓝染最后又问了一遍:“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吗?”

莫莫摇头,这是个死循环,打从她完全打破封印开始,要么主神解决她,将她封印,但是还是要带走,要么,就是她干过主神,自己离开,无论哪种结局,都无法再在这个空间停留下去了。莫莫即使舍不得这里的安宁和幸福,但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如果,介……”莫莫犹豫了下,不是很确定的道,“我总感觉自己还是遗忘了些什么,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会再出现的话……”莫莫说到这里,停下来了,她仰头看着蓝染,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可能性不大的。”

蓝染抱着莫莫,舍不得放开,莫莫看看天色,推开他:“介,最后拜托你一件事情。”

蓝染低头看莫莫,莫莫仰头微笑,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在蓝染惊讶的时候,莫莫轻轻的道:“必要的时候,照顾下我的孩子。”

“你的处刑在明天。”蓝染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可见他对于这个根本见不到太阳的小家伙的不待见。

“我知道。”莫莫点点头,“我只要你答应我,其他的,是我的事情。”

蓝染最终还是妥协了,在莫莫哀求的表情下点头。

莫莫满意笑了,笑容灿烂带着朝气,她伸手拥抱他:“介,很高兴,最后的时候你来看我。”

蓝染按住莫莫的头,吻上去,野兽般的撕咬舔砥,凶狠的似乎要将她吞入身体之中一般。莫莫推拒的手在他的重压之下还是滞了滞,放松下来,任他发泄。

一吻结束,莫莫的嘴已经糟蹋的不成样子,蓝染看着莫莫被血染红的唇瓣:“下一次,就是抢的,我也要把你抢到手。”

莫莫笑笑,转头看着微亮的天空:“你该走了,介。”微微抿唇,嘴上的伤口迅速收拢,好转,最后消失。

蓝染点头,放开她,低头看着站起来只到他胸口的莫莫:“你还有要和我说的吗?”

莫莫仰头微笑:“我不会再忘记你,介,尸魂界的一切,我都不会忘,一定。”

蓝染满意了,他时间很多,莫莫无奈离开,却不代表他不能找过去,下一次,莫莫会是他一个人的!

一夜未眠,莫莫的精神却很好,或许是即将面对主神,那些纷乱的情绪此时都被她抛到了脑后,只留下清醒的战意。如果用武侠小说里片段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西门吹雪即将登上紫禁之巅和叶孤城决斗时候的状态了,这个时候,白哉蓝染尸魂界的一切一切都不能干扰到莫莫了,她甚至已经做好了连带这个空间一起和主神同归于尽的打算了。不是她没有善心,只是她不是那种圣母,为了以后,她也只能狠下心肠舍弃掉这里的一切。不过正如她昨晚说的那样,不管怎么样,她是不会忘记这里的一切的,毕竟,白哉是为数不多真真正正爱着她又给了她实实在在幸福的存在。

旭日东升,莫莫站在门前,看着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站在门口来迎接她去双殛的是一个面生的死神,莫莫一眼就看穿了他隐藏的很好的灵压,零番队的人。面无表情的,莫莫也懒得跟他过招,任由那些人在她的手腕脚腕脖子上套上杀气石的环,送上了双殛。

站在双殛下的是护延十三番的各队队长和副队长,莫莫看到这里忍不住勾起嘴角,真是超级待遇呢,那平凡宅女生涯中的某些片段她还是有印象的,这可是女主角的待遇,可惜……莫莫瞄了眼那个据说可以媲美百万把斩魂刀威力的毁煌王,她可不会有什么男猪脚来救命。转头瞄了瞄那些面生的死神,数了数,不错,十个来了八个,还有两个藏在暗处。

“朽木莫莫,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山本老头重重的一锤地面,看着莫莫,严肃问道。

莫莫看看天色,皱皱眉:“没有。”

“真的没有?”山本对于这个年龄很小性格又可爱的孩子还是很喜欢的,轻叹一声,追问道。

莫莫瞄着天空,转回头来看着山本老头:“等我死了,你们能逃远点吗?”比如说现世之类的地方,她真怕打起来殃及无辜啊。

逃……所有人的表情呈现出大大的囧字,话说莫莫,在这个严肃的时刻,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山本脸色不咋地,直接把莫莫送上去,开始处决了,莫莫很乖,真的很乖很老实的等着鬼道众念完长长的鬼道文将那把巨大的斩魂刀的封印解开。

那只巨大火鸟被放出来了,正对着莫莫,莫莫低头,透过被高温灼烧的有点变形的空气往下看,白哉低着头,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过应该很难过,蓝染手离斩魂刀很近,莫莫皱眉,很怕他突然冲动了,这点温度其实真的不算什么的,她正好可以乘机脱身的,真的。

莫莫的想法很好,可是现实和理想还是有些差距的,当那个巨大的火鸟啼鸣着冲向莫莫的时候,她表情有点变了。

“对不起。”轻轻的一声道歉,队长们再抬手,看见那只巨大的凤凰状的毁煌王被一只白嫩纤细的小手按住尖嘴的时候,脸色还是有点变了。

莫莫单手按着毁煌王,将它钉死在原地,手已经脱离的控制束缚,虽然杀气石环还套在手腕上,可是却丝毫不能妨碍她力量的使用。莫莫脸色不怎么好,她冷冷的看着天空:“出来!”这句话当然不是对着零番队的那些死神说的,而是她的死对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双殛

56.5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