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了!

受伤了!

()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咳咳,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而比较直接点的……莫莫望天,乃们确定这不是黑巫师们的另一个战场?哦,缩小版的。莫莫一直知道无知的孩子伤起人来才是最厉害的那个(话说回来,貌似你现在才十一岁~~~~),而这种特点在几乎是天敌的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之间的交锋中得到更明显的展现。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下了一场大雪之后的霍格沃兹更显的圣洁美丽,莫莫一边走一边出神的望着窗外的黑湖,觉得真是漂亮的出奇,她前世很少看到雪,真没有想到看到这么大的雪景是这么漂亮呢。莫莫看的出神,一路上要不是里尔德拉着她,早就不知道撞倒什么上面去了。柱子可以避开,但是故意找茬的人那就不是那么好躲开了……

呃……对这种事情,难道那些教授从来都不管吗?还有,她一直假装的外表是不是太好了点呢,居然有人会认为一个能够挂着格林德沃姓氏的女孩子是这么好欺负的?!!

“这算是找茬吗?”莫莫乖巧可爱的侧着头,好奇的看着站在她和里尔德面前叫嚣着要决斗的三个格兰芬多的笨蛋,异常无辜的眨巴眨巴清澈的大眼,猫咪般可爱,粉天真粉无辜的问自家好哥哥。

里尔德微笑:“嗯,算是,怎么了?要是不想理会,你先离开好了,我一个人可以处理的。”一个波特,一个韦斯莱,还有一个混血巫师……

“混蛋!你们这群邪恶的黑巫师,哼,就像分院帽说的,你们该进阿兹卡班的邪恶巫师……”波特看着莫莫,表情异常阴郁,要知道,就是这个看上去甜美娇俏的小女生害的他在其他新生面前失了大面子,他长这么大,就连他父母都没有舍得打他过,而她……

莫莫的脸色沉了下去,微微眯起双眼,良好的心理素质让她不想跟这些幼稚的小家伙发生冲突,但是这话说的实在让人讨厌,那么,是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教训打断几根肋骨还是抽了他们的血呢?

“波特,请注意你的言辞。”里尔德皱眉,“难道你就没有一个纯血贵族应该有的礼貌吗?”

“就算我再不怎么样,那也比你这种身份不明的杂碎强!”波特冷哼一声。

莫莫看着里尔德阴沉下来的脸色,顿时心中燃起熊熊怒火,这个混蛋,他到底在说什么啊。

几乎是瞬间的,莫莫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就见那个还在不断叫嚣的波特已经飞了出去,莫莫脸色阴沉的一脚把另外两个碍事的小巫师也踹了出去,这才一步步的走到那个在地上蠕动打滚吐血的波特身边,狠狠的,一脚踩在他的右手上——连同他手上握着的魔杖一起,非常清脆的指骨暴裂声传出来,那些后来围观上来的学生惊得纷纷后退了好几步,看着一向优雅美丽甚至有点柔弱的斯莱特林那个挂着格林德沃姓氏的学妹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让人背脊发毛的温柔笑容一点一点的碾过波特的右手,再松脚,抬起,又异常缓慢又稳定的踩上他的左手,同样的声音响起,波特尖叫哀嚎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翻滚着挣扎着,他的双手,已经被莫莫整个的踩断了,但是莫莫还是没有放过他,只是沉默再次抬脚狠狠的踢在他的腿骨上,异常清脆的喀嚓一声,他的右腿骨也非常干脆的被她踢断了,接着是左腿骨。

做完了这一切,莫莫这才收脚,又恢复到那个温柔甜美有点柔弱的斯莱特林少女的模样,只是,不会再有学生这么认为了……她简直就是恶魔!!

莫莫冷漠的看着四肢被她踩断,在她脚底下翻滚哀鸣却因为她特意输入的念力而强制处于清醒状态的波特,丝毫没有一滴滴的同情心:“放心,亲爱的波特同学,我早就试过了,这种伤一瓶魔药灌下去就会好的,顶多就是有点痛而已,真的,你不用叫的这么惨,又不是什么不可修复的伤害。”波特真该庆幸自己没有学到飞坦那种刑讯的嗜好,一想到这个,莫莫又觉得自己下手太轻了,又抬起脚犹豫是不是再给他两脚把肋骨给踢断几根比较好。

“够了,莫莫。”里尔德冷眼看着莫莫又想动脚,轻声开口阻止。这里毕竟不是德国,还是不要做得太过分的比较好。

莫莫只好放弃,又忍不住的一脚狠狠的踩在他脸上,“波特,下次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如果你还记得你现在下场的话!”又是狠狠的一脚把波特踹飞出去,莫莫这才心情愉悦的拍着手看着脸色发绿的格兰芬多,战战兢兢的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还有一群脸色发白但是还是硬撑着看着的斯莱特林。

“嗯,各位学长学姐们,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口角,对不对?”莫莫转过头扬起“恶魔”的笑容,粉纯真粉无辜的眨巴着俏丽大眼看着周围的同学们,语气那叫一个认真无辜。

“是是……”那些学生纷纷点头,如同撞鬼了一样迅速撤离现场,眨眼间地上就只剩下三个被莫莫打残了的悲催孩子了。

莫莫满意的拍拍手,牵起自家哥哥的手:“我饿了,该去吃饭了。”莫莫摸摸肚子,神情愉悦的牵着里尔德在教授们赶来的前一瞬脱离这里,让没有逮到人的邓布利多异常郁闷,这些天他总想着偶遇那两个孩子,可是他们却总像是能够未卜先知一般的让他找不到,看来还是要继承霍格沃兹成为校长才行啊。然而看着三个格兰芬多被揍得只剩一口气的可怜悲惨样子的时候,他彻底愣住了。

不到晚上,两人就被请进了校长室。校长看着这个两个长相精致男的俊朗帅气女的小巧玲珑甜美可人的冠以格林德沃之名的孩子,说不出来是什么心情。

“晚上好,孩子们。”邓布利多笑眯眯的看着里尔德和莫莫。

“你好,邓布利多教授,校长先生。”莫莫是懒得理会,但是里尔德却不会失礼,优雅的欠身,他礼貌的回了句,然后看着坐在另一边似乎快要喷火的波特家长、韦斯莱家长。

“请坐。”邓布利多一挥魔杖,变出两个舒适的椅子,莫莫毫不客气的坐了上去,里尔德还是优雅的道谢,然后坐下来。

“两位,要来点蜂蜜茶吗?”邓布利多笑容非常圣诞老人。

里尔德立马板着脸拒绝,倒是莫莫看着黏稠的茶杯,非常心满意足的一口干了半杯之后,才砸砸嘴:“谢谢,味道不错。”

包括里尔德在内的除了邓布利多之外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那能叫蜂蜜茶吗?!!那分明就是一大杯的蜂蜜加上一勺的茶水,这也能喝的下去?!!

“格林德沃小姐,听说你今天上午在走廊上攻击了三个格兰芬多的学生?”校长干咳一声,直接进入正题。

“没有!”莫莫异常干脆利落的回答,那种程度根本不能算是攻击,顶多就是教训了下而已。

“可是,那个走廊的画像看到你攻击他们了。”邓布利多觉得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女生很难缠。

莫莫眨巴眨巴大眼睛,乖巧异常的摇头:“没有!按照霍格沃兹的条例,只有用魔杖的攻击才能算是攻击,我那只是小小的口角而已。”该死的,她居然忘记了,这些画像可都是霍格沃兹的监视器,真讨厌!!

而听莫莫说话的一干人等却是嘴角抽搐的不能自己,波特家长当下爆发,恨不得冲上来给莫莫两个恶咒:“口角!!只是口角能把我儿子打成重伤?!!”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做乖巧状,可怜兮兮的歪着头看他:“好,这位大叔,我知道我的力气是大了点……如果是因为波特同学诅咒我和哥哥并且质疑我们的血统同时又恶意重伤父亲从而导致我一时冲动踢了他两脚而让亲爱的波特同学和他的同伴受了一些只要喝一点魔药就能好起来的轻微伤势的话……我认罚,,是罚款还是关禁闭?”

校长和其他人都觉得很杯具,嘴角抽搐的看着满脸无辜的莫莫和当时完全没有动过手的里尔德,觉得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真要说起来,莫莫的话那是一点都没有错,波特身上的伤的确只要把碎骨抽出来再一罐生骨魔药也就能够治好的,但是……为毛听起来就这么的怪异呢?!!

“那么,你是承认你打伤了波特他们吗?”邓布利多直直的看着莫莫。

莫莫微微眯眼,蓦然发动,等里尔德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莫莫已经狠狠的踩在邓布利多的胸口,一手扣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却捏着邓布利多的魔杖。可怜的邓布利多已经被她踩得吐血了。

“住手!!”校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挥动魔杖,分开两人,波特和韦斯莱举着手中的魔杖,似乎想要随时冲上来给莫莫好看的样子,而里尔德更是站了起来护在莫莫身前。

“这是怎么回事?”校长表情不太好看,“格林德沃小姐,你这是在袭击教授!!”

“是他先用魔法攻击我的。”莫莫表情很是无辜,她举起脖子上的挂坠,银白色的防御炼金饰品正发出警告的光芒,“请不要忘了,我姓格林德沃,虽然我的成绩是很糟糕,但是有人对我用摄神取念这种恶咒的话我可是能够感觉的到的!!还有……”莫莫抬手,从一边的桌子上拿起那杯邓布利多给她的蜂蜜茶,“邓布利多先生,你能够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里面会有吐真剂吗?”

校长室里一片沉默。校长吼了出来:“阿不斯?邓布利多!!”

“……我很抱歉!”邓布利多干咳了两声,才摸着差点被莫莫掐断的脖子沙哑的说了一句。

“不用了。”莫莫淡漠的看着他,“这件事情接下来我会让尼罗管家处理的。霍格沃兹的教授,居然对一个一年级新生使用黑魔法和吐真剂……我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哥哥,我们走。”

说完,两人便离开了校长室,校长张口了好几次,都红着老脸无法拦住两个孩子。

“哦,对了。”莫莫在最后出门之前看着邓布利多,“邓布利多先生,我真想对你说一句,这个时候的你真是让人失望……如果你一直这个样子的话,那霍格沃兹就没有让我待下去的**了。”手法幼稚不成熟,表情掩饰也不到位,这个时候的邓布利多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校长室里死寂一片,尼罗那是谁,那可是圣徒中间的头号人物,德国黑魔王手下的一号人物啊!而邓布利多脑中也是一片混乱,莫莫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给他一种那么不祥的感觉?

而出了校长室的兄妹也是沉默的,里尔德看着莫莫,不明白莫莫为什么莫莫会那样说话,最后那种全然陌生的气势和语气,是他从未见过的,这个样子的莫莫,……很陌生。他不敢问,只是沉默的握着莫莫的小手,越发用力,似乎只有这样,莫莫才不会突然消失一样……

圣徒的效率高的惊人,几乎等不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学生们都在吃晚饭的时候,霍格沃兹城堡厚重的大门轰然打开,一列整齐的浑身上下无不透出浓重黑巫师气息的圣徒们出现在门外,顿时大厅哑然无语,安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小姐,少爷。”尼罗走到斯莱特林长桌前,恭敬的朝着莫莫和里尔德行礼鞠躬,绝对的恭敬有加。

“速度不错。”莫莫微微颌首,“父亲呢?”

尼罗丝毫不觉的莫莫这样的问话太过失礼,仍旧恭敬的道:“主人有事情耽搁住了。”语气委婉有加。

“叫他不用来了。”莫莫微微嗤笑,“既然父亲大人的胆子这么小……全权由你处理。”莫莫随手把加过吐真剂的杯子扔给他,“替我向他问好。”

“要有礼貌。”里尔德敲敲莫莫的脑门,“父亲不用为这种小事专门跑一趟,我会看着莫莫的。”他又不是傻子,在格林德沃身边学习了那么久,怎么可能看不出点猫腻,他知道这件事情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顶多让邓布利多警觉点,管住那些鲁莽的格兰芬多不要再来找他们的麻烦,毕竟他们还要在这里呆上六年。

莫莫吐吐舌头,看着那些吓得自己同学们胆颤心惊的圣徒们,没好气的道:“我只是叫你来一趟就好,你带他们过来干什么?找揍吗?”

尼罗暗暗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莫莫小姐的战斗力实在太过吓人了点,除了伟大的主人,德国还没人敢招惹这个可怕的小魔女。“真是抱歉,小姐,他们只是太想念您了……”尼罗睁眼说着瞎话,“要知道在您的教导下,他们的实力提升的非常快,这让突然没了您指导的他们有点……不太适应。”

“是吗?”莫莫用看红烧肉的表情看着那些无辜的圣徒们,“我本来打算这个假期留在学校的,但是看你们这个样子,放假我还是回去好了……”

莫名的,尼罗只感觉背后多了N道诅咒黑雾,他欲哭无泪,小姐啊,难道耍人很好玩吗!!!小的心脏脆弱,经不起您这么玩啊!里尔德勾了勾嘴角,对莫莫的恶作剧丝毫没有任何加以阻拦的意思,只是微微颌首,吩咐道,“尼罗,这次的事情如果能够私下解决的话最好不过了,父亲手下中你的交际能力是最好的,全看你的了。”就算不能干掉那个恶心的老头子,也要榨干他的糖果钱。里尔德觉得莫莫这句话简直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少爷放心,我绝对会让小姐的委屈得到最合理的赔偿的。”尼罗微微欠身,斜眼看着某个坐在教授席上不断吃着腻死人蛋糕的老菜皮,就是这个混蛋,害的伟大的主人犹豫不决,迟迟不能实现伟大的理想的,这次不把他口袋里的钱全部榨出来他就不叫尼罗!!

邓布利多看着尼罗投过来的“和善礼貌”的目光,后背一阵发凉,总有种越加不好的预感。那个叫莫莫的女孩的实力,实在太出人意料了,强悍的离谱,超级危险分子啊,而且还是盖勒特的孩子,嘴里的甜食似乎也没有往常那么好吃,更加苦涩了~~~

可惜的是,莫莫的那位父亲大人不是这么想的,他看着被门钥匙召回来的莫莫,很无声的用表情告诉她,放弃这次对邓布利多的打击。莫莫无言的看了他好一阵,才面无表情的开口。

“打一架。”

当晚,莫莫拖着血肉模糊的左手、粉碎性骨折的右胳膊和最起码断了五根的肋骨再加上一身乱七八糟的的诅咒浑身的外伤出现在医疗室的门口的时候,那个医疗室的女巫师差点没把天花板给叫破了,看着莫莫这么秀气精致的小女生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害,她差点把医疗室都淹没了。还有未来的霍格沃兹地下BOSS,现在的实习生斯莱特林的学姐波比,她黑着脸安慰那个女巫,和她一起给莫莫治疗。足足用了一个晚上,天空破晓的时候才把早已经昏迷的莫莫全身的伤大概的处理了一遍。

当里尔德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带着浑身快要压抑不住的暴乱魔压冲进了医疗室,看着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当然是他自己的感觉,莫莫倒觉得这样的伤势还算正常)脸色苍白的莫莫的时候,全身的气势更是飙到了最高点,要不是因为他现在肯定打不过邓布利多的话,莫莫很怀疑他会不会现在就冲到变形课教授办公室把邓布利多给剁成千八百瓣子。

“哥哥,不要这样子,我已经和盖勒特谈妥了,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而哥哥你也可以自由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莫莫被里尔德扶起来,靠在他怀里吃午饭,一边吃一边安慰自家哥哥。

她的左手被包的像粽子一样,而右手到这个月的月底为止都别想动弹,当被完全黑雾化的里尔德喂着难喝道极点的魔药的时候,无比的开始怀念斯内普那个魔药大师,要是有他在的话,魔药应该也不会这么难喝了,决定了,等到他出生的时候,一定要去把他拐过来从小教养!!

“莫莫,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想要的自会自己争取。”里尔德看着莫莫脸上被包扎起来的伤口,再看看她除了双腿几乎完全无法动弹的模样,心中的怒气越来越大,就连格林德沃都可以为了他几十年不见面的老情人把莫莫打成这个样子,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可以信任!只有自己!只有靠自己,他要变得更加的强大才能保护莫莫,而邓布利多,他发誓以后一定要那个老家伙死的很难看!!

“哥哥,放心,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快,要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你现在还是回去上课了。”莫莫等着里尔德喂完魔药,看着沉默的给她擦拭嘴角水渍的双胞胎哥哥,忍不住开口道。

“下午没课。”里尔德淡淡的道,下午只有两节变形课,他现在还不想看到那个该千刀万剐的老菜皮!

莫莫想了一下课表,也知道里尔德的想法,只好沉默的闭上双眼,努力的开始用念力给自己疗伤,还是早点恢复比较好,免得哥哥担心。

“莫莫。”

“嗯?”莫莫把脑袋靠在高了她一个头不止的兄长的肩上,真是舒服,肌肉很有弹性呢。

“以后由我来保护你。”里尔德宣誓般的抱紧了莫莫,“我不会再让任何一个人伤害到你。”

莫莫弯起嘴角,微微侧头在他光洁的下巴上亲了一下:“那是当然,你是我哥哥嘛。”

金色的阳光从高高的窗户流泻到病床上,给病床上的两个孩子镀上了一层淡金的光边,落入端着魔药进来的波比眼中,让她不由的呼吸放的轻缓起来,那个无人可以加入的小世界,此刻显得是这么的温暖。而这也是波比最后一次看到后来那个名为魔王之名的男人温柔暖意外露的模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受伤了!

5.7%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