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二)

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二)

()尸魂界,双殛台上,蓝染一众人等叛出尸魂界,当着众人的面将崩玉自露西亚身体里取出来,想要杀死露西亚却被白哉救下,三个人被钳制住,对着赶来的队长们露出嘲讽的笑容。

“到此为止了。”夜一语气低沉带着杀意将刀架在蓝染的脖子上,毫不怀疑,如果蓝染有进一步的动作的话,绝对会被夜一割下脖子。

就在这个时候,双殛台上,一个黑洞悄无声息的形成,在队长们还没有从蓝染叛变的事实中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银发白色和服身着铠甲的高大男子带着一身的凌然气势走了出来。紧接着他之后,又走出来让众死神们呆滞的各类人物来,比如说穿着巫女服的少女,头顶着粉红狗耳朵的红袍男子(看到他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瞄了某个已经被蓝染用黑棺放倒的队长~),穿着华美和服面容显得阴柔俊美却有一双沉淀着血色眼眸的男子,接着就是一对面容相似兄弟,接着的白发少年,御姐什么的已经不足以让他们奇怪了。

漩涡鸣人走出来的时候伸着懒腰咋咋呼呼的喊了起来:“啊,终于出来了,闷死我了!”

“哼,渺小的人类,果然只有做食物的份!”白童子不屑的嘲笑了一声。

“白毛男,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想打架吗?!”鸣人挽袖子,一双眼珠子恨不得能够杀死白童子。

“无聊。”白童子撇撇嘴,看到站在前面的奈落一眼,不理鸣人了。

佐助看着跳脚不已的鸣人,无奈抚额,对上自家大哥的眼神,也只能去安抚跳脚炸毛的某金毛狐狸:“不要闹了,不要忘了我们的目的。”

“该死的……对哦。”鸣人反应过来,立马老实了。

九尾趴在他头上嗤笑:“你早就该老实了。”

佐助倒是眼露疑惑,犹豫来犹豫去,好一会才忍不住对鼬说:“哥,这个地方有点像……”

鼬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看自家弟弟:“什么?”

“死神!”鸣人也想起来了,跳脚外加惊讶新鲜的看着周围,噌噌噌的就窜到某橘子头现在扑地的男主角面前,抓着他左看右看,“佐助,佐助,你快来看啊,真的是那个黑崎一护耶!”喂,乃不觉得乃的语气真的好像“佐助,快来看外星人”吗~~

鸣人的话一说出来,鼬身子一震,也反应过来了,眯着眼直接朝着那三个被钳制住的白大褂看过去,冷着音开口:“东仙要,市丸银,……蓝染惣右介?”他有看过莫莫画出的全部漫画,甚至还有她没有画完的部分,包括她对这个男人的评价,貌似她很喜欢这个家伙。

“就是那个坏人大叔!他就是那个姐姐说的恋童癖的坏人大叔!”鸣人再度跳脚,瞪大两眼看着蓝染,似乎很想上去打一架。

蓝染?坏大叔?!恋童癖?!!众死神不知道这个时候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一行人了。

“闭嘴!”佐助很直接的在鼬逼视的眼神下狠狠的把鸣人的脑袋按下去,让他不再说话。

杀生丸一向没什么表情的脸也微微凝了起来,转头看鼬:“怎么回事?”

鼬依旧面无表情,但是周身的气压却很低:“她只记得一种使用念的力量的世界,这个地方,是死人的世界,用的是灵力,斩魂刀,鬼道这种东西。”感谢莫莫,她漫画画的很清楚,对于尸魂界描写的很清楚,尤其还特地加了一刊,专门用来描述尸魂界这些队长的能力比对的。

“最强的,是那个穿白衣服的老人,是护延十三番的总队长,火系最强斩魂刀,名字忘了,接着就是这个……蓝染惣右介……最擅长幻术。”佐助接着说下去,很无聊的撇撇嘴,“那个橘子头是黑崎一护,是人类,斩魂刀是斩月,他们现在应该是准备升天了。”

蓝染感兴趣的看着这一行人:“哦,你们很了解尸魂界嘛。”只是那个姐姐是谁……

“因为……”佐助从怀里摸出一本封面是黑崎一护画像的漫画,“这是我姐姐画出来的……我一直以为是漫画,谁知道真的会有这个世界。”佐助暗暗翻着白眼,他也很吃惊的好。

“你姐姐是什么人?”山本总算插上话了,警惕的看着这行人。

“宇智波,莫莫。”鼬突然开口,“我们寻找的人。”

佐助很识时务的立马翻出在姐姐走之前照的一张全家福照片,递给穿着花袍的一个队长:“好好看看,我姐姐长的很漂亮,你不是最喜欢看美女的吗,应该不会忘记我姐姐的。”

京乐春水满头黑线,无奈的很,他的副队长都在一边冷哼鄙视他了。京乐无奈的看着照片,当看到照片上那个穿着传统和服笑容甜美一手一个勾着眼前这对穿着相似兄弟约莫十七八岁模样的美少女的时候,终于呆滞了,无奈苦笑,把照片递给总队长:“怎么会不认识,她之前可是尸魂界的死神,护延十三番队第十一番队前任队长啊,嗯……也是六番队朽木队长的妻子,和现任灵王的……母亲。”

京乐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报复,真的是很纯洁的将莫莫的身份说出来。但是他的话音刚落,浓烈的杀气和冷气瞬间就将他笼罩了。京乐寒毛倒竖,立马就蹭到自己好友浮竹身边了,这几个男人看上去都斯斯文文的,一个个俊美的不像样,但是为毛杀气这么重啊!!

奈落笑了,笑得很温柔,但是看到的人无一不联想到蓝染,更是嘴角抽搐背脊发毛:“你说……我那个逃家的未婚妻已经嫁过人了,而且……连孩子都有了?!”杀了,不管是那个男人还是她的孩子,全都杀掉!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念头。

犬夜叉被狠狠打击了,同样深受打击的还有佐助和鸣人,他们就差没蹲地上画圈圈了,犬夜叉首先蹦起来:“怎么可能,我姐姐怎么可能嫁人生孩……”好,后面的话在杀生丸微微眯起的金眸外加一声冷笑之后彻底湮灭掉了,杀生丸笑了,ORZ~~完蛋了。

“朽木白哉。”鼬自记忆里扒拉出来那个死了老婆养着对方妹妹当备胎的据说家财万贯出身贵族间带俊美过人的冰山男形象的六番队队长,也笑了。

“父亲!”一声焦急的叫喊传来,只见一个穿着华丽和服的娃娃飞快的跑过来,后面跟了一串的死神,个个实力媲美队长级别的零番队特务死神。

这一声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些队长副队长除去钳制住蓝染三人的,都转移到那个小娃娃身边,将他围个严实,生怕他出了一丁点的毛病。

“为什么……”佐助开启写轮眼,动态视力极佳的他立马就看到了那个小娃娃的长相了。

“那个小孩身上的味道……”这是靠着鼻子走遍天下的犬夜叉好弟弟。

“哇咧,除去那双眼睛,他和姐姐小时候的照片简直一模一样耶!”这是大嗓门外加说话完全不经过大脑的鸣人。

朽木念澜红着眼圈抽着鼻子拔出灵王的身份证明专属于灵王的斩魂刀灵王之刃:“爸爸,我先帮你治疗。”好,虽然他只是个**娃娃,但是还是灵王。

“不用。”朽木白哉捂着伤口勉强的站起来,站在一边的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看不过去,还是扶住他就这样帮他治疗起来。

朽木念澜两眼泪汪汪,紫黑的大大猫眼直勾勾的看着自家父亲,什么尸魂界的叛乱啦,什么外来旅祸,在他眼里还不及一块梅花糕重要,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就是自家父亲母亲,其次就是甜点了,除去这个,其他的他什么都不在乎。

朽木白哉伸手拍拍念澜的头,表示自己没事,抬头看向这些很明显对他没有善意的几个陌生男人,虽然此刻的他显得很是狼狈,但是背脊挺直,朽木白哉还是保持住朽木家的贵族风范,沉稳的开口:“请问诸位,找我的妻子,所为何事?”

杀生丸、鼬和奈落从朽木白哉的头顶看到脚尖,每一根头发丝都不放过,末了,还是在心底冷哼一声,果然是莫莫的品味,该死的冰山面瘫。

而犬夜叉佐助和鸣人他们关心的就是那个个头不到一米高的精致的出奇的小娃娃了。

“喂,你说姐姐小时候和他真的很像吗?”犬夜叉头顶的耳朵忍不住动了动,要不是那几个死神站在那里,他估计就上前去仔细看看了。

“和照片里的一模一样。”佐助也忍不住感慨,他翻到鼬珍藏的自家姐姐的幼年照片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这是假人,是洋娃娃,怎么可能这么可爱,当看到朽木念澜的时候就淡定了,原来那个被母亲打扮的精致可爱的一塌糊涂的小娃娃真的是自家姐姐,真的好可爱。

“算起来,他应该是我们侄子……”这是突然聪明了一回的鸣人,“好厉害,姐姐看上去也没多大,居然都结婚生孩子了。”这是一直以为顶头的鼬外加那个白衣服银头发男人只是和莫莫姐姐单纯兄妹关系的某白痴金毛狐狸。

佐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喂,鸣人,你再说下去的话,那个白头发的妖怪真的会杀了你的哟~~

这边几个弟弟辈的在小声嘀咕,那边几个哥哥辈则是表情森冷外加怀着恨不得将情敌千刀万剐的心情接着和尸魂界死神们对峙中。

鼬对着白哉没话说,他是面瘫,而且是寡言的面瘫;至于杀生丸,他正在努力压抑下把这个叫朽木白哉的男人杀掉的冲动——该死的莫莫,你到底招惹了多少男人!他是冰山,一向直接动手不说话的;最后也只有奈落呵呵笑了两声,开口了:“关于我们的问题可以之后再说……你们不先处理这几个人吗?”他示意那三个明明被钳制住却还是优哉游哉表情的男人,好,这是祸水东引,他现在也心情混乱中,因为发现可能的情敌比预期的还要多,可能还不止这个朽木白哉,那个叫蓝染的男人笑容实在太怪异了,身为腹黑反派BOSS中的一员,奈落对他特别敏感……

接下来的场景没有意外,被大虚的反膜接走的蓝染面对浮竹的质问之时,笑了。

“没有人一开始就站在天上的,不论你或是我,就连神也是……幼小的灵王,呵,应该感谢你的母亲留给你的东西。”蓝染嘴角浮起一个恶意的笑容,摘下了眼镜,“但是,这天之王座的空窗期也将结束了,由今以后,由我立于天上。”他捏碎了眼镜,将额前的发丝全部撸起,“再见了,死神们。”

在最后的消失的时候,蓝染对上杀生丸等人:“还有外来者们,比起这些无聊的死神,我所认识的莫莫,可是有趣的多。”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为毛没评论……感觉好失败哦

最近事情的确有点多无法保持正常的一天一更非常抱歉但是接下来某会努力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二)

77.63%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