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五)

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五)

()莫莫慢慢的走,走了一段路,就停下来发怔,怔怔的想了些什么,又似乎只是发呆,等她清醒过来,总会不自觉的看看自己的手,摸摸自己的脸,就好像那里变得不一样了死的。

莫莫一直走到灵王宫殿才停下脚步,仰起头去看那个外表略略损毁的华美宫殿,你说里面的人,早就被莫莫那一击杀的光光了,也就灵王和虚皇与法则融合的身体勉强才能保留下尸体,其他的死神连灵子渣滓都剩不下一丁点。莫莫站在宫殿大门口恍恍惚惚的出神,好一会,才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一个人悄然无声的踩在杀气石面的地板上,站在了大殿之中。难怪,也只有杀气石这种能够隔绝灵子的存在才能够抵挡的住莫莫那一击的威力。

莫莫怔怔的又站了一会,才头疼的捂住额,表情实在称不上好看,喃喃自语:“唔,好疼,又要忘掉了,讨厌。”又是片刻,莫莫才放下手,在原地转了一圈,似乎在看周围的环境,好一会,才皱着眉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唔,灵王,虚皇,尸魂界,虚圈,……为什么总感觉很耳熟?”

又是一会,莫莫才恍然敲着手心:“哦,原来是一护成长记啊,我都快要忘记了呢。”莫莫就地盘腿坐下,抵着下巴很认真的思考思考,很努力的回忆当初看过的剧情。

“唔,蓝染,蓝染什么来着……”莫莫歪着头努力思考,皱起一张精致小脸,“他是想当灵王的。”莫莫摸了摸肚子,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之中把战利品给吃了。

“有点糟糕,灵王好像让我吃掉了。”莫莫有点苦恼的看看天花板,又想起来什么敲着手心,恍然大悟,“对哦,我怎么就忘了,凡是脑残的有毁灭世界倾向的反派BOSS绝对都是被主角扁的,那个什么蓝染绝对到不了灵王界的哦。”

莫莫努力回忆:“唔……忘了好多,连脸都忘得差不多了,勉强还能记得的都是同人了(这才是最悲催的!),……男的都很帅,腰也很细,JQ满满。”莫莫有点怀疑的在地上画了画,“银……这是谁?呃,妖孽诱受?!乌尔奇奥拉……真是奇怪的名字,三无攻?!葛,葛什么什么,傲娇别扭受?!!完全想不起来啊!”

莫莫泄气的鼓起包子脸在地板上趴趴好:“该死的主神,我要爆你菊花,封印封印封印,你XX的除了封印就不会用点别的方法吗!每次冲破封印都要变成这个样子,就算我精神力再怎么彪悍,这么折腾下去总有一天我也会得精神病的啊啊啊!!!”

“人格分裂,神经病,好,现在就有一个要命的自言自语的毛病了。”莫莫举起自己的手在面前看啊看,声音好轻好无力,带着点点的期盼,更多的,却是绝望。

“我想回家。”

“主神,我想回家。”莫莫轻轻的说话,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里带起点点的回音,如涟漪般悄无声息的弥漫开又消失。

“主神,你真的好讨厌,我想死亡,可是却怎么都死不掉。”莫莫在虚空画个圈圈,声音平淡的似乎在跟一个看不见的人聊天一般,“我想好好的活着,可是你却总有办法把我逼疯掉。”停顿了下,莫莫坐起来,露出一个看不出丝毫愉快的笑容来,“总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陷入永恒的沉眠的,呵呵,那也和去死差不多了。主神,我会做到,……总有那么一天的。”

莫莫两眼绽出带着极致希望和疯狂的光芒来,自虚无处摸出匕首,狠狠的在手腕动脉上划出一刀,又凝聚出灵子化作固态碗状,银白的血顺着莫莫的手腕滑下落入碗中,点点的彩色光芒在银白血液中并不显眼,却也无法让人忽略过去,很快的,一大碗血就放满了,莫莫轻轻在手腕上一抹,转过视线对着那一大碗血,露出满意的神色来。

莫莫开始画图,在杀气石的地面上用她的血,画出一根又一根流畅的线条来,她手中的毛笔看上去很细很小,但是却有着惊人的容量,笔尖探入碗中,那一大碗血就很快的被吸干,莫莫不在意的再次划开手腕,放血,血滴落在碗中,就被毛笔很快的吸收,莫莫就坐在那里放血,当伤口有好转凝固的迹象时,她就会狠狠的再划上一刀。莫莫的身体恢复能力一直都很好。

毛笔吸足了血,莫莫才停止自杀的这种举动,趴在地面上认真的绘制那繁复的阵法图文来,一个又一个的银色字符被莫莫画出来,一根又一根蜿蜒曲折却流畅首尾全然重合的线条画出来,幅度完美的圆形,三十度的椭圆,五米延伸的直线,六十度大倾角的长距离转折,莫莫挥舞毛笔的动作流畅没有停顿,在这个百米直径的巨大大厅之中,一个超巨型的线条繁复却又华美的不可思议的银白色法阵在莫莫夜以继日不停歇的全力赶工下,只用了一天一夜就完成了。

“我的血果然好用呢,只这么一点,居然能自行繁衍这么大的量才失去活力。”莫莫站在法阵中心,歪了歪头,脸上的笑容嘲讽的很,“即使只是半神。”

扔掉毛笔,莫莫盘膝坐在法阵中心那个线条格外细致和繁复的地方,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以吾血为引,开启,封印之阵。”呈现绝对圆形的阵法之中被直线转角切割出来的十六块区域之中的银色字符一个接着一个亮了起来,七彩的光芒在字符之上流转,只是短短的一瞬,便被柔和的白光所掩埋,当字符完全被点亮,那些线条也由黯转亮的发出柔和的白光,盘膝坐在阵心的莫莫在这光芒之下,更显出三分飘渺虚无的气质来,那种超脱于尘世的存在感使她此刻看起来当真如神一般,高贵,神秘和难以接近。

“以吾血为引,阵法为媒,本世界法则脱离。”莫莫的声音变得很轻,却回荡在整个阵法之中,两团光球自莫莫的心口脱离出来,一左一右的交错缠绕,悬浮在莫莫面前。

“以吾血为引,阵法为媒,毁灭之力……剥离。”伴随这句话,一团起伏不定的白色光团包裹在七彩色的锁链囚牢之中,慢慢的自莫莫的心口脱离出来,那两团法则光球立马如同磁铁的另一极般的被吸到了那团白色光球外的七彩色锁链上不动了。

“以吾血为引,阵法为媒,吾灵魂……分离。”说完这句话,阵法的光芒已经完全亮了起来,点点的彩色光点自阵法之中慢慢的浮现出来,莫莫身体开始扭曲变形,好一会,一团流转着七彩光芒的银白色光团慢慢的自莫莫的眉心浮出,悬浮在莫莫面前。

莫莫静默的看着面前的光团,好一会,才说下去:“以吾血为引,阵法为媒,融合。”她分离出来的这个世界的法则也好,自己难以控制和她自己都畏惧的毁灭之力也好,都融入了这个被她强行切割开来的灵魂碎片之上,而那团原本只有不规律形状的灵魂碎片,也慢慢的收敛了全部的光芒,化作□的少女模样,银发铺曳满地,四肢柔软的蜷缩在身前,晶莹如羊脂白玉般的肌肤闪现出点点的银白色光芒,又很快淡下去,那原本有些透明的身体便稳定下来,只是,这个有着和莫莫同样面容的女孩,还只是蜷缩着,闭着双眼。

“以吾血为引,阵法,终,封印。”莫莫轻轻的叹息一声,悬浮在阵法之中的七彩光点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纷纷的涌向莫莫的四肢,七彩的光点汇聚成型,化作黝黑的锁链,牢牢的连接着地面这个直径近百米的巨大阵法之中。

莫莫慢慢的放下双手,面容平静的看着这个被她一手创造出来的另一个自己,好半晌,才站起来,银白的铠甲如水银般的出现,在一个呼吸之间蔓延到全身,背后金属六翼展开,手握着银白色的细长刀刃,莫莫脸上的笑容带着极致的疯狂和决绝:“主神,主神。”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洞之中,而画面也转为黑暗。

朽木念澜呆愣了三秒,拍桌跳起来:“后面呢,后面为什么没有了?!!”

蓝染摊开双手:“虚皇印信只能记录在这个世界发生的接触者的事情,出了这个世界就只是废物……”它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凝聚,出了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用。

念澜泄气,坐了回去,不满的嘟囔:“看这个有什么用呢,反正一样找不到妈妈。”

蓝染只是淡淡转头,看着黑掉的播放屏幕:“当然,很重要,就算找到莫莫,可是有那个隐身在后的‘主神’,有谁能够保证完全保护住莫莫,不让她被带走,重新封印,送入轮回?那样一来,找到与未找到又有何区别?”如果轮回的时候再冒出来什么哥哥啊丈夫之类的男人什么的……好,这一刻在场的所有男人脸色都黑了,包括说出担忧的蓝染同志。

“所以,最重要的是,解决掉那个‘主神’,最不济,也要保持莫莫的独立和自由,完全不受那个主神的控制才行。”蓝染摊开手,“莫莫告诉过我,她与那个主神是同生共死的,杀死那个主神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方法还要好好思考才行。”

“动机。”奈落微微眯起双眼,“主神的动机,这是莫莫无法脱身的重要原因。”

蓝染点头:“这点我分析过,主神的目的非常单纯,让莫莫不断的变强,吸收各种各样的能力。如果我估计的没错的话,主神的能力应该是与莫莫共享的,只是侧重点略有差异。莫莫学习过的能力很多,都能够很好的吸收掌握,化为本能,另一方面,她能够即由身体将自己的力量转化加强为各个世界的能力……这一点应该没有差别,最后就是她本身的力量属性……绝对的毁灭破坏,不可逆的,是她真正的本源能力,而不是模仿同化出来的各种力量。”

……

等犬夜叉几个单细胞生物在这场复杂的涉及力量本源推算、侦查与反侦察、明谋暗谋外加妒夫们明里暗里的争斗里完全当机又重启之后,这次的茶话会才勉强结束,也勉强的统一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杀生丸、鼬一行人接着去其他世界找莫莫,找到之后立马下封印,拖到这里来再具体的讨论和主神谈判的条件及实施方案,蓝染和朽木一家则在合理时间打开通往灵王界的通道,将那个被莫莫自己封印起来的部分灵魂碎片和力量解封,带回来,再在这个灵魂碎片上设下陷阱,引莫莫和主神前来。至于莫莫的归属问题吗~~~这还用讨论吗,等事情完结了他们有的是时间来好好收拾这些情敌一二三。

杀生丸等人干脆就留在虚圈暂作休息准备离开,而朽木白哉和朽木念澜则是开了黑腔回尸魂界去了。

走在黑腔的灵子路面上,白哉依旧沉默,事实上,在遇见这群外来者之后,白哉的心情就没有好过。

“父亲,你不开心吗?”朽木念澜声音软软的嚅嚅的,听起来倒也和莫莫的声音有三分相似。

白哉低头看看走在他身边才到他腰高的自己的儿子,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没有。”

“父亲说谎,明明就是不开心的。”念澜鼓了鼓双颊,仰头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是在想母亲的事情吗?”

白哉微微愕然,犹豫了一秒,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关于母亲的记忆念澜都模糊了……”念澜低垂着头,“可是当初在母亲肚子里那种暖暖的感觉念澜却一直没有忘记。父亲,我想母亲怀着我的时候一定很快乐很幸福。”

“……幸福?”白哉不自觉的重复,脚步慢下来,是啊,那段时间是他最快乐最幸福的时间了,本来以为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念澜长大,直到他们老去,还能手牵着手靠在一起看后院的樱花的,只可惜……

“父亲不要担心,我们会最先找到母亲的。”念澜突然振奋起来,对着白哉露出大大的笑脸,“父亲,等我进入灵王界接受了灵王传承,就不会比那个蓝染坏蛋弱了,我自己就能够撕裂空间了,也可以找得到母亲了。”

白哉摇摇头:“太危险,而且……哪有那么容易找得到。”

“父亲忘了这个吗?”念澜自脖子里捏出红线系在脖子上的银色铃铛,“他们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只有我知道。”念澜的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来,对着白哉笑,“父亲,这是母亲的斩魂刀哦。”

“弦夜!”白哉呆住,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去摸他放在怀里用荷包小心包好的那个同样的铃铛,这怎么会是斩魂刀!!

“准确的说,应该是斩魂刀的一部分,是母亲强行用力量切割出来的,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自动护住我和父亲的斩魂刀碎片。”念澜对着白哉很认真的举起手里的铃铛,“如果不是灵王之刃有与任何斩魂刀沟通的能力的话,我想我也是不知道的。”

“弦夜……”白哉此刻是相当震撼的,身为死神,他自然知道斩魂刀相对于其主人而言的意义,只是暂时性的斩断斩魂刀就能够让灵魂相连的主人受重伤了,更别提是分割一部分出来,那莫莫受的伤岂不是更严重,莫莫又在做傻事了!白哉此刻心里说不出来是难过还是甜蜜,复杂的难以言喻。

念澜却不了解自家父亲的复杂心理,接着说下去:“斩魂刀和主人的联系才是最亲密的,比起那个红眼睛的卷发男说的四魂之玉,我觉得这个才更加可靠,父亲,我们大可以凭借着斩魂刀弦夜去找母亲,不管,母亲身处何处,我们都能够很快找到的!”

白哉没说话,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拍拍念澜的头:“回去再说。”念澜什么都好,就是太成熟了点,或许是因为力量过度激长的缘故,念澜的身体虽然还保留了儿童模样,但是心智却比一般的年轻人要成熟的多得多。

念澜用力的点着小脑袋:“父亲,你说母亲还能记得我吗?她一次都没有看过我,会不会不喜欢我?”

“不会。”

“我好想见一见母亲哦,父亲。”

“会的。”

“她会不会觉得我太笨了太弱了呢,我都打不过露西亚小姨。”

白哉终于停下来,半蹲下来,与朽木念澜那双与他神似的紫黑色眼眸对视:“念澜,没有一个母亲是不爱自己孩子的,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无需畏惧和胆怯。”

念澜怔怔的看了白哉一会,才眨巴眨巴带上水雾的大大紫黑猫眼,用力点头:“嗯。”

白哉微微笑了笑,伸手抱起念澜,加快了速度向前行进:“你想知道的,回去我都会告诉你,你母亲的性格爱好经历等等等等……”

作者有话要说:唉~这段完了表示卡文卡的很**的某非常辛苦的凌晨码文中……

求票票求支持求抚摸~~~

好接下来的部分某会加快进度的!(本来是想让莫莫再和库洛洛培养点相爱想杀的虐恋感觉的~~)某果然还是只适合写甜蜜生活的说~~~内牛~~

喵~就是这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五)

78.95%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