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逃出来了

终于逃出来了

()打从救了奈落之后,奈落看莫莫的目光就越来越奇异了,常常一言不发的直直的看着莫莫,看的莫莫头皮发麻,却又不敢招惹他,而自此之后,奈落再也没有强迫过她,也没有从她身上吸走力量,莫莫一面暗暗恢复力量试着聚集逃跑的力量,另一面却又担心这会不会又是奈落的诡计,尽可能的老老实实的呆在他眼皮子底下,至于自己空间里的武器她完全不敢去碰,谁知道这家伙现在对自己的力量的抗性到底有多高,万一一箭射不死他,到时候倒霉的又是自己了。

但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因为……杀生丸杀上门来了。

莫莫完全不知道杀生丸上门来了,她一有空闲就用冥想来恢复自己的力量,既然奈落不会杀她,那她当然要尽可能的多多恢复自己的力量来自保了。虽然冥想恢复起来比较快,但是也有个极大的缺点,那就是对外界感知会下降到最低点。所以即使外面杀生丸和奈落已经打的火热,但是房间里的莫莫还是沉静的闭着眼睛盘膝而坐,靠冥想来加速恢复,完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直到一道带着灵力的长箭呼啸着划破了窗户,射进了房间之中,外界的尖叫声响起来,莫莫才惊觉着睁开双眼,扭头看着那根带着灵力的木箭还插在窗棂上轻轻颤动,外面的声响这才让她恍然惊醒,是杀生丸哥哥!!还有那极近的空间坐标波动,是犬夜叉他们,都找过来了吗?莫莫不自觉的勾起嘴角,终于,她可以逃离这里了!

站起来,莫莫瞬间就恢复了妖怪模样,深吸口气,推开房门,门口环绕悬浮着无数妖怪,莫莫皱眉看了一眼,伸手按在眉心,四魂之玉加附在她身上的封印瞬间破碎,莫莫因为反噬力也不由得吐出口血来,但是她顾不得这些了,精神力锁定坐标,瞬移发动,眨眼间,她已经出现在妖怪的包围圈之外,犬夜叉的面前。

犬夜叉呆呆的举着铁碎牙看着突兀出现在他面前的莫莫,老半晌才结结巴巴的喊出声来:“姐……姐姐!!”

“噗……”莫莫还未还原的身体因为空间瞬移的反噬力再度吐血,软倒下来,犬夜叉慌忙把铁碎牙插到一边,伸手抱着莫莫。

“姐姐,你怎么了?”犬夜叉紧张的抓着莫莫,“奈落那个混蛋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什么都做了,莫莫很想吐槽,但是胸口很闷,胃里一阵一阵翻涌着,满口血腥让她丝毫说不出话来。犬夜叉暴怒,连忙抱着莫莫跳到戈薇身边,把莫莫放好,这才转头去看已经打疯了的奈落和杀生丸:“戈薇,你看着姐姐,我要杀了奈落那个混蛋!!”

“啊,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保护好莫莫姐的!”戈薇用力的握紧手中的弓箭,重重点头。犬夜叉抓着铁碎牙,不管不顾的也直接朝着奈落杀过去。而在这种瘴气火球雷电到处乱飞的战斗场地上,身为人类的珊瑚、弥勒和戈薇等人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只能呆滞的看着那边打到疯狂的三个人,一向冷静的杀生丸抓狂的在攻击,一向喜欢背后下阴手的奈落居然也直接硬碰硬的干上了,而犬夜叉就差没有完全妖化了,三个身为为人类的旁观者看着昏迷的莫莫,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疯了~~

山摇地动,成片的树林被掀翻,高点的山被抹成平地,沟塘里的水被吸干,大块大块的山石散落,到处都是冒着黑烟完全焦掉的土地,瘴气更是弥漫的到处都是,更别提那些闪烁着不祥光芒的地方……这一大片土地在奈落杀生丸和犬夜叉的联手施为下,算是彻底报废了。而骑在云母上的珊瑚和戈薇带着昏迷的莫莫彻底无言了。

“我第一次看到妖怪的杀伤力能大到这种地步……”身为现代人的戈薇是最有感慨的,这种破坏力简直能和那些导弹相比了。

“的确很恐怖。”珊瑚也有点抽搐,她从小到大跟着父亲和族中的长辈除妖了很多次,也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激烈的战斗。

“奈落的实力似乎突然变强了很多,居然能和杀生丸这种大妖怪打成平手……”而且一边还有一个手握着杀伤力暴强的铁碎牙的犬夜叉,两个人联手居然也只是和奈落打成了平手,弥勒还勉强能正常思考~~奈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结局很显然,两败俱伤,目前还没有得到爆碎牙的杀生丸不可能完全杀死奈落,而犬夜叉那种冲动的个性完全不着调的打法自然不可能是腹黑奈落的对手,结果也只能是两败俱伤,奈落既不能干掉杀生丸和犬夜叉,而杀生丸两兄弟也杀不死奈落,三个妖怪都挂着满身的伤对看看,最终是奈落深沉的看了一眼飞在半空中的云母上的人一眼,化身为瘴气消失了。

杀生丸看着离开的奈落,也没有去追,只是看了一眼手中已经残破不堪的鬼斗神,皱眉扔掉,一闪身出现在云母面前,顿时惊得云母寒毛倒竖起来,警惕的后退,但是杀生丸冷哼一声,伸手把莫莫拽到怀里,头也不回的带着莫莫离开了,至于在地上大呼小叫的犬夜叉,杀生丸更是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

抱着莫莫,杀生丸更是心焦,直直的朝着西国王宫的方向飞过去。但是飞了不一会儿,他怀中的莫莫便悠悠转醒了。没有奈落的压榨,已经化身为妖的莫莫恢复力绝佳,即使是反噬这样子严重的伤势也只是短短昏迷了一阵就清醒过来了,虽然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但是也绝对不会恶化。

杀生丸看着怀里因为才醒过来还有些迷糊的莫莫,停顿了下,缓缓降下来,落到一个水池边,莫莫身上奈落的味道实在是太重了,让他十分的不舒服,还有莫莫身上的诱人血腥味,先要洗掉再说。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昏黑的眼睛好一会才看清眼前的人到底是谁。精致俊美冷淡的容颜,银发金眸,月牙的妖纹,还有熟悉的清冷怀抱,除了陪着她一起长大的杀生丸哥哥,还能是哪位。

“杀生丸……哥哥?”莫莫孩子气的揉眼,生怕眼前的人是个幻觉,她还在做梦吗?眼前的人真的是杀生丸哥哥吗?

“莫莫,……对不起。”杀生丸抚摸着莫莫的面颊,迟疑着,缓缓开口,他妖怪的高傲自尊让他的道歉异常艰难,但是莫莫却是因为他才落到奈落的手里的,看莫莫这个样子,不知道在奈落那里吃了什么样的苦呢,他捧在心上的小人儿却遭受这样的事情,全都是他的错!!

莫莫呆呆的看了他好一会,似乎傻掉了般,好一会,才“哇”一声哭了出来,用力的锤他:“呜呜……杀生丸哥哥,你怎么到现在才找到我啊……莫莫好疼,呜呜,奈落是个大坏蛋……唔呜,好可怕,莫莫好害怕~~~~”这一刻,在奈落那里的时日莫莫所经受的委屈和恐慌都在一刻爆发出来,在杀生丸怀里,莫莫终于有了安全感,放声哭了起来。

莫莫真的很难过,在奈落那里她只敢强忍着,奈落太恐怖了,似乎她的一切都被奈落全都看透了,她根本就不敢有过多的情绪,生怕被奈落抓住机会,但是现在,她安全了,没有那些顾虑,莫莫终于全身心的放松下来,这才忆起自己受到的折磨,一股脑通通的发泄出来。

莫莫这一世娇生惯养极了,想她在西国那可是大公主,母亲大人宠着她,身为长公子的杀生丸哥哥护着她,一向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她这次在奈落那里的日子真的是悲催透顶,虽然说奈落也没有打她骂她,除了某些时候,对她可是极好的,但是精神上的摧残才是最让她痛苦的,更别提整天都被奈落压在房间里做那种事情了。她想要把这些事情都告诉杀生丸,可是真的被杀生丸救出来了,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用哭泣来发泄自己的委屈和难过。

莫莫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杀生丸脸上的表情也是在莫莫的哭泣中越发的阴沉,他护在心尖尖上自己都舍不得动的宝贝妹妹居然让一个他完全看不上眼的杂碎半妖给抓走了,这让他大妖怪的尊严置于何地?!!再看莫莫这个样子,还不知道在那个该死的半妖那里受了什么样的虐待呢,虽然莫莫是个实打实的大妖怪,但是她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差了,虽然有丛云牙护身,但是根本发挥不了丛云牙本身能力的莫莫一离开他的保护……结果很明显了。杀生丸只能抱着莫莫,安抚的摸摸她的头发,不擅长安慰人的他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安慰。奈落,总有一天他会把那个杂碎的首级取下来送给莫莫做礼物的!

两个人并没有发现隐藏在不远处的大树上,一只最猛胜悄无声息的停在那里,看着两人。而远远的一个阴暗山洞,正在重新拼装自己的奈落则是眼神黝黯的看着墙壁上用术法显现出来的画面,低低的笑了,他的小公主,果然还是欠缺教训啊。

哭的抽噎的莫莫肿着眼睛,好一会才注意到杀生丸的身上的伤,连忙紧张的看他:“哥哥,你受伤了,要先治疗!”

“没事。”杀生丸皱了皱眉,看了看莫莫嘴角和胸口衣襟上干涸的血迹,在身上格外显眼,“你需要治疗。”

莫莫连连摇头:“没事,杀生丸哥哥,我没有受什么伤,还是你比较要紧一点……”莫莫的话只说了一半,表情突然呆滞住了,身上妖气突然不受控制的暴涌而出,在杀生丸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地上就只剩下一堆衣物,而那堆衣服下,一个小小的鼓包正在缓缓蠕动。

杀生丸一贯冷静的思维也有瞬间的凝滞,他僵硬的伸手拎开那些之前还穿在莫莫身上的衣服,看着一个底下正在努力和缠绕在身上的腰带作斗争的雪白一团的小动物,彻底无语了。那有着蓬软的九条尾巴的雪白巴掌大小狐狸终于气喘吁吁的爬出来,也呆滞的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顿时九条蓬软的尾巴和小巧圆润的耳朵都沮丧的垂下来了,无力的细细哀鸣了一声,水汪汪的大眼努力的往上看,可怜兮兮的模样就是杀生丸都不由得觉得实在是可爱,尤其是这个只有他巴掌大小的小狐狸还是莫莫的时候,那就更可爱了。

实在是太小了。杀生丸伸手捏起那个小小的小狐狸,看着它颤抖着死命的伸长了前爪巴在自己手腕上生怕掉下去的样子,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勾了起来,实在是太可爱了。

“啾啾~~”小狐狸沮丧的叫了两声,气恼的伸出爪子挠人,杀生丸任由莫莫动作,看着比刚出生时候大不了多少的小狐狸,觉得实在是神奇,这么多年了,莫莫的原形个头居然就长了这么一丁点。

“莫莫,我想要带你去见母亲了。”杀生丸看着似乎完全无法恢复到原来模样的莫莫,他也不清楚莫莫怎么会突然恢复到原本的模样,这种事情应该只有母亲比较清楚。

好丢脸!!莫莫哀鸣了一声,在杀生丸的手心缩成一团,把脸埋在蓬松的尾巴下面,她不要见人了啦~~~

杀生丸觉得这个样子的莫莫很可爱,但是也很快恢复了正常心态,莫莫这个模样肯定不正常,要赶紧治疗才行。收敛心思,不敢停留的,杀生丸带着莫莫一路直奔西国宫殿去,莫莫可不是他,受了伤随便找个地方养上几天就好了,他可舍不得让莫莫受上一丁点的苦,西国皇宫有着最好的医疗设施和修养环境,看莫莫这个样子还不知道受了什么样奇异的伤害呢,而母亲有比他多的经验,应该可以很快治好莫莫的。

杀生丸丝毫不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势还需要治疗和修养,带着莫莫一路风驰电掣,甚至动用术法加速,只用了一刻钟,就赶回了西国王宫,不再理会要在宫殿外降落走进去的惯例,他直接飞到凌月仙姬的居所之外,直接降落在门口,抱着莫莫径直闯了进去。

“杀生丸,真是没有礼貌,这么久没有回来,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忘记了吗?”凌月仙姬的声音宛宛转转的传出来,她半倚在宽大的靠椅上,一边的侍女正在给她倒清酒。

“母亲大人,请帮莫莫检查一下身体。”杀生丸冷淡的看着凌月仙姬,丝毫不理会她的调侃,把莫莫放到她的膝盖上。

凌月仙姬看到膝上试着想要将自己埋到衣服底下的小狐狸,略略挑眉,这才略略正色,把瓷碗放到一边,伸手捏住莫莫的小狐狸耳朵,在手心摆弄起来。妖力只是扫了一遍,凌月仙姬的表情就有点难看了,她看着虽然很镇定但是明显有点焦虑的杀生丸,皱起眉,缓慢开口:“你们出去遇到了什么?”

杀生丸表情更是难看,迟疑了一下,才不情愿的拉下脸道:“莫莫被一个……杂碎半妖抓去了。”

“半妖?”凌月仙姬挑了挑眉,“一个半妖就能把莫莫抓过去?杀生丸,你真是太让为娘的失望了。”就算莫莫本身实力不怎么样,再不怎么样也不会被一个半妖抓过去啊,莫莫的力量可是专克妖怪的!就算莫莫天真了点会犯傻,但是杀生丸不应该犯这种错误啊。

杀生丸没有开口,只是周身的温度再次下降,的确是他的失误,才害得莫莫被抓过去,他也中计了。杀生丸觉得那个杂碎半妖就是他这几百年的妖生中的最大耻辱。他绝对会杀了那个家伙!

“杀生丸,那个半妖叫什么?”凌月仙姬漫不经心的开口,手下还逗弄着小狐狸,一点点的揉着莫莫小小的额头,莫莫趴在她怀里,被她揉摸的快要睡过去了。

杀生丸表情难看,不情不愿的开口:“奈落。”

凌月仙姬了然的点头:“我有听说过这个半妖,听说他在收集四魂之玉。”她也不愿意多问,很显然杀生丸不愿意让别人插手他的事情,反正都是年轻人的恩怨,她一个老人家还是不参与的比较好。但是那个她根本就不曾在意的小东西居然连杀生丸都能糊弄过去,看来杀生丸的历练经验还是不够啊。笑了下,凌月仙姬微微挑眉,拖长了调子,“杀生丸,现在莫莫很麻烦。”

杀生丸的表情平板,只有气息显现出来他现在到底有多愤怒:“那个杂碎半妖到底对莫莫做了什么?”他真该把那个半妖给杀掉的。

“呃,杀生丸你大概还不太清楚莫莫这一族的特点。莫莫是九尾灵狐,还是最特别的那一族。”凌月仙姬一手支着下巴半依在宽大华丽的座位上,一手在已经昏昏然的莫莫小狐狸柔软的皮毛上捋过,手感真是不错,“你看它们这一族那种近似灵力的妖力就可以知道了,莫莫很特别的。”

又顿了一下,凌月仙姬突然转移了话题,“杀生丸,你既然身为莫莫的兄长,我觉得对于莫莫的未来你也有份考虑的。”

杀生丸沉默的看着她。凌月仙姬看着这个越长大越发没趣的儿子,有点诡异加坏心眼的暗笑了下,才开口道:“你觉得西国哪个少年才俊配的上莫莫?”

杀生丸愣了一下,一想到莫莫可能依偎在别的妖怪的怀里露出甜美可人的笑容,对着别的妖怪撒娇讨好,被别的妖怪搂在怀里亲吻甚至……杀生丸虽然隐约感觉到母亲大人的坏心眼,但是还是瞬间就爆出惊人的杀气,隐隐压抑不住自己的妖怪杀戮气息。如果说这话的不是他的母亲的话,杀生丸不能肯定自己会不会把对方撕碎。

凌月仙姬觉得当真很有意思,杀生丸长这么大能够看到他变脸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她又添油加醋的补上一句:“那个半妖恐怕拿莫莫采补了哟,不然她现在不会妖力就剩这么点。”凌月仙姬有幸看到自家一向面瘫的儿子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发飙的模样,真是不错,年轻人吗,就是应该有活力一点。

莫莫在这满殿的杀气和狂肆的妖力旋风下醒过来了,虽然有凌月仙姬护着,但是莫莫还是被满室的杀气刺激醒了,她眨巴着眼,看着正在猛飙杀气的杀生丸,开口,却吐出一阵“啾啾”声,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变成了原身模样,有点奇怪的抬了抬爪子,正纳闷着呢,凌月仙姬笑了起来,莫莫歪着脑袋看她,凌月仙姬弹了弹她的脑门,她懊恼的捂着脑袋,想要变回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变不回来了。杀生丸勉强压抑下怒火,看着已经半破坏的宫殿大门,上前两步想要抓住莫莫好好盘问一遍,凌月仙姬却是袖子一抚,让杀生丸退了回去。

“杀生丸,坐下来,年轻人要耐心点。”凌月仙姬完全无视被破坏的宫殿,摆摆手让侍女重新搬来桌椅,示意杀生丸坐下来,还给他倒上杯茶水。可惜杀生丸丝毫不领情,周身的温度还在南极冰山徘徊,表情还是冷淡的一塌糊涂。

“莫莫,那个半妖对你做了什么?”凌月仙姬看着莫莫,不再理会自家儿子,而是笑眯眯问莫莫。

莫莫爪子挥舞着,想要对自家母亲大人撒娇告状,但是开口却只能吐出一串狐狸语,根本就没有办法沟通,很是悲催的呜咽着垂下小脑袋。

“呃,是不是身上的妖力在缓慢流失?”凌月仙姬捏着莫莫脖子上的皮毛淡笑道。莫莫泪奔,连连点头。

“那个半妖是不是吸收了你的妖力?”凌月仙姬无视某个杀气越来越盛的帅哥,很温和的问道。莫莫重重点头,手舞足蹈的显得很是悲愤。

“占了你的清白,吸收了你的妖力,让你受了很多委屈,明明恨得吸他的血吃他的肉,但是一面对他又会忍不住的心软,对他的轻薄举动又会完全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拒绝他的亲近是吗?”凌月仙姬饶有兴致的问,莫莫垂头丧气,就连原本竖起来的耳朵尾巴也耸拉下来了,泪汪汪的大眼看着凌月仙姬,悲催的点头。

凌月仙姬似笑非笑:“呐,果然和你生母说的一样呢。好,我的小莫莫,虽然那个半妖……母亲实在看不上眼,但是能够从杀生丸手里把你抢走(杀生丸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勉强还算合格,你就嫁给他。”

什么?!!!莫莫听言,顿时背脊上的毛倒竖起来,就连九个毛茸茸的尾巴都竖起来了,连连摇头,莫莫抗拒,她才不要嫁给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超级大腹黑!

“母亲大人!”杀生丸皱略略眉,“这是什么意思?”

“呐,不嫁给那个半妖,难道要看着莫莫这样衰弱下去,死掉吗?”凌月仙姬毫不客气的说出实情,看到杀生丸脸上的表情有瞬间的空白,他的手下意识的放到腰上的天生牙上面。

“天生牙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救不了莫莫的。”凌月仙姬冷酷的道出事实,“这就是九尾灵狐这一族的命运,杀生丸,这就是你所追寻的天道,九尾灵狐长辈用自己的力量为九尾灵狐所有的子嗣后代换来的最后的生存机会。”

杀生丸没有出声,只是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凌月仙姬沉默的和杀生丸对视,终是心软下来,毕竟是自己辛苦怀胎生下来的儿子,总归是心疼的,无奈的摇头:“这是她母亲交代给我的原话,莫莫,没的选择。若非如此,我当初又为何执意让你带着莫莫离开西国。”西国事务繁忙,杀生丸的父亲逝去之后,周遭国家蠢蠢欲动,妖界一向是弱肉强食,在杀生丸没有成长成独当一面的大妖怪之前,只能靠她来支撑整个西国。这样一来,她就更没有时间来保护相对而言绝对是弱者的莫莫了,如果莫莫出了意外,她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好友。本想着让杀生丸保护着莫莫在外面多些历练,却不想还是出了她最不想看到的这种局面。

好一会,杀生丸才缓缓开口,声音有丝干涩:“没有……别的选择了吗?”除了把莫莫再送回到那个杂碎半妖的身边,就别无他法了吗?

凌月仙姬轻轻叹气,直直的看着杀生丸:“如果是别的九尾灵狐,倒真的全无机会。但是,莫莫,还有一丝可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终于逃出来了

15.35%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