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起

忆起

()火影一号会议室,纲手姬和大蛇丸分坐长桌两侧,不闲不淡的来回讽刺了几句,直到卡卡西和佐助等人进来,这才停下交谈,转头看他们。

纲手皱着眉看不见希望见到的来人,不解问:“莫莫呢?”

卡卡西嘴角抽搐,佐助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很诡异,鼬依旧面无表情,很淡定的把趴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个粉团拽下来放到桌子上,缓慢开口:“送到了。”

纲手呆滞的看着那个粉团在桌子上滚了一圈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九条蓬软的雪白尾巴欢快的摇来摇去,那只可爱到极点的小狐狸很愉快的坐下来,抬起前爪对着纲手摆了摆,发出友好的叫声。

大蛇丸也是狠狠的抽搐了下,缓慢的放下手上的茶杯,很镇定的看向鼬,再看看别过脸根本不往桌子上看的佐助,再去看那个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小女孩宠物的小狐狸,体型太小,四肢无力,查克拉感觉不到,连话都不会说!如果不是那夸张的九条尾巴,大蛇丸万分怀疑是不是鼬在耍他。

鼬面无表情的端上来早点牛奶,看着那个小狐狸满足的在他手心蹭了蹭,撒娇讨好的叫了一声,很乖巧的趴到盘子旁边开始啃糕点。

纲手已经很确定这个小的可怜的狐狸的身份了,毕竟,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一个狐狸吃东西跟仓鼠那样子用啃的!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试探性的问了句:“你是莫莫?”

小狐狸仰起小脑袋,大大的漆黑眼珠子对上纲手的视线,随即用力的点点小脑袋,很快的叫了一声,细细弱弱的,比起刚出生的小兽声音也大不到哪里去。

纲手头痛的捂着脑袋:“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莫莫顿时沮丧的垂下圆润的狐狸耳朵,郁闷的叫了一声,她也不想啊,但是她没有料到奈落那个混蛋对她的影响这么大,害的她现在连正常维持人形的力量都没有了,至于说话,那更是想都不要想,用原身的她根本说不出来人话的好!!

“你还真是九尾狐啊……”纲手看着眼前这个两个巴掌大的九尾狐狸,再想想那个害的木叶蒙受大损失的九尾妖狐,这下不止是嘴角抽了,整张脸都纠结了,为毛啊,为毛都是九尾狐,差别居然能这么大!

莫莫顿时炸毛了,这是毛意思!?难道之前她说的你们都不相信的啊!!!这让她的大妖怪尊严置于何地啊?!!(显然,莫莫童鞋已经完全忽略她目前的外表给人的无力感了)

“本来想和你好好讨论下那个忍术的,现在看来也是不可能了。”纲手单手支着下巴,伸手指了指坐在另一边的大蛇丸,“他是音忍村的村长,大蛇丸,想要和你聊聊。”

莫莫歪着小脑袋看了眼大蛇丸,扭头用后背对着他,歪歪扭扭的跳回鼬怀里,费力的站在他肩膀上,四爪颠来垫去才找到一个最稳定的姿势,莫莫这才满意的伸出舌头舔了舔鼬的面颊,细细的叫了一声。鼬面无表情的看着莫莫,没有动作。

纲手皱眉:“她要做什么?”

鼬平板的回应:“她要借用我的查克拉化成人形。”

这下连佐助都忍不住扭过头来看自家大哥了,那可是狐狸啊,大哥你到底是怎么听懂她那种狐狸语的啊啊啊!!!

“这样也好。”纲手点头同意了。

鼬立刻结印,站在他肩膀上的莫莫也立刻将自己的力量和他融合到一起去,因为不是契约主,没有那么顺利,但是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莫莫没有多想,整个人已经化为人形,只是模样太过稚嫩,还是她初次化形成功的模样,银发金眸,九条蓬软的尾巴牢牢的将她光裸的身体围绕起来,只是莫莫没有办法离开鼬,只能抱着他的脖子保证查克拉的传输正常。

“不要看了,力量不足,我只能化形到这么大的模样。”莫莫嘟着小嘴很是郁闷,声音都因为年龄的限制而显得奶声奶气的,她的外表只有十一二岁的口胡!!莫莫示意鼬坐下来,毕竟这样子挂在他身上实在是太累,只是,为毛鼬脸色这么难看啊?莫莫满脑袋问号,但是目前能做的只是从自己的空间里摸出来一件披风随便的裹了裹,便靠坐在鼬怀里对上纲手疑问的目光。

“那个就是我的原身模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莫脸红了,真是丢脸啊,活了好几百岁了居然个头没一丁点长进,反倒是越来越小了的,真没威严啊!莫莫对着纲手探究的视线,郁闷的要死,“有什么快点问,鼬的查克拉不够我支持人形多久的。”

“你怎么会突然变回原来模样,是因为救人消耗太大吗?”纲手皱着眉看莫莫,如果是这样子的话,那对于莫莫来说还真是有些……过分了呢。

“不是,因为……”我被人强行OOXX了~~这句话莫莫说不出口,歪着头想了一下,很委婉的解释出来,“因为我未成年,不能离开保护人太久。”

“你的保护人……”纲手想到昨天看到的报告,“你那个犬妖哥哥?”不知道为什么,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莫莫觉得背后似乎冷气突然加大了。

“呃……算是。”莫莫含糊点头,“长久脱离会是我身体里的力量大量流失,严重导致死亡。嗯,你们这边有什么能量比较大……类似鸣人身上那个九尾的东西吗?”这句话莫莫问的有点心虚,但是为了能够顺利出村,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尾兽?”大蛇丸低低的笑着,直直的看着坐在鼬怀里的萝莉莫莫,表情很是愉悦,“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呢~~~”

“大蛇丸!!”纲手猛的一砸桌子,站起来,怒视大蛇丸,“给我住口!!”

莫莫黑线的看着被纲手一拳砸成废渣的实木长桌,颤抖的往鼬怀里缩了一缩。天啊,她看到的那些近战系的妖怪的力量也就这个样子啊~~~

大蛇丸抢救下来一个茶杯,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反正放在那里也是浪费,倒不如去试试看呢,现在的大陆实在是无趣,一滩死水,真想看到它热闹起来呢~~~”大蛇丸的语气拖得长长的,带着莫名的意味,最后还古怪的扫了莫莫这个方向一眼。

纲手皱眉:“大蛇丸,你不要太过分了!你非要打破各国之间的和平吗?”

大蛇丸不屑的冷哼一声:“什么和平,你是老糊涂了,粗鲁的暴力老女人!”

纲手头顶着青筋,终于再也忍不住爆发,狠狠一拳轰过去:“你这个该死的变态,不要因为我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

鼬面容突兀一冷,写轮眼瞬间切换出现,直直的看向躲闪着纲手攻击的大蛇丸,他只知道大蛇丸和莫莫有交易,但是交易的内容他却是怎么都不知道,现在大蛇丸到底打算干什么?

莫莫嘴角抽搐的看着被纲手追着打满屋乱跑的大蛇丸,扭头看看写轮眼开启的宇智波兄弟,沉默的又往鼬怀里缩了缩,不管怎么说,有着万花筒的鼬的实力那绝对是暴强的,在他身边……很安全,绝对不会担心被流弹击中的危险,要知道,现在的她真的是弱到随便来个普通人都能把她杀掉的啊!!该死的奈落,你真是害死我了!!莫莫在心底用力的给奈落扎小人,好一会才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沉默的伸手拍了拍鼬,仰着脑袋看他:“那个,鼬,能带我出村子一趟吗?”

鼬呼吸一滞,低头看着坐在他腿上满脸认真之色的小萝莉,只是停顿了一下,随即很沉稳的问:“要做什么?”

莫莫无奈的点了点面颊:“啊,我不能一直保持原身模样或者这样子借用别人的查克拉啊,总要去找点东西来解决目前的困境啊。”

鼬沉默的看着莫莫,直到看到她有点发毛了,才缓慢的道:“你需要什么?现在外面不是很安全,最好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不行,这件东西必须我自己去取。”莫莫硬着头皮道,想了一下,“至于安全问题……”莫莫看着窗外的天空,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想,你们人类还没有发展到能够大批量的在空中飞行的地步~~~”

莫莫很快的就变回狐狸的模样,乖巧的趴在鼬怀里让他去和纲手姬交涉,在鼬用兔子眼,不,是写轮眼和纲手对视三分钟之后,纲手终于无奈的放行了,但是还是强制派出卡卡西小队跟着莫莫和鼬前去,当然,同行的还有死皮赖脸非要跟过去的大蛇丸等人。

当然了,莫莫并没有急着那么快去,她是一定一定要看到自己前世臆想了无数次的……佐助和鸣人的婚礼的。

这场婚礼几乎是闹剧般的开场,来参加婚礼的基本上都是和佐助鸣人同时毕业的木叶十二小强之类的关系还算不错的同学,外加木叶那几乎可以用手指头数的过来的上忍们,当然,还有不请自来的大蛇丸等人。

鸣人穿着传统的日本新娘和服,不情不愿的站在同样穿着黑色和服的佐助身边,如果忽略两个人的性别,咋一看上去,还是蛮相配的呢。莫莫一边看着一边偷笑,她勉强撑着化为人形,穿着和服(奈落友情赞助的那套),被鼬握着手看着佐助和鸣人进行各种婚礼应该进行的仪式,肚子几乎都要笑抽筋了,太……太好玩了!!佐助板着他那张挺帅气的脸蛋,眼角从婚礼开始就不停的在抽搐,尤其看到站在他身边的鸣人泪汪汪的蓝眼睛雪白雪白刷了一层漆的脸外加涂成大红色的嘴唇的时候,更是抽搐的厉害,至于鸣人……他早就被之前长达三个小时的化妆穿衣服弄到崩溃了,要不是体内的九尾狐能让他有足够的充沛精力,他此刻怕是早已经趴下去了。

鼬面无表情的看着佐助和鸣人拜了宇智波家的祖祠,暗暗揣测如果宇智波斑那个老不死的看到眼前这个场景会不会被活活气死,他心心念念的九尾居然就这么进了宇智波家族……扭头看着以他手臂作为支撑的莫莫,她几乎要笑翻了,趴在他胳膊上不停的抽抽,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可是还是忍不住又去看,看到之后又趴在他胳膊上接着笑,笑的佐助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写轮眼都冒出来了,肆虐的飚着杀气……他该庆幸在场的都是意志力坚强的忍者吗,居然没有一个被吓跑的!鼬抓着莫莫坐到一边,接下来的婚礼程序还要一段时间……大家族就是这个麻烦,虽然宇智波一族已经没落,但是该有的程序却一点也不能省。

“鼬!”

一声唤让鼬快速回神,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出声唤他的主婚人,卡卡西。

卡卡西被他看的很无奈,摊开手:“现在该由你对新人训话了……毕竟宇智波现有的长辈也只有你了。”

鼬面无表情的扭过头去看自家弟弟和被他看的有点瑟瑟发抖的鸣人,感觉坐在他身边的莫莫抓着他的胳膊笑的几乎要抽掉了,这才缓慢开口:“宇智波的后代就看你们了。”

下面酒杯倒的倒,下巴掉的掉,佐助脸彻底黑了,而鸣人的脸已经绿了,两个人傻呆呆的看着鼬,佐助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大哥:“大哥……”鼬面无表情的示意性的看了莫莫一眼,她已经无法控制从鼬身上吸取维持自己变身的力量了,已经变回了原本的狐狸样,趴在鼬腿上无声的抽搐,九条雪白蓬软的尾巴欢快的抖来抖去,任谁都能看得出她的愉快,佐助也看到了,面上的表情有瞬间的凝固,随即很听话的收起写轮眼,仿佛之前那些怨气怒气都不存在一般,甚至主动的抓起鸣人的手去敬酒……丢脸就丢脸,如果能够换回来姐姐的话,丢脸也无所谓。

“这下你满意了。”鼬有些无奈却宠溺的看了一眼爬到他肩膀上的小狐狸,莫莫趴在他肩膀上看着佐助和鸣人被他们那些朋友围住拼酒,满足的用力点着小脑袋,细细的叫了一声,在鼬脖子上蹭了蹭,疲倦的打个哈欠,竟是睡了过去。鼬微微侧头,看着趴在他肩上在喧闹中睡着的小狐狸,无声的站起来,抱着小狐狸离开热闹的婚礼现场,看来莫莫削弱的很快,连这么一小会都无法支持了吗?

站在一边看着鼬离去的卡卡西轻轻叹气,不知道想到什么,微微弯起眼眸,自饮自酌起来,同样动作的还有一直安静坐在一边从头看到底的大蛇丸,他的注意力很少移到这对身份诡异的新人身上,大部分时间都集中在莫莫身上,当看到她当场变成一只巴掌大的小狐狸时,几乎是两眼放光,邪肆的笑着,舔着嘴角垂涎不已~~~真不愧是莫莫呢,让他越来越感兴趣了。

“早安。”莫莫几乎是用扑的扑到鸣人身上,贪婪的吸取着他身上的查克拉,就连九尾妖狐透出封印散发出来的查克拉都被她抢走吸干,这才满足的蹭蹭,站到三步远外,没办法,离近了,她又会忍不住去吸鸣人身上的查克拉了,同源的力量吸收起来实在是……太美味了!!

“莫莫姐,早安!!”鸣人干巴巴的举起手来,被吸走大半查克拉精力消耗大半的他实在是提不起精神来。

“佐助,早安。”莫莫笑眯眯的蹭过去,伸手。佐助面无表情的看了站在她后面正在用写轮眼威逼自己的自家大哥,乖乖伸出手来,点头。莫莫握着他的手,吸收查克拉,摇晃了下,就赶紧松开,这可是主要战斗力,可不能随便吸干了。

“新婚之夜还愉快吗?”莫莫歪着头打量这对新人,眨巴着眼睛好奇的问,没办法,最关键的新婚之夜她因为力量提前消耗过度睡着了,好不容易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居然没看到最最关键的部分!!太可惜了!

“……很好!”佐助铁青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莫莫满意的笑了,左右看看:“都到齐了,那就可以出发了?”说到最后一句,她扭头问鼬。鼬依旧面无表情,点头。莫莫点头,手虚空抓了抓,竟是抓出了一把折扇和几根雪白的羽毛。打开折扇,莫莫随手将羽毛抛出,看着羽毛迅速变大,低低的飘在离地两米高的地方,她转头趴到鼬怀里,伸手示意了下,“上去。”

鼬看着那轻飘飘似乎很容易就会折断的羽毛,没有丝毫迟疑的就抱着莫莫跳到羽毛上,羽毛出奇的稳定,莫莫蹲坐下来,抓着鼬的袖子对着底下的几人道:“一根羽毛大概可以坐三个人,快点上来。”

两米的高度对于这些忍者们而言实在是很轻松的,当他们都跳上来之后,莫莫举起手中那把绘着血色蔷薇的折扇反转一挥,羽毛便轻飘飘的上升,似缓实疾的飞快的出了宇智波大宅。

鸣人趴在羽毛上往下面看,惊讶的叫起来:“哇,姐姐好厉害,居然能飞的这么高!”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鼬感觉靠在他怀里的莫莫在听到鸣人的话的时候似乎抖了一下,更加努力的往他怀里缩了,一张精致的巴掌小脸血色早就褪的干干净净了。莫莫强撑着笑脸看向鸣人,视线游移:“啊,很高吗?”玉皇大帝啊,如来菩萨啊,为毛!!为毛她这种怕高的毛病万年不变呢,现在不是杀生丸哥哥带着她飞,那种身处高空的恐怖无力感更加强烈了!!要不是自己实在撑不下去了,绝对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方式的,就算再方便再舒服~~~奈落那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自己怕高的!!莫莫怨念的再次诅咒那个混蛋,努力的把视线集中在羽毛的纹路上。

“嗯,莫莫姐真是太厉害了,这是什么忍术,我也想学!”鸣人兴高采烈的叫起来,就差在羽毛上打滚了。

“不是忍术。”莫莫摇头,无奈,“准确来讲这不是我的能力,是……嗯,一个变态给我的辅助逃生物。”莫莫越发郁闷了,她是羡慕过神乐好用的羽毛和扇子,但是也不用仿照一份给她啊~~她才不会感谢那个混蛋呢!

“姐姐老说是变态……”鸣人缩缩头,“那个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他真的很好奇。

莫莫脸黑了,用力的捏着扇子兼带磨牙,冷笑连连:“什么样的人,倒不如说是什么样的混蛋妖怪!……”一生气起来,莫莫便忍不住把那个混蛋干过的可恶事情全都说出来,当然,被他抓住的事情就心虚的略过去了。

“这倒是个很有趣的对手呢,能够看破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吗?我喜欢他做事的方法,不择手段。”大蛇丸倒是很感兴趣的古怪笑了起来,似有所思。莫莫囧着脸看他,难道说变态之间也会有共同语言?~~

“莫莫姐姐为什么讨厌他?我觉得莫莫姐不像是会在意这种人的啊。”小樱咬着笔杆子很疑惑。

“啊……”莫莫顿时垮下脸来,在羽毛上画圈圈,碎碎念,“都是那个混蛋,才害得我变成现在这么弱这么可怜的样子~~打死我都不要嫁给那个变态,不要回家~~~”

莫莫的声音不大,但是在这里的都是听力一流的忍者,听着莫莫的碎碎念,几乎黑线,原来你是逃家出来的吗?!!

就在众人揣测思考的时候,莫莫突然很兴奋的站了起来:“找到了!!”

众人顿时打起精神来,低头往下面看,瞬间就变了颜色,身处高空,他们还是能够看的见,在大片大片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却有一块突兀的泥土地,在那块地面上,却是耸立着一座漆黑诡异的建筑,巨大的张开了数只眼睛的头和展开向上虚虚托举的双手,看上去异常诡异而血腥,周围却在阳光下缓缓泛起水样的波纹,闪耀着淡银色的光芒。莫莫惧高不敢往下面看,但是并不代表她看不懂其他人的脸色。

“怎么了,底下有什么吗?”莫莫歪着头扫过众人脸上的表情,扭过头来看鼬,他不知道何时已经切换成了写轮眼,三轮勾玉在眼中缓缓旋转,近距离看更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妖艳感,很是美丽,似乎多看看都会被吸进去一般,让莫莫不敢再看,只能轻轻挥动手中的扇子让羽毛盘旋下降。

真正降落到低空,莫莫才看到她感应到的缘定之物,顿时呆滞,就连鼬抱着她跳到地下都没有反应过来。莫莫傻呆呆的看着那个巨大一点也不美型的冥王像,彻底无语,嘴角抽搐,难道她的缘定之物就是这玩意吗?!不对,感应不对,似乎是在中间的什么东西,但是那层银色的结界此刻却是闪耀着异样的光芒,让她完全无法看清更多。只是……为毛只有在轮回眼召唤下才能出现的冥王却会出现在这里!看架势,还是被这个散发着异样强大气息的银色结界包裹封印的样子。

“果然是你回来了。”一声低沉的男音缓缓响起来,莫莫转头看过去,只看见一身颇为眼熟的黑底红色祥云团的长袍包裹着身躯,面部带着漩涡只有一孔透出的男子缓缓走出来。

莫莫呆呆的看着他,鼬缓慢而坚定的站到莫莫面前,同样的写轮眼与之对视:“宇智波斑。”

是他,莫莫知道他是宇智波斑,知道他是晓组织的幕后大BOSS,但是,为什么他说的话那么奇怪?!

宇智波斑直直的看着莫莫,古怪的笑了起来:“呐呐,我亲爱的后辈,你已经忘记这里的一切了吗?……宇智波——莫莫!”

“轰”的一声,莫莫的脑袋似乎突然间炸裂来开,她无法控制的闭上眼睛,无数的图像声音涌现出来,更急更猛,比起上次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来,这次出现的记忆更加完整和……刻骨铭心。

“这是我的女儿,叫宇智波莫莫,很可爱~~~”美丽的少妇笑的温柔,带着炫耀的口吻对着别人介绍。

“莫莫,你做的很好。”总是板着脸的那个和鼬有着三分相像的威严刻板的男子对着跪坐在面前的小女孩说,眼底浮现浅浅的温柔和宠溺。

“姐姐……”奶声奶气的声音,一个小小的黑发黑眼刚会走路的男娃娃扑到一个少女怀里,撒娇大笑。

“莫莫。”那个熟悉的身影,比现在略显青涩的面容带着浅浅的宠溺,对着空处伸出手来,一只小手放上去,两个人手拉着手缓缓的走过,墙壁上,那个眼熟的团扇标志在莫莫眼中越放越大,化为一片血色……

同一时刻,莫莫背后的结界银光瞬间爆出强烈的光芒,似有生命般的强烈的波动起来,带起一阵一阵的狂风,肆虐的蹂躏着周围的一切,随即在短短三个呼吸之后便轰然破碎,化为漫天耀眼的银色晶莹的碎屑。与此同时,莫莫身体一颤,那些银色的碎屑有的无声无息的落到她身上,消失不见,更多的银色碎屑落下来,莫莫身上放出浅浅银色的光芒,那些银色碎屑似乎有了生命一般的朝着莫莫涌去,化为旋风般将莫莫环绕起来。

当银色的旋风减缓下来彻底消失,莫莫闭上的双眼也缓缓睁开来,银白的瞳孔无声无息的对上宇智波斑,银色褪去,熟悉的三勾玉在血色瞳仁中缓缓旋转,她面上的所有表情褪去,化为一片沉凝,看着缓缓出现在宇智波斑背后的那些穿着同样晓袍的几人,缓慢的张开褪去血色的樱唇,柔和却带着十足冷意的声音缓缓响起来。

“真是好久不见了,宇智波斑,……还有,晓的同僚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忆起

18.42%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