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保护

第四十六章:保护

手还未接触到宸王的衣角,对方便已经飞快的闪开了身子,让王尽欢扑了个空,索性王尽欢眼疾手快,急忙抱住一旁的柱子,才未扑倒在地。

王尽欢转过眼,眼中含泪,一副哀怨状望向靖王,“你怎么这么狠心?”

宸王却没有搭理他,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人道,“抱歉,吴大人,王公子最近脑子有点不太正常。”

王尽欢这才瞧见,宸王的身后跟着一个穿着墨绿色官服的中年人,好像是翰林学士吴大人,王尽欢哀嚎一声,遭了,这下子,脸都丢尽了。转过头朝着吴大人嘿嘿一笑,便纵身一跃,嗖地一声消失了。

吴学士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才回过神来。

宸王笑了笑,对着吴学士道,“大人所言,本王会好好考虑的。”

吴学士点了点头,微微笑道,“如今朝中,唯有王爷能够与他们对抗一番,微臣实在是不愿意这元国就要毁在了他们手中,王爷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微臣便先告辞了。”

吴学士朝着宸王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了。待吴学士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宸王才拉下了脸,冷声道,“出来。”

一抹红色的身影落在了院子中,王尽欢苦着一张脸,“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先前被那什么惠国公主算计得够呛,又在你这儿出了回丑,让我以后可还怎么见人啊?呜呜呜……”

“你方才说什么?什么我家小公主要出事了?你又怎么被她算计了?”宸王无视王尽欢的哀嚎,抬起手,理了理袖子,淡淡地道。

王尽欢连忙凑了上来,“你是不知道你家小公主的情节多么恶劣,先前我去逛街,一不小心遇见了她,想着你最近老师提起她,便很好奇,跟在了她身后,结果正好遇见她被人追杀,啧啧,十多个黑衣人呢。我还说帮帮她的,结果她就把那十多个人放翻了,结果她发现了我,就把罪名安在我身上,说是我把那些刺客杀了的,还装晕倒。”

“然后呢?她受伤了吗?”宸王依旧一派云淡风轻。

“伤啥伤,那些刺客连她的衣服都没碰到。”王尽欢更是愤怒,“关键是,为了帮她圆谎,我不得不给府伊说,我是垂涎她的美色,所以一路跟在她。”

宸王的目光冷冷地扫了王尽欢一眼,王尽欢冷不丁滴打了个冷颤,四处望了望,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道,“刚刚我回来的时候倒是听到了一个秘密呢,你家小公主那姐姐简直不是人呢,想着等什么小宴的时候要对她不利呢。”

宸王转过头望向王尽欢,“哦?怎么对她不利?”

王尽欢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那荣乐公主说得也不是很清楚,就听到了小宴,还说让她的那个下人仔细筹备,不要出了岔子。”

“哦。”宸王淡淡地应了声,转身便往屋里走去。

王尽欢愣了愣,连忙追了上去,“喂喂喂,你不担心?万一那美美的织月公主被她姐姐害了可怎么办?”

“她自己会处理,不用本王担心。”宸王随口应道,转身便将门关了起来,将王尽欢挡在了门外。

“喂喂喂……”王尽欢吃了个闭门羹,一双桃花眼顿时没有了光彩,“好歹我今天也救了你家小公主一命,你不用这么无情吧……玄九宸,给本公子开门……”

敲了一会儿,屋里的人没有动静,王尽欢叹了口气,趴在门上一动不动,半晌,眼中突然亮起一抹光芒,“哎,对了,今儿个我说你家小公主你竟然一点儿也没有反驳哎,还默认了哎,你终于承认了吗?你这个变态,竟然喜欢……”

话音刚落,门突然被打了开来,王尽欢没有防备,一直贴在门上的,门一开,便猛地摔倒在地上,疼得他“哎哟哎哟”直叫唤,还未起身,便被宸王一只手抓住腰带,拎了起来,扔出了院子。

只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啊”的惊叫声响起,随后便静了下来。宸王站在院子里,沉吟了良久,才轻换了一声,“静影。”

一个穿着黑色夜行服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了院子里,“主子。”

宸王点了点头,“从今儿开始,你便不用跟在我身边了,去织月公主身边保护她吧。你是女子,行事也方便些。”

静影沉默了半晌,才应了声,“是。”快速从院子里消失了。

“元织月,元织月……”

宸王独自站在院子里,喃喃着这三个字,手在袖中握紧了又松开,握紧了又松开,良久…

“阿嚏……”织月打了个喷嚏,皱了皱眉,“莫非有人在念叨我,今儿个怎么老打喷嚏?”

洛水笑着上前给织月披了个披风,“可别着凉了。”

阿音从外面掀开珠帘走了进来,“公主,奴婢已经让人去查那黑衣人的幕后指使了,不过奴婢觉得,极有可能就是荣乐公主了。”

织月笑了笑,“如果是她自然最好办了,若是不是她,那我们可得小心了,不怕敌人强大,就怕敌人都出手了,你却连敌人在哪儿、是谁都不知道。”

阿音点了点头,又想起先前那个红衣公子,便轻轻走到织月身边蹲了下来,“公主,先前那个什么王公子是什么人啊,奴婢瞧着以前你也未与他见过啊,要是他揭穿事情,那不就完了么?”

织月想起王尽欢吃瘪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笑,“他呀,素来与宸王交好,是宸王为数不多的知己,我与宸王既然在合作,不管是什么原因,那个王尽欢跟在我身后,总归不会害我,关键时候推出来做做挡箭牌还是没什么关系的。”

洛水盯着织月瞧了一会儿,才笑了笑道,“奴婢发现,公主对宸王倒是十分信任的,很少见公主这般相信一个人,连他身边的人都一并相信了。”

织月闻言,愣了愣,皱了眉头想了想,似乎确实如此呢,自己向来不轻易相信别人,今儿个却直接将王尽欢推出去,若是他那个时候说上一句对自己不利的话,自己定然无法轻易脱身。

织月沉吟了片刻,才有些迟疑地道,“宸王虽然为人冷漠了一些,但是我觉得,他应当不是那种会耍小心机,暗地里捅一刀的人,哪怕是做对手,也应当是光明磊落的。”

没有人回答她,织月有些奇怪,转过头去,便瞧见身后的两个丫鬟都在掩嘴偷笑,织月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随手抓起身上的披风便朝着洛水和阿音扔了过去。

一时间,笑声满屋。

正笑闹着,荣乐走了进来,笑着道,“什么事儿这么开心?”

织月眯了眯眼,柔声道,“皇姐,方才我正与丫鬟们说下午的事儿呢,我竟然看见血就晕倒了,真是丢脸极了呢。”

荣乐微微一笑,在床边坐了下来,“这有什么的,你一个弱女子,遇到那样的事情定然是怕极了的。怎么样,身子好些了吗?”

“皇姐放心,这不活蹦乱跳的吗?”顿了片刻,织月才又道,“今儿个这么一闹,父皇定然会收到消息的,我怕父皇和母后会为我担心,明儿个我想要进宫一趟,去给父皇请个安,皇姐你觉得如何?”

荣乐点了点头,“是该去请个安,我明儿个还有些事儿,就不陪你进宫了,我派几个人保护妹妹吧,你今儿个谁都不带的就出门了,结果出了这事儿,可把皇姐吓坏了,皇姐可经不得你再吓了。”

“嗯。”织月狠狠地点了点头,“月儿知道了。”

“对了。”荣乐状似无意地道,“今儿个刺杀你的人,可有说出是谁让他们来刺杀你的?”

织月想了想,摇了摇头,“那群人一出现就直接举着刀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那群人?”荣乐沉吟了片刻,又问道,“那群人也许便和指使杀你的人有关系呢,王公子可有从他身上发现什么吗?”

“应当没有吧,我也不是很清楚。”织月吐了吐舌头,一派天真的模样。

荣乐转过头望向两个丫鬟,阿音连忙道,“公主当然不记得了,公主惊叫了一声便晕倒了。然后就有好些百姓跑了进来,王公子便请那些百姓帮忙去报案,我们害怕公主出了事,便急忙将公主送了回来。”

“是吗?”荣乐看了主仆三人一会儿,才站起身来道,“月儿今儿个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吧。”说完便转身出了内室。

阿音等她离开,才转身对着织月道,“公主早些歇着吧,奴婢给公主打些水来洗漱一下。”说完便也出了内室。

洛水走到床边,帮织月将衣裳褪了下来,轻声道,“荣乐公主这是唱的哪一出?”

织月闭上眼,脑中一片澄净,“无妨,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不管他是谁,既然想要杀我,这一次没有得手,总是有下一次的,我就不信,抓不住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保护

92%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