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彩虹

番外篇/彩虹

番外篇/彩虹

-

消防通道离刚刚的检查室很近。

夏引之被雷镜揽着从里面出来,抬头,只能看见他绷得紧紧的下颌线和嘴角的一小片青紫。

她想开口问他刚刚卢琦和他在里面说了什么,可没来得及,两人已经走到了检查室门口。

迎面碰上久等不了两人回去,亲自出来找的林肯。

“雷,你在这里待过那么久,总不会还——”林肯话说一半,注意到他嘴角的伤,粗犷的眉皱起来,“怎么回事?”

雷镜没有说话的心思,手背碰了下唇角,对林肯摇了摇头。

夏引之想着刚刚碰上卢琦的事,心情也不好,本来刚见面时还觉得异国他乡能碰见旧识还挺惊喜的,现在只觉得简直就是碰见一个神经病的无妄之灾。

她心疼的抱紧雷镜,鼓着嘴巴嘟囔了一句“碰见一个疯子”。

雷镜抬手摸了摸她脑后。

身后消防通道门的声响引起林肯的注意,他视线过去,看到一个年轻的亚洲男人从里面走出来,嘴角同样有伤口,看着似乎比雷镜的还要严重一些。

林肯目光再移到面前自然也听到声响的两人身上,两人脸色看起来都不太好,没回头,而夏引之更是一把把两人都推进了门里。

……

方才雷镜检查结束,出去找夏引之之前,其实林肯已经简单给他说了检查结果,虽然他身体各项指标并不算太好,但总体情况还是在恢复很好的范围内。

但也许是被雷镜“骗”多了,夏引之在听林肯给她说了之后,还是一脸认真的反问了好几次。

问的林肯都忍不住笑起来,给她开玩笑,“亲爱的,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在质疑我的专业能力。”

“抱歉,林肯,”雷镜把夏引之揽回身边,“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在担心我联合你来骗她。”

“是我的问题。”

夏引之心道你知道就好,可还是在雷镜拍拍她后背时,对林肯乖巧道歉,“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意思。”

后者很好脾气的笑着摆摆手,意思是他在同她开玩笑,并没介意。

林肯本欲和多久未见的雷镜多聊几句,可惜后来护士来通知有患者过来,只好作罢。

不过在知道他们会在德国待半月之久后,很开心,非常热情的邀请他们到家里。

两人自然欣然应允。

*

夏引之本想着早晨等雷镜检查结束,可以让他带她到他的公司去看看的,可谁知道会出现卢琦这个程咬金。

准备坐电梯下楼时路过护士台,夏引之借了个口罩给他戴上。

看到他已经有些发青的嘴角,又忍不住小声咕哝着骂卢琦。

“行了,”雷镜勉强看她笑笑,掐掐她脸蛋,“不要撅着嘴巴了,哥哥喜欢看你笑。”

夏引之眼睛和他对上,轻易看出来他的不开心,准确来说,自他在消防通道里和卢琦说过话出来,他的脸色就一直不好。

可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所以她就只是假装不知道,和他相安无事的在外面用过午餐,在他提议要不要转转时,以累了想回去睡觉拒绝。

一直等到了家里,看雷镜关上门,才像个霸总一样在他转身时,双手…有点儿困难的撑在他身子两侧,把他人抵在门上,仰着小脑袋看他,“说,卢琦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雷镜:“…………”

他低头看着她凶巴巴的一张小脸蛋,有些忍俊不禁,可一想到刚刚卢琦的话,他又有些笑不出来。

况且,她胳膊对于他来说确实有点点短,她双手贴在他身后两侧的门上,身子差不多也全贴在了他身上,夏□□服料子薄,也不怪他在这个时候还有些心猿意马。

雷镜想抬手把口罩摘了,可手臂被她压着没办法,只好隔着口罩提示,“口罩。”

夏引之意会,怕他耍赖跑掉,用整个身子压着他让他靠在门上,才腾出来一只手给他把口罩摘了。

雷镜哪想过跑,软香在怀巴不得呢。

他手臂搂上她的腰,又用力把她往自己身上带了带。

夏引之:“……”

她看他脸上的笑,红了红脸,握紧小拳头在他胸口用力打了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雷镜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子没说话,脸上的笑也因为她眼里难掩的担忧渐渐淡下来。

他其实觉得自己已经掩藏的很好了,可没想到还是被她看出来

四周寂静。

夏引之和他对视着,眼睛一点一点的红了,声音听着异常委屈,“你不要让我担心啊…”

雷镜俯身在她眼睛上亲了亲,抱住她,下巴搭在她肩膀上,视线看着客厅一处,没有直接回她的话,只是轻声问道,“阿引,如果哥哥没有回来,你会如何呢。”

夏引之闻言皱眉,有些着急道,“是不是还是因为卢琦说的那次湖边的事?我都给你说了是他误会了,为什么你信他不信我?”她因为被他怀疑,又气又急,抬手推他,没推开,却反而被他抱更紧,鼻梁贴着他颈窝,顿时更觉委屈了,声音带了鼻音,“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不是,不是,”雷镜搂紧她,偏头在她耳朵上亲了亲,安抚道歉,“哥哥知道,哥哥当然相信阿引不会做这种事。”

“那你还问!”她再推他,是真的觉得生气。

她要是真做了那种事,爸爸妈妈们该会有多难过多伤心?她怎么可能…

雷镜去亲她,被夏引之偏头躲过去,鼻音没散,“不亲。”

每次都用这招。

“阿引…”他示弱,用鼻尖蹭蹭她耳朵和耳下的皮肤,“哥哥错了。”

“但哥哥是真的相信阿引不会做这种事。”

雷镜一示弱,夏引之就心软了,把眼泪蹭到他肩膀上,闷声道,“那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不回话,一只手抬起来压上她后颈,“乖,亲一下…”

夏引之推拒两下,最后敌不过他可怜巴巴的几声“阿引”,从他颈窝里抬起来小脑袋,迎上他嘴唇。

雷镜很慢的亲着她,不再进一步,就只是和她互相吮吻着彼此的嘴唇。

如此漫无目的的亲了会儿,他才和她鼻尖贴着鼻尖,看她清灵的一双眼睛,“结婚吧,好不好?”

夏引之倏地瞪大眼睛看他,“什么?”

怎么突然就…

“结婚,”雷镜重复,“我们结婚吧,好不好?”

夏引之因为他眼里的认真心跳砰砰跳快好多下,忽然有些不知所措的慌乱,“你、你早晨还和林肯说,我年纪还没到,怎么——”

“没关系,哥哥可以等,”雷镜嘴唇贴了贴她的,轻轻拍拍她的背,“只要你答应就好。”

“好不好?”

好不好?当然好了。

这本来就是她从小想到大的事。

可是——

“卢琦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夏引之指尖扯了扯他胸口的T恤,轻抿了抿嘴唇,“你不说,我就不答应你。”

“他说,”雷镜搂在她腰后的手不自觉收紧稍许,“他当年给你表白过。”

“可我拒绝他了啊。”

她以为他是因为这个吃醋,毕竟当时不过是看见钟乐湛拍了拍自己肩膀,他都像是泡进醋缸里一样。

“我知道,他说了。”

“……雷镜!你再不好好说,我就真的生气了!”

“……”他低头在她水润的唇上咬了咬,“小暴脾气。”

“他告诉我,”他在她真的炸毛前开口,“你拒绝他的理由是因为…你在等一个人。”

“阿引,你在等我,对不对?”

夏引之完全没想到这个,闻言有些不自然的避开他眼睛,囫囵道,“我又不喜欢他,拒绝他当然想着要一劳永逸了,瞎说的而已…这你也信。”

雷镜双手捧住她头两侧,强迫她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你在等我,对不对?”

因为脑袋被他桎梏着动不了,只能和他四目相对。

她看着他黑亮的眸子,眼睛不由一点点红掉,“不然呢…”

就算知道答案肯定是,但真听她说出来,还是砸的他心口刀剜了似的疼。

雷镜抱紧她,把脸埋在她颈窝里,想说话,声音却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夏引之能猜到他现在是什么感受,反而轻轻拍了拍他的背,用带着几丝鼻音的轻松声音道,“你也知道你有多好嘛,学习好,还长得又高又帅,关键是…对我很好啊,从小我都这么喜欢你,还怎么可能看得上别人……”

“…可那时候我明明都‘抛弃’你了。”雷镜声音有些狼狈。

夏引之安静了一小会儿,才轻声反驳道,“那也抹杀不了你曾经那么疼我的事实啊。”

她认真回他,“所以当时我在咖啡厅里跟你说的话都是真的,你离开后,我真的没有恨过你,只是很遗憾,还有一点点的不甘心,会想你明明这么疼我,怎么就不喜欢我呢……”

雷镜只要听一次她说他不喜欢她,就觉得心碎一次。

他再次亲上她,这次比刚刚激烈了很多,半晌,才缓缓停下,和她额头相抵,“阿引,我很庆幸自己回来了。”

夏引之闻言笑,小手在他胸口轻轻拍了拍,“我也是。”

“辛苦啦。”她盈着一双笑眼,只想让他开心。

雷镜一颗心被她这双笑眼暖的软趴趴的,亲亲她鼻尖,“所以你答应我了对不对?”

夏引之故意反问,“答应你什么?”

“结婚。”雷镜耐心重复。

夏引之嘴角压着笑,和他对视半晌,才哼了声,“虽然你连戒指都没有,但看在你这么喜欢我的份上,我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雷镜把她脸侧的头发别到耳后,笑,“刚刚吃饱没有?要不要再给你做点东西吃?”

“嗯哼,不用,”夏引之摇头,不过还是皱了皱眉,“但是不能不说噢,德国的中餐馆确实跟网上说的一样…”

“嗯?”他忍不住笑。

夏引之撇嘴,“一言难尽。”

她把小脸往他跟前凑了凑,邀功,“幸好我不挑食。”

雷镜笑着抱起她,在她傲娇的嘴巴上轻嘬了口,“阿引这么好养,哥哥以后可赚了。”

夏引之闻言搂住他脖子,下巴搭在雷镜肩膀上,晃着耷拉在他身侧的两条小细腿儿,大言不惭应声,“那可不是…”

随后察觉他抱着自己往楼上走,她又直起身子看他,眨眨眼睛迟疑道,“…现在睡觉有点早吧?”

雷镜一眼看出来她小脑袋瓜子想什么,故意问,“刚回来不是说累了?”

“呃,”她心虚了下,随后挺了挺小腰板儿,“那我这么说,还不是因为你一直看着不开心,我担心你啊!”

“哦,所以阿引承认刚刚是说谎了对不对?”

“……”有没有良心噢。

雷镜笑,“那既然不累,不如我们——”

“累累累…当然累,”夏引之及时改口,“累死了,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雷镜被她逗的不行,心道他的阿引怎么就能这么可爱,可还是瞅她故意取笑道,“小小年纪,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呢?”

夏引之刚想反驳他没有,明明是他在想…

结果看他真的没有往右边卧室拐,而是进了楼梯左手边的一扇门,推开——

哦,原来是一间影音室。

所以呢?要看电影?

她小脑袋打量了下,发现这间影音室和临港公馆的还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在自己家里,观影区不是单独的沙发,而是一个很舒服的三人真皮沙发。

人进去,门一关上,窗帘便自动合起来。

只有整面墙壁的屏幕亮起来的一点光源照在屋子里。

雷镜自己坐到沙发正中间,放夏引之在腿上坐着,拿一旁的遥控递给她,“找个喜欢的。”

“你想看什么?”她问。

“你决定。”雷镜随口回她。

夏引之拿着遥控器,想先看清楚上面的按键,结果眼刚垂下,就察觉到他人凑过来,亲上她唇角。

“……”还说她少儿不宜,明明就是他心思不正。

夏引之偏头和他不咸不淡亲了两下,躲开去看屏幕,真打算找个影片来打发时间,结果刚扭头,倒是方便他了,耳后和脖颈被他吐出来的温热气息弄得痒痒的,她缩了缩脖子,还在认真选片子。

雷镜一只手握住她拿着遥控的手,一只手压在她脑后,把她小脑袋转过来,边亲边问,“要看什么?”

“……”夏引之躲开他的唇,他又悄无声息追上来,半晌,她才有些羞恼的用手肘撞了下他胸口,“你好歹让我看一下屏幕啊…”

不然她怎么选!

雷镜闻言笑,嘴唇离开她的,低头隔着衣服亲了亲她肩膀,“好,你看。”

夏引之:这还差不多…

结果…她还是放心太早。

因为他嘴老实了,手却开始不老实。

她今天穿了件到小腿的无袖碎花长裙,刚扭头拿着遥控对着屏幕按了两下,背后的拉链就开了…然后是里面衣服扣子…

等裙摆被撩到大腿上,夏引之再忍不住,又羞又恼的一把将他推到沙发上躺下,趴在他身上,拿遥控戳戳他胸口,凶巴巴问,“刚才是谁说我少儿不宜的?请问这位先生,你现在在做什么?”

雷镜手压在她脑后,让她低下头,噙上她嘴唇的同时,另一只手拿过她手里的遥控,凭着记忆,按了几下遥控,找到一部片子打开。

随后才把遥控丢到地毯上,在片名跳出前的黑暗里,摸上她后背。

声音有笑,“做你刚才想的少儿不宜的事。”

“……”

音乐声响,电影开始。

他记得这电影里的一句话。

——斯人若彩虹,遇见方知有。

而这个名叫夏引之的小姑娘,对于雷镜来说,便是这一生,唯一的彩虹。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篇/彩虹

93.53%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