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夏引之头昏脑胀时,一股很浅淡的柑橘味道随着来人走动的风,盈进她的鼻腔里。

不是他。

不是雷镜。

夏引之有些沮丧,因为没想到,自己昨天不过匆匆见了他一面而已,竟然就已经记住了这些小细节。

“你好。”

礼貌的男声招回夏引之的神思。

她抬头,看面前书卷味极浓的陌生男人,说不清楚自己现在是失望还是庆幸,只是礼貌点了下头回应,“你好。”

“你是刚新搬过来的住户吗?”一旁的小褚耐不住好奇,张口便问。

“是,”男人笑了笑,“但不是我,是我老板。”

他看着夏引之,像是早知道对面的户主是她一样,“我们刚从国外回来,新找的住处,以后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多关照。”

“老板?”小褚双眼一亮,双眼里充满对有钱人的好奇与求知欲,“你们老板是谁呀?”

男人闻言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夏引之略显冷淡的声音。

“走了小褚,一会儿该迟到了。”

说完,她看着男人点头示意了一下,拉开门进去了。

小褚有些莫名的眨了眨眼,不过还是对着男人挥挥手,跟着进到屋子里,顺手带上了门。

西汀看着面前紧闭的门,幽幽叹了口气。

老板这条追妻路,看起来似乎…真的有点漫漫漫漫漫长啊。

*

夏引之提前十五分钟到了约定好的咖啡馆,郁兰给她约的位子在二楼一个偏窗位置,旁边有两盆落地绿植,隐蔽性相对很好。

小褚到楼下吧台点喝的,她到墙边书架上随便拿了本书,正看着时,听见回来的小褚把托盘放到桌子上,拿三杯咖啡边在桌上布好,边嘴里小声给她叨叨,“哎也不知道兰姐找的盲文老师是什么样的,我说怕来了找不见人,给她要老师照片,她说没有,说老师不喜欢拍照,没有照片。”

“问她男的女的吧,她就不耐烦的说我好奇心怎么这么重,到时候看着了不就知道了……”

夏引之打断她,“兰姐一会儿来吗?”

“嗯…”小褚摇头,“兰姐说有事去工作室,来不了。”

夏引之闻言,翻书页的手顿了一下,直觉郁兰这两天好像一直在躲自己。

可随后想了想,又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我就奇了怪了,”小褚没察觉,撇撇嘴巴还在继续吐槽,“你说兰姐这找的是老师啊还是祖宗啊?别是个性格奇奇怪怪的变态吧?”说完又兀自摇头,“不会不会,兰姐肯定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夏引之当初也是看了好几个郁兰给她找过来的助理之后,才定下来小褚的,相处下来这段时间,后者确实像她刚见她第一眼时的感觉一样,天真活泼,干净通透,不会有什么歪心思,只除了…话太多。

是真的太多。

可即便如此,夏引之还是留她下来了,因为觉得…她真的很像十五岁之前的自己。

想当年,她也是这样,会在一个人身边,叽叽喳喳,说这聊那,一刻都不停闲的。

……

夏引之看着手里的书,耳朵听着小褚的絮絮叨叨,不多时,她刚翻过来一页还没来得及继续看,耳边的声音倏然断了,一秒钟后,是小褚满含惊喜的声音,“诶,你不是…”

熟悉的味道随着咖啡的香气,涌进夏引之的感官里。

她眼神稍动,捏紧手里的书,下意识抬头看向停在自己身旁的人。

“你不是昨天跟着我们上电梯的那个…”帅哥吗?

小褚没过脑子的话因为忽然想到昨天夏引之和男人间的微妙气氛戛然而止。

尴尬的看着眼前一高一低四目相对的两个人,闭上了嘴。

夏引之看着雷镜,昨天的匆匆一面,她特意让自己不那么认真的看他,今天没防备一下离得如此近,视线便不由自己的凝在他脸上。

五年的时间,他眉宇间少年气不再,五官也被岁月磨砺的更深刻,更深的眼窝和更高的鼻梁,把以前充满少年气的干净清润磨练的稍显阴沉,而鼻梁上的无边眼镜却又把这份阴沉削弱了少许,两方中和,俨然使他变成了一个充满魅力的成熟男人。

此时的眼神是夏引之熟悉的,温柔安静却又像是饱含千言万语。

是曾经她无比熟悉的,宠溺又纵容的目光。

夏引之漠然的收回视线,低头看手里的书,捏着书角翻了一页。

可翻过来之后,她才后知后觉,方才那页她也是刚翻过来的,还没来得及看。

夏引之盯着面前的书页,懊恼的轻轻蹙了蹙眉,想翻回去又怕被他看出来,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看。

又忍不住祈祷,他刚刚最好没发现这个小细节。

昨天一起待着的三个多小时,雷镜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夏引之本以为今天也是,只要自己不理他,他自己会识趣离开的,可不是。

余光瞄见他确实动了,却不是离开,而是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里。

夏引之瞬间抬头,面无表情的盯着雷镜,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实在不想跟他说话,只好扭头看了眼小褚。

幸好后者也够机灵,即刻明白过来,看着斜对面的雷镜尴尬又不失礼貌的提醒道,“不好意思啊帅哥,我们正在等人,”她指尖指指他坐的位子,“对面有人了哈。”

“我知道,”雷镜开口,虽是在回小褚的话,视线却始终回视着对面的夏引之,看着她,柔声道,“我是你们要见的盲文老师。”

小褚闻言瞬间睁大了双眼,看着雷镜死命眨了好几下眼,一脸不可思议道,“盲…盲文老师?你就是兰姐给之之姐找的盲文老师?”所以昨天兰姐在颁奖典礼现场看到他在之之姐的旁边才没有说什么的吗?

可不对啊…

那既然这样的话,昨天兰姐为什么不顺便介绍他们认识呢?

总不能是为了给她惊喜吧?

小褚小心翼翼偏头看身旁的夏引之,看着对方乍一看面无表情,实则一脸风雨欲来的神色,悄悄握紧自己放在大腿上的小手手。

之之姐这表情看起来…实在不像是看惊喜的样子啊…..

果然,下一秒还没等小褚反应,就见夏引之把手里的书扔在面前的桌子上,拿起身旁的大衣起身就往楼梯那走。

雷镜比小褚反应快很多,在夏引之起身的下一秒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她路过自己身边时,握住她手腕,止住她离开的脚步。

“阿引。”

小褚因为这无比熟稔又亲昵的叫法,再次睁大了双眼。

她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称呼她的之之姐的。

阿引?

这称呼再加上男人几近卑微的恳求语气,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苏耶。

夏引之因为这声熟悉的称呼,差点儿没掉出来眼泪。

她甩了下手,没甩开,因为四周环境的原因,她怕招人注意,没敢太用力。又甩了两下,手腕却反被他越握越紧。

太紧了,箍得她甚至有些疼。

“你抓痛我了。”夏引之抬眼,盯着他冷声道。

雷镜闻言眉宇间闪过懊恼,瞬间松了力气,可也只是松了些力道,不至于再弄痛她,攥着夏引之的手腕还是让她挣脱不了。

他像是笃定了她不敢做什么招人视线的大动作一样,看她低声道,“不奢求你能原谅我,就只是说几句话,说句话就行。”

夏引之低头看他紧握自己手腕的手半晌,才抬眼面无表情盯着他,“放手。”

雷镜看着她冰冷又陌生的眼神,心脏一窒,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又收紧了些,“阿引。”

他姿态放的更低,“你不想跟哥哥说话也可以,我们只谈工作,可以吗?只要你别走。”

哥哥?

一旁尽量缩小存在感“看戏”的小褚被这消息直接惊到,这帅哥竟然是之之姐的哥哥?

我的妈耶。

可一想又觉不对啊…

这要真是兄妹的话…气氛可是…太微妙了点…吧。

小褚脑子里闪过什么无可言说的十八.禁,用力吞了吞口水。

不至于不至于…吧?

夏引之不想自己表现的过分抗拒,反而会显得自己好像更在意一样。

没再试着抽手出来,只是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提醒道,“我找的,是盲文老师。”

“是,”雷镜低低应一声,“我懂盲文,虽然没有教过别人,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拖你后腿的。”

他语气诚恳,面容认真,让人一点不能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你——”懂盲文?

夏引之看他脸上的认真,欲言又止。

雷镜的神色确实不像是为了来接近她而骗她的,看着是十足十的把握,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难道自己猜错了?

当年他到国外不是改学了金融专业,而是去学了…盲文?

夏引之脑袋里混乱一片,简直想骂人了都。

这真的太扯了!

可稍微冷静下来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巧合,让夏引之不得不怀疑一个事实。

她看他,冷不丁开口,“你和郁兰认识?”

雷镜闻言怔了怔,虽然没想这件事能一直瞒着她,但也没想她会这么快发现。

可他只是迟疑了一下,便回看着她轻点了下头,低声承认,“是。”

夏引之点点头,因为这个事实,鼻尖泛酸,眼眶瞬间就红了。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两天郁兰的不对劲,可这太匪夷所思了,换是谁恐怕也不可能想到这一点。

整整两年的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身边还存在着这样一个人。

昨天在颁奖典礼现场,他的出现和郁兰看到他的无动于衷,甚至昨天今天郁兰都对自己避不见面,还有不肯给小褚照片的事,全都有了解释。

所以,他走就走了,还在自己身边安排了这样一个人,时时刻刻“监视”着自己,看着自己因为他的离开变得“颓废”,变得不再那么开心,看着这样的她…他很有成就感,是吗?

夏引之看着他,喉间哽咽了一下,眼一眨,眼泪往下掉。

面前雷镜的面容变得模糊起来,可她也不想看清楚。

她想让自己看起来很好,想让他知道,离开了雷镜的夏引之也是可以很好很好的。

可一想到从昨晚到方才,自己在他面前的一切,其实都像个小丑一样被他看在眼里。

——成为了一个笑话。

她死命咬紧下唇,才没让自己在这一刻,因为难堪而彻底崩溃。

夏引之隔着泪帘看雷镜,浑身难以自抑的发着抖,半晌,才咬声道:

“雷镜,这两年看着我这样,你很得意,是吗?”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43.88%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