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夏引之从楼上下来,推开咖啡厅的门。

看着不知何时阴沉下来的天和湿漉漉的地面:“……”

影视剧里,男女主闹完别扭吵完架,女主从家里跑出来时,编剧不知为应景还是强调她的悲惨,外面的天气不是电闪雷鸣,就是暴雨突至。

递到夏引之手里的偶像剧本子,这样的剧情,十个里面没有九个也有八个。

每次看见,她也不是没有在心里吐槽过。

以前她没机会在剧里体会一下,如今倒是在现实里体验了把。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影视剧里的男主都会在下一秒追出来,这样那样一番,最终和好。

而她…

不会有。

因为她是夏引之,不是影视剧里的女主角,所以雷镜,也不会是影视剧里的男主角。

十五年前,他们是相互交叉的两条线,之后的五年,他们逐渐从交叉趋于平行,而现在,是已经完成平行的两条线了。

……

小褚看下雨,给司机冯叔打电话,让他把车直接开到门口来。

刚准备挂电话,余光瞄到夏引之就要踏进雨里,赶忙将她一把薅回来。

小褚把手机塞兜里,“之之姐你干嘛?下雨呢!”

“我让冯叔把车子开过来了。”

夏引之被她这么一拽,才从恍惚里回神。

把帽沿往下压了压,点点头没说话。

小褚看车子过来,“之之姐,你等一下,我去前台借把伞。”

门口台阶是露天的,走过去虽然不过几步,雨也不算太大,但淋湿是肯定的。

“不用了。”

夏引之淡声道,随后揪紧大衣领,下台阶,开门上车一气呵成。

小褚:“……”

哇,勇猛的之之姐。

夏引之上了车系好安全带就靠在座位上阖眸假寐,她帽子盖了大半张脸,让人看不见表情,可“生人勿近”四个字却是明晃晃贴在身上的。

连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冯叔都看出来了她的不对劲,车子虽启动着,却不知道该不该开,往哪儿开。

他回头看小褚,后者拿纸擦着打湿的头发,也是苦着一张脸。

两人打了一会儿哑谜。

小褚吞吞口水,倾过去身子凑到夏引之跟前小声问,“之之姐,送你回宜海湾?”

夏引之沉默数秒,“嗯”了声。

小褚闻言松口气,看着老冯打了手势,“冯叔,宜海湾。”

老冯“诶”了声,踩下油门。

吱——!

刚开了两米远,准备加速的车子突然一个紧急刹车。瞬间熄火。

车上的三人皆因惯性往前倾了下身,又被身上的安全带瞬间勒回原位。

小褚龇牙咧嘴摸了摸被勒痛的肩膀,看身旁的夏引之,“之之姐,有没有事?”

夏引之蹙眉摇头。

把帽沿往上抵了抵,因为视线遮挡看不见前面,只能叫了声,“冯叔?”

冯叔惊魂未定,气急道,“忽然有人跳到车前面!”

饶是他脾气挺好一人,这会儿都想要骂脏话了。

要不是多年驾龄反应快,前面这小子就算没去见阎王,也得去医院三月游了!

还有一句话不想说,想死找没人的地行不行?非要出来给别人添麻烦?!

忽然跳到车前?

小褚闻言瞪大眼睛,是疯了想碰瓷?还是活腻了想自杀急着投胎去?!

他们这可是连院门都还没出去呢!

冯叔放下车窗,冲着车前的高大男人吼道,“年纪轻轻,怎么回事?!找死吗?!”

小褚松了身上的安全带,扒着前面椅背皱眉往外看,这一看,直接傻住。

扭头看着夏引之结结巴巴指着前面道,“之之、之之姐…是,是…”

夏引之看一眼小褚,当即明白过来她的意思。

脸色一白,唰一下从座位上坐直身子,难以置信的偏身看向车前。

前面挡风玻璃被雨水冲刷的一片模糊,刮雨杆过,清晰片刻复又模糊起来。

可即便只是那一瞬,还是让夏引之看清楚了外面的人。

真的是雷镜。

震惊过后,便是攻心的怒气。

忽然跑到行驶的车子前?!

他是活腻了吗!?

“抱歉。”

听到冯叔的质问,雷镜抖着声音低声道歉,却不是因为差点儿成为车下亡魂,而是刚刚在楼上,他目送着夏引之下楼,想着她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脑袋里权衡今天真的如她所愿放她离开,自己以后能见她的机会还有多少。

结论是:没有。

刚才在楼上,她给助理说的那些话,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或是只是说给他听听的而已。

她是真的想要跟自己诀别,真的想要从自己面前、甚至是生命里消失掉。

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他不会,也不能。

他好不容易回来,好不容易见到她,好不容易让自己有机会再站到她面前。

他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绝对不能。

否则,这五年来,他所有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夏引之在车里,因为气急,握紧双手。

瞪着车前的雷镜在道完歉后,绕着车头走到她这一侧。

车里的小褚在给准备重新启动车子的冯叔说,先别开车,先别走,是之之姐认识的人。

夏引之听到了,因为生气,甚至想跟冯叔说一句,别管他,开车走。

可话到嘴边,却因为紧咬的后槽牙,说不出来一个字。

她这一侧的窗户因为了贴了膜,视物弱,又因为刷下来的雨水,把人只能看一个轮廓。

狼狈的轮廓。

夏引之一双眼瞪着车窗外已经被雨浇了个透的人影。

他人立在这,没敲窗,甚至没做任何暗示,只是安静的站着。

可她知道,他在等。

等她按下车窗。

夏引之瞪着面前的“无赖”,心里一钝钝的疼,可就是忍着不去按那个按钮。

这五年,他就学了这些吗?

时间一分一秒过,雷镜看着眼前始终紧闭的窗,心里全是忐忑。

他的阿引长大了,会藏心思了,而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把握可以读懂她。

也根本猜不到,面前这个载着,始终、也是唯一一个被他小心珍视在心尖上的人的车,会不会在下一秒钟,绝尘而去。

......

不知过了多久,面前的车窗始终纹丝未动。雷镜闭上眼,有些无力的把手轻轻贴在车窗玻璃上。

下一瞬,掌心下的玻璃抖动了一下,随即放下半扇。

雷镜反应很快的往前跨了一步,胳膊半撑在车顶,用身子给车子里的人挡住雨势,免得里面的她被雨水潲到。

车里的小褚因为看到这个小细节,撇撇嘴就又悄悄哭起来。

她一手抽纸擦眼泪,一手摸胸口:呜呜呜太虐了。

虽然刚刚在楼上听之之姐说的话,感觉这个惹哭之之姐的男人好过分好气人,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好希望他们两个可以在一起啊。

她太难了。呜呜呜呜呜。

夏引之不是没察觉到这个细节,所以此刻她需要用很大很大的力气把拇指掐进指关节里,才能避免自己的脸上因为看见面前狼狈不堪的他,露出丝毫破绽。

雷镜胡乱用指腹擦了下镜片上的水,俯下身子透过半扇车窗往里看。

她把帽子摘下来了,微微仰着一张脂粉未施的脸蛋儿看他,明明没有被雨淋到,可眉目却像是被水浸过一样,染着湿气。

睫下那双眼,瞳孔乌黑,眼白却还因为方才的哭泣,泛着红。

雷镜看着她,撑在车顶的手慢慢收紧。

小姑娘真的长大了。他想。

从国内到国外,阿引都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

又或许,从小到大,他的眼里只有她,只看得见她。

小时候的美,是清纯里揉着媚,惹他怜惜。

而现在,是媚里裹着清纯侵略人心的美,让他惊艳。

四目相接,夏引之看着雷镜近乎赤.裸的目光,眼底闪过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困惑,看不懂,也不想看懂。

只是心烦意乱的等了半天没听见他开口,掩饰般的不耐问道,“还有事?”

“有,”雷镜回神,重复道,“有。”

夏引之抿唇,看他浑身上下没一处干的地方,想催他快说快走,可话到嘴边却始终说不出来。

只能瞪着他。

幸好他很快识趣的开了口,“阿引,我、我听你的话,从宜海湾搬出来,不去那住。”

夏引之闻言一愣。

本来紧握的手握的更紧了,看着他,硬邦邦回,“那很好。”

雷镜喉间滚动,一双眼始终瞧着她,涩着声音道,“但是,可不可以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夏引之怀疑自己因为雨水敲在车顶上的声音,听岔了,怔然看他,无意识重复了一遍,“求?”

雷镜因为忐忑,手也紧紧握着,“嗯,求你。”

她被他的用字,心软到。

咬了咬下唇,“你说。”

“我知道,你现在还在生哥哥的气,我不祈求你能原谅我,但有些事,我希望你可以再考虑一下。”

“郁兰,郁兰我确实认识,但并不是我故意安排在你身边‘监视控制’你的人,她是专业的职业经纪人,很有能力,相处这两年,这些你应该知道,你走到现在不容易…我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一下,不要因为我的原因,放弃她,”他看她,喉间涩意更甚,“不值得。”

夏引之看他半晌,没直接答应,但也没拒绝。

冷淡道,“还有吗?”

说着就要关上车窗,被雷镜反应极快的用手压住,“有,还有。”

他没想到她还会再问,怕她真的不等他说完,关了窗,捏着玻璃的手很用力。

“我已经答应你从宜海湾搬出来,不去那住了,”雷镜声音低,姿态放的更低,“可盲文老师这个事,可不可以再考虑一下?”

他焦急说服她,“老师你肯定还是要找的,对不对?我真的不可以吗?”他看着夏引之的一双眼,真的是在“求”了,“我盲文真的不错,很好,一定不会拖你后腿。”

“而且我发誓,我只是给你上课,绝对不多说什么,也不多做什么。”

还有一句话他没敢说,只要能让我在你身边,看着你。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三章

45.32%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