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盲文老师?

郁兰的话音一落,在座众人皆露出诧异的神色。

《深情渡》这部剧分前世和今生两个部分,现代部分里女主角有一段眼睛失明的戏份,这个大家都知道,之所以觉得诧异,则是因为…没必要吧?

镜头呈现和现实终归不同,只要演员演技可以,画面里表现得当,这种完全可以在屏幕里“糊弄”过去的东西,哪里还需要特意请老师教?

盲文而已,随便摸一下做做样子罢了,有必要特意学?

观众又不可能去看看你摸的方式对不对……

倒是钟乐湛在短暂的诧异过后,很快回过神来,偏头看了眼身旁的夏引之,眼睛里难掩欣赏,“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你主动找的兰姐,让她帮忙给你请盲文老师的吧?”

他笑,“之前在拍《遗落》的时候,我听瞿导说过,你喜欢跟自己较真儿,角色里一丁点的小细节你也非要拿捏死了才行,今天这么一见,果然是。”

《遗落》就是他们前段时间刚合作过的那部文艺爱情片,夏引之是女二号。

后者听见钟乐湛的话,才和雷镜的视线错开来,礼貌回视过去时,依然是妥帖的笑,可只有离她最近的钟乐湛本人能看得出来,她的笑里,隐隐带着几丝没来得及掩饰的雀跃。

他不确定,但除了把其归之为“因为自己的夸奖”而开心,暂且想不到其他。

所以回看着她温柔一笑,画面就很妙。

坐在两人对面的雷镜和郁兰看见,眼神变了变。

前者隐在镜片后的那双眼睛,目光落在对面钟乐湛噙着笑意的半张侧脸上,微微眯了眯,而后者,凭自己多年的职业素养,才忍着没有叹气出来。

桌上其他人没注意到这里短短两秒钟不到的“旖旎”,也恰巧这时,门被人从外敲了敲,进来几个人,三锅汤底,五六个满满三层小车的菜推进来。

一阵兵荒马乱,上好菜的服务生退下去。

等着锅开的时候,艾绿看着斜对面的雷镜开口,“老师怎么称呼?”

雷镜把视线从面前的两人身上移开,波澜不惊的眸子瞥过去,“雷镜。”

“雷老师,”艾绿朝他笑笑,“要是兰姐不说,我还以为你是她手底下签的新人,你这条件…做个老师也太可惜了。”

她长相本就偏明媚挂的,眨着眼睛说话时,自带一股媚人的风情在。

雷镜收回来视线,垂眸看着面前的玻璃杯,淡淡道,“授人以渔的工作,何来可惜一说。”

虽然艾绿的那句话说出来是有些欠考虑,但凡是有点儿绅士风度的男人,总归能回的更妥善一点,至少…不要显得那么不近人情,让人下不来台。

换是一向以“滴水不漏”而著称的钟影帝,对方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他如果要回,肯定会回的委婉一些。

比如说,把她后面这句话中的重点放在前面那半句,谢谢她夸奖,再说一句自己对这圈子不感兴趣云云,或是把问题直接甩给郁兰,说太可惜了,估计郁大经纪人看不上自己等等…

郁兰在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这么个小场面,三两句肯定就给糊弄过去了。

总而言之,如此一来,事情解决,双方面子也都有了。

可雷镜这冠冕堂皇的一句话,一点情面不留,是直接把艾绿给堵哑巴了。

艾绿脸色变了变,显然没想到自己搭话夸奖的好意,对方不领情就算了,还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尴尬和窘迫在她脸上交错相应,饭桌上一时安静了片刻。

在座的各位,除了钟乐湛、夏引之还有岑导因为之前合作过还比较熟悉外,其余几个重要配角,基本都是第一次合作,就算之前在哪个节目或是颁奖礼上见过面,估计也就是点头打招呼的交情。

这个圈子,像夏引之这样有天赋有气运因为一个作品一夜爆红的有,像钟乐湛这样因为天赋也因为努力持续火了十几年的也有,但更多的是像在座的其他几个人一样,费尽心思想要在这圈子里往上爬一点,都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人。

雷镜虽说只是个盲文老师,但大家都是成年人,基本的判断力自然是有的。

他看着实在是不像是只是个盲文老师这么简单。

再说,无论如何他也是郁兰亲自带过来的人,如果只是单单一个盲文老师,就算跟组,到时候直接带到片场就是,有必要现在过来,还“特意”介绍给他们认识?

一时之间,没人敢圆这个场,就怕一句话不对,不小心砸了自己以后的路。

岑导闻言,看着雷镜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打量,她和郁兰也不是不认识,看她一脸的平静,基本猜到点什么,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显然没打算开口,而夏引之…就更不可能了。

她再迟钝,也能听出来艾绿刚刚声音里的“谄媚”了。

所以最终解围的还是钟乐湛。

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雷镜,温和笑笑,“还好兰姐真没签你,要不然以后,这圈子里恐怕没我什么事了。”

雷镜眸子闻声抬起来和钟乐湛的对上,嘴角提了提正欲开口,不想被身旁的郁兰直接打断,“锅开了开了,大家先吃,边吃边说吧。”

“一会儿早点儿吃完,我还得带着她…”她指了指对面的夏引之,冷酷无情道,“回去健身房跑一个小时。”

夏引之:“……”

“要不是老…小褚跟我说,我都不知道这大晚上的…身为一个女演员竟然还敢来吃火锅。”说完,她又诶诶两声,把刚倒了满满一小碗清水的瓷碗放到她面前,“你看看别人,”郁兰指着艾绿,“同样都是女演员,经纪人没在人都知道自觉的涮了吃,我不说,你就这么吃了?”

娱乐圈娱乐圈,兜兜转转不过还是一个圈。

艾绿虽然是半路转道过来做演员的,但之前好歹拿了一个最佳女配,身价翻了些。

她个人虽然半红不红,但背靠的公司大,而且她现在的经纪人跟郁兰也认识,她在圈子里混久了,不可能真的得罪谁也不可能真的让谁下不来台。

这么一句话,也算是帮她刚刚解了围。

……

夏引之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一碗清水,抬眸看郁兰蹙了蹙眉,“我吃了也不会胖。”

“……”郁兰知道这个,但还是道,“不会胖是不会胖,但镜头很苛刻,明天你脸多多少少肯定会有浮肿,所以还是要注意。”

夏引之一脸不情不愿,不自觉去瞥了她身旁的雷镜一眼,眸子里噙着几分抱怨和可怜。

钟乐湛第一次看见夏引之脸上有那种近乎耍小脾气的表情,到嘴边的话顿了下,转而去看郁兰,笑着说,“兰姐就让她好好吃吧,我知道几个很有效的消肿健身动作,不然一会儿我陪你们一起去健身房,教会她了我再走。”

郁兰:“……”

她心道你还是赶紧闭嘴吧,没看见她已经被身旁的低气压搞得头有多大了么。

而更让她头大的是,还没等她开口说话,身旁的雷镜长臂隔着面前的桌子探过去,满满当当一盘刚煮好的东西已经放到了夏引之面前。

手收回来时,还不忘把刚那一碗清水拿了过来,放到一旁。

郁兰:“……”

所以她到底抽的哪门子风,相信他说的只是老老实实来吃一顿饭,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夏引之看着面前的一盘子东西,嘴角抿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一本正经看着雷镜道谢,“谢谢雷老师。”

又扭头看身旁的钟乐湛,礼貌道,“谢谢钟前辈,消肿的健身动作我也知道,就不麻烦你陪我去熬夜了,一会儿吃完回去,早点休息。”

岑导从头到尾在旁边看着,低头笑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转而看着从始至终没怎么开过口的几个配角角色,闲聊两句,扯开了话题。

好在后面大家吃着,聊天聊地,没再扯出来什么危险话题,不知怎么,又回头聊起来夏引之找盲文老师的事,其中一个在剧里饰演夏引之好朋友的女孩子好奇的开口问她。

最后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而且我觉得盲文肯定很难学。”

要是她,如果可以蒙混过关,她肯定不会没事给自己找事,来学这么难的东西。

……当然,这句话,她肯定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还有导演和资深经纪人的面说。

虽然身为一个女演员,大晚上这么吃火锅确实不太好,但不能不说,钟乐湛选的这家店味道是真的可以。

夏引之吃的满足,配合度也高了些。

闻言“嗯”了声,撑着下巴看女孩子,“为什么啊?我想想…嗯,大概是因为有个人给我说过的一句话吧。”

“什么话?”

“她告诉我说,‘任何专业都没有随便’,”不知是不是因为汤锅的水汽,夏引之眼睛里雾蒙蒙的,“她还告诉我,不管是做什么事,既然要做,就一定要认真,要做好,因为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就不只是单单是我自己,更是代表着我所做这件事的这一类人。”

“所以不能随便对待,要很认真,要专业,她特别严肃的告诉我,‘专业’这个词是很庄严的,不能懈怠。”

在座的所有人,除了雷镜,没人知道她说的是谁。

雷镜看着她,眼里浸着心疼。

夏引之眉间轻蹙了蹙,撑在下巴上的手划过粉颊,用指腹压了压鼻侧,压回去那股酸意,再抬眼时,脸上又带了一贯疏离礼貌的笑,继续看女孩子,“还有,还有一个人。”

“他说,‘只有我们了解了这件事物的背景,明白它为何会存在于这世上,甚至为何会贯穿于我们、或者某一类特定人群的生活里,我们才会对它产生真正的感情。”

她察觉到雷镜在自己这里的目光,故意没看他,只是笑笑继续说,“‘而人只要投入了感情,就会对这件事产生难以割舍的情绪和心思,而这些情绪和心思,会让我们更有信心和耐心的学好它。’所以难不难…”

夏引之话顿了下,本想说她并没觉得难,可一想到现在这情况,雷镜只是郁兰刚刚给自己找的盲文老师身份,这么一说,不就拆穿了么,只好改口道,“不管难不难,该学还是得学。”

没人见过夏引之一下说过这么多的话,片刻安静后,岑导开口,话里难掩欣赏,“也难怪你出道一部片子就能红,运气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话可真不假。”

说完又看郁兰,冲她举了举手里的杯子,“眼光确实好,不能不服。”

郁兰谦虚笑笑,拿杯子跟她隔空碰了下。

艾绿出道时间比夏引之久,但如今成绩远没有她的好,本来心里是有些不满的,直到听了刚刚那么一番话,倒是也听进去几分,就算不服,也不能不承认,即使人有气运加成,她能有今天的成绩,也算是合情合理。

看来之前网上爆料她拍《梨园东皇》之前特意去找专业人士手把手教了一年多两年的事,大概率也是真的。

……

*

一行人吃完,时间还不算太晚,不到十点钟。

回到酒店,几个人分了两拨乘电梯。

岑导被刚刚在饭桌上问夏引之问题的那个小姑娘叫住说话,所以夏引之雷镜郁兰和钟乐湛艾绿刚好乘一趟电梯。

郁兰有意让雷镜和夏引之分开上去,但…谁会真的听她的。

……

几个人上去刷卡按楼层,钟乐湛和艾绿都在15层,所以钟乐湛刷了之后,艾绿就没再动。

只是看到雷镜拿卡刷了十七层时,不由自主多瞥了他两眼。

随后看没刷卡的夏引之道,“你也是在十五层?刚没注意,你在几号房?”

夏引之回看她摇摇头,看电子屏幕跳到9,淡声回,“没,我十七。”

不止艾绿因为她这话惊的睁大双眼,连一旁的钟乐湛都忍不住蹙眉侧目。

艾绿:“你在十七?!”

“……”夏引之第一次如此近距离体验了把什么是“振聋发聩”,略有些无语的看她。

我在十七怎么了,占了你的luckynumber还是咋。

钟乐湛带了些疑惑的声音响起来,看着夏引之低声问,“所以提前好几天包了十七一整层的人…是你?”

他话是对着她在说,可眼睛却不自觉的看向一旁的雷镜。

郁兰头疼。

而夏引之因为钟乐湛的话,难得被梗了一下。

她喉咙动了动,不知用了多大力气,才阻止自己扭头去看身旁的人。

疯了吧他。

有钱也不是这么造的。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

54.68%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