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晋江文学城独发/禁止转载

-

昨晚哄夏引之睡着,其实已经是后半夜了。

雷镜捡她小时候爱听的歌唱了几首,小姑娘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后来他又开始念诗词给她听,把自己知道的古近代情诗词,一句一句念给她。

见她紧攥着自己衣领的手渐渐松了,本以为睡熟了,可他稍微一动身子,她就又立马揪紧了。

雷镜看着她睡梦里也紧皱的眉心里一钝钝的疼,只能安抚的一遍遍亲她的额头,让她能感觉到自己在。

脱不开身…虽然也是自己不想脱,雷镜只能拿手机给走廊尽头房间里还在等自己过去,给德国公司开视频会议的西汀发信息,让他主持会议,隔天再把会议记录给自己看。

古装剧化妆时间长,早晨不到五点,小褚就来敲夏引之的门了。

因为被郁兰提前叮嘱过,知道雷镜也在里头,她没直接刷卡进去。

只是以往敲门就应,甚至有时候在她来之前就会准备妥当的之之姐,今天这么敲了半天还是没人来应。

不然就算之之姐没听到,那雷先生也应该听到了吧?

难道……

千奇百怪的十八禁内容已经在小褚脑袋里走马观花似的播起了小电影。

可不是说还没在一起么…

可随后又一想,要是真没在一起,也不可能睡一个房间啊?

小褚:“……”

可以谈恋爱的成年人的世界,好复杂。

而门里,雷镜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后半夜哄睡夏引之,他抱着她心猿意马,渐渐迷迷糊糊也睡着了。

感觉刚睡着就听见房门被人当当敲了两下。

心有戚戚的被惊醒,他搂紧怀里同样被敲门声惊扰呓语着往他怀里钻的小姑娘,蹙眉看房门方向。

直到听见那声“之之姐”才松了口气。

猜到应该是小褚来叫她起床去剧组,他拿手机看了眼时间,还没五点钟。

虽然不舍,但还是轻轻拍了拍怀里的人,叫了她两声。

不知醒没醒,小姑娘哼唧着直往他怀里钻。

雷镜一颗心被她弄的软一摊,也不舍得叫她了。

门外的小褚后来安静了会儿,可能实在没辙,才战战兢兢的拨通了夏引之电话。

电话是雷镜接的,语气听不出来什么情绪,就说让她再稍等一下。

小褚只能应着,挂了电话。

雷镜是直接把人打横抱进浴室的,其实后来小褚打电话的时候夏引之已经清醒了,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故意没睁眼睛,赖着没起。

她觉得自己有点坏,可还是想看看雷镜,五年的时间,他对自己能容忍到什么程度。

……

雷镜垫了块浴巾在洗手台边上,放她到上面面对着自己,湿了个一次性毛巾给她压了压眼睛,从额头鼻梁脸颊一路小心翼翼的擦下来,到嘴边的时候,小姑娘终于睁开了眼,抿了下唇,看着他说自己来。

雷镜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夏引之的小心思,其实从头到尾他不明白的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自己说她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了,因为在他看来,她一直都和小时候一样。

少女心事最迷人。

而从小到大他最是喜欢的,不过也是她对自己的这些小心思。

看她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雷镜想笑,忍住了,不想耽误她工作,没说什么,单手把她从洗手台上抱下来,揉揉她头发,“我让你助理进来?”

夏引之从镜子里看他,点头。

雷镜笑笑,出去把在门外已经站了快二十分钟的小褚让进来。

后者看着雷镜,因为不好意思,拘拘谨谨的,眼睛往屋子里瞟啊瞟,“那个…之之姐?”

浴室里传来水声,雷镜指了下闭合的浴室门,“在洗漱了。”

小褚无声:哦。

雷镜指指客厅沙发,让她自便。

如果只是夏引之在,小褚还可能“自便”,这会儿对着他,她怎么“自便”,只能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

雷镜回了卧室一趟出来,又到玄关柜那忙乎了一阵,回来时手里端着个一次性纸杯,放到小褚面前的桌子上,“喝点东西。”

小褚惶恐,看着雷镜温和的笑脸,总觉得有那么几分“笑里藏刀”的感觉。

“您您是有什么事想问我吗?”小褚捧着一次性纸杯,看着雷镜忐忑开口。

雷镜:“……”

他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

刚想说话,浴室门打开,看见已经洗漱过的夏引之出来。

雷镜咽回到嘴边的话,指了指卧室,“从柜子里给你找了套衣服,看喜不喜欢,不喜欢你再换其他的。”

夏引之无他,看小褚说了句“马上”,回了卧室。

而一旁的小褚,直接就惊了。

她对两人之间的事了解的其实不多,除了听郁兰偶尔提一嘴,就是那天在咖啡厅里现场听到的了。

除了觉得太虐心外,同为女孩子,第一感觉就是她的之之姐真的太喜欢太喜欢这个哥哥了…

也许是旁观者清吧,她同样也可以看出来,这个哥哥很喜欢很喜欢她的之之姐。

男帅女靓,两情相悦,小褚年纪还不大,满脑子粉红色,总觉得他们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

只是没想到…

这个渠成也太渠成了吧…

她怀疑再过几天,自己这助理可能都派不上用场了。

用不上叫起床就算了…现在连选衣服这样的事都不用了?

小褚真情实感的感受到了失业危机的急迫,捧着杯子看雷镜,真诚道,“雷先生,你有什么话就直接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誓死保卫住我的这份工作!

雷镜因为小褚脸上“壮士扼腕”的表情,微微梗了一下。

失笑,“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阿引睡眠不好这事,你知道多久?”

“嗯?”小褚诧异一瞬,结巴道,“没没没多久,差不多半年前我刚被兰姐派过来照顾之之姐的时候,兰姐就给我说了,告诉我说她睡眠质量不好,有吃安眠药的习惯…”

她小心看着雷镜的脸色,忙强调,“不过,之之姐是一直按照医嘱吃的,也没因为这个出过什么问题…”

夏引之前几天进医院的事,除了家里人,谁也没惊动。

小褚自然不知道。

雷镜也没提这事,只是道,“我在这儿这段时间,会尽量想办法让她慢慢把药给戒掉,但这种东西一时半会儿不可能一下子戒干净,昨天晚上她没吃药,虽然睡着了,但也不能说睡的多好,今天在片场,你注意着点,有什么事直接打给我。”

他给她说自己的电话号码。

小褚:“……”

所以昨天这帅哥哥说的来“哄妹妹睡觉”,是真的“哄妹妹睡觉”啊?

嘤嘤嘤。

果然是别人家的哥哥。

小褚记好电话,把手机收起来,看雷镜小心问,“兰姐给我说您现在是跟组之之姐的盲文老师,那…您今天不跟我们一起去片场啦?”

“郁兰给我看过阿引的拍摄表,前面这两个星期她拍摄密度大,没什么休息时间,我…”雷镜顿了下,“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夏引之脑子好用,从小学东西就快,盲文的那些基本东西她早掌握熟了,只不过需要些练习罢了。

他这个盲文老师,本就是他私心凑过来为了方便照顾她,现在用不上他,他去了怕是会让人觉得她表面功夫,做戏给人看…给她找麻烦。

思及此,雷镜胸闷,自己投资拍的剧,竟然还不能随心所欲的去片场。

小褚无他,哦了声。

继续忐忐忑忑的看他,直觉他一定还有话要说。

雷镜确实有话,但对她一个小姑娘不是那么好启口,更何况,他记得昨天她给自己说的那个。

偶像男神什么的。

他是个男人,那个钟乐湛看阿引的眼神,他不可能看不出来。

虽然能感觉得到,这小姑娘似乎挺喜欢自己和阿引的。

但…不太好说。

……

短暂的静默后,夏引之开门从卧室里出来。

雷镜看到她穿着自己给她搭好的那身衣服,压下心里的那股不舒服,提了提嘴角。

他过去又把她帽子围巾给捂的严实了点,用指背蹭蹭她小脸,“我让餐厅给你熬了海鲜粥,一会儿煨好了让人给你送片场去,你这两个星期拍摄密度大,我就不跟着去了,在这等你回来,嗯?”

夏引之有一瞬的诧异,不过并没想太多,看他点点头,扭头往门外走,只是走了两步停下,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头。

反而是雷镜,对她笑笑,“哥哥哪也不去。”

小褚在旁边看着,再度捂心口。

之之姐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吗?

好虐心。

雷镜后来送夏引之到电梯口,看见电梯下去,心里有一瞬的怅然。

…就觉得,自己可太像等爱人上班回来的“小媳妇”了。

雷镜看着合上的电梯门好一会儿,才揉揉眉心叹口气,掏出来手机给西汀打了个电话。

让他把昨天晚上的会议记录拿过来复盘。

*

夏引之在片场有自己的休息室,开始上妆没多久,雷镜说让酒店特意给熬的海鲜粥就送来了。

小褚抱着保温盒进来,一打开,满屋子粥的鲜香。

化妆师是剧组里的,和夏引之第一次合作,刚给她打好底妆,瞧见她没吃早餐,就先给她弄头发了。

夏引之让小褚去别处又找了副碗筷,让她也盛着吃。

问了化妆师,她说吃过了,夏引之也没再客气。

自己吃自己的。

夏引之吃第二碗时,有人敲化妆室的门,小褚开门看,惊喜的叫了声“偶像”。

钟乐湛在剧里饰演的萧清策是位沉默寡言却战功赫赫的少年将军。

此时上好的妆发让眉眼多了抹凌厉,一身黑色常服在身,跟平时温文模样相差甚远。

夏引之道了声早,从化妆镜里看他淡淡笑了笑,“你要早来一分钟也好,最后一碗,我刚吃。”

钟乐湛视线在化妆间里扫了眼,闻言一笑,说没关系自己已经吃过了,低头看了眼她捧在手里的碗,“海鲜粥?”

夏引之“嗯”了声。

“哪家店里的?”钟乐湛笑着感叹,“料给的可真足,改天我也去订一份来。”

小褚吃完了自己的,闻言嘿嘿笑着插话,“偶像,你这就绝对吃不到啦,这可是有人让饭店厨师特意给之之姐做的。”

钟乐湛闻言怔了下,倒是没再说什么,只是低头看了眼认真吃着粥的夏引之,遗憾笑笑,“那确实。”

随后闲聊几句,从化妆间里出去了。

小褚送自己偶像出去,门关上的时候,后知后觉想着他最后的那个笑。

眼睛慢慢撑大。

不不是吧?喜欢上瘾请大家收藏:(www.shouda88.com)上瘾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上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上瘾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

56.12%
目录
共14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