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说起这个,邵玄烛就特别来气,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蚊子了,眼底闪过一丝凌厉,“要不是月华宫的明月尊者和玄剑门的青霄剑尊牵头,我是怎么都不会在这种时候发邀请,让你出来一趟。之后太吾派居然也参合进来,拐弯抹角的说诛杀一个大魔头的时候,有人出手把大魔头救了,看起来,竟像是修仙界消失匿迹许久的琼华道君,为了防止有人存心假扮琼华道君,希望我能够邀请你出山,有误会也好当面解开。”

“月华宫、玄剑门和太吾派都是修仙界的老牌门派,传承悠久,底蕴深厚,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都是修仙界排上名号的人物,他们都出面了,我自然是先信了几分。”

“现在我倒是想要跟他们当面对质一番,问问他们可是问心无愧。”

邵玄烛简直心态爆炸,越想越气。

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都是修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太吾派也是老牌门派,三派都出面了,他身为洞虚山掌门自然要给几分面子,何况身后还有一大串的苦主,每个报出来都是修仙界有名有姓的家族门派。受害者分布范围如此之广,没点底蕴的还都上不了名单,如何不让人怀疑这是邪魔歪道针对正道的屠杀清洗,其目的就是为了打压正道,好给魔道邪修腾出空间来。

亲自动手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大魔头,是正道之敌。

说众人联手诛杀那魔头的时候,突然跑出个神秘人救走了对方,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都指出,仿佛是琼华道君。

邵玄烛第一反应是不信的,自己这个好友是什么性格他还不知道吗,修为越高就越喜欢呆在犄角旮旯的山里清修,很久没出来走动了,久到现在的年轻人基本都没听过琼华道君的名号。

但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的指认又不能不当回事,谣言更是沸沸扬扬,捕风捉影的话传得有鼻子有眼,好像亲眼看到了一样。

这时候太吾派跑出来打圆场,让邵玄烛把萧玉尘请出山,也好证明清白。

但邵玄烛也有个疑问,为何修仙界突然出了这么一个杀人如麻,专门盯着各家各派青年才俊下手,心狠手辣的大魔头,他洞虚山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虽然洞虚山一心修炼,却并非与世隔绝,经常会派弟子下山历练,尤其是现在魔修邪道变多了,洞虚山对此非常重视,如果真的出了这么一个以各派精英为目标的大魔头,洞虚山下山除魔卫道的弟子们没道理不曾听闻,更是没有遇到过。

难不成,他们洞虚山弟子都配不上正道精英的称号?

洞虚山受不起这委屈!

邵玄烛当时就在心里发誓,要是有人敢说这是因为那大魔头是琼华道君教出来的弟子,专门避开了洞虚山,或者说那大魔头跟他这个洞虚山掌门狼狈为奸,他就当场打爆那人的狗头,也好叫人知道血口喷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可能是他当时的气场太吓人,没人敢当这出头鸟。

涉及到月华宫、玄剑门、太吾派以及众多有名有姓的修仙世家名门正派,邵玄烛若是孤身一人,大可一意孤行,力挺好友,但他是洞虚山的掌门,需要考虑到门派形象,以及洞虚山在此事件中受到的影响,不可以任意妄为。

继续僵持只会越演越烈,邵玄烛只好以千里传音告知萧玉尘,邀请他出山。

有些话千里传音说不清楚,面对面才讲明白。

“我按照你说的方向派人调查了一下,因为这事闹得很大,所以查起来还是很快的。修仙界盛极一时的神秘拍卖会突然惨遭屠杀,凡是参与者全都血溅当场不留活口,震惊世人,我在洞虚山也曾经有所耳闻,修仙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血案了。”

“拍卖方姑且不提,参与拍卖的修士几乎都有着不俗的修为,最低也是金丹期,最高甚至是化神期,不是修仙世家中的青年才俊,就是门派里的中流砥柱,竟然全都惨死,自然是震惊天下,但是因为拍卖会里没有一个活口,所以根本不知道是谁犯下的,最后只能归结于邪修头上。”

“我派人查了查,这个神秘拍卖会不是谁都能参加的,光有钱不行,需要已经参加过拍卖并竞拍成功的客人推荐,才能够拿到拍卖会的邀请函。拍卖的东西主要是一种丹药,号称是仙品洗髓丹。”

“那些丹药价格不菲,一出现就遭哄抢,一个个都非常愿意砸钱,非常畅销。据说效果非常好,非一般洗髓丹能够比,甚至可以提升个人资质,令苦于资质有限无法跨越瓶颈的修士突破境界。很多修士都削尖了脑袋想要参加这个拍卖会,各种走关系,让拍卖会的老客推荐自己,但是说来奇怪,这些成功竞拍到过丹药的老客户在这方面非常谨慎,就算有人愿意出大钱,只为了一个推荐名额,他们也不会轻易松口。”

“有人猜测,许是担心参与竞拍的人多了,会增加竞争对手。”

“我仔细对比了一下,果不其然,当初惨死于拍卖会的那些修士,其背后的家族门派全都是这次的苦主之一。时间紧迫,而且拍卖会血案过去有一段时间了,所有参与过拍卖会并成功竞拍到丹药的客人名单暂时查不到,但光是确认了死于血案的修士其背后势力都参与了诛杀围剿大魔头的事件,就足以让人产生联想。”

“如果这些人是因为血案,为了报仇才联合到一起,那其他修士是为了什么?”

“所以我还让人关注了一下,其他的家族门派里是否有什么人突然功力大增,把传出消息的时间和人物都记录下来。”

“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大概的情形我心中已经有数了,那丹药绝对有问题。”

邵玄烛最后一句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迟疑。他紧紧盯着面前的萧玉尘,神情严肃郑重,“既然你带着两个徒弟出山,来我洞虚山拜访,这个消息大概很快就会传出去,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等人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赶来,到时候,我这洞虚山怕是要热闹了。”

“你先给我一句准话,是不是你徒弟干的?”

“是。”萧玉尘毫不犹豫的回答。

邵玄烛表情空白了一秒,没想到居然这么干脆利落,但他很快回神,表情都惊奇了,“你这徒弟竟然比你当初还要狂啊!曾经琼华道君的名号可是让多少人冻的寒风瑟瑟,不敢触其锋芒。”

“倒是没想到隐居的这么干脆,说隐居就真的不再出来走动。让现在这些没听过你名号的后生晚辈一个个叫嚣着往你身上泼脏水,月华宫、玄剑门和太吾派比较收敛,委婉的说有什么误会当面解开,明月尊者和青霄剑尊虽然指认是你救走魔头,却不敢把话说的太满,用了‘仿佛’两字。”

“不过你徒弟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邵玄烛回忆了一下司殷的样子,确实戾气重了一些,重伤病弱都掩盖不住锋芒,仿佛一把随时都可能出鞘的剑,凌厉刚强,宁折不弯。

他摇摇头,“钢过硬则易折,你这大弟子的性子看着……”

“他是司氏一族的人。”萧玉尘淡淡的说。

邵玄烛当场消声了,表情是愕然的,好半晌才找回声音来,“这确实是你会做的事情。我瞧着他虽然戾气重,却也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嗜杀之人,对小师妹颇有温情,落落大方,想来若不是司氏一族……也会是个性格温和的孩子吧。”

下一秒他立即反应过来,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气得差点原地升天,“那丹药……!!!”

萧玉尘没有回答,定定的看着邵玄烛,然后不忍的闭上眼,长长叹息一声。

这不忍,自然不是对邵玄烛的,而是司氏一族。

邵玄烛本来就被搞得心态爆炸了,骤然知道这种事情,恨不得把那群跑来自己面前搬弄是非颠倒黑白的东西活撕了,居然还有脸说别人是大魔头,吃人的事情都干出来了,他们分明才是大魔头啊。

本来以为联合起来造谣生事,以莫须有的事情咄咄逼人就已经够无耻的了,没想到这些口口声声自己是苦主的家伙,才是真正犯了不可饶恕之罪的狗东西。

好家伙,恶人想告状啊!

更让邵玄烛惊怒的是,牵连到如此多的修仙世家名门正派,这修仙界的风气当真在不知不觉中堕落至此?!

他很想告诉自己,参与竞拍的人或许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仙品洗髓丹到底采用了什么原料,是杀千刀的拍卖方泯灭人性,为了敛财不择手段,但丹药价格昂贵,竞争激烈,一般修士想吃还没资格,家族买回去都是优先供给族里最被看好的青年才俊,若是门派修士自己斥巨资买回去,必然马上闭关。

这些人,会随便斥巨资买个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炼制出来的丹药?

怕是没有摆到明面上说,但都心照不宣。

仙品洗髓丹,这下界还有什么东西能够称得上“仙品”二字。

气到极点邵玄烛反而冷静下来,头脑一阵清明,接下来不是打嘴仗就能解决,涉及到这种骇人听闻的丑事,为了以后在修仙界立足,那些人必然不会承认,就算最后证明了那些丹药的问题,他们只要一口咬死自己也是被拍卖会骗了,表演几滴眼泪,大概就能把场面圆过去。

“我这洞虚山掌门看来是被人当成傻子糊弄了啊。”邵玄烛狞笑,“老伙计,你这琼华道君看来是被当成快死的老东西了啊!我认识的萧玉尘,不会清修了这么多年真成了个吃素的,还比不上当年了吧?!”

“自然不会,所以我便出山了。”萧玉尘淡然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14.47%
目录
共7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