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3【Part two】3-2

第二部分3【Part two】3-2

【3-2】

“颜华呢?”江水青走下飞机惆然四顾,马天行赶紧跑过来,低声对江水青说道:

“颜华只知道你最近要来,但不知道你今天来,你可能忘了,今天刚好是颜华的生日,我这不是想给他弄个惊喜吗?”马天行总是让人始料未及。

接着,马天行把龙格,王土和央金叫过来,对王土和央金说道:“我看你们两个对‘天行之圆’很感兴趣,就先让龙格陪你们参观一下吧!我们晚一点会合。”说完就带着江水青下楼,坐上悍马电瓶车,前往颜华的住宿——“茶示”民宿酒店。

这间名曰“茶示”的民宿酒店,是马天行的酒肉朋友——设计鬼才愚夫的得意之作。它原来是岛上的一间废旧的菠萝罐头加工厂,愚夫在最大限度的保留和加固原结构的基础上,在其间穿插和叠加了几个长条形的立方体,像是中国古典的榫卯结构,同时又好像充满了后现代解构主义的神来之笔。

酒店建筑的外立面采用岛上的火山石切成薄片后装饰而成,与酒店所处的火山岩地貌融为一体,像是从火山岩地面长出来的一组抽象的雕塑。

酒店并不大,只有二十四个房间,刚好以中国的二十四节气来命名,整个酒店以茶为主题,各种流派的茶席延伸在酒店的不同空间。

江水青刚跨入酒店大门,就被摆在大厅中间的一盆野趣派的插花艺术所吸引,它由几枝硕大的枫树树枝所组成,枫叶的颜色很奇特,由绿到黄,又有由黄到橙,由橙到红,渐变的层次各有不同,好像有的还停留在春天,而有的已经从夏天来到了秋天……在那个拙朴笨重的老船木花台上,放着一把宣纸小折扇,江水青打开一看,扇面上用行草写着一句隐语:世间所有的久别重逢都是一种初次相遇。

江水青的内心荡起一阵情感的涟漪……

“这是按颜先生的吩咐,专门从京城香山空运过来的,可这个季节的香山枫叶当然是绿色的,好在我们懂科学的花艺师用了一种特殊的催化技术,结果产生了今人意想不到的效果。”酒店的管家亚朵这时走过来给江水青作了一下介绍。

“另外,您的房间都已打理好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这会儿,颜先生好像在做一个什么重要的手术呢!”亚朵说完,看了看马天行。

“什么重要的手术?”马天行一惊,赶紧带着江水青往里面走。

他们绕过一个小天井,穿过天井外庭院的廊道,来到了一间小画廊。

画廊里挂满了马天行早年收藏的一些艺术作品: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刘野的《剑》、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徐累的《还城记》、刘小东的《三峡移民》、展望的不锈钢雕塑《山水》……当然也少不了他朋友力君兄的大作。几乎中国当代重量级艺术家的作品,马天行都有所涉猎。

在画廊的一个过渡厅里,江水青惊讶的看到了那幅水墨画《海风习习》,那是她九八年和颜华从涠洲岛采风回来后,根据她在岛上的写生稿创作的。后来,她改行做服装设计后,就把这幅送给了她的朋友——服装设计师马可。想不到今天在这个遥远的太平洋小岛上再次见到它,江水青有一种恍如昨天的穿越感……

这幅《海风习习》现在看起来,却不泛一种处女作的率真和信马由缰的大师风范。

“是不是现在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坚持画下去?其实,你本来也可以成为一位国画大师的。”马天行在旁无不可惜的说道。

“没什么可后悔的,就像你当初离开京城一样。”江水青显得很淡定。

“而且我觉得,我现在也在成为一位大师,在不久的将来。”江水青边说着边环顾四周,她有点疑惑,既然要见颜华,马天行为什么把她带到了画廊。

正想着,马天行不知动了那个玄机开关,过渡厅里的一个愽古架徐徐移动,露出了一个暗门,马天行按开暗门,里面居然是一部电梯。

江水青和马天行走进电梯,电梯缓缓下降,来到了一个地下室……马天行领着江水青走过地下室一条长长的通道后,眼前豁然开朗。

原来,这个地下室一直延伸到了海岸的硝壁上,一排长长的落地窗伸到了悬崖的外面……在落地窗的外面还有一个宽大的露台,在这里,远处太平洋的海景尽收眼底。

这个地下室,正是颜华的实验工作室。马天行推开阳台旁的一个房门,只见颜华躺在手术台上,还没有苏醒,手术台旁边的几个实验人员正在忙碌着……看见马天行进来,实验主任迈克走过来告诉马天行,实验手术很顺利,再过半个多小时,颜华就会苏醒过来。

迈克还叮嘱马天行,颜华苏醒后一定要避免他的情绪过于激动,说完就和其他人员一起退出了房间……马天行一看旁边那台缝纫机式的神经外科机器人,心里就明白了。

原来,颜华选择生日这天进行脑机接口手术,似乎想给自己一种重生……也许,他是想以这种重生,来迎接江水青的到来……

江水青抑制着内心的波澜,轻手轻脚的走到手术台前……在她的心里或者梦中,她设想过无数个与颜华重逢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情境,但此时此刻,就算她做梦中梦也是没有想到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她却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平静。在听过马天行对颜华的死里逃生的描述后,她在心里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那怕颜华变成了一只丑八怪,她也能坦然面对。她找来一张凳子,坐在床边,趁颜华还没醒来,仔细的端详端详这张久违了二十年的脸庞……

除了左右脸轻微的不对称感,以及脸上隐约的冻伤瘢痕,额头上的那道感叹号伤疤依然清晰可见……当然,还有二十年时光隐约留下的岁月痕迹……总而之言,基本上符合颜华在江水青心目中预想的形象……是她的颜华,是她梦牵魂绕的那个容颜……江水青再也抑制不止情感的波澜,积储了二十年的思念,此时像滔滔江水,奔流不止……

马天行适时的退出房间,并轻轻的关上房门,他来到大露台上,在那张现代款的茶示八仙桌旁坐下,从桌上的雪茄盒里拿出一支哈瓦纳……他此时需要抽上一口烟,但是为了习武,他已经很久没有抽过烟了。他把雪茄放到鼻子前嗅了几下,最终忍不住点燃了它,他恶狠狠的抽了一口,看着烟圈从嘴里一个个冒出来。

在斜视的角度里,这些烟圈与远处海平面传来的波光似乎在相互扰动,像一堆凌乱的思绪在回光返照……他无法想象,相隔二十年的恋情,要怎样去倾诉才能释怀;他也不想去见证,在生死离别的重逢里,是什么样的宽容超越了苦难……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马天行手中的雪茄也抽得差不多了,远处的落日正把余辉撒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这时,龙格和亚朵带着王土和央金,也带到了大露台上。

亚朵还提来了一个精致的生日蛋糕,这个蛋糕的造型,可谓别出心裁,它做成了水清岛逗号的形状,“岛”的中心用巧克力做了一个“天行之圆”、“圆”的中心插着一根红色的小蜡烛。

然后亚朵和央金摆开了茶席,大家一起围着茶示八仙桌,品起茶来,一边看着夕阳烧红了天空,一边也在等待着会有什么奇迹发生似的。

半个时辰又过去了,实验室的房门终于打开,江水青推着坐在轮椅上的颜华,朝着大露台慢慢的走来……他们像是一对相濡以沫多年的老夫老妻,似乎彼此之间从未分离过。

“夕阳无限好”的余晖映红了他们的脸庞,江水青看着正在落入太平洋的落日,触景生情,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它熄灭着走下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它在另一方燃烧着爬上山巅散烈烈朝辉之时。

(本章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无为之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无为之王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部分3【Part two】3-2

84.85%
目录
共3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