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星辅大街二十八号

第十章 星辅大街二十八号

“周拯你小子死哪去了?啊!几天不见你人影!工作还要不要干了!真以为铁饭碗就不会被砸吗!”

手机听筒中传出了一阵咆哮。

周拯尽量将手机拿远,表情略有点无奈。

他其实之前请过假了。

等电话那头的暴躁大叔吼完,周拯笑着赔了几个不是,解释说自己这几天生了一场大病,现在还没完全恢复。

对方的口吻缓和了下来:“小周你真生病了?不是偷懒躲在家玩游戏?”

周拯的嗓音都变得虚弱了许多:“咳,咳咳,主任,我身体出了一点小状况,这才刚出院。”

“那以后记得提前讲清楚嘛。

“你去公司官网下个请假表,填好了以后尽快发给我……真的是,这一天天的,现在的年轻人就没有一个靠谱的!”

对方在不停抱怨中挂断了电话。

周拯轻轻舒了口气,对一旁敖莹摆了个胜利的剪刀手。

敖莹鼓着嘴角表达不满:“此人,嗯,这家伙好粗鲁,还打断了周你如此难得的修行状态。”

“当领导的嘛,理解一下啦。”

周拯仔细回味着刚才修道的愉悦感,兴冲冲地说着:

“我再试试!状态这东西,有一次肯定能有第二次!”

话还没说完,周拯已是自顾自盘腿坐了下来。

敖莹抿嘴轻笑,却也没再为周拯强行引导,飘去了后方不远的沙发上。

于是乎。

努力上进的青年男人席地打坐,摸索着属于自己这一世的修行之路;

悠闲轻松的美丽少女趴在沙发上,翘起的两只小脚轻轻晃动,手边伴着零食、面前摆着食谱,开始朝着烹饪糕点的领域进行探索。

大概一个小时后。

“敖莹你不用修行吗?”

周拯扭头问了句,眼中满是好奇。

“不用呀,”敖莹轻松地解释着,“龙族血脉记忆会随着时间慢慢觉醒,祖辈的功法、感悟都可在血脉记忆中提取,我只要熬些时间,等过两年跃龙门,恢复真龙之身就可以让血脉升华!”

“……打扰了。”

平庸的凡人露出了惭愧的笑容,低头继续努力修行。

海中来的少女有些跃跃欲试——

她看上了厨房冰箱里的那些‘生存物资’,趁着周拯闭眼继续找状态时,悄悄地飘了过去,用结界封住了那窄窄的区域。

上午的时光漫漫而过;

厨房里多了一些表皮焦黑的蛋糕胚。

从周拯被电话打断修行又过了两个小时,一缕缕微风再次徜徉在客厅。

已经在古裙外套上了方格围裙的敖莹,略有些惊讶地看着周拯。

他还能来一次?

不是说初修行的修行者,想要进入这般状态,与天地沟通、与灵气相合,是很困难的吗?

敖莹眨眨眼,嘴边很快绽出笑意,继续低头忙碌着自己手边的活计。

周拯这一打坐,就接到了中午时分。

起身时,他只觉浑身通泰,像是泡了个温度适宜的热水澡,精神饱满、神采奕奕。

头清目明,始知修行之乐;

呼吸顺畅,终晓自然多趣。

【人话】:没想到修行这么爽!

也是多亏了敖莹提醒,周拯也不敢一直这般修行下去,毕竟他还没有正式的功法。

开局走岔劈了反而不美。

周拯伸展了下肢体,赤膊光脚站在地毯上,试着对前方空气打了一拳。

不能说毫无威力,只能说没什么长进。

“那个,”敖莹轻吟几声,“周你既然已经决定修行,而且也提出要加入啸月他们,那为什么不直接辞去之前在凡俗担任的职务?”

她还在为那通打断周拯初次修行的电话耿耿于怀。

周拯笑眯了眼:“这年头找工作太难了,我总要先找好下家,确定自己能吃下一碗饭,再去交还上一个饭碗。”

敖莹略微思索,柔声道:“你思虑确实是更周全的。”

周拯问:“对了,啸月教官有说什么吗?关于我面试的事。”

“它只是说,让你找个合适的时间去它那,”敖莹笑道,“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位天狗一族的临世仙人,对你格外关照呢。”

格外关照应该不至于,大概就是一种仙人对凡人的善心关怀吧。

又或者,啸月教官知道有关他前世的一些事?

周拯略微思忖,抬头看向敖莹:“现在方便出门吗?”

“当然。”

“按你之前所说的,啸月教官当时也去救我了,”周拯笑道,“我现在脱离危险,也该上门道谢,而且……”

“怎么?”敖莹眸光流转。

“我其实挺希望早点正式修行,”周拯主动邀请,“我想现在就去找仙人们面试一下,你要一起吗?”

“要,”敖莹笑道,“你去哪我就随你去哪。”

“怎么突然说这个,那你先等我下,我去换身正式点的衣服……对,还要给啸月教官发个信息,提前约一下时间表示尊重。”

周拯口头强调着,两个健步窜回了卧室,略有点不好意思。

敖莹虽然知道周拯对这件事十分看重,但她万万没想到——

男生换衣服竟然也能一个小时!

……

黄皮出租车缓缓停在了老步行街的入口。

车门打开,一尘不染的限量纪念款运动鞋最先落地,引出了那条崭新的灰色运动裤。

平整的短发散发着洗发露的淡淡柠檬清香,周拯那眉清目秀的面庞略微紧绷。

刚下车,他就仔细扫量着各处,想确定此行目的地的大概位置。

他本来打算西装革履的,反复纠结了许久,还是决定打扮休闲一点。

面试嘛,心态必须放松。

既要表现自己对接下来这份工作的认可与尊重,又要表现出自己的自信,最好给人一种‘此地不留爷,爷就卖红薯’的从容感。

嗯,从容感……

司机师傅的脑袋探出车窗:“老师!车费结一下!”

“好的好的!”

周拯赶紧回头掏手机,给司机师傅扫码付款。

他上衣口袋中传出一声轻笑。

敖莹用了变化之法,此刻化作一只拇指大小的鲤鱼状玉石,就在周拯的上衣口袋中呆着,尽量避免外出行走、以免暴露行踪。

——她无惧妖魔,只是单纯不想再给周拯惹什么麻烦了。

星辅大街确实繁华,店挤店、楼挨楼,随处可见奢华品牌,到处都是与人类基本生存需求无关的场所。

周拯一眼看去,发现了不少吸睛的美丽大姐、英俊男人。

他们看似随意的走过,嘴角带着或自信、或羞涩的微笑,给一旁端着设备的摄影师准备好优秀的侧拍视角。

“好多来这搞街拍的网红。”

周拯小声嘀咕着,端着手机开始查找地图。

敖莹的一缕嗓音钻入周拯耳中:

“这里有几个灵物,不过身上都没有煞气,应该是亲善人类、被复天盟准许在城市中生存的。”

“嗯?真的假的?”

周拯不由来了几分兴致,四处多瞧了几眼,也没分辨出哪个是灵。

先办正事!

七拐八拐,左走右逛,周拯进了一处热闹的大院,顺利寻到了他此行的目的地……

这是不是有点过分显眼了?

“神仙洗浴中心。”

周拯透过玻璃门,打量着里面那豪华的装饰,又抬头看了眼这二十多层楼高的建筑,再三确认一旁墙体上挂着的门牌。

【星辅大街第二十八号】。

【神仙洗浴中心】。

说实话,如果不是之前的停车场事件,他身边又有一位小神仙,周拯现在八成已经要怀疑啸月是个‘澡托’了!

来都来了,怎么也要进去看看。

周拯在手机找出了啸月回复的短信,做了几个深呼吸;

等身体完全放松下来,才自信满满地踏上台阶,推开了那两扇咖啡色的厚玻璃门。

大堂布置的金碧辉煌,三层楼的挑高装修出了五星酒店的豪华感,恰到好处的灯光与悠扬的西洋乐曲,渲染着某种‘高级’的氛围。

这一看就是搓不起的澡!

门后正中是一条琥珀质感的通路,左右各有两只浅浅的水池,池中飘着几朵莲花、边缘有雾化器喷着白雾。

正前方,那位身穿旗袍的女接待,在柜台后慢慢站起身。

她身形笔挺、仪态大方,对周拯微微颔首。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本店只接待会员以及提前预约的客人。”

“嗯,我来找人,”周拯道,“我找的人叫天人合一。”

那女服务生眼前一亮,上下打量着周拯:“是周拯周先生吗?”

“是我。”

“请您出示一下身份证件,还有那位大人发给您的验证码……这边有您的预约登记信息,请您详细确认。”

“好的,麻烦了。”

周拯拿出手机,将那一连串大写的数字展示给了对方。

女服务生低头快速敲打键盘,很快就拿出一张类似房卡的东西,笑着递给了周拯。

她口中的称呼却变成了:

“道友请这边直走,左手边第三个电梯,将卡刷上去就不用再管其它。”

道友?

“多谢,”周拯笑着应了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抱个拳。

像武侠电影里的侠客那样。

他刚要离开,女服务生含笑提醒:

“您身上似乎还有另一股气息,请在电梯内让您携带的灵物化为人形,如果还未化形,也请栓上绳索。”

栓、栓绳?

周拯脑袋后冒出一个个气泡,浮现出了给一条鱼栓绳的美好构图,随后就是胸口微微疼痛。

夭寿!鱼咬人了!

“不许乱想。”

小鱼凶巴巴地传声:“本地的修行者真没礼貌!”

周拯本想问问敖莹,刚才那个接待他们的女孩是什么修为境界,但话到嘴边又觉得有些唐突。

自己没事关心人家修为干啥。

伴着一阵悠扬的音乐声,周拯迈步进了电梯。

他拿着‘房卡’刷了一下就不多管其它的,电梯的按键处没有反应,但电梯自行闭合,缓慢加速向下。

在地下?

有点‘修仙基地’的味道了。

他上衣口袋飞出一抹玉光,凝成了敖莹的身形。

敖莹还是古裙外加绣花鞋打扮,此刻身形慢慢飘落,踩着绣花鞋的一双小脚轻盈落地,站在了周拯身侧。

她表情有些严肃,朝着斜下方打量,小声道:

“此地戒备颇为森严,我们已经过了三处暗哨了,单单阵法就有六七层呢。”

周拯表情严肃地点点头,他倒是没什么感觉,此时心底流转的只有两个念头。

第一,该如何给面试官留下好印象。

第二,他该注意哪些细节,才能尽快融入这些修行者和仙人。

按街坊邻居的寒暄三板斧——吃了吗、干啥去、回见了您嘞。

那修仙版的寒暄三板斧,莫非是……

今日用丹否、闭关有几何、道友仙路再会?

似乎是过了安检,敖莹身形化作一束金光,再次钻回周拯上衣口袋。

她倒是变得谨慎了许多。

电梯微微震颤,面板上亮起了绿灯,周拯眼前的电梯门缓缓打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星辅大街二十八号

5.95%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