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天庭负我

第8章 天庭负我

某家不对外开放的医院,顶层的单人病房中。

这哥们……几个意思啊?

神犬啸月瞧着病床上的‘木乃伊’,狗嘴里发出一阵阵低吟,努力整理着糟乱的思路。

接到周拯偷发的语音消息,啸月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它是万万没想到啊,龙宫竟然来的这么快!

还好没出什么大乱子,这哥们还因祸得福,引发了本就快要觉醒的神魂灵力。

这要是周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啸月想到福伯发怒的模样,浑身哆嗦了几下,再次仔细感应着周拯的状态。

这已经是最近半个小时,它第七次这么干了。

龙宫不龙宫的无所谓,这位周拯小哥,那可是福伯关照的‘子侄’啊!

福伯那是什么层次存在?

天道那鬼东西还正常运转时,天庭中的神仙地位,大概可以分为四个层次:

【名入仙籍】、【位列仙班】、【世有供奉】、【家喻户晓】。

最低层次的神仙就是【名入仙籍】,通明殿登记在册,能得天庭的功德工资,享受天道给的神仙基本福利。

比如龙女敖莹。

四海龙宫的龙子龙女,除非是去江河之中做个小龙王,主管一地的行云布雨,最高待遇就是名入仙籍。

这也算天庭对龙宫的一点限制。

地位略高一点的档次是【位列仙班】,指的是在天庭中担任了一些职位的神仙,有机会去通明殿、五方殿、十圣殿议事,得到的天道关照更多一些。

在此之上那就是【世有供奉】。

享受人间香火供奉的神仙,无疑都是神仙中实力强大、背景深厚的存在,在世间有自己的信众,在各自成仙的人世间流传着他们的传说。

至于【家喻户晓】级别的神仙,成分比较复杂、实力参差不齐。

他们或是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或是故事被凡人编纂成书,在世间流传。

最著名也是最强的,有三清、四御、五老。

还有以不穿鞋而闻名的赤脚大仙,以吕洞宾为首的天庭蹭酒八人团伙,四海龙王为首的金粉敖家,天庭崛起之路上鞠躬尽瘁的扫把星申豹,以爱情故事闻名本身实力不怎么样的牛郎织女,等等。

当然,福伯也在家喻户晓的层面。

像啸月这种归属天庭的神兽一族,整个族谱上最出名的,就是追随‘那个人’的哮天犬。

天庭鼎盛时,它啸月就是个不起眼的小虾米,唯一的神仙入职规划,就是去给一位强神当宠物。

现在进入复天盟与妖魔博弈的时代,它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因为实力出色,成了临世仙人‘救火队’的一员,来到普通人世间蓝星发光发热。

如今啸月与另外两名仙子一同坐镇东海十二城,手下数千修行者,走到哪都被喊一声教官。

这不比做宠物强多了?

在啸月的感应中,周拯此刻气息已经完全平稳,暴走的灵力归于平静。

但它那对略短的狗眉此刻越皱越深。

‘这哥们问题挺大啊。’

蓝星上有临世仙人三十六名、转世仙人三百六十名,啸月可以保证,里面绝对没有‘周拯’这个名字。

这事处处透着古怪。

不过这小子、咳,周哥背后有福伯这般大人物在,它倒是不必多操心,做好福伯交代的事就是了。

“没啥事,嗯,应该确实没啥事。”

啸月嘴上嘟囔着,

转身跳下床边,脚下迈出优雅的步伐,走向了病房房门。

房门自行打开,外面是有些昏暗的走廊。

低头站在角落的敖莹,听到声响立刻冲了上来,着急地看向病床的方向。

“他怎么样了大人!他伤势!”

啸月一抬头,就看到了敖莹那绷紧的俏脸。

本来还想夸大点事情严重性的它,见状也有点不忍心。

“放心吧,周拯已经没事了。

“那颗灵丹竟然还是极品疗伤丹,你们龙宫为了教训女婿,还真舍得下血本。

“一颗丹药、一个强敌,让周拯这次神魂释放出的灵力,竟然被身体吸纳了一部分,初步改善了自身体质,也算因祸得福。

“哼哼,还好我去的及时,不然——你们家养的鲨鱼就要被他打死了。”

敖莹看向病床,紧绷的那根心弦终于松了下来,低头吐了口气。

“抱歉,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属我之过。”

“诶,龙女何须对本官致歉?你该道歉的人躺在里面。”

啸月瞥了眼那个低头行礼的女龟仙,轻轻啧了声,让房门自行关闭,继续道:

“这件事,我会通过正规途径对你龙宫三真龙提出严正抗议。

“陆地上有陆地上的规矩,隆辰市有隆辰市的秩序,这次是你们坏了规矩,破了秩序,那就该给我们复天盟一个交代。

“龙宫内部的事,本官一个天狗族的混子也不好多嘴,但有句古话,龙女还需细品。”

啸月慢悠悠地在敖莹与龟仙人中间走过,嘴上却是没闲着:

“将无谋而不胜,君无威而不立。

“好了,本官先去处置后续之事,稍后劳你费些法力,将周拯带回他家中修养,不要惊动了其他人,这里也并非久留之地。

“他的事,你知我知就可,不然会平白招来一些风波。”

敖莹轻咬嘴唇,脚边的影子渐渐拉长,背后浮现出了周身铺满了白玉鳞片的真龙虚影。

“大人,周他是复天盟的仙人吗?”

“不是。”

啸月扭头看了眼敖莹,那张奶里奶气的狗脸上,却是一幅深沉严肃的表情。

“他并不在转世天将的名册上,自身也没有前世记忆,应该是正常轮回的仙人,只是刚好轮回到了蓝星罢了。

“好了,本官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

“本官须得再叮嘱你一句,此事万不可对外流传,该封锁消息就封锁消息;大家最好还是和和气气,龙宫是我们复天盟争取联盟的对象,咱们都在蓝星,彼此不要把事情搞的太僵硬。”

敖莹并没在意啸月口头上的威胁。

她目光徘徊,小声嘀咕:“这样也好,我跟周倒是扯平了,反正大家都是转世的。”

“哟,心态还不错……回见了,敖小姐。”

啸月挑了挑粗短的眉毛,随后摇摇尾巴,慢悠悠地拐入了空旷的楼梯口。

少许青光闪烁,空气中有淡蓝色的光晕晕染开来。

敖莹静静思索了一阵,目光渐渐变得坚定。

“四奶奶。”

一旁老龟仙赶忙低头:“老奴在。”

“后面的事让大姐秉公处理,但具体缘由让大姐瞒着二哥,我不想让他知道周的事。

“其余目睹此事者尽数扫除最近半月记忆,若有任何口风传出去,今日之事参与者尽数诛灭……四奶奶做完这些后,自行散掉这两日的记忆吧。”

这龟仙老妪怔了下,将头埋的更低了些,目中却透露出几分欣慰。

殿下终归是长大了。

“老奴遵命。”

“此前大姐的分身灵力耗尽,我未来得及与她说完话,你替我转告她——

“她对我说的那些我都记下了,如果形势恶化,我自会回返龙宫,以免牵连无辜凡人,让她不必担心。”

敖莹叹道:“此前走了那雪貂,确实是我临阵经验不足,还心存侥幸觉得对方认不出我。”

“是,老奴都记下了,这些是您千里传讯命老奴送来的丹药与修行功法……”

这位龟丞相叹道:

“只是还有一事,老奴必须提醒三殿下,这是老奴为您臣子的本分。

“二殿下此举,看似鲁莽,或许背后另有深意。

“如今龙宫所属诸势力与复天盟越走越近,蓝星之上虽只有三条真龙殿下转世,但蓝星的势力格局,恰好处于微妙的均衡,龙宫就成了打破仙人与妖魔平衡的秤砣。

“大殿下是亲善复天盟的,所以您来这里,大殿下并未阻拦,此间应有试探复天盟对龙宫态度之意,但二殿下近来与海中的几路妖王交流密切……此事您需得知晓,好生斟酌。”

敖莹微微颔首,目中带着几分疲倦。

“我知道了,这些让大姐处理就好。”

“老奴遵命。”

可能是听到了走廊中的说话声,病床上的周拯慢慢睁开双眼。

他瞳孔轻轻颤抖,迅速恢复了焦距。

然而下一瞬,浑身各处的疼痛如潮水般袭来,周拯闷哼了声,脑袋歪向左侧,直接疼昏了过去。

过了一阵,病房的房门打开,敖莹小心翼翼地溜了进来。

她用纤瘦的背抵上了房门,亮晶晶的眸子注视着周拯,仔细感应着周拯的气息。

当确定周拯确实没什么问题,敖莹总算松了口气。

“周?”

敖莹小声呼唤着,并拢双腿坐在床边的椅子边缘,静静地注视着周拯……脸上的绷带。

许是过于自责,觉得自己太过大意,敖莹用力咬了一下嘴唇,满是认真地说了句:

“以后我一定护好你。”

……

周拯做了个很长的梦。

这个梦的前半段没有声响,也没有任何连贯性和逻辑性,像是一本被打乱了顺序的画册。

他时而行走在云端巍峨的殿宇中,抬头就见星空深处的隐秘。

时而站在一座座大城上空,看着下方氤氲的金光,以及金光下那些行走的人影。

俯仰显神通,拂手摘星辰。

周拯在梦里看到了诸多奇景,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悬浮在璀璨星空中的方块形陆地。

除却奇景,还有奇‘人’。

梦中,周拯遇到许多慈眉善目的老人、面容俊美的男女,也能看到一些稀奇古怪的身影。

他们都在对自己喊着某个名字,但周拯听不真切。

除了这些,梦境里还有许多一晃而过的画面。

有个面容俊美的小道士,不断对自己说着什么,似乎是自己的好友;

还有位身材魁梧的将军提着两把锤子,神色拘谨地对自己笑着,长得倒像是传说中的巨灵神。

上半场梦境的最后一副画面,是他跪在一处大殿前。

画面是第一视角。

‘周拯’慢慢站起身来,看着大殿,看着殿内那重重人影,嗓间发出了低吼:

“天庭负我!”

到这里,前部分梦境如流水般退却,这些神话场景如泡沫般消散。

梦境的后半段,周拯从云上落到了地面。

那是在隆辰市主城区的边缘,离着防护罩不远的破旧孤儿院。

周拯在那里度过了整个童年。

阳光明媚的上午,能看到院子中晾晒的几排床单被褥,还有在下面钻来钻去、嬉笑打闹的那群孩子。

‘周拯,你的名字好奇怪耶,你是包拯吗?’

——已经看不清面容的小姑娘笑着问。

‘你给我记住,这片我是老大,你服不服?不服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吊儿郎当的少年咧嘴骂着。

但画面一转,这少年手臂满是鲜血、面色苍白,颤声喊着:

‘服了!我服了!周哥你是我哥,我服了,以后你都是我哥!’

这少年是周拯童年、少年时期最大的‘强敌’。

周拯打服了这家伙后,这家伙反而成了孤儿院孩子们的‘靠山’,没事就去孤儿院做些累活。

再后来,这人学了一门修车的手艺,为了结婚搬去了其他城区,与周拯渐渐失去了联系。

梦境变得稍有些压抑。

天空下着濛濛细雨。

几台挖掘机推倒了孤儿院的院墙。

闻讯赶来的周拯也不过是个高中生,虽然气愤填膺,但还是被已经苍老的院长死死拽住。

那天,周拯就站在雨中,守在十几个孩子前,一双有些泛红的眼睛,注视着冰冷笨重的机械,看着它一点点拆毁了他的过往。

梦中的画面换成了阳光明媚的午后。

周拯蹲在刚立不久的墓碑前,在书包里拿出了水果和鲜花,在火盆中点燃了两叠黄纸。

一旁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孩面容依然是模糊的。

‘小拯你觉得,这世界对我们公平吗?’

女孩轻声问他。

周拯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发小,他记得,自己当时并没有回答,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梦境的画面随风淡去,梦境到此告一段落。

这辈子的记忆化作的梦,比那些神仙仙境的画面,更能触动周拯的心弦。

等周拯回过神来时,他站在一片黑暗中,前方隐隐有光亮闪烁。

光影变化,周拯面前多了一面等身高的铜镜,铜镜里是个与自己面容相近,气质完全不同的男人。

这应该是个读书人,穿着淡青色的长袍,梳着道箍,腰间挂着两只玉佩。

他们注视着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镜子中的文士洒然而笑,低头对周拯做了个道揖;待文士起身,身形化作了金色的粉末,在镜子中迅速崩散。

自始至终,对方没有说半句话,周拯也没有问对方一个字。

等这名文士彻底消失,那面铜镜被拉伸成了一扇门户。

周拯回头望去,所见是一片璀璨的星河。

转身踏入这扇门户,周拯顺利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同时感觉到的,还有遍布全身的酸、胀、疼、麻。

记忆自行成序,将这个梦境印在了周拯脑海。

自己昏迷前都经历了什么?

浓雾包裹的停车场、来者不善的一群海精、那个鲨鱼筋膜怪……

自己难道真的有第二个人格?以后自己遇到危险,就大吼一声“巴啦啦小魔男变身”?

不对,比起精神分裂,好像另一个可能性更高——

神仙转世。

与敖莹类似的身份。

那为什么对于前世,他啥都不记得了,敖莹却清晰地知晓她前世的过往?

周拯回忆着自己刚经历的梦境,又想到了镜子中对自己作揖随后消散的文士,心底有了些许猜测。

天庭负我。

这句话好像挺重要的。

似乎是被镜中文士那释然的笑意所感染,周拯同样露出了几分微笑,慢慢睁开双眼。

熟悉的天花板。

熟悉的席梦思单人床和床头海报。

熟悉的……这不就是自己家吗?

周拯抓起手机看了眼日期,随后长长松了口气。

距离自己跟敖莹出去玩,已经过去两天了。

刚才摸手机的动作似乎牵扯到了伤势,周拯只觉浑身酸麻,瘫在床上半天不能动弹。

哗——

卧室门外传来了热油下菜的响动。

周拯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一步一酸、两步一麻,扶着墙走到门后,拉开了门把手。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那道离地三寸漂浮的窈窕身影上。

她还是最初见面时的古裙打扮。

不同的是,敖莹今天把长发简单盘了起来,用一根玉簪斜斜插过,身周漂浮着几只瓶瓶罐罐,右手拿着锅铲,铁锅上飘着一团水雾吸纳着油烟,嘴角勾勒出了几分轻松的笑意。

周拯扶着门框,有些恍如隔世。

敖莹扭头看了过来,绽出微笑的同时,对周拯轻轻眨了下左眼。

“睡了两天肯定饿坏了吧!早饭马上就做好了哟!”

“我……”

咕——

凡人的肚皮率先作出回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天庭负我

3.14%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