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这是第12世?

第122章 这是第12世?

“绝笔?”

周拯靠在椅背上,皱眉凝思,冰柠老师与他倒是差不多的表情。

冰柠道:“李天王还真留下了不少线索,这未免……未免也太惊人了些,青华帝君的转世重修竟藏了隐情。”

百花仙子喃喃道:“为何我想不起青华帝君转世重修后叫什么了?明明,我对这个名字无比熟悉。”

凤瞳笑道:“以前的不知道叫什么,但现在的应该是叫……”

轰隆!

门外突然晴空落雷。

凤瞳面色一白,顿时不敢多言,额头沁出了两滴冷汗。

周拯也被这落雷惊醒,抿嘴攥拳。

对上了。

李天王留下的这些信息,与自己前世部分记忆碎片对上了!

那第一视角所见,自己低吼的那句‘天庭负我’,与李天王这‘日记’内所写之事,尽皆对上了!

真是这样吗?

是不是太荒唐了些?

周拯心底飞速划过一个個念头。

他瘫坐在椅子上,感觉自己像是被抽空了力气,窥见了某种与自己相关的隐秘,却又是一脚踩在了漩涡之中,被漩涡拽着不断下沉。

窒息感。

双耳嗡鸣。

自己、自己真的是青华帝君最新的转世吗?

观音大士说,自己在她面前不可执晚辈礼,隐隐点出了自己最初转世前的身份不低。

梦境流露出的前世记忆所显,自己曾与玉帝商议过什么,似玉帝有所托付。

还有自己背后这诡异的金轮,连奎木狼、昴日鸡这般高手都能轻松封禁的天道之力,如果是大天尊施加的……那……

不对,

依旧有许多对不上的地方。

自己何时与百花认识?百花仙子跟东王公相好吗?

周拯心神竟无比糟乱,耳中的嗡鸣越发尖锐,他眼前的世界仿佛在渐渐变亮、越来越亮,就像有一束强光试图要将他撕碎……

“封。”

那轻轻渺渺的嗓音突然响起。

原本在思索的众人齐齐看去,却见周拯已被封在了薄薄的玄冰内。

冰柠手指轻点,那薄冰化作仙光迅速消融。

周拯双手撑在桌面上大口呼吸。

百花仙子忙抓住周拯胳膊,轻声问:“你怎了?”

“没事……”

“心神不稳,”冰柠道,“似乎是被刚才的雷声干扰了,并无大碍。”

李智勇略微思索,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白纸,低声道:“烦请教官在外布置这般阵法。”

“这是?”

“瞒天阵,家师所留,”李智勇道,“这也是保护班长的必要举措。”

肖笙、周拯、月无双齐齐欲言又止。

他们至今未知,当年太白金星托梦收徒的梦里,到底留给了李智勇多少后手!

这都能拍一部大型悬疑剧了!

剧名就叫《未闻手名》。

……

半个小时后。

瞒天阵布置妥当,一行人从客厅转移去了负一层。

李天王的‘日记’被铺在桌面上,啸月也被临时喊了过来,读取了一遍日记中藏着的信息,校对了一遍周拯用白话写下的内容。

按照周拯要求,这份日记的内容仅限他们这群人知晓,绝不可外露。

不管如何,哪吒都在蓝星。

——虽然骂哪吒的父亲大概率会让哪吒开心。

此刻,周拯盘腿坐在沙发旁的蒲团上,百花仙子跪坐在一旁,抱着剑鞘、守着周拯,目中带着满满的关切。

冰柠、凤瞳坐在那长沙发左右,前者坐姿秀美,后者翘起二郎腿。

啸月此刻就坐在两位仙子中间,戴上了特制的眼镜,狗脸上写满了成熟睿智。

在东海守备三教官后,月无双、灵沁儿、肖笙一字排开,属于纯看热闹组合。

周拯自觉状态不佳,便道:“智勇,你帮大家总结归纳一下这些信息,看有没有可以补充的。”

正在角落忙碌的李智勇抬头应了声:“好的班长。”

凤瞳耸耸肩:“还不如我来总结,咱这几千年又不是白混的。”

李智勇顿时尬在原地,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冰柠却道:“论心眼,咱们斗不过他俩,让李智勇来吧。”

“我才不信,”凤瞳轻哼了声,倒也没继续拆台,示意李智勇赶紧向前。

“我们一条条分析。”

李智勇也不含糊,拿着手机操控投影仪,一旁白墙上出现了周拯抄写的日记。

“最开始李天王写这些东西的动机,是因上天不过数十年的李天王,察觉到了天庭的一些不对劲。

“这是我们今天要探究的第一个疑点——天庭哪里不对劲。

“这个疑点大家记住,虽然是第一个疑点,但只能最后得出结论,或者凭当前信息得不出确切的结论。

“我们再看第二个疑点。

“托塔李天王与某妖族女子痴缠的那几年。”

“嗤,”月无双与灵沁儿同时笑出声。

凤瞳笑骂:“冰柠刚夸了你,你就开始没正经,这是李天王的风流韵事,你就别乱点了!”

李智勇面色凝重地摇摇头。

“这不只是风流韵事,这里面藏了一场天庭的政治博弈。”

凤瞳哼道:“看你怎么说出花来。”

李智勇缓声道:“各位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李靖统兵有方,对自身要求也是颇为严格,就算是在天庭待命,也时常操练兵马。”

“这一点确实,”肖笙道,“李天王强调军纪严明,没事就发整顿军纪命令,我印象很深。”

凤瞳与冰柠也是各自颔首。

李智勇继续道:“这样的李天王,在自己根基未稳,且统帅三军在外征战尚未有结果时,如何会让自己醉酒?又如何会在醉酒后,见到鼠族的女子?”

众人各自点头。

百花仙子忍不住提醒:“也有可能只是偶然见到,一时起了兴;或是手下将领想孝敬李靖,故意安排,谋求晋升?”

“这些都有可能,”李智勇笑道,“但我们看,李天王在后面写了什么?”

投影仪上的照片换成了周拯摘抄的后文。

“李靖提到了两个此事的关键线索,先是地府生死簿所显,那妖族女子得了子嗣;而后月老去禀告玉帝,李靖有一条红绳断了。

“换而言之,地府掌管生死簿的十殿阎罗中的某位,与这位月老,早就知道李靖的风流韵事。

“这最起码能说明,玉帝早就知道此事,一切都在玉帝的掌握之中。

“天庭天条之中,神仙私配凡人是大罪,更何况是在外征战时与妖族女子有染,这如果被传出来,李靖说不定会被冠以妖族奸细的恶名。

“而玉帝在这次征战结束后的一两年内,才将这些侧面告诉了李靖。

“李靖写这几句话时,心情很复杂,却又觉得放心了,为什么放心了?他有把柄落在玉帝手中了,玉帝可以更加信任他了。”

啸月眼前一亮:“你是说,这是大天尊的算计?”

周拯轻轻叹了口气。

李智勇并未点头或者摇头,只是道:

“一个妖族女子,就让这对君臣关系更近了一些,就让玉帝对天庭兵权的掌控,变得更为牢固。

“做个非阴谋论的合理延伸——

“玉帝是偶然听月老禀告此事?又或者,干脆月老就是遵玉帝之命,偷偷牵的这条红绳?

“三位教官有什么能补充的信息吗?”

冰柠道:“月老是玉帝的心腹,这非什么隐秘。”

“月老掌握姻缘殿,”凤瞳道,“我也听过这说法,月老虽然实力不行、位置不高,却能轻易乱天庭强神的道心。”

“是的,妖族女子的信息可以忽略了,这大概率就是玉帝的算计。

“但事情到这里,越来越有意思了。”

李智勇手指在手机上快速滑动,几张照片截图集中展示。

“李天王在不断积累功德,然后靠着这些功德冲破修行关卡,按我的理解,应该是去冲击金仙巅峰。

“毕竟身为天庭统兵之人,实力不行,心底总归是不舒服的。

“我们看到,这里有一段李天王的反思,对哪吒表达了歉意,随后就开始闭关。

“闭关顺利突破了,后来的李天王去找哪吒道歉了吗?我们现在不得而知。

“但随后,李天王就很少在这玉简上写东西了。

“我们暂时忽略里面的时间变化,对比下李天王第一篇日记和倒数第六、第七篇日记,能发现,李天王身上出现了一些变化,他开始出神,心神会无意识的放空,与他之前察觉不对劲的那些天兵天将有了类似的地方。

“这变化的节点,不难看出,就是此处。”

李智勇指着第二十六枚玉符。

“功德入体破玄关。”

他静静等了一阵,看前方仙、人、灵的双眼尽皆放出亮光,方才继续开口:

“我们换个角度,看李天王描述的玉帝。

“得知李天王借功德突破,玉帝眼中有些失落,为什么会失落?”

冰柠轻声反问:“玉帝并不想让李天王引功德入体?”

“这个暂时无法确定。”

李智勇道:

“我们可以再向前推导,李靖是被玉帝陛下选中的,上天庭便委以重任,更是不断给李天王立功的机会。

“李天王坦言,他应该是天庭获得功德最快的将领。

“如果,玉帝想给李天王的并不是功德,而是战功、功绩、威望,功德只是天庭机制绕不开的副产物呢?”

“嘶——”

啸月吸了口凉气:“你这个假设有点大胆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智勇反问:“啸月教官,在你的理解中,玉帝是如何统御三界的呢?”

“自然是凭……是凭……”

“凭天道,”凤瞳在旁沉声点出两个字。

“嗯,”百花仙子轻声道,“玉帝陛下登临凌霄殿,据说乃是天道所选,得了三清祖师许可与支持,若说天庭运转,其实都是建立在天机之上。”

李智勇继续问:“几位都是天庭旧臣,那几位觉得,天庭的威慑力是在玉帝本身,还是在天规天条、天机运转?”

冰柠反问:“两者不是统一的吗?玉帝就是天道的代言人。”

周拯睁开眼,缓声道:“玉帝的权柄,本质上是依靠天机运转来维持,只要天道存在,玉帝并非不可替代。”

地下室当即安静了下来。

肖笙皱眉问:“能说的更浅显一点吗?我听不懂啊。”

“从李天王的日记可以看出,玉帝与天道出现了矛盾,两者不同心了。”

李智勇缓声道:

“直接证明就是,玉帝以鼠妖布局,将李靖牢牢掌控住,这是通过局外的手法。

“如果玉帝信任天道,用天道时刻监察李靖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呢?”八壹中文網

肖笙眨眨眼,眼底有点后怕。

“今天做一次情报共享吧。”

周拯站起身来,精神已饱满,双眼蕴神光。

他道:“在座各位谁想退出的,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如果听完我给出的情报,咱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冰柠、凤瞳、啸月并未动弹。

啸月小声问:“意思是,这些事不能向上禀告?”

“最好不要。”

“那行吧,”啸月咧嘴一笑,“谁还没点小秘密呢,你快说,少卖关子。”

李智勇淡定地走去肖笙身旁,负手而立。

周拯扭头四顾,走去角落拉过来了一只移动黑板,拿着粉笔画了一条线,在左端点了个点,向延伸出了一个箭头。

【勾陈星域小世界堕魔事件,约一千六百年前。】

“这是两位神将开会时说的,消息基本可以认定是可靠的。

“勾陈大帝统管星域的一处小世界出现了生灵堕魔,这是一千六百多年前,这次事件导致了后续谋划西游封魔劫。”

周拯点出第二个节点,离着第一个节点很近。

有一个箭头下指,其后写上了【李靖得重用】。

随后,第三、第四、第五……一个个节点依次而出,一连串事件罗列了起来。

约1600年前,勾陈星域小世界堕魔事件。

同时间段,李靖得重用。

约1500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如来佛祖镇压。

约1000年前,西游封魔劫正式启动,历经十四年,天庭进入鼎盛时期,同时进入李靖描绘的‘寂静期’。

其后,具体时间不明,青华帝君与玉帝闹翻,转世重修。

约350年前,杨戬正式反天,开启伐天之战。

约三百年前,杨戬攻破天庭,孙悟空踏碎大雷音寺。

“这些是当前已知的事件。”

周拯道:

“杨戬反天这场大战背后,是大天尊,也就是玉帝与天道的较量,西游封魔劫是为了压制妖族变数,提升玉帝的胜算。

“之前我一直都觉得,杨戬和孙悟空是天道的棋子。

“看完李天王的日记,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冰柠问:“哪般可能?”

“有没有可能,执黑子的是玉帝?”

众人面露不解。

周拯道:

“这可能跳跃的太大了些,我重新梳理下思路。

“天庭是在天道的基础上建立的机构,玉帝培养李靖的过程,是十分隐晦的,只能给李靖暗示,只能在李靖引功德入体后表示失望,而不能在李靖突破之前明示李靖,说明玉帝的行动很可能是处处受限的。

“我听观音大士说起过,玉帝想与天道同归于尽,拼上了漫天仙佛,最终却不敌天道算计。

“当时观音大士告诉莪,天道开始在杨戬体内复苏了,我就下意识觉得,杨戬最开始就是被天道控制了。

“假如,刚好相反呢?

“杨戬其实是奉玉帝之命,击破凌霄殿,让天庭崩坏,从而一定程度压制天道的力量,为玉帝率漫天仙佛攻打天道做铺垫。

“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青华帝君的转世是玉帝算计的后手,李靖的成长在玉帝的掌控,那玉帝不可能不做其他的尝试,杨戬这般实力强横的亲外甥,很有可能就是玉帝的棋子。

“而当玉帝和漫天仙神失败之后,才有了杨戬被困天庭,成为了天道意念的载体。

“还自由于生灵,或许不只是杨戬的理念。”

凤瞳喃喃自语:“你是说……不,这不可能。”

“我只是做个猜测。”

周拯笑了笑:

“这只是可能存在的假设,现在回到青华帝君身上……李靖用三枚玉符所写的,可能就是我第一次轮回的开始。

“我的前世记忆是能对上的。”

他认了!

“但,我想不明白。”

周拯转身在代表【青华帝君转世重修】的节点上画了个弧线,连到了后方。

“我的前世记忆应该是两个仙神的,也就是说,我重修后又做了一世神仙,是这第二世开始进行九世轮回,一直到这个第十世。

“不对,也就是说,我现在是第十二世!”

月无双问:“那为什么李天王说那三枚玉片上的内容被天道之力覆盖了呢?我们为什么能看到?”

“天机屏蔽,”冰柠轻声解释,“天机屏蔽了关于青华帝君之事,让三界神、仙、妖、魔、灵、鬼,对此事的认知就变成了简单的‘转世重修’。”

凤瞳道:“大天尊凭天道之力,是可以做到这些的,因为天庭崩坏、天道崩陨,其上禁制自行解开了。”

周拯问:“那我第二世叫什么?”

百花仙子突然轻哼了声,面色瞬间惨白:“天机屏蔽,三界众生不可念此名。”

周拯忙道:“我知道,仙子不要乱尝试,观音大士说过了,时机未到。”

随后,周拯轻轻呼了口气,背后显出了那熟悉的八只正反旋转的金轮。

周拯道:“我现在最大的疑惑,就是它了。”

冰柠不解地问:“为何疑惑?”

“这是刚复苏的天道搞的,还是玉帝做的?还是三清祖师的手笔?这么做的用意可能是为了保护我,让我安稳修行崛起吧。”

周拯苦笑道:

“当年执棋之人,谁执黑子、谁执白子,而今执棋之人是否已交换了位置?

“这场以西游封魔劫为核心的布局,横跨一千六百年甚至更久——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时候,应该已经是三百四十多岁了,再算上孕育这石猴需要的时间,可能几千年前就有人布局谋划。

“玉帝在不断培养自己的班底,这里面还藏了一个很大的矛盾点。”

“什么?”

“智勇你说吧,”周拯双目无神,张口吐出一口气,一只小魂冒了出来,“累了,毁灭吧,跟这些大神比心眼,我连颗小白菜都不算啊。”

李智勇缓声道:“不借助外力的话,我们无法捏着自己鼻子把自己提起来。”

“不一定啊,”肖笙捏着鼻子试了试,“仙力法力可以做到啊。”

砰!

凤瞳一拳砸飞了肖笙:“插科打诨,继续说。”

“玉帝难道不明白吗?在天道设下的局中去算计天道,凭天道之力去对抗天道,很容易就被天道釜底抽薪,胜算几乎为零。”

李智勇背负双手,轻轻叹息:

“三百多年前的劫难当真结束了吗?

“又或者,我们如今还是在玉帝定下的算计内。

“这场看似由杨戬伐天发起的劫难,远未结束,正在进行,又或许执棋者自始至终只有两个。”

月无双问:“谁?”

“天道与生灵。”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2章 这是第12世?

45.64%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