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看似平静之下【重要剧情】

第153章 看似平静之下【重要剧情】

“周拯……青华帝君怎么了?”

沙滩上,穿着一身简单比基尼的凤瞳,纳闷地看着前来禀告的两名真仙。

刚安排了八仙之七的她,本以为隆辰自此稳固,自己能安安心心在海边呆着,吹吹海风、晒晒日光浴,找个英俊的男人帮自己搓搓防晒油,体会体会天庭天条不允许的快乐。

怎么突然就来事了。

“凤瞳大人,我们也不知,帝君突然就说要回来查一件事,让我们找到名单上的这些人。”

“这些是?”

凤瞳仔细看了眼,挑了挑眉:

“哦,是青华帝君这一世成长的福利院工作人员,啸月之前调查过几次,应该还有备案。

“他们现在应该都在隆辰市内,倒是不难找,立刻安排足够的人手,把这些人请到灵物管理局喝茶。

“在青华帝君抵达前做完这些。”

“是!”

两名转世仙人低头领命,转身化作流光朝着隆辰飞射。

凤瞳坐在木椅上出了会神。

真没想到,周拯那家伙竟然是这种背景。

她之前已经隐隐感觉,这个家伙来头不小,但也没想到,竟然能是天庭当年的二把手。

果然,哪有什么普通仙人逆袭。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凤瞳轻笑了声,端起一旁的冰镇西瓜汁抿了口,并没有回隆辰候着的打算。

东来的运输机上。

周拯靠窗坐着,对着窗外不断出神。

身旁的敖莹拿着一枚玉符静静读着,里面是龙族记载的‘天变’资料,以龙族视角解读三百多年前的那场大灾。

敖莹此前并没有特别关注这些,但现在看来,周拯好像深陷此间。

周拯在太极图中看到了什么,敖莹并未多问,她觉得那样会干扰周拯的判断,当周拯需要人倾听秘密、分担压力的时候,她自然会在旁听着。

冰柠与啸月作为蓝星复天盟指派给周拯的‘保安’,此刻自然跟着一同行动。

小队成员中,李智勇被周拯特意喊上了,肖笙和月无双留守别墅喂猫养花。

叶燕儿就在周拯前面的位置上,此刻她也在注视着窗外飘过的云朵,外出时特意换上了那身黑色的胶衣。

——只有这胶衣能随时包裹她全身的皮肤。

啸月竖起耳朵听了下,开口道:

“隆辰那边准备好了,咱留下的班子办事效率还是可以的,已经把你要找的几個老师都请过去了。”

“嗯,麻烦大家了。”

周拯随口应了句,似有些心事重重。

敖莹是知道的,周拯如果心里有什么事拿不定主意,就容易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比如左手拇指不断摁压食指下指节。

此刻周拯就是这般。

她感觉到了周拯身体内藏着的那股怒气,这还是自己认识周拯到现在,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情绪。

“班长,”李智勇问,“是出现什么意外了吗?”

“嗯,”周拯道,“我被送去凌霄殿看了眼,大概知道了以后的路会有多难走。”

他话语一顿,再次沉默了下去。

有些事还没有确切的结论,倒是不用着急对旁人言说。

大天尊……

起码在天庭众仙的心底,

大天尊有着极高的威信。

他现在只想证明一件事,一件让他感觉很恶心的事。

一个小时后。

几道流光从天而降,汇入隆辰市的防护大阵后,隐藏身形,朝主城区中心极遁。

电梯门打开,周拯黑着脸快步走出,敖莹、叶燕儿一左一右立刻跟上,几名天仙真仙在旁护持。

走廊中响起了急促且有些糟乱的脚步声。

灵物管理局大厅那些人影朝这边张望着,一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啸月原本的办公室还留着,周拯要见的几人都在这。

他们已是两鬓白发,大多已到了迟暮之年,见到周拯时明显还有些辨认不清,但很快就露出了少许微笑。

“燕儿,是你吗燕儿?”

“我就说,燕儿长大了肯定是个大美女,你看现在出落的……有对象了吗?我听他们说你失踪了好几年,怎么回事啊?”

“周拯现在出息了哈,你成这里的小领导了?”

周拯温和的笑着。

“请几位老师过来,我是想问问,我被放在福利院时的情况。”

“情况?以前没告诉过你吗?”

“我没问过。”

有位老伯推了推老花镜,眼底写满了回忆的神色,缓声道:

“啊,一般来说,有孩子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口,如果没有标注原本的生日姓名,就是以收养当天为生日,我们商量着取个名。

“你这名字也是我们几个抽签决定用字典的第几页第几个字……咳,经过深思熟虑,富有深刻的寓意。”

周拯问:“我被收养时是大灾变之后吗?”

“大灾变后的第二年,这个城市刚开始扩建,当时有十几家福利院,大灾变后的孤儿太多了。

“不过你被送来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十二三月龄。”

周拯点点头,又问:“各位印象中,院长有什么变化吗?性格、行为上的变化,能让各位记忆犹新的那种程度。”

几位老师仔细回忆。

“有一点吧,”有位老阿姨小声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了,院长去世前两年,变得有点神神叨叨的,可能人到了岁数都会这样。”

“具体呢?”周拯追问了句。

“有时候院长会连续一两天忘记吃饭,经常坐在房间中一动不动,吓得我们几次都想叫救护车。”

“我有一件印象比较深的事;

“院长有次问我,也是那两年的事,你觉得周拯这个孩子,以后能有出息吗?

“我就说啊,这小子有股机灵劲,高中就敢去打拳,还能赚到钱,以后肯定是脚脖子上挂铃铛,走哪哪响。

“哈哈哈哈……诶,冷场了吗?”

周拯配合的挤了个微笑,正色道:“我的印象里,我上高中后,院长像是出现了一些性格和行为上的变化。”

“是这样,”叶燕儿在旁开口,“我记得比较清楚,自从你开始打黑拳,有几次我看到院长的表情,我都挺害怕的。”

“不是,”啸月在旁瞪眼道了句,“周哥你在查什么?难不成你怀疑……”

“嗯。”

周拯揉了揉眉心:“有什么办法能联络到老君吗?我想知道王善杀我前九世时的情形,具体到,莪背后有没有六十四卦金轮。”

在场仙人不由沉默。

“我有办法。”

李智勇开口道了句,随后转身去了一旁空着的墙壁,自怀里拽出了一只长轴画卷,慢慢摊开,露出了其上骑牛老者的‘音容笑貌’。

随后李智勇拿了个蒲团,摆了个袖珍的香案,抓着三炷香低头做了个几个道揖,然后磕头跪了下去,用力拍了拍双手。

满屋神仙、凡人、天狗:……

这家伙怎么这么熟练!

老君像的一角轻轻晃动,周拯心底泛起了少许明悟,浮现出了一连九幅画面。

这画面似乎是某段记忆,但视角很奇怪,是由内而外。

每幅画面中,都有王善那张带着痛苦、不甘、决然、失落的面孔,还有那高举又落下的木鞭。

然后,这个视角会轻轻飘远,看着王善在那面对着一个个年轻男人的尸身,或跪伏磕头,或站在那静静发愣,甚至长歌当哭,最后甩出一把真火烧干净那躯壳。

九幅画卷迅速转动,终了都是一口巨大的漩涡。

这是老君在暗中救自己?

这段记忆,应该是来自于自己背后的这张太极图,前九世便藏在每一个转世身的体内,这一世方才显露。

也就是说……

周拯心底再次浮现出少许画面。

那是水洼的倒影,一个脸部满是淤青的少年,跌跌撞撞地走过雨后的小巷,身上的衣服带着血迹,但离着他要去的诊所还隔了几条街路。

他扶着墙壁,似乎有些支撑不住,身体慢慢向下滑倒,摔倒在了地面上,慢慢闭上双眼。

一缕阴阳二气自少年额头溢出,在背后慢慢凝聚,最后化作了虚淡的太极图。

小巷口,一个披着斗篷的矮小身影缓步而来,围着周拯慢慢走了两圈,周拯此刻只看到了一双黑底的靴子。

画面戛然而止。

与周拯的记忆是吻合的。

周拯又等了一阵,没有新的画面出现。

“大天尊给我的六十四卦封禁,是在我这一世降生后设下的。”

周拯说了句周围大部分人听不懂的话语,随后靠在沙发中,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

冰柠向前,继续问那几名福利院老师。

“我之前是管餐饭的,大家的饭菜都是后厨统一做好统一分发,院长一直都很在意饭菜卫生这块,通常会定期检查,但最后几年,院长腿脚还挺利索的时候,也不去后厨了。”

“院长还有个挺让人费解的事,最后几年没买衣服这个挺正常的,但一件衣服经常穿半个月,我们提醒她才会换,可能是人老了吧。”

“院长她……”

周拯瞳孔有些没有焦距。

一旁敖莹已是大概明白了点什么,只是抿嘴在旁端坐,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周拯。

半个小时后。

几位仙人送走了这些上了年纪的凡人,稍后的福利待遇、养老保障,自是不用周拯主动开口,他们都会安排妥当。

这间办公室安静了下来。

仙人们从这些老师的叙述中,大概猜到了一些,但此刻没人敢开口讨论。

“燕儿姐,陪我去一趟院长的墓吧。”

“嗯,”叶燕儿抱着胳膊道了句,“小拯,这些都已过去了。”

“在我这还没过去。”

周拯平静地说了句,指节略有些发白。

……

天空下起了细细的小雨,叶燕儿的高跟鞋在湿漉漉的地板砖上,奏出了低缓的节奏。

不远处的公墓入口。

冰柠、啸月、李智勇静静站着等候。

啸月狗脸上满是纠结,对两人传声问:

“现在咋办,这件事如果是真的,周拯怕是要疯了,根据我们前期调查的资料显示,那个院长是他生命中比较重要的角色,相当于他的养母。”

冰柠低声道:“算计他的大能,明显控制了那个院长的最后几年,也有可能是暗中做了手脚,让那个院长死去了。”

“为什么?”

李智勇突然传声:“为了封印班长。”

“啥?”啸月不明所以。

“我跟班长闲聊的时候,听班长说起过以前的很多事。”

李智勇口吻轻描淡写:

“对班长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位女院长,她一次次告诉班长要做个普通人,平平稳稳地渡过这一生。

“班长从小就想搞钱,因为他知道要靠钱活下去,胆子大、有莽劲、很早熟,高中甚至就周旋在一群黑恶势力中捞钱。

“上大学后的班长,却变得安分了、老实了,收敛起了自己的锋芒,仿佛一夜之间成长了许多。

“从刚才那几名福利院工作人员的讲述来看,让班长一夜成长的契机,就是老院长的死。

“班长有次喝了点酒,红着眼告诉我,院长当时拉着他的手,告诉他要去上学、好好读书……当然,这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是唯一有出息的路。

“但如果老院长当时被大能控制说的这些话,明显是要给班长增加第二重封禁。”

啸月问:“什么封禁?”

“心的封禁,要让班长泯为众人。”

李智勇又道:“班长之所以让叶燕跟过去,还有一重因素。”

“什么?”

“老院长的死,同样刺激的叶燕性格变得偏激,根据班长说的,他们两人就是在院长的墓前分道扬镳。

“可以这么说,那个背后出手算计的大能,杀了班长最重要的人、强行封印了班长的锋芒,改变了班长的性格、造成了叶燕当年抛下班长离开的举动。”

李智勇摇摇头:

“如果不是敖莹的出现,班长现在应该还没觉醒的契机,哪怕多推迟一年,我方后面都要付出加倍的代价。”

啸月张张狗嘴:“我去,这算计这么黑的吗,哪个王八蛋搞的啊……”

冰柠问:“也不会,当时有妖女盯上了周拯。”

“妖女盯上班长,是因班长吃了敖莹做的饭菜,体内多了一股灵力。”

李智勇微微眯眼:

“一饮一啄皆有因果,大能执棋、黑白交错。

“我甚至怀疑,当年捉到敖莹,将敖莹转世成的金鲤送到周拯面前的老伯也有问题。

“金鲤这东西,观赏价值可比使用价值高多了,那老伯是老渔夫。”

啸月晃了晃脑袋:“啊这!”

冰柠微微颔首,注视着周拯背影的双眸多了些什么。

“我能问两位一个问题吗?”

冰柠与啸月各自点头。

李智勇传声道:“如果有朝一日,站在班长面前的敌人会是昔日高高在上的大天尊,两位还会站在班长身旁吗?”

啸月微微一怔。

冰柠只是轻轻颔首,并未多言。

墓前,周拯与叶燕静静站着,灵识已探查过此地骨灰,没有什么痕迹。

“大天尊?”叶燕突然问。

周拯应了声:“嗯……你怎么知道的?”

“你背后金轮是大天尊设下的封禁,这并非什么秘密,我在截天教听过很多次了。如果这个封禁是为了封印你,那后续大天尊出手控制院长顺理成章。”

说这些时,叶燕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

周拯失声喃喃着:“是我连累了院长。”

叶燕却道:“这不是我喜欢的小拯。”

周拯沉默了一阵,手机轻轻震动,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啪。

手机屏幕上多了少许裂痕,下一瞬被攥成了一团废铁。

周拯身周电弧环绕,背后太极图直接显现、不断旋转,背后浮现出一位老者的虚影,空气中的灵气多了一丝丝燥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3章 看似平静之下【重要剧情】

56.45%
目录
共2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