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旧敌上门

第168章 旧敌上门

“叶燕儿走了?”

冰柠有些不解地看着周拯,后者含笑点头。

“她去游历三界了,老君给了她任务,好像奖励就是让她一直活下去,修复吸纳道则碎片的弊病。”

周拯轻声说着,看冰柠面露思索,纳闷道:“怎么了教官?”

冰柠道:“只是想替百花看好你,她离开我也不太意外。”

“她倒是挺潇洒啊。”

周拯走回餐桌旁,摊开几页打印纸,静静思考了起来。

冰柠抱来几朵花,拿了一只玉瓶。

在烹饪之道陷入了缓慢增长期的冰老师,而今也开始主攻插花、绘画这两个兴趣班,进境也属非凡。

周拯拿着中性笔想了好一会,总归是有些心烦,难以下笔。

“第二劫叫什么?”冰柠问。

“寂静深空,”周拯蹭蹭鼻子,“现在回想一下,异世界三年大部分时间要么在修行,要么就是在激烈的斗法,好像没有太多有深度的东西。”

冰柠道:“浮生一梦,寂静深空……老君的试炼必有深意,应当不只是让你们打打杀杀这般简单。”

“我也觉得。”

周拯用笔帽敲了几下桌面,笑道:

“纯阳无极功法只有九重,如果后面也是以功法进阶,作为开启劫难的信号,那总共就九次劫难,送我们去九次异界,每次应该都有深意吧。”

冰柠捏花持剪,缓声道:“那你想想,这次遇到了什么?”

“我大概也知晓,老君想让我了解什么。”

周拯整理了下思路。

“以生灵镇压生灵,借此保持天道的纯粹性,以及三界的稳定,确实不失为让天地长久发展的一个思路。

“第二劫所在的世界,应该是存在一個上界,一个下界,上界的统治者做了很多金仙境的大妖怪,悬浮在一个个封闭的小天地上空,姑且称之为收割者。

“大千世界,有三到四头,小千世界有一头收割者。

“每当有人飞升成仙,无论是人仙还是灵仙,都会被这些收割者收割,炼制成傀儡,成为那片天地的守门员,也就是说,上界已经形成了生灵的超级特权阶层,这个阶层封死了所有生灵晋升通路。”

冰柠皱眉道:“这般着实有些可怕。”

“是的,”周拯道,“此前我也想过,一个小千世界,一万年可能有几百个飞升者,对于小千世界总体而言,这种程度的死伤并不算什么,他们这种设置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但后面斗法中不断思索,我却感觉十分愤怒。”

“为什么会愤怒?”

“因为这等于灭绝了生灵所有的希望,只是另一个程度的养猪场罢了,下界的生灵被锁死了上限,

最基本的生存权也得不到保障——那些收割者拥有随时灭绝一界生灵的力量。

“更别说知情权和发展权这些。

“但归根结底,这种还是统治阶层与普通阶层之间的矛盾,老君这次送我过去的目的,很可能是让我去思考一个难题。

“既,我们打败天道的意识之后,该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秩序。”

周拯目中闪耀着几分冰柠看不懂的光亮。

他继续道:“我一直觉得,我们的旧天庭也存在各种问题,而且老君之所以这么看重蓝星,应该也有将这里的秩序推广开来的意思。”

冰柠略微思忖:“你说的也有道理,天庭自古而来,大多都是注重修行,蓝星缺少灵气,却由凡人渐渐完成了社会的进步……你论文写这些不就好了?”

“嘿嘿。”

周拯笑道:“也是跟教官你聊了一会,思路打开了嘛,燕儿姐突然离开,我还有点小失落的说。”

冰柠道:“她来的时候也是这般突然。”

“嗯,”周拯道,“不管如何,尊重她的决定吧,对了教官,稍后咱们比比剑法?不用法力的那种,我自己捉摸了两年半,还搞了很多剑招。”

“先写吧,莫要怠慢了老君,比剑自是随时可以的,我除却护在这,倒也没其它地方去的。”

冰柠轻声应着。

周拯将那只灵仙蛋放了出来,估摸着这小东西明后天就要出来了。

他提笔写了几行,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了机房的位置。

红孩儿他不是会三昧真火吗?

等里面的灵仙出来了,就去找红孩儿拜个师?

周拯挑了挑眉,觉得这事还挺靠谱。

“主银!”

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我去,”周拯笔尖一颤,差点就写岔劈了,抬头瞪了眼灵沁儿,差点就直接骂猫。

嗯,如果不是她穿着露背长毛衣加黑丝袜,今天这顿骂少不了她的。

这家伙,已经开始走性感萝莉的路线了吗?

某块领域倒是拿捏死了。

“主银,”灵沁儿背着手凑了上来,“咱们商量个事呗,等这个小东西出来,让我帮你照顾几天,人家最近可是学了很多伺候月子的书籍呢。”

“你学了啥?”

“母猪的产后护理。”

“呸!这是灵仙!灵仙啊!天庭灵禽转世!还有朱雀血脉!”

“哎呀,主人~”

灵沁儿委委屈屈地凑了上来,拉着周拯胳膊就是一阵摇晃。

“人家现在都快没机会跟您说话了,我又不贪图主人您的英俊潇洒、帅气逼人,只是想确立下灵宠这一行当的先发优势,让她跟我亲近一点。

“要不,我出去就说您始乱终弃、喜新厌旧,对往日之伙伴,弃之如敝履!”

周拯眯眼笑着:“前面那半句是什么?”

“呃,先发优势?”

“再往前。”

“英俊潇洒,帅气逼人?”

“去照顾吧,”周拯大手一挥,“以后不要总说这些大实话,本帝君也是讲究气质和涵养的,你也要提升下自我,多追求优雅与格调。”

灵沁儿嘴角轻轻抽搐,却也不敢甩手走人,笑眯眯地凑在后面,对周拯做了几个鬼脸,帮周拯一阵捏肩敲背,这才抱着灵仙蛋回了一旁,好奇地打量。

被灵沁儿这么一闹,周拯心情也恢复了许多,提笔疾书,直接奋战到了天亮。

仙人不辨日月,只依自身修行。

……

怎么办?

蛟魔王现在就想找个老兄弟问问,自己该怎么办。

蓝星深海某处大海沟底部,那庞大的蛟魔身躯内,蛟魔王化作的中年道者,正背着手来回踱步。

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很尴尬。

他的成名年代是在西游封魔劫,当时的他刚崭露头角。

那时的他,年轻有为——指五千岁内冲到了金仙境;

朋友众多——指的是喝醉了稀里糊涂就跟六个妖王拜了把子。

然后有个结义兄弟后面还成了的大劫的主角,自己跟着齐天大圣的名字起了个覆海大圣,本来以为妖族会迎来中兴,自己也能划界为王,娶几个龙女,完成蛟龙族类的终极理想,骑在龙族头上,结果在劫难后,被天庭追着杀。

妖生之境遇,大概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

好不容易躲躲藏藏到了天庭覆灭,没想到自己又被另一股势力给盯上了。

而且根据蛟魔王推测,不只是自己,妖族现在大部分能称之为‘老祖’的家伙,应该早就被这个势力给暗中降服了。

他为了最后的自由,拼死杀出重围,躲到了这颗星辰,侥幸安稳了三百多年,疗伤睡了一大觉,醒来就发现……

自己惹的麻烦更大了。

好像是他撞开灵气通路,前来这颗星辰的过程,给这颗星辰带来了灵气的复苏,又吸引来了其他妖魔,酿成了一场几乎灭绝此地人类的惨剧。

这其实也没什么,他一个妖族大圣,祸害人类那不是自己的职业操守吗?

可,这颗星辰怎么就成了三界漩涡的中心?

那些人类中,怎么就出现了青华帝君的转世身,连带着把自己也作为灾变元凶恨上了?

这都没道理嘛,他本质上只是无心之失!

猪八戒都打上门了,还说让自己早点出去主动认错,兴许还能留个全尸。

现在的它只能尽可能的降低存在感,只要冒头,估计就会遭受天庭仙人的雷霆打击,那个青华帝君应该早就想用他的蛟龙脑袋祭天了。

本来,自己溜走就算了,面子如何能跟小命相比?

可偏偏,就在自己要动身的前夕,当年追杀自己的那伙势力又找过来了,还把一只玉符放在了自己这,让他自己选。

那个披着斗篷的小娘皮说的那些,虽然刺耳,却也算中肯。

‘蛟王,三百年前让你逃了,为此我有几个手足被主上严惩,我与你也算有莫大的仇怨。

‘但主上说给你一次机会,莪今日也不会出手杀你。

‘你可知,你已经惹上了青华帝君,他对这颗星辰有很深厚的感情,但却因为你造成了这颗星辰的覆灭,你现在已经是青华帝君必杀的对象,也只有依靠我们。

‘听我的,你还有五成的活路走,自己去搏一搏,若你表现的不错,我自会让你全身而退,若不听我的,你怕是离不开这颗星辰。’

“哼!”

蛟魔王越想越气。

他堂堂覆海大圣,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上次被这般威胁……呃,也是这批人。

蛟魔王低头叹了口气,走回座位落座,盯着那枚玉符许久,最后一把抓了过来。

他想活命。

……

砰砰的响声回荡在由仓库改成的特殊行动组临时驻地。

青山城各处还在重建阶段,因为复天盟下达了优先保证民生、恢复凡俗秩序的命令,特殊行动组自然是要先苦一苦自己。

角落中,光着膀子的周拯双手戴着拳击手套,控制着手中的力道,一拳拳轰在那只特制的沙包上,打的沙包摇摇晃晃。

每一拳落下,一幕往事就会浮现在周拯眼前。

当拳如雨下,过往岁月中的画面不断划过,宛若一场在不断放映的电影。

冯不归笑眯眯地站在一旁。

冯队近来混的春风得意。

被判定为下次突破在下辈子的他,修为突破了此前瓶颈,从先天大圆满一跃成为了神荧境,中等意思的修士。

虽然他的实力提升没有太多,但这个道境,就让他有了更多的发展机会。

这不,来青山城支援之后,他一连完成了百八十个艰难任务,被评为青山城再建设积极分子,从特殊行动组大队长,升任为了特殊行动组组织部副局长,手下管了两三千号小修士。

多多少少,也算是一个小头目了。

虽然冯不归也摸不准,上面为啥对他这么关照;

但冯不归隐隐感觉,应该是跟周拯有关。

冯不归隐隐听上面人说,周拯现在了不得了,好像是成了仙人们的头头,也是转世仙人。

不过……

“怎么,好久不见,你就是来这里发泄一下压力?”

冯不归笑着调侃了句。

周拯一拳砸出,没能控制住涌动的仙力,面前沙袋直接炸散,一粒粒沙土飞射而出,轰开了墙壁角落。

“呃,”周拯耸耸肩,“我不过是在练习力量的控制技巧。”

冯不归面部肌肉微微抽搐,扭头吼了两嗓子,十多个特殊行动组成员化身泥瓦匠,赶紧过去补洞。

周拯有些不好意思地跳了下来,解开手套,拿了个花衬衫给自己套上。

“走,找地方喝两杯?”周拯笑着提议。

“小酌啊,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冯不归玩笑道,“随时要应对突发事件,我可不能让自己喝醉。”

“怕了就说怕了嘛,我毕竟千杯不醉。”

“就你!哎嗨!今天我还就不信了!”

“少喝点少喝点。”

半个小时后,冯不归所在基地不远的一家小饭馆。

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饭馆,不同的老板娘,那同样带着感激和含情脉脉的眼神,以及同样出现在桌子上、不属于他们菜单的硬菜。

周拯有点震惊地看着冯不归,赞叹道:“好家伙,冯队你这是点了中老年妇女偶像的技能点?走到哪都有这种关照?”

“呵呵呵,”冯不归笑眯了眼,“只是乐于助人的好处罢了,来,你干了,我随意。”

两人碰了碰杯,喝的只是简单啤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周拯拿出了一面盾牌、一把宝刀,放到了冯不归手边。

“我有更好的了,”周拯道,“这是两把仙宝,关键时刻能保命,冯队你拿着用就行了,算是还你当初帮我的恩情了。”

“诶,你这是干嘛?”

“冯队,我现在修行道心不能有牵挂,”周拯笑道,“拿着吧,多杀几个妖魔都是好的。”

冯不归掂量着这两件宝物的重量,看了周拯一阵,苦笑着收了下来。

“你现在真的是仙人的头头了?”

“那只是身份,最起码,我名字还是没改的,”周拯夹了口葱爆牛肉,吃的满嘴流油,“冯队你现在还想着去跟妖魔拼命呢?”

“啊,”冯不归笑道,“人生都要有个价值才对,我的价值就是砍妖魔,当然,只能砍一些小妖。”

周拯想了想,缓声道:“我接下来应该会带一小股力量去妖魔地盘作战,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还没跟他们商量过。”

“你去干啥?”冯不归眼一瞪。

“除妖啊,”周拯顿时瞪了回去。

“哪有让主将轻易外出的?”

“这也是对自身的历练,”周拯笑道,“也不急,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成行,我还有很多感悟没能吸收消化完,还要闭关。”

“喝酒喝酒。”

冯不归端起酒杯与周拯碰了下,轻叹道:“我听上面的安排,你有权限调动就调动。”

“我是想着,让冯队你去杀些小妖妖兽,也就算全了念想,”周拯笑道,“后面的仇,我去帮你报就好了。”

冯队沉默了一会儿,坐在那看着窗外已经开始恢复繁华的街景。

“小周啊。”

“嗯?”

“你有理想吗?或者说,你有个长远的目标吗?”

“有,”周拯回答的倒是很果断,“冯队你想听正经的,还是不正经的?”

冯不归眼前一亮:“还有不正经的?”

“大概就是,”周拯眯眼笑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终极模式。”

“啥意思?”

“我说正经的吧!”

周拯连忙揭过话题,正色道:

“对我来说,我现在的目标就是活下去,活过旁人的算计,解决前路上的危机,别人给我的使命,我会斟酌着去完成,别做傀儡,也不要被绑架。

“对我身边的人来说,我想保护好他们,所以需要更强大的实力。

“大概就是这样。”

冯不归纳闷道:“你现在不想死,谁还能杀你?”

“很多,我这是转世的第十二世。”

周拯扳着手指开始数:

“有个大BOSS正在复苏,天庭旧董事长不知道在谋划什么,董事长夫人不知所踪,还有一股神秘势力好像正在浮出水面。

“而我现在能依赖的是,一位不能直接干涉集团事务的集团初创成员。

“我的敌人却是整个三界的妖魔联合体,以及那些藏在神仙队伍里的野心家,说是危机四伏也不为过。”

冯不归沉声问:“我还能帮到你什么吗?”

“陪我喝酒,”周拯端起酒杯碰了碰,“能听我吐槽这些,已经帮我很多了。”

冯不归嘿嘿笑了声:“那成,以后你想吐槽就来我这,本知心大叔帮你缓解压力……喝完酒去搓个澡?”

“正经的澡堂子吗?”

“对啊。”

“仙体无垢,谢谢。”

“我去!你成仙了?”

“对外统一口径,元仙境小仙人。”

小店的橱窗内,两人守着满桌菜一顿瞎聊,直到太阳落山,两人勾肩搭背地走向了不远处的澡堂。

可惜,还没能进去,周拯手机连续震动了几下,却是敖莹打来了电话。

周拯立马就精神了,有些心虚地看了眼面前的洗浴中心门面,低声道:“喂?”

“周,如果敖翼天找你,你……可以随便打,留条性命就好,不然大姐会不好跟敖翼天家里交代。”

“什么意思?”

“他放话要找你单挑,好像已经赶来青山城了,我正在确定他的位置。”

周拯眨眨眼,抬头看向街角。

那里,有个戴着斗篷的身影正不断朝自己逼近,其自身却无半点气息波动,周拯仙识探查,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好厉害的隐匿手段。

“莹莹你来我这,”周拯沉声道,“他已经找到我了,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嗯?怎么会这么快?”

“没事,我先稳住他,”周拯道,“龙族的事,龙族自己处置就好。”

敖莹已经挂断手机,自是在赶来此地。

而街角,斗篷下的人影慢慢抬头,露出了一张满是阴鸷的英俊面孔,还有嘴角带着的些许狞笑。

“周拯,别来无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8章 旧敌上门

59.93%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