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1物降1物

第172章 1物降1物

三藏姐姐明显没弄明白‘人言可畏’是什么意思,固执地把周拯请去了空闲的漫画室。

周拯只能背负双手,站在唐三藏三米外,礼貌地道了句:

“大师,有事尽管说就好,我会尽力相助。”

“是这般,”唐三藏微微皱眉,“我已经感应到了,有位与贫僧纠缠不清的女施主,已到了附近,很快就将抵达蓝星。”

周拯眼前一亮:“女儿国国主?”

“就是这位西梁女王,”唐三藏轻轻一叹,“小僧着实……”

“我懂,我懂,您有苦衷嘛,大家都懂。”

周拯在旁连连点头。

他还真想见见,这位能把唐僧逼到了转世转性的女子,该是何等的风华。

“大师您是想请我对那位国主说一声,您不在这?”

唐三藏轻叹了声:“是这般。”

周拯顿时有点为难。

常言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谁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风花雪月。

唐三藏见周拯为难,也是轻吟一二:“虽然说这个有些唐突,但这位国主确实也是一位好人,她对小僧的情念起于劫念,故根深蒂固、几近痴狂,但小僧是出家人,一心向佛,不愿沾染这般俗情,而今又是……”

“大师!”

周拯见三藏姐姐有滔滔不绝的架势,赶紧出声打断施法。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一个愿打、一個不愿挨,这种事本来就强求不得,这样,我帮您安排安排,看能不能让她离去。

“我不敢跟您保证什么,您想必也知道,这位国主应是何等的固执。”

“唉,多谢帝君。”

“小事,小事。”

周拯略微思量,

等唐三藏离了漫画室,方才负手而出。

【盯——】

几道目光从三楼敖莹卧房、一楼角落猫舍、漫画室对面的机房处汇聚而来。

周拯清清嗓子,朗声道:“我有正事要去找寅虎神将,去去就回。”

“我陪你吧,别再遇到什么刺客了。”

敖莹翻身从三楼跳了下来,身上的短裙轻轻飘舞,但她机智地选择了穿戴安全裤,让周拯颇感安心。

“走吧。”

周拯翘起胳膊,敖莹有些羞涩,却是低头凑过来,挽住了周拯。

两人都是便装打扮,一个短发精神,一个长发飘飘,城中逛一圈也不会有什么突兀之感。

嗅、嗅嗅。

敖莹小巧的鼻尖耸动着。

周拯笑道:“你在闻什么?”

“母亲说了,让我鼻子灵一点,”敖莹啧了声,“常闻闻你身上有没有其她女孩子的香粉味,就算不能说什么,但也要做到心里有数才行。”

周拯:……

“伯母懂的挺多哈。”

“胭脂香粉不是蓝星独有的呢。”

“也对,也对。”

周拯想到了那个不正经的妖王风磬,莫名有点心虚。

什么香香软软的狐女、什么九尾天狐血脉!

他可半点没往心里去啊!

周拯走了没片刻。

猫舍中的波斯猫突然跳了起来,蓬的一声化作人形。

灵沁儿有点吃惊地看着一旁的灵仙蛋,其上不断浮现出火焰般的纹路,一股股火浪席卷开来,直接让灵沁儿的猫舍化作灰烬。

还好,房中各处都布置了阵法结界。

各色仙光亮起,几道身影出现在了灵沁儿身旁,看着那颗开始脱壳的灵仙蛋。

“要不要喊帝君一声?”木吒提议道。

“不必,”冰柠道,“灵仙不过伴宠,他去忙正事了,我们照看好就是。”

一旁唐三藏面露惭色,却未多说什么。

……

周拯来的好像有些不是时候。

大帐内,书案椅子倒了一地,寅虎神将一脸倦色,见到周拯就是一阵嘿嘿轻笑,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香气,似是刚刚布下的,帐篷后的窗帘轻轻摇晃,似是刚有人夺窗而走。

“没打扰神将吧?”

周拯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

“没打扰没打扰!我这忙一上午了,刚才只是在说说话……咋了帝君?”

敖莹纳闷道:“这里有敌人过来了吗?怎得如此混乱。”

周拯拉了下她的胳膊,示意她暂时别开口,笑道:“神将,咱们出去谈。”

“走,走,让您见笑了,见笑了。”

寅虎神将大步向前,走了没两步,周拯就看出他脚下略有点虚浮。

好家伙,卯兔神将刚走吧!

神将配神将,天雷勾地火,仙人们的体力,当然跟凡人不太一样。

周拯在敖莹耳旁传声,敖莹抿嘴一笑,白了周拯一眼,抬手轻打了周拯一下,却也没多说什么。

寅虎神将在旁露出了过来人的微笑。

出得帐篷,寅虎引着周拯在前线大营中乱逛。

敖莹主动落后了几丈,不去听两人的商谈。

周拯拿出了自己刚做的规划方案,寅虎奉上了已列好的十七家妖族表格,商讨了一阵。

对于周拯的构想,寅虎自是表示支持。

寅虎神将道:“刚好,龙族众高手还未走完,不如让他们直接出手。”

“不必了,”周拯摇摇头,“龙族底蕴太深,在这个时代来说也太过强大,咱们不宜请他们多做什么,关键时刻再求援就好。”

“明白,”寅虎点点头,也觉得周拯在这点上思虑的确实周全。

寅虎转而道:

“妖界这个事,末将记得,两三千年前就有人提过了,给妖族一块栖息之地,让善妖繁衍生息,凶恶之妖封镇灭杀,妖族自治不失为上策。

“好像……当时就是帝君您提出来的,啊,是您第一世。

“据说陛下跟大臣们商量了几次,都觉得可行,也对您大加赞赏。”

周拯纳闷道:“那后来为什么没施行呢?”

“这个末将就不知道了。”

寅虎摇摇头,目中带着几分感慨:

“末将近来无事时也在回忆,回看天庭崛起之路,似在走到顶点之后,就出现了种种诡异的迹象。

“现在看来,或许那时候就出现问题了吧。

“只是这些问题积累到了三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才爆发出来。”

周拯点点头,打开寅虎给的玉符扫了几眼,随后便是一阵沉吟。

不出所料,人类仇恨值最低的妖族,就是风磬的青丘狐一族;

其次是孔雀王一族,这家是跟风磬一同率族人来的蓝星,只是占了个荒地修生养息。

正统的妖族修行之法,就是采集天地日月星辰。

天道健在时,业障积累过多的生灵,必会遭受天谴,这也限制了妖魔横行无忌、吞魂壮大自身;

现在天道还未复苏,天谴尚未归来,有部分妖族已经开始利用业障修行神通了!

周拯皱眉道:“好家伙,这个青元大王死得不冤啊,这么多血债。”

“二十多年前肆虐蓝星的这些妖王,有部分还走了,后来也有部分赶来想分一杯羹的。”

寅虎道:

“末将觉得,留下五六家就够了,也不宜太多。

“给他们整个‘野生妖族保护区’,只要他们守规矩,给他们搞两个城池也可以,以后也可以作为妖界跟人界的缓冲区域。

“确实是个不错的规划。”

“既然神将也同意,那这事基调先这么定下,具体细节神将定一下,把我方案扩充的详细点吧,然后禀告紫微帝君一声。”

周拯笑着挑了挑眉,笑道:“方案不得低于五千字。”

寅虎面部肌肉一阵抖动,皱眉道:“帝君,我娘子刚来!您这就给这么大的活!我俩都没时间亲近亲近!”

周拯笑吟吟地看着他,也不说话。

寅虎眨眨眼,随后将那几张纸紧紧攥住,就像是抓住了美好生活的希望。

“包在末将身上!”

周拯凑近传声,两人又嘀咕了几句。

寅虎瞪起铜铃般的大眼,眼底燃烧起了八卦之火。

敖莹只能隐隐听到,他们在那聊什么‘女儿国’、‘御弟姐姐’之类的话,也不知具体在说什么。

神神秘秘的。

很快,寅虎神将搓着大手跑开,几个天仙飞出大气层,化作道道流光,赶去土星环附近。

——帝君的命令罢了。

“周,我们去逛会街吗?感觉好久没出来逛了。”

“一次试炼就三年嘛。”

周拯看着身旁的伊人,两人虽举止亲密,但也没有逾越之处,只是手挽手、手拉手。

她似乎在有意保持一定的距离感,这让周拯有点小失望,但相处起来确实轻松且舒适。

两人去了青山城中心的商圈,在街边压了压马路,去饮品店坐着发了会儿呆。

正当周拯计划着去看一场电影,或者听一场歌剧,体验体验优雅的上流生活,就接到了灵沁儿的求救电话。

“主银!救命啊主银!家里快着火了!您没事就快回来吧!”

“咋回事?”

“那颗蛋出生了!”

“哦豁!”周拯精神大震,与敖莹对视一眼,拉着她就冲向了饮品店后厨,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直接施展遁法。

这颗灵仙蛋终于孵出来了!

周拯去历劫的时候,灵仙蛋好像处于时间静止的状态,导致周拯感知的岁月相对被拉长,孵蛋的过程也变得‘含辛茹苦’。

昔有殷夫人怀哪吒三年零六个月,今有他……呃,这也不是一回事。

等周拯与敖莹出现在别墅院前,两人默契地顿住步子。

周拯皱眉看着乱糟糟的院落,各处都是黑一块、焦一块的。

别墅主体建筑倒是没什么大碍,但冰柠教官花费了不少心思打理的花圃可遭殃了,只剩下了一堆堆灰烬。

敖莹盯着那只在空中盘旋的火红飞禽不断打量,小嘴一张,赞叹不已:

“哇,好漂亮的灵禽!”

瞧那只刚破壳的灵鸟,形似孔雀,脖颈修长,浑身长满了红艳艳的亮羽,每根羽毛末端都有一团火焰燃烧,仔细去瞧,又有一种半透明的质感,浑身上下散发着精纯的火之灵气。

虽非天生地养,却是转世灵禽,自有火道神通伴生。

此刻它就在欢乐地喷着火,仿佛是在庆贺自己的降生。

灵沁儿可就惨了,此刻正焦急地站在台阶上,脸蛋满是焦黑的痕迹,刘海都被灼的向上翻卷,见到周拯差点哭出来。

周拯心灵福至,开口道:“过来。”

“啾?”

这灵禽低头看了眼,随后张开翅膀飘到了周拯面前,围着周拯转了转,又连着啾啾几声,落在周拯腿边,一颗脑袋轻轻摩擦着周拯小腿。

周拯眨眨眼:“不能变大吗?”

灵禽歪了歪头,那有着卡姿兰大睫毛的双眼轻轻眨了眨,眼底满是疑惑。

“就是,”周拯双手比划了个苹果形状,然后扩大成篮球。

“啾!”

灵禽拍拍翅膀飞了起来,猛地吸了口气,肚子顿时涨的圆滚滚的。

“不是让你吸气,是身体变……”

“呼——”

一股烈火扑面,周拯都没来得及闪躲,脸上直接抹了一层黑炭,短发也变成了自然卷。

嗤的一声,敖莹扭头扶着大门门墩,肩膀一阵耸动。

周拯抹了把脸,又问:“你不是灵禽转世吗?上辈子肯定也修行了啊,还有其他本领吗?比如变个人什么的。”

“啾?”

灵禽的脑袋歪了歪,眉心突然窜出了一只金色火苗,随后金色火苗席卷全身。

周拯定睛一看,火焰中描绘出了人形的轮廓,也惹来了屋内几位高手探究的视线。

一只粉嘟嘟的小嘴张开,尽数将火焰吞了回去,只穿了一个肚兜、脑袋上扎了两个朝天揪、看模样不过两三岁的小姑娘,光脚站在周拯面前,睁着一双大圆眼瞧着周拯。

“哇,好可爱!”

敖莹赞叹一声,就要来抱。

这小姑娘却是紧张且警惕地跳到周拯腿边,两只白藕般的胳膊环住周拯的腿弯,满是警惕地盯着敖莹。

周拯见状不由皱眉。

灵仙就这?

这有什么战斗力?

刚才的火焰也没什么威力,顶多就比凡火强一点,勉强能烧伤元仙罢了。

还好没带着这灵仙蛋去斗法,这不整个一吉祥物吗?

洞灵真人在不在,还能不能退货,把他耗费的火属性宝材补回来……

敖莹在旁拽了拽周拯的衣角。

“咋了?”

“我能抱抱她吗?”敖莹那双杏眼中满是期待。

“当然,”周拯将灵禽化作的小姑娘递了过去,后者死死抱着周拯胳膊,满是着急地张开小嘴,发出了两声‘啾啾’的呼喊。

——她还没开人言。

周拯正色道:“这是我还没过门的道侣,不要抗拒。”

灵鸟这才松开周拯,扁着嘴被敖莹抱在怀里。

敖莹也有些不适应,不断变化抱她的姿势,笑吟吟地哄了起来。

周拯摇摇头,心道女孩子就是吃这一套。

灵沁儿大眼亮晶晶地跑了过来,小手对灵鸟化人捏捏戳戳,着实有些爱不释手。

“确实挺可爱,”冰柠负手而来,抬起一根手指戳向灵禽化人的脸蛋。

这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周拯,任由冰柠轻轻戳弄。

不多时,惠岸行者、唐三藏在旁赶来,门外巡逻的几位仙人也好奇地朝着这边巴望。

唐三藏指尖绽出少许佛光,点在这小姑娘嗓尖,后者轻咦了一声,开口道:“呀呀?”

她似是喜悦自己能说话了,开心地拍起小手,又朝着周拯那边凑去,张开胳膊、奶声奶气地喊了声:

“父亲!”

周拯脚下一滑,扭头看着这小家伙,刚想纠正她让她喊主人,但又觉得这般可爱孩童喊主人有点怪怪的,像是她从小就要被自己剥削压迫一般。

这也难不住周拯,他缓声道:

“你非我生,我非你父,培养你也着实花费了我不少心血,且收你做个记名弟子,以后帮我看门护院、传信跑腿,你可愿意。”

小姑娘连忙点头,生怕周拯不要自己一般,用力喊了声:

“狮虎!”

“嗯,还要给你取个名字,”周拯沉吟一二,“你有朱雀血脉,又是火系灵禽,前世也有过修行,这样,以后就叫你朱莲儿吧,朱雀的朱,莲花的莲。”

“谢狮虎!”

“不谢,你们玩,莪修行去了。”

周拯背着手走回屋内,心底依旧不免有些失望,随后却也释然了。

这灵禽明显是紫微帝君给未成仙时的自己准备的,有烧伤元仙的战力,还能不断成长,确实是不错的。

可惜,自己已经飞升了。

吉祥物加一。

……

与此同时,蓝星附近的一处关卡前。

几位刚从蓝星出来不久的天仙,在此地就寻到了他们要找的目标。

那是个戴着面纱的美丽女子,身段细条、长裙繁复,那层层叠叠的裙摆下,一双白皙的小腿若隐若现,一双小巧的玉足包裹在布靴中。

她有些风尘仆仆,面纱后的俏丽面容上带着几分倦色,但那双凤目却依然闪亮,此刻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前方拦路的仙人,嗓音轻柔、话语却蕴着力道:

“你为何不敢看我?”

“道友……”

“你且看着我的眼来说这话,告诉我,他不在这。”

“不是,道友,小仙……”

“您且说就是,您说我就是信的,只要您愿骗我,我又能说什么呢?将心比心,我也理解你难处,可你能体谅我的心意吗?您当真会骗我吗?”

“换个岗吧!求你了兄弟!这道友我真挡不住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2章 1物降1物

61.62%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