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什么叫天纵之资啊

第十九章 什么叫天纵之资啊

周拯现在就怀疑,冰仙子是不是正抱着一本《班长使用手册》,躲在某个空调屋里对自己发号施令。

也不对,她自己就有制冷的效果,可能都不用开空调费电。

简直是夏日完美老师。

大家集合后,冰柠再次对周拯这个班长传声。

周拯带领大家进入天府酒店,在两名礼仪小姐的带领下,找到了角落中一部比较隐蔽的电梯。

他们刚站稳,电梯就开始平稳上升,电梯层数从一楼到十八楼,然后电梯的显示面板上,蹦出了个‘19’。

不存在的十九楼?

周拯无端联想到了一些关于电梯的恐怖故事,少年时期听鬼故事留下的阴影,让他此刻心有余悸。

还好,电梯门打开,外面是一面古香古色的屏风,各处也都亮亮堂堂,没有任何阴森恐怖的感觉。

周拯暗中观察了一下,同行八人的反应。

肖笙神态十分放松,仿佛是回自己家一样;

李智勇一直带着似有若无的微笑,虽然给人感觉很亲切,但始终保持着距离感。

六个妹子的神色大多有些紧张,各自挺胸抬头、或是借着任何反光的地方打量自己的容貌。

周拯心里嘀咕:‘这六个妹子都是普通修士?不带转世的那种?’

但他迅速拿出了做班长的风范,笑着道了句:

“大家跟我来。”

言罢率先踏出电梯,带着一行人绕过了屏风。

视线骤然宽阔。

好家伙,整层楼竟然都被打通,靠着一根根柱子的间隔,划分出了区域。

最中心的修行区最为空阔,正中摆着十个蒲团,按一、三、三、三的阵型排列,上方的天花板上镶嵌着三百六十颗璀璨星石,布置成了某种阵法。

修行区左侧是一排排书架,这个比较好理解,大抵是修行阅读区。

但右侧那九只排列整齐的大木桶……大家一起药浴?

阅读区和泡澡区之后还有各类布置,有用屏风隔出来的茶室,也有氤氲着仙光的四方擂台,以及一个小型的操场,和远处墙壁并排的九扇房门。

前方那十个蒲团处飘来了一片雪花。

这雪花轻轻闪烁,冰柠现身,素白长裙的裙摆还在微微飘动。

她似乎也着重打扮了一番,盘起云鬓发,微描柳叶眉,浅腮红、点绛唇,那张略显清瘦的东方美人脸更显端庄秀美,便是再去盯着看,也寻不到半点看多的烦厌。

冰柠在腰间束了一根翠绿束腰,将她纤腰衬的不堪一握。

若是仔细打量,自能发现她身段比例近乎完美,胸前也近乎是一双满月;

但周拯注视她时,却仿佛看不到这些女性之美,他只觉得自己看到了一朵莲花、一支寒梅,盈开在漫天冰雪之中。

“嗯,”冰柠嘴唇开合,“向前各自入座。”

这个时候,周拯、肖笙、李智勇三个大男人,很自觉地停住步伐,齐齐表现出了自己绅士的一面。

等六个妹子各自落座,占据了前面两排的蒲团;

“来,班长你坐中间!”

肖笙大大咧咧地招呼一声,李智勇却已欣然占了左侧角落的位置。

冰柠裙摆微微绽开,与九人相对而坐,身姿依然挺拔玉立,仿佛每个动作、每个姿势,都经历过千百次的打磨。

“开班授课之前,先自我介绍。”

冰柠道:“我名冰柠,原供职天庭瑶池采香殿,而今为复天盟执事,担负守护蓝星凡俗之责,三品天仙,擅剑道、冰道……你先来,依次进行。”

被点名的那名女孩连忙起身:“冰柠仙人好,各位同学好,我是阅剑仙宗弟子月无双,神荧境一阶,今年十九岁,擅符法与剑法。”

冰柠皱眉道:“不过神荧之境,尚未得道成仙,何以说自身擅长何道?”

“啊,我,”月无双忙道,“我道法不精,希望得到仙人指点。”

冰柠微微颔首,看向了下一个妹子,后者落落大方起身,但嗓音不自觉就有些轻颤。

前面六个妹子的自我介绍做完,周拯总结出了这个特训班的入班门槛。

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修为必须迈入神荧境,且是根基稳固、天赋过人、道基夯实。

似乎先天圆满到神荧之境是一道坎。

嗯,冯不归老哥就卡死在了这道坎上。

轮到李智勇,这位身材高瘦的帅哥站起身来,嗓音倒是不急不缓,隐有一副大家风范。

周拯:传说中的那个卡壳天将转世?

“我叫李智勇,今年二十五岁,神荧境一阶,无擅长道法。”

说完对着冰仙子行了个礼,而后慢慢入座,整个过程都凸显出了一种莫名的成熟沉稳。

压力来到了周拯这边。

周拯其实跟这些天之骄子们不同。

他从小摸爬滚打,上学、工作这么多年,缺少家人的他,处置各类社交环境都算得心应手。

此刻他站起身来,带着几分歉意的笑容。

自我介绍并非是为仙人做的,而是让其他八位同学认识自己,周拯也就简单直接地说了句:

“大家跟我算比较熟悉了,我叫周拯,二十五岁,刚修行不久,锻体境一阶,这次是得了天运混到龙窝凤巢,希望接下来的时日能得到各位前辈的关怀照料……

“咱们尽量避免发生强者对弱者的压迫,冰仙人让我做班长,也是让我给大家跑腿打杂,做些服务工作。

“大家有什么修道之外的事,随时可以找我。”

几个妹子莞尔轻笑,似乎对这个面容清秀的‘后辈’颇有好感。

冰柠突然道:“周拯是我半个弟子,特让他与你们一同培训。”

众人看周拯的目光顿时高了一截。

周拯与这位冰仙子对视一眼,目中流露出少许感激。

半个弟子,其实只是给了他一个保护身份,避免他在这个培训班尴尬。

等周拯盘腿入座,肖笙讪笑了声,却是没有站起来的意思,淡然道:

“我叫肖笙,归墟境九阶,这一世是二十一岁,你们有什么修道问题可以找我,修道之外的问题就找班长。”

六名女同学面露惊色。

李智勇也扭头打量了肖笙两眼,嘴角始终带着善意的微笑。

只有周拯表情有些怪异,抬手咳嗦了声。

似李!

天将转世,但意外卡瓶颈!

来的第一天就破案了!

冰仙子缓缓开口:“你们有修道问题自可问我,不必私下交流。”

这针对意味可以说很强了。

肖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囔了句什么,却也没反驳。

毕竟,这辈子他距离飞升境还有半步之遥,普通元仙都打不过。

……

这个特训班为期三个月到半年,视学员们修行状况而定。

本来周拯以为,第一堂课只是让彼此认识下,然后做做男女互动,但他没想到……

冰柠竟然如此注重效率,直接切入主题:

“各自打坐,以平日状态修行,我会在旁观察你们。”

九人包括肖笙在内都开始认真修行。

冰柠开启天花板镶嵌的阵法,一缕缕星辉洒落,整层都被仙光填满,一缕缕菁纯的灵气环绕在九人身周。

冰柠背负双手,在九人身边缓步走过,时不时停步低头注视。

如此过了一个多小时,冰柠坐回原位,一双嘴唇不断开合,对着九人依次传声。

各自授课、因材施教。

轮到周拯时,冰柠道:“你切记,不可贪功冒进,莫要因周围人修为高于你就着慌,十年、百年后才可见分晓。”

周拯感激的一笑,心底却在劝诫自己,起步晚,就必须付出比八位同学更多的努力。

他静心凝神,让自己暂时忘掉这些有的没的,开始默念口诀。

他这两天也没闲着。

稍微总结了下自己找状态的规律,发现入定就跟睡觉一样,不过是要带着一个恒定的念头去入睡。

此刻他也是这么干的,让体内那一缕无根气按周天游走,体会着那段口诀的各处含义。

不多时,周拯身周多了少许青木神光,呼吸平缓、神态祥和,嘴角露出了淡淡微笑。

身无两物,唯道与我。

正指点旁人的冰柠传声顿住,抬头看了眼周拯,目中划过了少许亮光,抬手在周拯身旁洒落了一层仙光,避免他被旁人打扰。

很快,除了肖笙,八名特训班学员在冰柠指点下,都进入了入定状态。

冰柠用仙光将他们各自隔开,避免道韵气机纠缠而影响彼此。

肖笙坐了一阵,有点无奈地睁开双眼,对冰仙子投去了几分苦笑。

“还是入定不了吗?”

冰柠传声问询。

“他们不是说,冰仙子有办法帮我吗?”

“嗯,”冰柠微微颔首,“你且尽量静心,我会试着帮你。”

肖笙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双眼。

仙光轻轻闪烁,冰柠的身影出现在肖笙身后,她竖起左掌对着肖笙轻轻一拍,肖笙来不及闪躲,一人高的四方坚冰将肖笙直接封禁。

她轻描淡写的道了句:“入定不了就不必出来了。”

肖笙保持瞪眼的表情,眼角似乎有泪滴滑落。

冰柠神态如常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似乎对自己的教学策略颇为满意,别人看不到的角度中,她嘴角还微微抿了下。

她刚要重新落座,眉角轻轻跳动,看向了那块坚冰旁的位置。

那里,周拯额头隐有金色光芒闪烁。

他身体周围出现了青蓝色的螺旋光圈,自身下升起、自头顶飘落,周而复始。

“咔”的一声轻响;

像是枯树的枝丫断裂,又像是走入密林时踩到了干燥的落叶。

周拯身周荡出淡淡波痕,推开了少许灵气,而后却有更多灵气朝周拯涌去,拍入了他的身体。

境界,初突破。

……

与此同时,啸月办公室。

鼓点鲜明的音乐声中,啸月坐在办公桌后,悠闲地随着鼓点晃头。

电脑屏幕上是一则清晰的监控画面,俯拍的天府酒店十九层情形。

那个天花板可不只是安放了大阵,还有一点监控设备。

不过,啸月也只能看到练功区域和监控区域,给学员们准备的九个房间都有各自的阵法,是属于他们自己的隐私空间。

画面中,周拯身周出现波痕,而后开始鲸吞灵气。

“唷?突破了?”

啸月老气横秋地点点头。

不愧是福伯的‘子侄’。

虽然锻体境刚入门,突破一次两次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周拯刚修行不久,积累就足够迈入下个小境界,也确实很难得。

啸月继续随着音乐晃脑袋,视线挪到了面前的平板上,狗爪按节奏滑动,开始无聊的签字工作。

半个小时后。

“嗯?”

啸月错愕地看了眼监控画面,狗嘴张了张。

那里,周拯身周再次出现了淡青色波痕,一股股灵气如百川入海,汇入了周拯那干渴的身体。

少许青光绽放,周拯吐出一口浊气。

锻体三阶。

“两连跳?厉害啊,”啸月啧啧称奇,“我愿称你为练功奇才。”

又过了两个小时。

周拯身周再次出现异样,额头青光弥漫,背后浮现出了淡淡的八宝金轮虚影。

一束束肉眼可见的灵气朝周拯的额头、胸口、腹部、足心、掌心汇聚而去,那里仿佛出现了七只漩涡,转眼就吞没了数量惊人的灵力!

神府开,灵光显。

七魂凝聚,始为不凡。

三破玄关?

啸月眨眨眼,虽然有前世魂力加持,但这突破的是不是太轻易了一点?

监控画面中,冰柠仙子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在周拯背后。

她似乎有些犹豫,仔细感应着周拯的情况,右手慢慢举起。

她思量再三,还是对着周拯拍了下去,只是拍下去之前勾了勾手指,将周拯上衣口袋中的小鱼玉石摄了出去。

若是基础不牢,前期贪多图快,反倒是会埋下他日瓶颈的伏笔。

很快,练功区又多了一块两米高的坚冰,引来陆续脱离修道状态的学员侧目与惊叹。

《他们俩》——特训班名画初放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什么叫天纵之资啊

11.31%
目录
共1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