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与智勇的欢乐时光

第187章 与智勇的欢乐时光

天道的恶念夺舍杨戬;

玉皇大帝残魂钻入了孙悟空体内;

王母娘娘与天道恶念合作,要开创新的秩序,或者说王母娘娘成了现在第二反派;

天道的善念与三清祖师合作,在打磨名为周拯的利刃,试图扭转大劫走向。

奇怪的三界CP又增多了……

太极图内的古朴大殿中。

周拯、敖莹、李智勇、肖笙、月无双围坐在角落,听完了周拯的分析、李智勇的猜测,都有些凌乱。

他们已经各自选好了任务奖励,小金小银也识趣的提前离开。

除却李智勇又拿了两颗九转金丹之外,其余三人一龙都选择了老君给的大道感悟。

每次试炼,老君都准备了十方玉符,除却没有给叶燕儿准备大道感悟之外,小队常驻队员都可以选择此物。

这是加快自身修行的利器,通常而言算是落了‘下乘’,但好在并没有什么副作用。

周拯虽然刚才有些恼怒,但现在也已恢复了理智,坐在那不断思索。

“出了这里,不要对任何人提这些事。”

周拯叮嘱道:

“这些事告诉别人也没什么作用,如果传出王母娘娘就是截天教的控制者,那依附于截天教之人怕是会更多一些。”

李智勇道:“什么时候都不缺墙头草。”

“大家有什么办法吗?”周拯如此问着,“有什么建议就提出来,集思广益总比一个人闷着想要强。”

肖笙和月无双同时摇头。

敖莹忧心道:“天道的善念离开时对我们说的话……是不是预示着,接下来,天道的恶念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对我们发起攻势?”

“不只是这般。”

李智勇道:“恐怕,天道接下来会在自身没有复苏的情形下,就直接动用所有后手,全方位绞杀班长。”

敖莹轻吟一二,仔细思考斟酌,缓声道:“老君将第七劫提前到了第三劫,有没有可能是因天道已经要提前动手,不得已作出的对策?”

月无双点点头:“我觉得是老君提醒我们时间紧迫,班长两次遇袭,第二次把咱们家都给炸了,这就是一则信号吧。这样的偷袭还可能来第三次、第四次,复天盟高手如果都被牵制、无法对蓝星增援,又或者王母娘娘亲自出手……班长确实会陷入麻烦。”

他们再次沉思,却总觉得身在局中,无法窥见全局。

李智勇道:“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防护,多做些准备……”

“不能一直被动,我们要做变数,不能只当棋子。”

周拯突然开口,双眼中精光迸射。

“现在执棋者已经明了,一面是占据上风的截天教,背后是天道恶念、王母,以及他们组建的势力,或者还有隐藏的其他高手,但他们就是一个阵营。

“一面是暂时落于下风的复天盟,背后是三清祖师、天道善念,紫微帝君算是明面执掌者,这也是一個阵营。

“你们觉得,两阵营外的变数是什么?”

李智勇立刻道:“孙悟空,或者说孙悟空与玉皇大帝的结合体。”

“对,这是一个变数,乐观点想,玉皇大帝大天尊肯定有后手,但这个后手不属于我们,还有什么变数?”

敖莹道:“镇元大仙为代表的中立阵营。”

“除却镇元大仙,还有龙族,”周拯看向敖莹,“龙族的底蕴,以及龙族在三百年前大灾变时保存下来的实力,现在举足轻重。”

敖莹微微抿嘴,刚想说什么,周拯却抬手做了个手势。

“莹莹你是我们小队成员,不用考虑龙族公主的身份。”

言下之意,

他不会通过敖莹去拉拢龙族。

周拯道:“龙族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分量,他们在奇货可居,所以任凭我们几次挑逗,宣扬大鹏金翅鸟是凤族血脉也好。”

说到这时,他瞧了眼李智勇,后者讪笑了声。

显然,当时瞒着周拯去干的事,周拯早就知晓了。

周拯继续道:

“又或是我跟莹莹感情升温,龙母来表达对我的支持,却拒绝表达对复天盟支持的态度也好,这都表明,龙族现在正准备捞最大的鱼。

“龙族站我,是变数拉拢变数,成为更大的变数,获得更多的筹码和份量。

“龙族不站复天盟,是因它们不想让这份筹码变成拖累,更不想过早选边,他们在等天平出现倾斜,或者拿到足够多的好处。”

李智勇道:“如果是这样,龙族大概率是要倒向截天教的。”

“为什么?”敖莹有些不解,“虽然我不得不承认,族内存在许多问题,有很多真龙自持身份、虚荣虚浮、贪图享乐,但也不会去做那些邪恶之事……”

“善恶的定义,是在输赢后面的。”

李智勇的表情无比冷静,冷静到有些不近人情:

“对于一伙叛贼来说,他们烧杀抢掠就是恶行,人人得而诛之,但当这股反叛势力成了正统皇权,就有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说法,被他们推翻的王朝就是恶。

“举个例子,几千年前的商纣王真有那么坏吗?还不是被儒生黑了两千年。

“龙族只站胜者,不站善者。

“顺带一提,福伯也是这个态度,反倒是观音大士选择了帮我们。”

敖莹竟无法辩驳什么。

周拯叹了口气,他现在完全理解,为何本该超然于外的后土娘娘会那般绝望了。

李智勇继续说着:

“我们要搞清楚最残酷的现状,天道的善念被放逐了,三清祖师居于道则之海无法直接干涉天地,也就是无法直接对天道恶念和王母出手,而己方的顶峰战力,只有……紫微帝君和观音大士。”

李智勇淡然道:“如果我是紫微帝君,必然是一心归隐,将复天盟盟主这个烫手山芋早点找个下家。”

言罢,四人看向周拯。

周拯讪笑了声:“我现在只有元仙境初期,距离金仙还早。”

月无双问:“那我们该怎么破局呢?”

肖笙嘀咕道:“出去就遭袭,不如一直在这里修行。”

“这里没有自然大道,”周拯道,“就算老君能把大道像是切香肠一样,一块一块喂给我们,我们也需要领悟、感悟、磨砺、打磨自身,天道的恶念应该不会给我们这么多机会了。”

“那、那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敖莹有些焦急地看着周拯,低声道:“如果对外宣布我们也支持新秩序呢?”

“新秩序是覆灭生灵,”周拯心底灵光一闪,“又或者,是建造一个你们所见的极乐之城,将生灵禁锢其中,让他们在虚构的精神世界中享受极乐。”

他话语一顿,突然想到了燕儿姐。

截天教、牧妖使、融合道则。

“不对,”周拯皱眉喃喃,“他们要废掉的不是生灵,而是要废掉修行。”

“废掉修行?”李智勇问。

周拯一边说,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思路。

“如今的三界,只要有灵气,人人都可修行,天赋高低决定自然上限,后天勤勉能补拙,生灵向上跃升的通路并未被锁死。

“如果建立新的秩序,生灵无法再修行,天道将道则具象化,变成一个个碎片,培养属于自己的奴仆……平凡的生灵再无法成为变数。

“是了,天道的恶念也好、善念也好,他们都是天道,莪看赤脚大仙留下的经文中写过,天道的终极目的就是消除所有变数。

“让平凡者一直平凡,禁锢信息,蒙蔽真相,没了晋升的可能。

“你们还记得那些金仙大妖吗?隐藏在深空中,吞食飞升者的那些金仙大妖。”

小队四成员齐齐点头。

周拯道:“天道的恶念,是要建立一个不会产生任何变数的秩序,收束所有不可控,剥夺生灵自我飞跃的可能。”

李智勇叹道:“这个末劫的具体名字,很可能不是灭世,而是……化凡。”

“下一页!当前第1页/共3页

所以截天教核心才会那么稳固,”周拯道,“王母要笼络人心,靠的不是天条和自身威信,也不是空口的许诺,而是给了那些高手切实的保证,他们会有换天之功,会成为新且唯一的特权阶级。”

李智勇道:“我觉得恶天道如果完成了化凡大劫,最后一步就是覆灭这些手下。”

“一个安静的三界就建成了,”肖笙双手捂着脸颊,如此低喃着。

月无双低声道:“化凡对普通生灵来说,应该也是好事吧……”

李智勇叹道:“这件事还真不好辩论。”

“如果是规则演变,渐渐化凡,那其实是可以接受的。”

周拯淡然道:

“生灵实现真正的平等,哪怕少了一些纵向的多样性,在横向上会给个体提供更宽阔的生存空间。

“但强制化凡,就是一种剥削和掠夺。

“后土娘娘告诉我,人道存在的一重意义,就是监管天道,这是一种平衡,天道恶念就是要覆灭人道,让自己无所拘束,成为真正的全知全能无拘束之神。

“如果天道一个念头觉得某一种生灵不必存在了,就将这个生灵直接抹除了,还不用付出任何代价……这能接受吗?”

月无双立刻摇头,眼神恢复了清澈与坚定。

周拯道:

“接下来我们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改变复天盟对凡人的对策,将真相公布出去,如此才能与恶天道划分清楚界限。

“我们必须掌握主动,必须给自己增加筹码,让截天教不敢随意动我们,大家有思路吗?”

肖笙苦笑道:“班长,这个有些为难我们了。”

敖莹起身:“我去给母亲写一封信,问问她龙族态度如何吧。”

她依然不太相信李智勇的分析。

周拯含笑点点头。

几人同时起身,但李智勇要走时,却被周拯喊住,说是要商量点事。

待敖莹、月无双、肖笙头脑昏涨地离开,周拯在储物法宝拿了两个蒲团,一只矮桌,请李智勇一同入座。

“要商量什么吗?”李智勇慢慢盘腿坐下,顺手拿了一斤瓜子,摆在了矮桌正中。

周拯问:“智勇你觉得,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

“等,”李智勇道,“等机会,也等时间,一个是咱们的力量太弱,必须充分利用接下来老君给我们开挂的机会,快速提升实力。”

周拯缓缓点头:“确实,我要想办法尽快让纯阳无极功突破了。”

李智勇又道:“机会这个比较困难……班长你拿木板干什么?”

“啊,写一些身份上去。”

周拯拿了几块巴掌大小的木板,上面写上了天道善、天道恶、三清、王母、大天尊等等字样,摆在了桌子上。

周拯正色道:

“趁着此地岁月流速还是这里一年、外面一小时,咱俩下盘棋,假设咱们是双方执棋者,根据当前掌握的信息,然后分析后续可能出现的情形,尽量预测出敌人下步的计划。

“你教我的,穷举法嘛。”

李智勇表情一窒。

好家伙,师稳长技以治稳了属于是!

于是,两人在此地展开‘对峙’。

两人时而起身踱步思索,时而低头伏笔写下些什么,一张张空白画轴被两人写满,他们背后仿佛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箭头,朝外围不断发散。

渐渐的,画轴铺了一地,两人时而还会直接倒头睡一会儿,让快冒烟的大脑降降温。

废寝忘食,不外如是。

正当这哥俩在太极图中论的火热。

三界中心,变得有些残破、却依然有数量庞大的生灵繁衍生息的五部洲之地。

所谓五部洲,便是指南赡部洲、北俱芦洲、东胜神洲、西牛贺洲,以及居中的天之下都,中神洲。

自天庭坠落,中神洲被砸成废墟,各处道则扭曲,天庭残存的雷罚之力肆虐各处,造成了无数生灵死伤,也让五部洲时代彻底落幕。

五部洲悬浮于星空深处,是所有灵气通路的交汇之地,也被称之为‘炁源之地’。

也是因五部洲的衰败,灵气外涌动,才有了如今三千大世界、无数小世界的繁盛。

东胜神洲之东,那近乎无边无际的东海之下,宛若一座人间大城般的东海水晶宫前。

一排排体型魁梧、气息沉稳的虾兵来回巡逻,但它们仿佛眼瞎了般,对海底珊瑚礁上行走的身影视若不见。

这是个身形高挑的女子,披着修身的斗篷。

一根细绳束在了斗篷之外,描出了她那不堪一握的蜂腰;其上是那突然拔高的隆起,其下则是斗篷前那双落隐若现的白润长腿。

她就这般,当着各处巡逻虾兵的面,一步步走到了水晶宫的大门前。

前方青光闪烁,两名身着紫袍的龙首老者显出行踪,满是警惕地看着前方的人影,拱手呼喊:

“道友!”

“还请止步!”

女子停下身形,慢慢抬头,露出的下巴宛若瓷器般精致,嘴角却带着浅浅的微笑。

“既不让我进去,那就让敖广出来见我。”

龙首老者对视一眼,丝毫不敢大意。

作为从远古苟活至今的大族,肯定不太可能出现‘嘴角一撇、下巴一扬、道一声你算老几’这种可笑情形。

“尊驾直呼我族族长之名,似是有些失了礼数。”——这是些微唱个红脸。

“不知尊驾如何称呼,我们入内请族长时,也好向前通禀。”——这是客气地唱个白脸。

那女子径直摘下斗篷,盘起的三千青丝如瀑布般落下。

那张脸蛋自是美丽动人,但世上美丽的女子多了,与灵气常伴自少有面目可憎者;

但此女子的气度,以及那举手投足间的威严,却让两位龙首老者不得不心惊。

“我名瑶池。”

她微微昂首,温声道:“昔日王母,这般可足够了?”

两位龙首老者目光一定,附身深深作揖,却是立刻打开宫门,转身冲回了水晶宫中。

……

“坏了。”

太极图内。

李智勇抬头看向周拯:“班长你见天道善念的时候,是不是敖莹也在身边,全程参与了?”

“对啊,”周拯张张嘴,面色也是一变。

天道善恶同源,只是善念恶念有了分化,周拯敖莹与天道善念相处,其实就相当于与天道恶念相处,而敖莹是龙族……

李智勇低声道:“班长不如喊敖莹回来这里边躲躲。”

周拯微微摇头,低头看着满地那写满了两人字迹的画轴。

他道:“先做完计划,不要打断思路,马上就完成了。龙族如果真的倒向对面,消息传过来也要许多时间。敖莹……我了解她,她应该会很难过。”

“那就让她当断则断,”李智勇道,“龙族应该不介意两头下注。”

周拯苦笑道:“这傻丫头估计会去劝她母亲。”

“那……”

“放心,我等会就出去告诉她这些,也会表达我的看法,把她留下来。”

周拯低头写个不停,笔画明显着急了几分。

“我能做的,就是不把她牵扯到我要奋斗的事业中,努力保护好她的安全与自由,而不是强迫她成为我的依附品。

“爱人之间最珍贵的就是互相尊重。”

他看了眼李智勇,笑道:“我小时候书上看的。”

李智勇摇摇头:“所以说,恋爱真是麻烦,姻缘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因果。”

“有道理,”周拯啧了声,“等哥携美逍遥的时候,你不要太羡慕就好,人要有个奔头,不能太无欲无求,我现在就挺有奔头的。”

李智勇嗤的一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他本想说,自己如果展露真颜……罢了,没有如果。

虚荣与浮夸,是稳教弟子一生之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夜读居手机下一页!当前第2页/共3页

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7章 与智勇的欢乐时光

66.67%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