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右使之死

第196章 右使之死

两军交战,大战随即爆发。

周拯此刻却只能躲在后方按兵不动,放出自己一缕气息,试图吸引对方高手现身。

两边此刻都藏起了部分高手,比如己方哪吒、黑熊精,还有某个偷偷回来却没露踪迹的元帅大人。

此刻围攻蛟魔王的仙人只剩七八位,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完全没出什么力气。

借着这般机会,周拯定睛看去,仔细观察着双方高手的表现。

己方最先冲出去的十多道身影,近乎杀穿了敌方头部群妖的阵列。

乱战之中,寅虎神将未化出白虎法身,挥舞大刀向前横扫,刀刃卷起万丈血浪,修为稍低的大妖直接身首异处,迫得对方几名老妖向前迎战。

卯兔神将身形最是灵活,自星空中左右穿梭,两把匕首近乎无往而不利。

她面对一只大妖时,身形化作一股旋风席卷而过,留下的就是那只大妖轰然倒塌的妖躯,以及浑身上下喷涌而出的鲜血。

丑牛与午马两位神将与寅虎属于一个路子,大开大合、一人成军,明明是闯入敌阵包围,但在短时间内,却有一人反包围一批大妖的气势。

周拯之前一直觉得,红孩儿面对妖族可能不会下狠手。

但此刻,这位长成少年的圣婴大王,手持火焰枪、脚踏推火车,捏着鼻子张口喷出滔天火焰,烧的大妖退避、仙人四散,随后还在那一阵猖狂的大笑。

与敌方相比……这位才是真疯魔,敌方竟还有一丝优雅。

当然,真正的优雅还要看木吒。

木吒左手背负身后,右手持着一支木鞭,若是打对方一下,口中就会念一句阿弥陀佛,于是佛号声接连不断,群妖尽不敢近他身,还是几名牧妖使将木吒挡了下来。

对于己方这些高手,周拯也就草草的扫一眼。

真正吸引他注意力,并让他手心冒汗的,却是……自家小鱼。

敖莹竟也跟着四神将最先冲出去了,陷入了敌方的正面围困。

但敖莹此刻表现出的战力,却仅次于四神将。

她身着战甲、头束圆箍,

马尾辫不断跳动,纤瘦的身子蕴着强横的力量,最先与一头狮妖对阵,却一枪将后者直接抽飞。

还是一名金仙境的老妖主动接下了敖莹,不然敖莹必是追着那些天仙、真仙境的大妖乱杀一气。

周拯就暗中凝视着敖莹。

周帝君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应该重新认识一下这個正牌女友。

她一直在努力修行,几乎是拼了命的变强,早已不只是那个抱着鱼缸出现在自家门前的懵懂少女。

如今的她,多了几分真龙的霸气,也多了几分女子的成熟与温柔。

她身周包裹着白龙的虚影,白龙原本如玉的鳞片多了一丝丝血红;她的龙威,比起第四、第五劫之前,更是猛增了数倍。

老君给的感悟,敖莹拿了,也认真吸纳了;老君指引她寻到的祖龙精血,敖莹消化了一半,剩下一半留给了周拯。

如果她把十二滴祖龙精血都吸纳了,而今应该会更强一些吧。

周拯看着储物戒指中的玉瓶,心底自是打定主意,稍后想办法把剩下的三滴给她还回去。

人身与龙身是有区别的,这般宝物,只有她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

吃软饭也要有限度嘛。

再三确定敖莹没上头、没乱冲、本身还保有余力,周拯这才放心地松了口气,慢慢闭上双眼。

下一瞬,他心底张开了一张黑洞洞的星图,上千颗星辰闪烁光亮,已将敌我双方尽数标记。

主帅开始纵览全局。

斗法爆发之初,己方奉行的战术以防守为主,十六位高手冲出大阵,强行截断对方第一波攻势。

这十六位高手正有计划的不断后退,与后方数百名仙人组成的战阵互相照应,战况暂时稳稳固。

洞灵真人、张天师、葛天师成了战阵中部的定海神针,三位天庭老文臣不断甩动拂尘,为己方众仙缓解了极大的压力。

天庭的标准战法就是这般特征:前攻之矛,防护之盾,二者缺一不可。

但就算如此,己方也无法做到毫无伤亡。

争斗、斗法、厮杀,有死伤在所难免。

周拯感受着一位位仙人在袭来的流光下重伤、逝去,心底还是不免有些难受。

但他并未乱动。

必须保持足够的定力,才能去试图掌控局势,用最小的代价换来最大的胜利。

有许多强大的气息绕开了主战场。

敌方在迂回。

周拯灵台的星图中出现了一颗颗闪烁的暗星,他立刻对洞灵真人与两位天师传声,下达变幻战阵的指令,数百仙人组成的战阵随之变化。

几个呼吸后,左右两侧爆发出璀璨流光。

上百名气息强悍的妖、仙横杀而来,左右迂回完成了对复天盟阵营的包抄。

此刻的周拯,身在蛟龙爪中,心底出现了一张棋盘;元神坐在一侧,不断推动棋局变化。

敌方完成合围。

周拯看对方这阵仗,觉得对方并不只是单纯想杀自己,应该还想消灭这一大股复天盟的有生战力。

在为截天教一统三界做铺垫?

是不是有些为时过早?

周拯嘴角掠起了简单的弧度,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角落。

星空忽有星光闪烁,一扇大门凭空打开,道道流光飞驰而出!

星门前的李智勇身形一闪,跟随这些流光冲向战阵,却消失无踪。

可移动天降大阵。

己方出动伏兵一。

敌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包围圈外围陷入混乱,己方本阵压力大减。

正此时,两位己方大能巨擘各出神通。

张天师袖中甩出百万张符箓,符箓如阴云一般笼罩在敌阵外围,落下了无穷天火、雷霆,声势浩荡,如同天罚。

这是玩符的祖宗,天庭鼎盛时期,也可称之为一声大佬。

葛天师掌心扣住了几颗丹药,随手甩向几名金仙境大妖,丹药疾飞之中竟如同莲花般绽放,其内飞出三把巴掌大小的玉剑。

此剑虽小,却可除妖。

几头体型庞大、气息浑厚、业障缠绕的大妖仅仅只是哆嗦了两下,妖躯就朝着深空漂浮,再没了声息,魂魄全灭。

周拯嘴角微微抽搐。

这就是他们之前说的‘天庭文臣’。

也对,人也没说天庭文臣不擅长斗法。

战局陷入胶着,伤亡不断增加,尤其是没有三文臣高手护持的伏兵队列,伤亡几可用惨烈来形容。

周拯挑了挑眉,心底的棋盘上再次出现了一批暗星。

他立刻出手,不等对方撕开己方防御,已是扣下了新的棋子。

荧惑星方向,第二扇流转星光的大门缓缓开启。

这样的天降大阵,他们本来就准备了两座。

数不清的流光从中飞出,居中的那位美貌惊人的功德佛临空盘坐,背后浮现出宝轮,身周涌出万千佛光。

三千佛兵蜂拥而至。

他们虽单个修为不足,但组成佛光大阵,却让此地众业障大妖心神颤颤。

从气势上就赢了一半。

周拯没有大意,他呼吸变得十分清微,嘴角笑意渐渐收敛,眼皮在闭合时更显用力,眉头也越发皱紧。

周拯感受到了杀意,那杀意在飞速临近。

正上方!

是了,身处太空,打的是立体战,但思维惯性容易忽略上下两个方位。

“蛟魔王,”周拯睁开双眼,开口问询,“可想活命?”

蛟魔王忙道:“帝君!只要您给个机会!”

“向上突围。”

“上面好像有东西……”

“突围就可。”

“是、是,”蛟魔王咽了口口水,抬头看了眼那片璀璨的星空,猛地一甩伤痕累累的蛟龙尾,朝正上方疾驰而去。

围攻这蛟龙的七八名仙人连忙追赶。

周拯的传声已及时送到了己方众仙耳中,让他们稳住阵脚,他去上面诱敌。

敖莹长枪一扫,逼退与她缠斗的两名金仙,扭头看向周拯,虽极想跟上去护持周拯,但周遭立刻有敌妖、仙、牧妖使冲来,让她无法脱身。

她杏眼中闪过怒火,一张俏脸只剩冷寒,手中龙枪爆出阵阵龙鸣,白龙虚影收敛,战甲化作龙盔。

“找死。”

而后持枪前冲,龙吟震群星。

战局后方,蛟魔王握着周拯已冲出复天盟战阵范围,后方追着的几道流光略显‘单薄’。

一处藏着许多散修的观战角落。

“要出手吗?”孔雀王颜如初传声问着。

风磬抱起胳膊,仔细观察战局,随后只是摇头:“咱们出手就是添乱,对复天盟表忠心也没有任何好处。”

颜如初微微颔首,继续凝视。

风磬手指蹭了蹭鼻尖,却是想抽烟了。

忽见一方大印自蛟魔王前突的方向直直砸落,瞬息间化作山岳大小!

五岳印!

蛟魔王口中急呼,嗓音震动乾坤,声穿真空!

“右使!我把青华帝君抓来了!别动手!是我啊右使!”

蛟魔不喊也罢,他这一喊,五岳印来得更急,不由分说砸向了蛟魔王,将这条蛟龙正面砸下,血溅虚空。

下一瞬,乾坤像是被人撕开了一条裂缝,数十道苗条的身影飞射而出,沿着五岳印边缘猛扑。

右使那清冷的嗓音传遍这片星域。

“今日除掉吕洞宾!三界自此归心!”

大印闪回那乾坤裂缝旁,恢复拳头大小,环绕右使身周。右使平举玲珑宝塔,低头注视着那数十位仙子冲杀之处。

蛟魔王已没了踪影,只留下一道背负双手的身影。

中长发,青长袍,清秀面孔伴笑意,星目蕴光藏三神。

赫然就是他们的首要目标,周拯!

周拯背后自行浮现出了一张太极图,那阴阳二气轻轻转动,两道身影一左一右自周拯背后绕出。

左侧是一头黑熊,单手提长枪,单手施佛礼,口念阿弥陀佛,身如怒火明王。

右侧却是一袭素白长裙的仙子冰柠。

她长发束云鬓、手提玄冰剑,脚下似有一朵六角雪花,这虚无空洞的漆黑空间竟出现了薄薄的冰凌。

随之,黑熊精长枪横扫,冰柠玄冰剑轻点,那数十名扑来的女仙尽数被荡飞,小半女仙被玄冰缠脚。

“冰仙?你找死!布阵困住黑熊精!”

那右使一声大喝。

数十名女仙迅速拉开战阵,身上的斗篷自真空中飘舞,一道道曼妙的身影看起弱不经风,却组成了威力奇大的战阵,对黑熊精与冰柠镇压而下。

黑熊精保持佛礼的左掌缓缓前推,整片乾坤竟出现了少许横挪,将这数十名女仙与她们组成的大阵扯向一旁;黑熊精主动投身阵中,与后方飞射而来的冰柠里外对敌。

这时当真说不清,是黑熊先生被数十位女施主禁锢,还是黑熊先生反拉住了后者。

冰柠剑势一起,顿时成了战局一角靓丽的风景。

周拯还是静静站在那,昂首看着截天教右使,嘴角甚至露出了些许笑意。

右使那清冷的面容上多了一层怒意,她迟疑半瞬、直接飞扑而下,身旁宝印、手中宝塔同时绽放神光!

周拯依然未动。

他脖颈后有一缕长发飘起,哪吒三太子闪身而出,手持长枪、脚踏风火轮,直接招出三头六臂。

右使祭出对哪吒专用法宝——玲珑塔,九层宝塔骤然放大,将哪吒压向周拯右侧的深空。

三百米,右使此刻距周拯不过三百米。

她口中绽出青光,一把宝剑凭空激射。

周拯袖口微微荡漾,一只蜜蜂嗡嗡的飞出,银色的九齿钉耙高高举起,将宝剑直接荡飞。

正是福伯!

但福伯臃肿的身体刚冲起来,又是一方宝印砸落,将他直直压向左侧的空域。

周拯身形不动,目中划过了几分迟疑,嘴角在轻轻抖动。

百米。

五十米。

十米!

右使斗篷飘飞,三千青丝向后飘舞,那张本该风华绝代的脸蛋上却露出狰狞杀意,袖口飞出一束翠绿光芒!

这个距离,就算周拯是造化高手也无法闪躲,而周拯的实力在右使看来顶多是天仙巅峰。

这就是绝杀的一击!

那翠绿光束中包裹着的正是一只玉簪。

这玉簪乃是一件后天至宝,曾划开过银河,阻断了牛郎织女相会,有破禁、逆势、改命之能。

此刻,玉簪锁定了周拯眉心,在电光火石之间贯穿而过。

周拯没有任何反抗,嘴角笑容渐渐消失,身形朝着下方飘落。

右使身形扑到,一掌砸落在周拯额头,打的周拯身形炸散,她随即露出几分得意的笑……等会,不对劲!

右使忽然抬头看向右侧,却见哪吒显出万丈高法身,三头六臂抱住了玲珑宝塔,强行阻断了此塔回防,数道流光对她攒射而来!

流光自行组合,混天绫搭成了一只‘火柴人’,踩着风火轮,抓着火尖枪、乾坤圈,对右使疾疾杀到!

哪吒破口大骂:“靠我老子的塔就想镇我?找死!”

右使面色大变,身形急忙闪躲。

另一侧,福伯有样学样,不惜暴露肥头大耳的本相,身形摇摇晃晃化作数千丈高,强行抱住了五岳印。

更远处,一抹剑光闪过,剑刃磕在了那玉簪之上,将玉簪直接打向洞灵真人处。

剑光起源之地,三道身影凌空踏步,缓步而来。

面色惨白的蛟魔王站在后方,眼中满是惊骇,死死盯着此刻浑身包裹着青蓝色神光的周拯,感受着那精纯之极的木之大道。

这道境,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短时间……

就听周拯笑道:“智勇你这法子好是好,就是缺点太多,为了不被识破只能让化身站着不动,但刀剑都砍身上了还不动,那不就是最大的破绽吗?”

李智勇摇头轻笑:“如何调动敌人情绪,也是一门大学问。”

“得,还被教训了,”周拯摇头一笑,看向那右使。

蛟魔王:这两个年轻人是在讲相声吗?

再看那右使……她果然破大防,正被哪吒的几样宝物追着乱打,毫无招架之力。

“她是王母身旁侍女长。”

冰柠传声轻语。

周拯点点头,看着截天教右使那浑然天成的曼妙身形,发现自己有一丝丝怜香惜玉的不忍。

这纯阳无极功啊。

“给她留个全尸吧。”

周拯轻声说着,与李智勇相视一眼,默契一笑,一左一右隐入虚空。

不多时,一只只乌梭乱闪,一把剑影带着精妙绝巅的角度横斩,那把得自于老君的阴阳宝剑,剑刃竟是幽蓝色。

他淬了毒,能斩金仙的那种。

而当右使知晓此事时,已是肩膀被划出伤口,元神产生了强烈的眩晕感。

她目中满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周拯藏身处。

“堂堂帝君竟用……用毒……”

噗。

火尖枪枪尖自她脖颈穿出,右使的面容上满是惊愕,随后额头出现了一点灰烬,身形竟在瞬息间崩塌,只留下微弱的火苗在虚空飘舞。

周拯眉头轻皱。

王母留下的后手?还想着拷问她元神,搞一份截天教的高手名单。

周拯心有所感,看向了星空深处,感觉到了那里爆发了大战,强横的道则在不断碰撞,其中有两股道韵自己颇为熟悉。

王善?

紫微帝君?

两位大佬似乎阻住了对方的强援。

周拯扫了眼已被哪吒、福伯压制住的两件重宝,口中发出一声长啸,震动乾坤、声穿星域。

“右使已死!”

己方士气大盛。

数道流光直冲敌阵,三坛海会大神与净坛使者齐齐显威,而李智勇身形已不知去向,周拯出手时也收敛起了大部分锋芒。

蛟魔王愣愣地站在虚空。

刚才他确实看到了,这两个喜欢躲入虚空中的年轻人,有着极为高明的遁法,用着极为狠辣的剧毒,还专门攻那个右使的弱点部位……

这、这还是天庭中那九位自视甚高的天尊?就挺不讲究的。

“嗯?”周拯的一声轻咦传入蛟魔王耳中,“你不出手吗?”

蛟魔王面色阴晴不定,几个呼吸后,他一跺脚,身形飞扑而上,口中哇哇大喊,生怕旁人不知他对青华帝君忠心耿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6章 右使之死

69.7%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