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炼妖之壶

第239章 炼妖之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炼妖壶出世?直接认主青华帝君了?”

“道友你这话是真是假,那妖族岂不是要完蛋了?”

“千真万确,不知道多少妖族高手看到了炼妖壶出世的情形,就在金翅大鹏鸟掌控的那几个妖族地界边缘。”

“妖魔这嚣张的气焰,确实该打一打了。”

“道友发现了吗?终究是气运不在妖族那边,女娲娘娘据说早已超脱三界、不入五行,这也留下了如此伏笔。”

“三界秩序将归啊,也是幸事。”

“道友可听闻了?炼妖壶认主青华帝君,妖族那边好像炸锅了。”

“女娲娘娘这是给妖族拴上了缰绳啊。”

“炼妖壶这宝贝,贫道倒是听闻过,上古十大神器,成名还在天庭建立之前,是女娲娘娘收服群妖的好宝贝,在里面炼过了不少大妖。”

“上古妖庭之所以败落,好像就是因为挑衅女娲娘娘威严,被娘娘反手炼化了百万妖兵。”记住网址m.xbequge.com

“何止,这宝物更重要的是对妖族士气的打击。”

“这西游封魔劫像那回事了,感觉背后全是大佬在算计。”

“道友只要想明白妖跟人之间的区别就好了,妖族大半放纵自身欲望,人大半压制自身欲望,

两边走的修行路都是背道而驰,孰优孰劣,一眼就知啊。”

“喝酒喝酒,今日贫道请客,哈哈哈。”

……

蓝星,紫微帝君新建的天庭老臣疗养别墅群。

紫微帝君看着手中的捷报玉符,表情一时有些五味陈杂。

他不是主角。

紫微帝君已经完全死心了。

在三界终焉之劫这场大戏中,他这个天庭四御、皇权象征,完全就是個配角。

但还好不是个跑龙套的。

“叔父如此轻易就拿到了炼妖壶?”

紫微帝君背着手,在一众老臣的注视下来回踱步。

他嘀咕道:“这里面会不会有诈?那炼妖壶是不是假的,或者被王母做了手脚?不过,女娲娘娘的宝物,倒也不至于被王母算计,王母如果得到炼妖壶,早就把妖族全搞成奴隶了。”

“帝君,”张天师笑道,“据说是女娲后裔一族放出的消息,说是青华帝君顺利通过了重重艰难的考验,得到了守护神使的认可,拿走了女娲娘娘此前就已准备好的炼妖壶。”

“这?”

紫微帝君随手摄来一只柠檬,在手中轻轻抛弄着。

“咱们啊,静观其变吧,叔父现在已经成长到不需要我们为他造势的地步了,他现在无论在哪现身,都是妖族头号强敌喽。”

摇头感慨完,紫微帝君忽然又问:“那只大鸟的反应如何?这件事是发生在他近旁吧?”

一位老臣拱手禀告:“回禀帝君,那大鹏鸟扬言要挑战炼妖壶。”

“什么玩意?”

紫微帝君纳闷道:“大鹏鸟难道不知道,炼妖壶是妖族克星,进入其中只有两个结果,要么被驯服,要么被炼化成一滩血水吗?”

众臣各自沉吟。

紫微帝君皱眉凝思。

大鹏鸟这个家伙还真是不好控制。

周拯第一遭、他来第二遭,把大鹏金翅鸟架了起来,忽悠的对方已经即将要跟王母一方决裂。

紫微帝君其后又暗自推波助澜,通过离间计、二人成虎之计、驱狼逐虎之计等等,在大鹏金翅鸟控制区域把氛围已经彻底烘托了上去。

金翅大鹏鸟已经开始把‘称帝’这回事提上日程了。

甚至,妖族百鸟飞禽类,半数已算是归顺了大鹏鸟,这眼看就能造出声势,在当前两极博弈的几处上,开辟一个新势力出来。

这对复天盟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可偏偏,大鹏鸟在这个节骨眼,竟然又对炼妖壶产生了兴趣。

这……

这是他能想的吗?

女娲娘娘这宝贝,可不只是炼妖,上古异兽也可炼;甚至有传言,炼妖壶就是为保人族而生,除却人族,万灵皆可炼。

“必要时动用一下我们的内应,”紫微帝君低声道,“最好劝一劝大鹏鸟,不能让他跟叔父起冲突。”

几位老臣各自献策,但都觉得,大鹏鸟的不可控性还是太强了些。

“甚至,老臣怀疑,大鹏鸟现在已是去追青华帝君了。”

众人各自点头,都觉得有这般可能。

恰好,周拯得到炼妖壶所在的方位,就是金翅大鹏鸟控制区域的边界。

这些老臣推敲着,大概是周拯一行,想要去撩拨一下大鹏鸟,看能否让大鹏鸟与截天教尽早决裂,然后不小心遇到了机缘。

“不管如何,叔父得了炼妖壶,这都是莫大的喜讯,看好这只大鹏鸟吧。”

紫微帝君略微思忖,又道:

“对了,上古十大神器,咱们不是也有两件神器的线索吗?找个机会,把线索送给叔父,让叔父看看能不能搞到手。

“说不定,等我们聚集起十大神器,还真能限制一下天道恶念。”

众老臣低头称是。

紫微帝君拿起柠檬恰了恰,也只得轻声一叹。

……

截天教与复天盟交战之地边缘地带。

那艘正回响着优雅弦乐的楼船中。

左使看着手中的玉符,不由得陷了沉思。

最近听到的都是些坏消息。

自从青华帝君踏上了星游之路,要重演西游封魔劫,轻装简行闯入妖族之地,截天教压力骤增。

有生力量被耗损,妖族损失虽然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但已是有切肤之痛;

士气被直接打落,自母上现身、召开仙会以来,截天教兴起的声势,被青华帝君硬生生压制了回去。

而现在,青华帝君在截天教的地盘蹦跶的越久,闹出的动静越大,截天教内部会出现的问题也就越多。

当所有人都觉得,截天教奈何不得周拯,那截天教的未来之路,不就只剩下败亡一途了吗?

大势之争,这个周拯已是站在了上风。

而偏偏,女娲遗族又横插一脚。

左使的面色阴沉的可怕,一旁的几名女子也不敢出声。

母上现在唯一忌惮的,应该就是上古大神女娲,她既能超脱出三界,也就有可能随时回返。

这可是能补天的存在。

左使抬手揉了揉眉头。

他已是意识到了,无论母上的真正目的是想做什么,母上都必须采取一些行动了。

提前让天道恶念反压制杨戬的意志?

又或者,是动用其他暗藏的手段?

左使思考着,扭头看着了窗外的星空,轻轻叹了口气。

“有青华帝君周拯一行的消息就尽快带过来,”左使低声说着。

一旁几名女子欠身应答。

她们都是知晓的,王母并未答应让北使再去执掌教务、对抗青华帝君,现在的左使心情正低落,却是谁都不敢乱说些什么。

……

一家欢喜一家忧,有人得意有人愁。

但很明显,周拯一行此刻正是欢喜之时。

周拯得了灵怡所赠的青木道则与部分法力,也是毫不客气,直接就开始闭关,将后续的指挥权交给了李智勇。

李智勇的本性,大抵是追求稳妥的。

所以,他决定隐遁一段时日,先避过最近的风头再说。

周拯得到炼妖壶,这个也是出乎他们计划之外的大事,此前准备好的预案必须推倒重来。

又在沿途听闻,那大鹏金翅鸟正在找寻青华帝君,要挑战一下他的软肋——试试能不能硬抗炼妖壶,李智勇更是不想现身了。

他不断变幻身形,时而穿梭于星路,时而混迹于群妖,时而扮演个磨头,时而还会男扮女装以降低自身暴露的可能。

就这般一路躲藏,一路行走,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三个月。

他们一行也已远离了大鹏鸟的领地,进入了妖族控制的核心区域,离着截天教如今的总部也不算太远。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李智勇在这里找了一处洞府,静静等周拯接纳完大道。

而稳妥起见,李智勇还把周拯所在银梭封了起来,以免周拯突破的时候产生什么大道波动、乾坤异象,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此,又过了两个多月。

自周拯得了炼妖壶之后过去半年,周拯总算从闭关的状态回转。

他背后接连浮现出神树、桃花、万灵等异象,众异象尚未来得及爆发,便被周拯长袖拂过,消散于无形。

“嗯?人呢?”

周拯看着空荡荡的舱室,仙识向外探查,立刻发现了他们所处的环境,以及正在努力修行、刻苦娱乐的一行。

没出事就好。

他也不着急出去,右手一翻,那只造型古朴的‘酒壶’再次现身。

随之,他也听到了这炼妖壶器灵温和的问候:

“主人,您醒了?”

是一位温厚长者的嗓音。

而且它主动称呼周拯为主人,而非最初相识时的帝君。

这让周拯不得不感慨这般神器的充沛灵性。

“前辈能否为我介绍下此宝的功效?”

“老身乃女娲娘娘炼制,专为镇压诸妖、威慑妖族天庭,故乃是对妖魔专用的宝物。”

老器灵并无身形,就像是这只酒壶在不断言说:

“最大的效果,其实就是炼化妖魔,您将妖魔或业障缠身的异兽收入此间,老身便可将此生灵化作血水,将其修为化作灵气,反哺给主人。

“但必须是以业障为引,不然主人会遭反噬。”

“明白了。”

周拯点点头。

这点限制倒是不错。

而且此前随意干掉的那些业障大妖,现如今不只是可以抄他们的家、割他们的宝,还能充分废物利用,把他们的尸体化作灵气。

妙啊!

一妖多用,何愁修为不飞速进步?

老器灵继续道:“老身观主人,除却有一把还不错的宝剑,也没其他像样的宝物傍身,若是遇到危机情形,自是可用老身对敌。”

周拯也有些尴尬。

现在不比远古上古,不只是高手数量减少了很多,宝物的威能也是大幅度缩水。

他心底浮现出了炼妖壶的几个主要御敌用法,很快就做了个简单总结。

第一,可做收妖宝物。

若是遇到道境被自己碾压,或者身形被制住的业障大妖,只要喊出对方真名,就可直接将其收入炼妖壶炼化。

这有点像是‘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的升级版。

第二,可做藏身宝物。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点,若是遇到生死关头,周拯可将队友和自己一同躲入炼妖壶,炼妖壶本身也会躲入炼妖壶,在原地留下一抹乾坤波动。

这一威能是有缺点的,就是现身时必还是在原地。

但如果配合藏身神通、七十二变,或者遇到需要藏身等支援的情形,也算妙用无穷。

第三,当板砖。

顾名思义,扔出去砸人,有可能比五岳印还要好用一点,就是不太优雅。

第四,盛酒。

实际上,这是炼妖壶在女娲娘娘手中时,最经常出现的用途。

周拯又与炼妖壶熟悉了一阵,虽然还不能完全做到如臂指使,但正常御敌已是无碍。

他稍微盘点了下自己身上这零零散散的宝物,发现能入眼的,好像也就炼妖壶、五岳印、老君的剑。

周拯翻箱倒柜的时候,又看到了那写着‘萝莉控’三个字的法器风衣。

虽然它已经残损,如今更是半点作用也没了,但却让周拯想起了三百年前在夕阳下的奔跑。

是的,虽然在现有的时间刻度上,周拯他只是修行了几年;

但实际上,他自身的感知中,那漫长的、近三百年的枯坐,也是要算上的。

他不是一个喜欢念旧的人,但却是个喜欢怀旧的人。

不可避免的,他思念起了敖莹,想起了他们两个在分别之前的抵死缠绵,又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鼻尖。

‘她应该听到了很多关于我的消息吧。’

周拯如此想着,又哼唱起了家乡的流行小调,换了身蓝白相间的长袍,束起了又长了一截的‘秀发’,淡定地闯出了李智勇布置的结界。

智勇的道境,也要加强了啊。

“哈哈哈!班长出来了!”

“哦豁!叔父!炼妖壶给看看呀!”

“小友不必担心,我们现在安全的很,炼妖壶可否取出一观?”

周拯眯眼笑着,却也没故意卖关子,请出女娲炼妖壶,让他们细细观看。

上古十大神器。

这听着就倍儿有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天庭最后一个大佬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9章 炼妖之壶

84.51%
目录
共2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