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7月一

血色7月一

蒙托卸下软甲,在众人的眼中,将双手重刀单手拿了起来。

“拿起你自己的剑,欧文.索图斯!”蒙托高喊道。

就像神明从无尽高处降下雷霆般的语言。

威严!

嗡___

欧文突然感受到这神明低语高诵的力量。他对大为惊讶,眼前的青年,居然让他恍惚片刻,一种熟悉的感觉慢慢爬满了全身。

是什么感觉?

就像三年前自己在坦特隆与某种未知生物遭遇的时候,那突然出现又不可言状的怪物。

兴奋?

不是!欧文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除了在战场上,他不会在任何地方兴奋。

是什么?

正在欧文回忆的时候,蒙托大喝一声,提刀高高跃起,瞬间劈下!

欧文来不及躲闪,拔剑斜抵,想将力量卸下。

轰!整块大理石被瞬间劈开,欧文吃惊!面前的青年所拥有的力量甚至在他之上,就连巧力都无法轻易化解。虎口微颤。

再看地面,那如同蛛网般的裂纹,就像千斤重甲踏碎地面一样。

是何其强大的力量!

这一刻!

他确定了。

恐惧!

眼前的男人竟然让他感受到一丝恐惧,没错,就像那个在自己身上留下狰狞伤疤的黑影一样!

!!!

欧文警惕的退到了场地边缘。

他笑了。

他没有因为恐惧而胆怯,他很高兴,他在战斗中一直追寻着恐惧,一次次的死里逃生,让他变得强大,那种劫后余生的快感,那种酣畅淋漓的战斗,将人的五感放大,只有这种未知的恐惧,才能逼迫自己突破极限!

巨大的恐惧感会带来无尽的愤怒,而在愤怒的情况下,即使面对墨菲.卡莱,他也敢拔剑相向。

呼_

欧文仰天长舒了一口气,丢掉木剑。

然后拔出左手剑!

璀璨的蓝光从鞘中迸发开来。此刻的欧文宛如主神临尘,如果在此的不是忒比塞斯的贵族,想必已经跪倒一大片了。

蒂安莱夫__挽歌!

一时间光芒四射,周围的宾客都下意识捂住眼睛。

艾佛看到父亲站了起来。

“蒂安莱夫,蒂安莱夫!”墨菲痴痴的看着蒙托手中的东西。

翼灵用天空水晶与第五元素打造出的贤者之剑,延长而出不规则的剑身,爬满了裂型的纹路,沟壑的剑锋,分布着用肉眼无法看清的齿刃,神圣而又罪恶。

不少有见识的人物已经认出了这把剑,眼里都流露出贪婪的意味。

蒂安莱夫三十度指向蒙托,欧文的战意已经被拔到了该有的高度。一股骑士洪流般的压迫感让蒙托体内沸腾的东西受到了干扰。

蒙托似乎嗅到了血腥味,但不是鲜血的味道,就好像尘封多年的尸体,周围布满了刚开的郁金香。

很多很多。

蒂安莱夫在欧文手中如同一杆长枪笔直刺出,空气都被割裂出融化的形状。

蒙托看着这把传闻之地的传说之剑,有些恍惚,但面对生死存亡,即使是老头子,他也唯有斩断!

蒙托左脚定住,腰部发力,右手甩刀阻拦,大喝一声。

古老生物的咆哮声,冲荡在庄园内。

一天之内这些宾客五感都受到了一定的冲击,让他们不由的后悔来参加这场宴会。

当!

钢铁碰撞的声音响彻。让人大脑一颤!

蒙托居然用双手合十抵住了蒂安莱夫的挽歌。

两人相互直视,都没有再动作。

欧文缓缓起身,将剑收回:“很厉害,奥古斯家族存在至今,是有原因的的。”

“阁下过奖了。”蒙托大口喘息着。“所以怎么算?”

“输赢已经没有意义了。”

“啊?”

“因为索菲亚小姐已经走了。”欧文面露难堪。随后向周围的宾客礼敬,转身去了宴会的休息区。

蒙托挠了挠头,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又气又笑,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有意思。”

索菲亚此刻不知道二人所想,因为她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边了。

庄园东北角的可疑男人,才让她深感有趣。这个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大门单独进入,两旁的守卫却没人发现?

只有一种可能。

炼金术士!

用某种特殊材料制作的媒介,改变周围人的认知或者空间的属性,使守卫认为他的存在理所当然又或者根本。。,

看不见!

“是那晚的杀手?索菲亚心想。

不管了,先跟上再说。

________

乌托普勒_安曼街

经过一天的走访询问,莱昂三人已经确定了死者的住址,就在三人准备上楼的时候。

阿罗西忍不住喊到:“现在算结束了吗?我可一直没被你甩开诶!”

“臭小子你吓我一跳!”凯恩斯敲了下阿罗西的脑袋!

他跟上两人花费了不少体力,本来就气喘吁吁,突然被阿罗西的惊喊吓得差点没缓过来!

嘘。

莱昂用手示意两人闭嘴,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凯恩斯比划着手势。

你没发现这几栋连着房屋,安静的可怕了些吗?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莱昂比划着手语。

阿罗西刚想说话问两人在说啥,立刻被凯恩斯捂住嘴巴。

因为他知道莱昂的感觉从来不会出错,当年的他可是地下城的头号暗报人。追踪与反追踪能力极强。

莱昂看了看楼梯:“乌托普勒每天都有大量的灰砂弥漫,一般人想要不留脚印根本不可能,何况这栋房屋也不止死者一个人居住。”

凯恩斯露出了警惕的表情:“现在叫人恐怕来不及。”

莱昂看向阿罗西:“阿罗西,我不想说太多废话,我知道你从巴加仑的尸体上拿走了某样东西,如果一会你想活下来,最好记住我说的话。”

凯恩斯听完发怒:“好小子,你拿了什么东西!我居然没从你身上搜出来!”

阿罗西面露惊惧,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秘密被发现了一样。

随后莱昂凑近了他的耳朵。

凯恩斯摸不着头脑,刚想询问两人在干什么。

轰!

什么东西破墙而出!

巨大的轰鸣声让人头脑空白,起舞的墙砖疯狂地砸在三人身上。凯恩斯被这一幕直接吓得满脸爆红。而阿罗西因为身材以及沉浸在刚才的恐惧原因中,头破血流都没有喊出来。

莱昂最先反应!抓起阿罗西大喝:“退!”

凯恩斯头都不转,天晓得是什么东西,他直接疯狗奔跳,拉开距离后从腰间拔出两把左轮火枪!

“他#的!又吓老子?尝尝这玩意!”

火花在他手中迸发。

啪啪啪!

“斯。”奇怪的声音,就像男人憋住了喉结发出的蛇吐一样,重叠开来!也像厉鬼从地狱中爬出后的怒怨!

那个东西似乎受到了创伤,但依旧没有停止,甚至发狂乱舞!他知道手持火器的男人是最大的威胁!

凯恩斯心中咒骂:“老爹,没想到这么快咋俩就要重聚了。”他闭上眼,准备接受死亡的惩罚。

千钧一发!

一股强悍的狂风席卷了整个街道,将敌人死死压制在了地面上,那阻拦人视线的尘雾也被一扫而空。

凯恩斯抓住这个机会,立马翻身挪步,躲在墙壁拐角处,紧张的情绪在他心中蔓延开来,逐渐变成一种对死亡的惧怕,但即使这样,他依旧换好子弹,准备回头拔枪射击。

但眼前的一幕让他分不清头脑。

居然是阿罗西!!!

这小胖子什么来头?

此刻阿罗西双眼泛着蓝雾,就像混沌一般,嘴里念念有词,恢弘的奇怪语言伴随飓风在每个人脑海中炸开。

“凯恩斯,对准他的额头!”莱昂大吼!

凯恩斯颤抖了一下!

这才看清是什么东西!

“地狱爬回来的吗?”他喃喃说道。

全身血红,斑驳着血淋淋的空洞,舌头搭拉在地上,拖着两个说不清是手臂还是肉钩的东西,肩膀肿起血泡,密密麻麻,眼睛漆黑如墨,没有鼻子,头上稀疏的毛发,就像死了很久,被蛆虫腐蚀了的生物,甚至还有尾巴,端部分出了三根,留着绿色的浓液。

“这是什么玩意???”凯恩斯被这恶心的东西吓得尿都要流出来了。

“开枪啊,白痴!”莱昂大叫!他无法动弹,因为狂风,他只能死死的抓住阿罗西的腿,好让自己不会被吹到天空摔成肉泥。

怪物用爪子嵌入地砖,虽然没有被风卷开,但也无法动弹。

凯恩斯听到莱昂的话,也观察到了怪物额头的旧伤疤,知道了莱昂的意思,

“尝尝这个!”对准疯狂倾斜着自己因为惊吓而积攒的暴怒。

巨大的疼痛,让怪物无法用力抓住地面,身体蜷缩蠕动了起来,似乎是在准备找机会逃跑。

突然!狂风骤降。

而它发现身上的压力正在减小!立刻用尽全身力量一跃而起!疯狂的扑向凯恩斯,此刻,阿罗西眼睛,鼻子开始渗血,这种魔法力量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眼看怪物的利爪将要洞穿凯恩斯。

一股麻意从他的脚底攀升,凯恩斯把愤怒推向了极致,咆哮声从他的喉咙中呜呜作响。“来啊,看看谁才是懦夫!”

!!!

怪物在空中的躯体不断炸开,身上粘着的恶心液体就像纱巾一般飘荡空中。但它的速度和力量仍然没有减弱。

凯恩斯似乎都能感受到那只利爪穿进他心脏时候的疼痛了,死亡的结果已经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老子要死,你也得跟我一起下去!”

!!!

事态出现了一丝转机!

怪物在空中抽搐了一下,手臂直接挂在了旁边的栏杆上,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了凯恩斯时间换好新的火药。

“来啊,狗杂碎!”

抓住这个机会!

凯恩斯的眼睛爬满了猩红,恨不得自己变成火药,把这恶心的怪物炸成肉泥。

火光炸裂了整整半分钟才停下,等烟雾散去,怪物已经没了动静,身上到处都是弹孔,流淌出墨绿色的粘液。

莱昂看着怪物,依然不敢放松警惕。

死了?

凯恩斯大口喘着气,刚才的动作对他而言是种负荷,不过也实实在在让他爽了一把,这感觉就像从某些地方大战三天三夜。

“你们怎么样?”凯恩斯歪头盯着怪物喊道。

莱昂应了声没事,准备抱起阿罗西。

确认两人没事后,凯恩斯咧嘴笑了下,心想这次可立了个大功了,那些老爷们恐怕也得请我跳个舞吃个饭了。

随后以一个帅气的动作收好火枪,准备挪步靠近观察一下。

莱昂抱着昏倒的阿罗西,摸了下脉搏,就看到凯恩斯准备靠近的意图。

“别靠近它!”莱昂呵斥。

凯恩斯突然停下!

“它没那么容易死,去找帮手!”

但凯恩斯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没有听到莱昂的话,因为他在怪物的脖子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奇怪的声音从怪物体内传出。

“凯恩斯!!”莱昂头皮发麻,惊悚的大叫。

晚了?

怪物舌头猛然窜出,直刺凯恩斯的心脏,那恶心柔软的东西就像尖刀,比世上任何审判的要直接,莱昂眼看他的生命就要终结,大拇指立刻按住阿罗西的额头默念起来。

奇怪的语言再次出现。随之而来的是狂风席卷,世上没有什么生物的速度能够超越自然力量。可莱昂不是阿罗西,风力逐渐减弱。

但也足够了。

怪物被无形的力量推开,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至少必死之局出现转机。

鲜血如同袖带洒在空中飘舞。

莱昂看到怪物的舌头因为干扰没有对准心脏而是刺穿了凯恩斯的大腿。不甘地怒吼出来,回头用咒恨的眼神看了莱昂一样。

不过莱昂从那怪物的眼中还看到了忌惮,随后怪物又朝莱昂嘶吼了一声,一个甩尾,蠕动身体钻进房屋,从后面逃走了。

“噗!”

莱昂突然喷吐鲜血,然后按住胸口,大口呼吸着空气,但他的意识逐渐空白,几秒后,便昏死了过去。

而小胖子阿罗西本来就受伤最重,加上莱昂这么一弄,直接双腿一蹬,血都不吐了。

凯恩斯被巨大的痛感刺激,意识最为清醒,他呼唤着两人,然后拖着受伤的左腿,匍匐到二人身边,装上子弹后警惕观察四周。

紧接摸了摸两人的鼻子喃喃道:“你可不能死啊,莱昂,不然我可得跟你一起下地狱!”

砰砰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晨雾:蒂安莱夫的秘密
上一章下一章

血色7月一

16.67%
目录
共3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