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见面

第7章 见面

一声很久没有叫出来的称呼。

声音有点低,语速慢吞吞的,她说:“我可以解决,给我点时间。”

程明阳眉间松了松,揉了揉她的发,轻声说“好。”

话说开了,两人之间也不再剑拔弩张,气氛缓和很多。

他收回手,起身把保温桶打开,取出最上面一层的小碗,餐盒里有两只勺子,一长一短。他捉起长的勺柄,往碗里盛了两勺粥。

他端着碗,用小勺舀了一勺,吹了吹送到程明月嘴边:“先喝点粥。”

程明月被哥哥突然的贴心惹得浑身不自在:“我自己来。”她挣扎着要下床,却疼的停住动作。

她现在浑身是伤,肋骨又有裂处,现在一动就像汽车碾过一样,疼出一身冷汗。

她侧坐在床上,两手紧抓着被子攥拳,闭着眼皱眉。

“伤成这样,你就别逞强了。”程明阳不在坚持喂粥,端着碗递给她。

程明月缓了缓,感觉疼痛减轻,她睁开眼,接住面前的碗。

小米熬的粥,里面缀着两颗红枣,还冒着热气。

程明月捧着碗喝了一口,突然眼里掉下泪珠。

记不得已经多长时间没有喝过这样热腾腾的粥了,自从搬出来自己住,程明月就不停的打工,几乎没有闲暇的时间。

把自己绷的太紧,以至于忽然放松下来,所有的委屈都争先恐后的往外跑出来。

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程明月怎么擦也擦不完。

“怎么了,粥太烫吗?”程明阳见她突然哭了,有点不知所措,伸手在碗边摸了摸温度,“我试着不烫了啊。”

“哥……”程明月哑声唤他。

只说了短短的一个字,音调有点噎,尾音听起来有些哽咽。

程明阳顿住。

在程明阳的印象里的妹妹一直都是倔强,不服软的,像一只时时刻刻都立着尖刺的小刺猬。

而现在,这样一只小兽却露出了脆弱的一面。

他心里的坚硬彻底坍塌,一片柔软。温润的水流过心田。

半晌,他伸出手抚在程明月的脑袋上,揉了揉,眉头舒展嘴角微微上扬,轻声说“哥在,别怕。”

眼泪流的更凶了,程明阳取走程明月捧着的碗放在桌子上,胳膊环住她的肩膀。

程明月脸埋在他的怀里,克制着不哭出声音,断续的抽泣。

那一瞬间,程明阳突然发觉,外表坚强的妹妹也不过只是一个正值青春期的普通女孩,一直以来的委屈与难过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在现在都涌泄出来。

他静静地站着,宽厚的手不敢使太大的力气,小心翼翼的拍着程明月的后背。

哭的差不多了,程明月气息渐渐平缓。她推了推程明阳,脑袋抬起来把脸转到一边,抬手抹去泪水。

程明阳勾了勾唇,从兜里掏出纸巾递给她:“擦擦。”

程明月接过来,简单擦了擦,抬眼看着程明阳,慢腾腾地开口:“你什么也没看见!”

瓮声瓮气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冷漠语气。

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仿佛刚才哭的人不是她。

对于她态度的转变,程明阳觉得惊奇,以前怎么没发现妹妹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他想着,嘴角不自觉扬起。

“你笑什么?”程明月皱起眉头。

“我没笑。”程明阳立即垮起一张脸,干咳两声,端起桌子上的碗,递过去:“快喝粥,该凉了。”

程明月无语,撇撇嘴把碗接过来。

小米粥有点凉了,但喝到嘴里还是甜的,程明月一勺一勺喝的很慢。

程明阳坐回椅子上,看着程明月,纠结着开口。

“小姐她……”

程明阳欲言又止,他注意着程明月的反应。

果然,刚提到这,程明月喝粥的勺子便停在嘴边。

程明阳心一横继续说:“小姐是个好人,你不要总……”

“我会看着办的。”程明月打断他的话,“你不用说她的好话。”说完便自顾自的喝粥。

程明阳还想再说什么,捏了捏拳头终究还是憋在嗓子里。

慢慢来吧,总不能急于求成。起码今天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这是个好的开始。

雨点开始掉了下来,一颗一颗的,啪嗒啪嗒掉在地上,雨落的很慢却又有加速的趋势。

江晚在路边打车,躲在公交站牌的遮挡下。一辆暗黑色的吉普车在她前面停住,副驾驶车窗玻璃降下来。

露出武哲的面孔。“江晚,真的是你啊。没想到在这能碰见你。你去哪?我送你。”

武哲笑起来很好看,露出两颗小虎牙,脸颊两侧的酒窝陷下去,像是春天的太阳一样温暖。

对于武哲的出现,江晚也很意外。便问:“武警官,你在工作吗。”

她看到驾驶位置上的人张望过来,车里的两人都没穿警服。

“您方便吗?”她问。

刚过三点,按常理来说公职人员还没有到下班时间。

“不要紧。”武哲打开车门下来,为江晚拉开后面车门。“先上车吧。

盛情难却,江晚不再推脱。

和外面潮湿闷热的气温不同,车里空调吹着冷风,温度有点低,很干爽,甫一坐进车里,江晚感官便瞬间放松下来,还惬意的眯了眯眼。

武哲也上了车,他对开车的人吩咐一声:“去坛月山庄。”

开车的年轻男孩没有疑问应声称是。

“昨天分别后,我本来想打电话约你吃个饭,但是想想有些唐突,没想到今天就见面了。”武哲在前面说着,语气里有掩不住的高兴。

“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巧。”江晚说。

“你从医院出来的吗,你生病了?”武哲从后视镜里看着江晚问道。

“是我朋友生病了,我陪她来的。”江晚回答。

“哦。”

两人沉默片刻。

江晚掏出手机,随意的划拉着,新闻热点几乎被吸血鬼伤人事件霸屏,漫天的恶评如潮。

江晚眉头微皱,关了手机偏头看向车外。

悠扬的铃声响起,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流行的那种音乐,风格有点老。

有人给武哲打电话,他接了电话,铃声便断了。

对方好像在汇报工作,他只回复了一句“盯紧了,别跟丢。”

江晚支着脑袋看向前排,警察穿便衣出行不是有秘密任务就是出去调查,从武哲的话来看,应该是前者。

她不是好奇心重的的人,也只是瞄了一眼便收回视线。

挂了电话,年轻男孩忍不住发问:“武队,人找到了?”

前排声音又响起,武哲瞪了他一眼,不温不火的说:“好好开车。”

年轻男孩缩缩脖颈,知道任务机密,不可外泄。他回正视线看着前面的路。

雨下的急了,雨刷来回的摇摆,刷干净即刻便又趴满了雨点。

大概藏了私心,男孩换了档,踩了脚油门,车速快了不少,在雨里闯开一条道来。

汽车一路疾驰,很快就到了别墅门口。

武哲撑着伞下车替江晚打开车门,江晚道谢。

“没事,正好是顺路。”武哲一直把她送到了门檐下。

他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江晚看出了他的纠结,问道“怎么了?”

武哲揉了揉脑袋,说“最近任务有点忙,等闲暇了能不能请你一起吃个饭?”

江晚微微一笑,“好啊,我随时都可以。”

“那一言为定。”武哲又露出温暖的笑容。

他撑着伞又重新上了车,似乎想到什么事又摇下车窗,朝江晚说:“对了,最近有点乱,你上学的时候小心点。”

“谢谢,你工作也小心。”江晚回以一笑。

恰好别墅的门从里打开,江正玟走出来,看到和妹妹交谈的男人,他面无表情的看过去

武哲工作在身正准备离开,注意到江正玟投过来的视线,微微敛颌致意。

江正玟也点了下头作为回应。

吉普车起步开远,江正玟收回视线。

“他是谁?”他问。

“爷爷寿宴上认识的,是个警察。”江晚回答。

警察。

江正玟听了,眸色暗沉,又抬眼看向汽车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江晚看了眼自家哥哥,问:“你去工作?”

江正玟一身白色衬衫,手上提着电脑包,西装外套搭在臂弯,一成不变的工作装。

“嗯。”江正玟发出一个单音,抬手捏了捏领带,低头看她说:“明天不回来了。”

江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最近不太平,别自己出门。”江正玟又出声叮嘱。

刚听了类似的话,江晚又联想到前两天的命案,她深深点头说:“我知道了。”

江正玟伸出手,在半空停了两秒,然后轻轻拍了一下江晚的肩膀,“进去吧,走了。”

他去车库取了车开走,汽车在雨中变得渺小。

江晚转身开门进了屋子,屋里德叔刚从与客厅连通的花室进来,正背着身关玻璃门,手里还提着一个圆墩墩的金属花洒壶。

德叔听见开门的声音,转过身来。

发现进来的是江晚,目光有些许诧异。

他快步走过来,温声唤了句:“小姐,您回来了。”

江晚点了点头,脸上微微一笑,“您去忙吧。“

德叔答应一声,躬了躬身子往屋里走去。

江晚弯着腰换鞋,她把脱下来的鞋规规矩矩的摆在鞋架上,穿上拖鞋走向厨房。

空旷的房子安安静静的,受雇家丁除了程明阳和德叔,其余都不是住家的佣人,一般在早中晚三个时间段各来两个小时。

这会儿还不是工作时间,自然不会有人。

江晚在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冰水,旋开瓶盖倚靠着吧台喝了两口。

厨房是开放式的,吧台的拐角对着露台的玻璃门。

江晚看着落地窗出神,片刻后慢腾腾的盖上瓶盖,上了二楼。

回到卧室,她朝衣橱方向走去,打开橱子门,拨开衣架上的衣服,橱壁上露出一个不明显的暗门。

她轻轻一按,门就开了。

里面是一间十平米不到的小书房,丙烯颜料的味道扑鼻而来,逼仄的房间四面墙壁摆满了书,房间中央摆着一座懒人沙发,旁边支着一个木质画架。

她脱了外套随意扔在地上,整个人瘫在沙发上,脑袋仰着,一只手搭在眼睛上,沉沉叹出口气。

心情不好的时候,江晚会躲到这个屋子里,画画宣泄情绪。但今天心里想着程明月的是,她没什么心情画画。

是什么视频?

程明月昏迷时,嘴里一直重复念叨着视频两个字,这让江晚有点找不到方向。

今天那些人对待程明月太过分了,江晚本来想伺机报复,废了那几人。

但如果程明月说的视频与那些人有关系,就不能简单的报复,至少要把那些人手机攥着,程明月的软肋的东西找到。

又不能直接问程明月,以她的性格,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江晚想了想,拿出手机输入一串号码。

弹出个人信息,那是程明月的微信页面,她和程明月还不是好友。点开朋友圈,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返回到手机主页面,登录校园网页,根据掌握的信息,一路浏览。终于看到了路林玉的头像,下面有她的微信号码。点开头像,可以看到她发的动态信息。

一条一条的往下翻,无非就是一些吃喝玩乐的照片视频。

江晚耐心的一张张点开,放大,仔细观察每一处细节,她不想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起码要找她到程明月的关联,哪怕只是一个数字,一个背景。

可以看出来,路林玉很享受分享动态的过程,几乎没过两天就又一条。一路翻下来,日期到了两年之前。

江晚的视线被一段视频吸引,短短十几秒,她反复播放反复暂停,终于捕捉到了一个人影。

是个女生,长发,手腕上戴着一个石英手表。

吸引江晚的正是这块手表,她放大图像,手表清晰映入眼帘。棕色的表带上缠着一圈红色的细线,正是程明月现在戴着的那款。

但是,程明月从未留过长发。

江晚把图像拉扯,但女生只留了一个侧影,头发挡着脸,看不清相貌。

再点开视频,影像里,长发女生明显的是被人推了一下,然后就消失在镜头里。除了女生,视频里还有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推搡着女生,另一个男的坐在沙发,路林玉坐在男人的腿上,两人相互热吻。

江晚退出视频,看了看日期,是两年前的十月份。

江晚回忆,程明月被传谣言正是从十月份开始。

当时的事情闹得不小,程明月被警察带走,事发时江晚并不在场,只是听别人说起。

现场没有监控,却有人言之凿凿的作证,说亲眼看见。有了人证,而且程明月也认罪,警察只能走法律程序。

最后还是程明阳求了江开元作保才把程明月捞了出来。但程明月出来后仍不改口,坚持说是自己推了女生,才导致女生坠楼。

现在看来,单说两人戴的同一块手表,事情绝不再传闻说的那样简单。

江晚又翻了翻路林玉的动态,再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循着仅有的信息,又翻找方面的校园新闻,只得到了出事女生的姓名,和一张被模糊了的全身照。

照片上的女生果然戴着一块手表,虽然看不清楚,但这也就印证了江晚的猜想。

李华姝,短短的三个字,再无其他资料。

江晚坐正身子,弯腰从地上拾起一张白纸,订在木质的画架上,从笔袋里抽出一支铅笔,大致梳理掌握的信息。

两年前的十月二十三号,李华姝出现在路林玉的视频里;十月二十九号,李华姝死亡,程明月一口咬定自己杀人;今年五月初起,程明月遭路林玉殴打骚扰……

江晚在程明月和李华姝的名字上圈了个圈,用箭头指向路林玉。

笔尖在纸上点了点,她们三个之间是怎样的关系?既然李华姝已经死了,为什么路林玉还会纠缠程明?

江晚靠回沙发背,胳膊搭在扶手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另一只手支着下巴,看着画纸上的思维图,凝神思考。

看来有必要找一下哥哥帮忙了。

虽然他从不过问江正玟的工作内容,但只要是她求助的事,江正玟从来都是办的一丝不苟。

她正准备给江正玟发消息,拜托调查路林玉、李华姝和程明月三人之间的联系。

手机突然弹出信息,发件人是江晚怎么也想不到的人——程明月。

短信内容很简单,就短短七个字:周一,学校体育馆。

内容很简洁,江晚猜出了她的意思,约她周一见面,但一时间她猜不出程明月约她见面有什么事。

今天周五,以程明月的伤势,养两天绝不会痊愈,是什么让她这么急着见面。

而且以程明月的性格来看,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主动邀请她的仇敌,一个吸血鬼,见面的。

江晚想不出什么,只好顺其自然,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周一上午的最后一节是体育课,课间江晚收拾了东西在座位上往程明月的方向看,没有人。

她的伤还没好,程明阳替她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程明月人没来学校,但消息还是及时的发过来:上课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江行
上一章下一章

第7章 见面

61.54%
目录
共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