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交谈

第6章 交谈

“小心!”江晚拦腰把她捞住。

脸颊擦过程明月呼出的气息,江晚拧眉,伸手探向她的额头。

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江晚脸色凝重:“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

程明月没再说话,她眼前阵阵发黑,腿使不上力,只能用胳膊勾住江晚的脖子,半躺半靠的借力挪步。

血的香气更加浓郁,江晚紧咬着牙,压制心底的某种冲动。

她一手搂住程明月的腰,一手扶着她的胳膊,几乎承受了所有重量。

这会儿正是放学时间,学校没什么人,保安也吃饭去了,自然没人注意到她们。

她扶着程明月出了校门,站在路边伸手拦住一辆绿色的出租车。

坐上车,江晚让程明月靠在自己肩头,朝司机报了地址:“师傅,去最近的医院。”

司机看了眼浑浑噩噩浑身是血的程明月,意识到情况严重,他急应一声,一脚油门踩到底发动汽车。

时值正午,路上稀稀疏疏的没什么车,饶是这样司机还是连闯了两个红灯。

不到五分钟,出租车稳稳停在医院门口。

“小妹,到了。”

“谢谢师傅。”江晚道谢,从兜里掏出两张红票子递过去,“不用找了。”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司机够义气江晚也毫不吝啬。

程明月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江晚直接把她横抱下车进了急诊楼。

进门正对着的就是分诊台,现在没人问诊,两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护士在里面坐着闲谈。

江晚抱着程明月快步过去,“请问在哪挂号?”

其中一个戴眼镜的护士见有病患立马站起来,前倾着身子,伸手翻开程明月的眼皮观察,边说“不用挂号,先量下体温。”

另一个护士对着座机话筒:“分诊,调个平车。”

没等多久,从大厅里面传来车轱辘声。

一个白大褂过来,旁边半步距离跟着一个护士服推着四轮床,江晚把程明月放的平车上。眼镜护士对白大褂描述病情:“39.3°高烧休克,头部有创口……”

白大褂点头,不做停息便和护士服推着平车往分诊台北边的走廊里去,江晚跟上。

程明月被推进了手术室做急救处理,医生让江晚在门外等候。

墙上手术灯牌亮起红灯,红的刺眼。

江晚坐在走廊的铁皮椅子上,舔了舔嘴唇,烟瘾犯了。

她从兜里掏出烟盒,正准备抽出一支,瞥到对面墙上贴着白蓝相间的禁烟标志。她只好作罢,又盖上烟盒放回兜里。

楼道里安安静静的,偶尔有人从江晚前面经过,都是穿着病号服的患者,扶着墙、有的是坐着轮椅慢慢散步。

江晚看了一会,又像是什么都没看,两眼放空坐着发呆。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在空荡的楼道里,时间过得尤其慢。

“咔哒。”

江晚回过神起身,医生从病房出来。

“您好,我朋友怎么样了?”她问。

医生关上门,抬眼斜睨了一眼江晚,又低头拿着笔在手里的本子上写字,“患者肋骨有两处骨裂,中度脑震荡,轻微肺炎,现在体温还没降下来……”

他停下笔,把纸从本子上撕下来递给递给江晚:“你先去缴费,把住院手续办一下。”

江晚把纸接过来,应声“好。”

缴费处在一楼大厅,队伍很长,江晚排在末尾。

队伍往前走了走,后面又有人排上长队。

不多会轮到江晚,她把缴费单递进窗口。

里面的工作人员接过去看了一眼,对着电脑敲键盘,然后转过头,对着窗口的麦克风讲话:“一千三,现金还是扫码?”

“扫码。”江晚回答,从兜里掏出手机。

工作人员又敲了几下键盘,摊开手掌指向扫码器说:“手机放在这里。”

一套流程结束,江晚接过收据转身离开。

程明月已经转移到了病房,江晚站在病房外面,透过房门玻璃往里看。不大的单人病房,里面的人脑袋缠着白白的一圈纱布,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医院里的白色薄被,细长的点滴管垂下来,一直延伸到她的手背。

她眉间紧了紧,目光沉沉。

那些人下手竟然这么狠,她有点后悔自己的手下留情。如果真的下死手,那些人绝不会好过。

白的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床上,衬得程明月面色惨淡。

江晚打开门进去,放轻步子到窗边拉上垂帘,屋里光线变暗。她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直着身子看床上的人。

伤痕累累,旧伤未愈新伤又添。

嘴唇皲裂,血渍结成干痂。脸肿的高高的,红的发紫,现在抹了药膏,白腻腻的涂了一层。她还穿着那身脏污的白短袖,胳膊压着被子平放在床上,青紫的伤痕露在外面。

触目惊心。

江晚吐出一口薄气,心里涩涩的。

也只有这种时候,她和程明月才能和平的待在一个屋子。

床上的人就算昏睡着,眉头仍紧紧皱在一起。

江晚伸出手,想要抚平蹙起的眉头,却又在将要碰上的时候,滞在半空。

纠结一瞬,又收回了手。

空气中凝滞着消毒水的味道,阳光被窗帘遮住,屋里的光线不是很足。

江晚眼睑微垂,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程明月。

时间仿佛被定格,除了输液瓶里的药水一滴一滴的落下,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程明月的呼吸很轻,声音很有节律,缓慢的声音让人听了身心放松。

叮——

手机信息的提示音响。

江晚拿出手机,点亮屏幕消息弹窗跃然而出,张雯彩问她怎么还不回来。

看了下时间,差十分两点。

下午的课是上不成了。

她斟酌一下回复,“家事,下午不去了。”

江晚第一次翘课,没想到会是因为这种原因。

家事,江晚盯着屏幕上的两个字,手指在上面摸索。

这么大的事,理应告诉程明阳。

虽然他们兄妹二人关系冷淡疏远,但毕竟是一家人,总不能一辈子都不相往来。

现在正是一个好的契机,程明月受伤,哥哥悉心照顾,两人冰释前嫌,关系恢复如初。

这正是江晚所期望的。

她点开通讯录视线停在程明阳的名字上。

她手指顿在屏幕上,抿唇思索片刻,打了过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便被接通。

“喂,小姐。”温厚的声音在那头响起。

“程大哥……”江晚轻声唤。

两人的交谈没有超过一分钟。

她给程明阳打了电话,只说程明月高烧住院了,吩咐他让厨房煮些软粥送到医院。

细节的事在电话里没有多说。

想到程明月醒来后会口渴,江晚打算储备一些水。她提了提水壶,里面没水。

江晚拎起水壶,轻手轻脚的往外走。

病房的木门有点紧,开门的时候吱呀声拉着长调响起。

听的江晚汗毛乍起。

她定住不敢再动,僵硬的转头看向病床。

万幸,程明月没醒。

开水房在走廊中间,隔了六七个病房。

江晚走过去,接水却也要排队。

听说是同楼的另一个水房出了故障,只能共用这一个水机。

接水用了很长时间。

江晚回到病房,推开门,程明月不知什么时候醒了,靠着床头坐在床上。

大概因为听到响动,她转过头来看她,不过只看了一眼,就又低下了头。

“你醒了。”江晚微微笑起来,走过去。

“别管我的事。”程明月说出第一句话,声音有点哑,干巴巴的。

江晚默声不语,到床边,拎着水壶往玻璃杯里倒了些。

她接的水里兑了凉水,所以水温刚好能喝。

她把水递给程明月,柔声道:“先喝点水。”

程明月盯着江晚看了片刻,没有接,垂眸说:“你出去。”

江晚举着杯子,抿了抿唇,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对她说:“我帮你请过假了,你可以安心养伤。”

程明月两手交握放在腿上,眼睛盯着白花花的薄被不再出声

赶人的意味明显。

风透过窗户吹进来,有点凉。

江晚担心程明月受寒,站起身走过去关上窗户。

窗外的天阴惨惨的亮,有鸟低飞。

她背对着程明月,一个呼吸后,转身说:“我给程大哥打了电话,稍后他会过来。”

回应还是无声。

外面雷声阵阵,天空阴惨惨的白,风呼呼的刮着,路边上的树哗哗作响。

程明阳到了医院,他提着食盒找到病房,江晚在就在楼道坐着。

见他来了江晚站起身来,“这两天明月需要住院,你多来照顾她。”她跟程明阳交代,然后又说:“一会我自己回去。”

程明阳听了有些迟疑,“马上就要下雨了,还是我送您吧!”

“没事。”江晚透过玻璃往病房里看,程明月还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靠坐在床上看手机。

“你进去吧,我走了。”江晚微微侧头对程明阳说,然后转身要走。

“您……”程明阳还欲再说,却看到了江晚眼神里的坚决,终是妥协,把话憋在了嗓子里。

他在原地目送江晚离开,然后才推门进去。

江晚出了医院大楼,在院子里找了块石凳坐下,她拿出一支烟含上,点燃。

她吐出第一口烟气,透过白烟冷眼看着医院来来往往的人。

她的眸色淡淡的,与常人不同,有点像一元硬币那样的银灰色,但还要更深一些。

她寡着一张脸,神色淡淡,有些不近人情的冷漠。

一支烟抽完,她站起身,朝医院大门走去。

程明阳提着餐盒推开病房的门时,程明月还在低头点手机,见他进来把屏幕关了。

房间里有点暗,程明阳走到床边,把保温桶放在桌子上,打开床头灯。

白炽灯光照亮昏暗。

程明阳的目光顿在程明月脸上。

纵使兄妹两人关系不好,但在看到程明月的伤后,程明阳的心仍是紧了紧。

只一夜未见,妹妹便伤成这般,当哥哥的责任感像是火苗,瞬间腾起。

“谁弄得。”程明阳的嗓音本就是低沉的,这会儿心里有气,话里没带着感情,冷冰冰的,气压很低。

程明月到是一派无所谓的样子:“没什么。”

“你不该这么不在乎自己。”程明阳有点生气,音量不自觉的抬高。

“不用你管。”程明月瞥了眼他,凉凉的开口“你大可继续当着吸血鬼的走狗,不必在这虚情假意。”

“你!”程明阳吐出一个单音,拳头攥起。

程明月冷笑一声。

果然是被戳中了痛点,她早知会是这种反应。

程明阳也注意到程明月的冷嘲,察觉到不该乱发脾气。他强压住情绪,吐出一口浊气,拳也松开放缓声音对程明月说:“我们该好好谈一谈了。”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程明月把头偏在一边,闭上眼不再看他。

程明阳也不在意,径自扯了把椅子在床侧坐下。自顾自的继续说:“这些话我必须跟你说清楚。”

“爸妈走的早,是我把你带大的。我知道你恨吸血鬼,我也恨,比你更恨。”

“我是亲眼看着他们一点一点吸干了爸妈的血,我恨吸血鬼杀了爸妈,也恨我自己没有能力杀了他们替爸妈报仇。”

说的情深意切,程明月有些动容。

她一直都以为哥哥是认贼作父,忘了与吸血鬼的血海深仇。

两人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谈过了,大概是十年来的第一次。

她睁开眼,静静的听。

程明阳逆着光坐,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他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江家和他们不一样,在吸血鬼老巢,是江老爷从那些东西的手里救了咱们。”

“那些东西抓了孩子们,要往他们身体里注射血族的血,他们要把人变成吸血鬼,他们才是恶人。”

“他们自称为吸血鬼猎人,但他们猎的是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吸血鬼。”

程明阳说到激动出,拳头紧紧攥着,胳膊上的青筋暴起,眼睛里几乎冒出火苗。

程明月第一次听到哥哥说起为江家工作的原因,但这理由超出了她的认知,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

她垂下头,手指搅在一起。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坚持要跟着小姐吗?”程明阳问了一句,又自己回答:“因为小姐也遭过他们的毒害,那些人抓了小姐,抽她身上的血,像是从血库取血一样,一袋一袋的抽。”

程明月似乎有些动容,两手手指微微曲起,白色的被罩皱起,抓在手心。

“那时候小姐才十岁,和当初的你一样大小,我看不下去。她是我们恩人的女儿,所以我想保护她,这是我的报恩,我的责任,我发过誓的。”

说到这,程明阳顿了顿。

“不过,明月。”他唤她的名字,声音缓和下了,一字一句的说“我也要保护我的妹妹,这是我的义务,从出生就肩负的。”

心里的话终于说出来了,程明阳轻叹一声,看着程明月的侧脸。

程明月没说话,低着头,发丝垂下来遮住眼帘,黄的光打在身上,一直坚硬着的外壳这会有些柔和。

程明阳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上她的脑袋。

他觉查到程明月明显的僵了一下,心下疼怜,声音不自觉的放缓,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告诉哥,出什么事了?”

程明月咬着嘴唇,手指扣在一块。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她从未想过一直以来自己都做错了,一直都怨恨着的人,怨恨的事,如今却都是错的。

她有点接受不了,庞大的信息量刷新了她的认知,她沉默不语想要仔细想想。

程明阳也不催她,她知道妹妹心里也不好受。自从父母去世,他就扛起来养育妹妹的重任,投身工作,却不知不觉的忽视了对妹妹的关怀。

从前他也想过,是否真的要为吸血鬼卖力。

不过,被吸血鬼猎人绑架来的他们无依无靠的,说是哥哥,那时的他其实就比程明月大七岁。

两个没有成年的小孩,没有任何人的帮助,能否在砏南市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如果不是江老爷在街边发现快要饿死的他们,或许现在的兄妹二人早就死了。

江开元把他们带回家去悉心医治教养,还为他们办了户籍入学。

程明阳不知道江老爷为什么对他们那样好,他没有问过,但德叔曾经说过,小姐也很可怜,他说希望他能像保护妹妹一样保护小姐。

程明阳想都没想,拍着胸脯保证,他一定保护好小姐。

他知道是江开元救了他们,给了他们新生,那么他就一定要保护恩人的女儿。

但他没想到妹妹对吸血鬼的成见会这么大,他想解释,但程明月从不给他机会,只觉着他是忘了仇恨,认贼作父。

时间长了,两人关系也就疏远了,甚至几乎要断绝来往。

他看着程明月,如果早点说开,早点关心妹妹,他们的关系是不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疏远。

良久,程明月抬头,盯着程明阳的眼睛唤了一声:“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侦探推理 江行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交谈

53.85%
目录
共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