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小鹿

第19章 小鹿

第十九章

十月五号,鹿茸茸一早被她妈捞起来,睡眼惺忪地坐到餐桌上,等吃过饭,还没清醒过来。

小姑娘眯着眼窝在椅子上,脑袋点得像小鸡啄米。

一副睡不醒的模样。

屋里一大家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茸茸这两天晚上在干什么?”

“练舞练到大半夜。”

“这小丫头,放假了都不老实。”

鹿妈妈看了眼时间,对鹿洵道:“先把茸茸行李搬出去,云遐那孩子应该快到了。”

鹿洵:“?”

“他来干什么?”

鹿妈妈瞧儿子皱眉的模样,解释道:“云遐担心茸茸一个人害怕,特地改时间和她一起回去。”

鹿茸茸的病是他们最担心的,每次出行家里人都提心吊胆。

所以当谢云遐提出和鹿茸茸一起回去的时候,鹿妈妈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鹿洵掏出手机:“我现在就订机票。”

鹿妈妈瞪他一眼:“闹什么,人家一起回学校。你学校在东川?”

鹿洵:“送妹妹上学不天经地义?”

鹿妈妈:“放屁,小时候让你送,哪回愿意了?”

鹿洵:“……”

你们一家子轮流排班送妹妹,哪儿轮到我?

门外,晨光下。

谢云遐低着头,懒懒地靠着墙玩手机,脸上没什么表情,玩了一阵,偏头听到动静。

他直起身,准备喊人。

话没出口,谢云遐眼梢轻动,几乎瞬间,眼底情绪有了变化。

他看到了鹿洵。

两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感受到敌意。

谢云遐淡淡地移开眼,往他身后看,没见到总是扑闪着眼睛的小天鹅。

他看向鹿妈妈。

鹿妈妈歉意一笑:“不好意思啊云遐,茸茸一会儿就出来。小姑娘这两天不好好睡觉,早上困得很。”

谢云遐笑了声,眉眼稍稍柔和,“她忙什么?”

鹿妈妈压低声音:“说是练舞练到大半夜,昨天我偷偷去看,小姑娘一个人关着发呆呢。”

那样的神情,鹿妈妈是过来人,心里有数。

她悄声道:“我猜茸茸是有喜欢的人了。云遐,她在学校有走得近的男孩子吗?”

谢云遐停住,眼梢极细微地颤动了下,眼底的笑意如潮水般退去,徒留下一片冰冷平静的荒芜礁石。

他嗓音淡下去:“我不太清楚。”

鹿妈妈心想也是,两个孩子专业天差地别,平时估计也没有什么交集,还辛苦人家孩子照顾茸茸。

鹿妈妈还想再问两句,困得睁不开眼的鹿茸茸被鹿爸爸带出来了。

谢云遐垂眼静了两秒,抬眼看鹿茸茸。

女孩子眼睛半睁半闭,清澈的眼蒙上一层未醒的水色,唇轻嘟着,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什么。

她肤色白,眼下的青灰色很明显。

谢云遐看了两秒,移开视线。

他平静道:“车等在外面。”

“云遐,阿姨送你们上车。”

鹿妈妈领着一家子一路送到胡同口,看着鹿茸茸迷迷糊糊被塞上车,谢云遐跟着坐上去。

车门关上,什么都看不见了。

一家人恋恋不舍地看着车驶离,莫名生出一股孩子真的大了的感觉。

鹿爸爸满眼不舍:“早知道该让茸茸留在洛京。”

鹿妈妈也叹气:“这假期过得真快。你怎么还在家里?你不用上学?”

说着,她嫌弃地打了下鹿洵。

鹿洵:“……”

他甚至一句话都没说?

-

晨光清亮,照到车内只剩薄薄的一层。

车后座,鹿茸茸眯着眼缩在座位上,靠着窗,脑袋偶尔摇晃,完全没注意后座的沉寂。

车里太安静,安静到司机都有点儿不自在。

余光里,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指节曲起,漫不经心地扣了下。

司机懂了,自觉降下隔板。

隔板落下,后座形成单独的小世界。

鹿茸茸对此毫无所觉,半梦半醒间,车途经缓冲带,一阵震动,她的头往车窗边撞去。

一声闷响,不脆不重。

她的额头撞到某样微凉、紧实的东西上。

鹿茸茸睁开眼,朦朦胧胧地看了一阵,忽然惊醒。

她靠在男生的掌心,骨感的手绕过她身后,指骨贴着玻璃,掌心阻隔她和车窗。

她倏地睁大眼,转头去看,呼吸滞住。

谢云遐离她咫尺之遥,几根过长的发丝贴在他薄薄的眼皮上,过滤的晨光映在纯黑色的瞳孔里。

他垂着眼,视线落在她脸上。

暖光在他的眼里变得冰冷,像浸入深海。

他心情不好。

这是鹿茸茸的第一想法。

鹿茸茸的困意忽然都跑光了,呆呆和他对视两秒,跟乌龟挪似的直起身体,脑袋一点一点离开他的掌心。

眼睫胡乱扑闪两下,她大着胆子去看他。

“……我不困了。”

谢云遐感受着女孩子的体温从掌心缓慢抽离。

余温几乎要消散的瞬间,他指尖蜷缩一瞬,没有收回手,忽然朝她后颈按去。

鹿茸茸愣住,还没反应过来,后颈的肉忽然被捏住了。

“……”

她愣愣的,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为什么拎她和拎猫儿一样?

谢云遐微眯起眼,问了句没头没尾的话:“这两天和郁震文聊得挺开心?”

鹿茸茸在学校里的生活简单,身边唯一走得近的男生就是郁震文。

除了他,不做他想。

鹿茸茸懵然道:“就聊了两句。”

即便是假期,郁震文也在训练。

他会拍射击场地的照片给她,偶尔是射击服,偶尔是枪,或是和她说一些射击时的趣事。

等她回复,他多数时候又开始新一轮训练。

两人有时间差,聊得并不多。

谢云遐笑了声:“聊到半夜叫聊两句?”

鹿茸茸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扭过头挣扎。

他没用力,她一挣就躲开了。

他的手悬在空中。

鹿茸茸摸摸脖子,小声咕哝:“我没聊到半夜,我困是因为……是因为跳舞跳晚了!”

谢云遐瞧着小天鹅心虚地不看他的模样,冷嗤一声:“说了,你禁止早恋。这么快就忘了?”

鹿茸茸想反驳,又说不过他,涨红一张小脸去翻小包,翻了一阵,忽然拿出一张卡丢在谢云遐手里。

谢云遐:“?”

他用指节拎起小天鹅的身份证,饶有兴致地看了一阵。

几年前的鹿茸茸,绑着丸子头,小脸雪白,一双眼睛水润清澈,看这张脸,当时也就一米五。

他被逗笑:“那时候多高?”

鹿茸茸莫名其妙,指着身份证说:“看见了吗?我十八岁了。而且我妈说有喜欢的人很正常,不叫早恋。”

谢云遐笑意收敛,语气一转:“喜欢的人?”

鹿茸茸抿唇,想起梦里将她护在身后的背影,垂下眼,小声道:“没有,我没有喜欢的人。”

谢云遐盯着她看了两秒。

她面容乖巧,语气老实,不像是在说谎。

他的心口如被野风吹过,燃起火星,狂戾地燃烧了一阵,勉强平息下来,恢复平静。

因为有迷路的小鹿经过,不能吓跑它。

他把身份证还给她,屈指一弹她的眉心,懒声道:“记住了,禁止早恋。”

鹿茸茸:“……”

和谢云遐说不明白,他脑袋里都装了什么?

-

国庆小长假过去,鹿茸茸先被围着捏捏抱抱一通,再一起出去吃了顿饭,生活便恢复了原样。

上午是文化课,鹿茸茸和邹暮妍一起吃过早饭,便分开各自去教室上课。

她一进门,上次前排的女生朝她招手。

鹿茸茸往她身边看了眼,没看到方若可。

舞蹈系的女生们多少听说过鹿茸茸,她功底好,长得漂亮,在系里辨识度很高。

她们都知道她性格安静,没有刻意找她聊天。

鹿茸茸坐在她们中间挺自在,她听女生们说起方若可。

“你们看视频了吗?若可假期也在努力跳舞。”

“看了!跳得越来越好了。”

“若可是洛京人诶,视频里是洛京的夜市……”

女生们叽叽喳喳地说着,鹿茸茸想起那个灯火燃烧的夜晚。

那晚她没有太关注方若可。

当时,谢云遐占据了她所有的心神。

鹿茸茸这时才想起来,那时谢云遐忽然问她:想不想上去跳舞?

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他明明……知道她不能跳。

鹿茸茸低下头,她没说谎,却又说谎了。

她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跳舞,所以不想去跳。但她怎么会不想跳舞,她想上舞台,比任何人都想。

她小声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

隔壁空位多了一只包,方若可坐下来,能闻到淡淡的香。

鹿茸茸忙摇头:“没什么。”

方若可往鹿茸茸边上看了一眼,瞥见她们手机上的页面,了然她们之前在说什么。

方若可是洛京人,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比赛,却从没见过鹿茸茸。

所以这次,她回去特地了解了一下。

方若可想到自己听到的传闻,没再提比赛的事,只道:“那晚我看见你了,在夜市上。”

提起这件事,她的神情若有所思。

鹿茸茸抿唇:“嗯,那天我和哥哥一起去玩儿。”

方若可想起论坛上的那个帖子,再看鹿茸茸单纯的眉眼,试探着问:“你知道他的传闻吗?”

鹿茸茸愣了一下:“我哥哥的?”

谢云遐有什么传闻?

方若可闻言,忽然有了一个猜测。

别人不知道,方若可自己清楚,管理员不会为了她删帖,她并不认识学校论坛的管理员。

如果不是她,那就是为了鹿茸茸。

“不是。”方若可否认,提起论坛上的事,“听说你和天才少年在交往?”

鹿茸茸现在一听“交往”“恋爱”等词就后颈发凉,感觉随时都能被人捏住后颈肉拎起来。

她忙摇头,眼睛瞪圆:“完全不认识!”

方若可看着女孩子受惊的模样,眼底多了一丝兴味。

完全不认识,那她那晚上看到的人是鬼?

但鹿茸茸没有说谎,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她不知道谢云遐就是天才少年。

很快,文化课老师进门,开始点名上课。

鹿茸茸很快就把和天才少年的传闻抛在脑后。

-

近日,射击队气氛有几分玄妙。

按理说,两个射击队暂时偃旗息鼓,队内气氛说不上和谐,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僵硬。

但是,自从小长假结束,队里不太对劲——

谢云遐最近来队里来得勤,勤得诡异。

这日下午,射击队进行日常体能训练。

二十多个男生们排成两排做平板支撑,个个肌肉绷直,汗水顺着下颔往下落,轻薄的运动短袖湿透了。

两个队在一起训练开始,平时体能训练都暗自较劲。

腰腹肌训练、平衡训练、核心力量训练等等,每个项目都互相攀比,生怕落人下风,给射击队丢了面子。

这会儿平板支撑,两个队都坚持的比以前久。

上头两个教练笑眯眯地瞧着,觉得最近的训练计划安排得不错。

一众趴着的男生里,有人做完,懒洋洋地站起身。

谢云遐扯了块毛巾,微昂起头,随意擦了擦脖子上的汗渍,另一只手拎起矿泉水瓶,单手拧开瓶盖灌了几口。

刚擦干的脖子又湿了。

撑在垫子上的射击队员们偷瞄了眼谢云遐。

这位祖宗都起来了,那他们不用较劲了吧?够厉害了吧?

一群男生脸颊通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忽然,一群人齐齐倒下了。

两个教练“诶”了声,都去斜眼去瞧谢云遐。

谢云遐喝完水,毛巾挂在脖子上,走到众人面前,漫不经心地走了一圈,然后点名:“郁震文。”

郁震文大喘气抬头,和居高临下的谢云遐对视一眼。

男生的眼底没什么情绪,看他两秒,忽然轻挑了下眉:“你不行了?”

郁震文:“……”

草,这话让人怎么接。

他能说不行?

郁震文磨磨后槽牙:“怎么可能?!”

男生们顿时不累了,一副看好戏的神情看着郁震文。

眼看他咬紧牙关,腮边肌肉抖动两下,忽然用手撑住地,又来了一组平板支撑。

陈游也看热闹,但他比别人了解谢云遐。

他一戳边上的师兄,悄声问:“师兄,谢云遐这几天是不是特别‘关照’郁震文,回回把他训得和狗一样。”

师兄一琢磨,还真有点儿这么个意思。

这几天郁震文每天都被谢云遐训得累得倒地就能睡,连回个信息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其他乐子了。

“有没有可能云遐他看好新人王?”师兄问。

陈游翻翻白眼:“可能个屁,你看他开始理过郁震文吗?”

师兄讪笑:“也是,他谁都看不上。”

陈游:“……那也不一定。”

他想起谢云遐那天眼梢带笑哄小女孩的模样,未免有些牙酸。

这个狗逼,陈游暗自骂了一句。

不光陈游在心里骂谢云遐,郁震文也在骂。

他一直想找时间约鹿茸茸吃饭,但这几天他累的走路都能睡着,更别说找鹿茸茸了。

他有气,但不敢朝谢云遐撒。

谢云遐看了眼时间,把毛巾往框里一甩,冲姚教练摆了下手:“老头,走了啊。新人王交给你了,看着点儿。”

姚教练瞪起眼睛:“差不多行了!”

谢云遐懒声笑笑:“下个月国家队下来挑人,你看着办。”

姚教练:“……”

他看看谢云遐轻松的背影,再看在地上汗流成河的郁震文,轻咳一声,和蔼道:“小郁啊,这阵子辛苦点,再坚持坚持。”

郁震文抿住唇角,内心狂喊——

我想见茸茸!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谢云遐冲了澡,对着镜子随手撩起额间的发,露出慵懒的眉眼,一身清爽去等鹿茸茸下课。

她今天在活动中心跳舞,过半小时下课。

谢云遐没往活动中心门口站,找了个角度偏的长椅坐下,垂眼给鹿茸茸发信息。

【Y:下课下楼左转,出去吃饭。】

鹿茸茸挑完换了衣服才看到谢云遐的信息,她匆匆和同学说了再见,小跑着去坐电梯。

下课的点,活动中心人来人往。

鹿茸茸没顾得上看来往的人,两步并作一步跳下门口的台阶,往左边小道上跑。

十月中旬,东川已是秋日,阳光里强烈的热意减退。

此时仍是暖秋,许多女生还穿着轻薄的裙子。

鹿茸茸跑到小道口,脚步忽然停住了。

阳光透过树缝落在长椅上,风里,树影和裙摆轻轻晃动。

谢云遐插着兜坐在长椅上,仰着头和站在他面前的女生说话,不知女生说了什么。

他忽而一笑,眼梢笑意轻轻,张狂而耀眼。

鹿茸茸看到风里那个女生的侧脸,漂亮明艳。

是方若可,她认识谢云遐。

鹿茸茸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看他们看似亲昵的交谈,一步都迈不动。

忽然,谢云遐感受到什么,转头朝她看来。

眼神里是她熟悉的光芒,属于捕食者,危险、压迫感弥漫。

鹿茸茸下意识想躲,但周围无处可藏,只能跑。

可她……为什么要跑?

谢云遐像是知道在她想什么,轻眯了下眼,不轻不重地来了句:“站着,敢跑试试?”

鹿茸茸心里那一点点逃跑之心立即被掐死了。

她看看谢云遐,再看看方若可,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子发呆。

谢云遐没再看方若可,起身朝鹿茸茸走去,和她擦肩时淡淡说了句“管好你自己”。

小天鹅垂着头,刚解开的长发带了点儿卷,从她耳边垂落,贴在侧脸上,却挡不住她微微嘟起的唇。

“跑什么?”

他微俯下身,视线齐平,看着她低垂的眼睛。

鹿茸茸不肯抬眼,抠着手指,小声咕哝:“没有想跑。”

谢云遐盯着她轻轻颤动的睫毛,几秒,他直起身,伸手将她卷曲的长发拨到脑后,露出整张小脸。

“以后离她远点儿。”

他的指节陷在她的发间,感受她的温度。

鹿茸茸一呆,抬头看他:“……为什么?”

谢云遐思考了零点一秒,半真半假地说:“她威胁我,威胁我不要靠你太近。我怀疑……”

鹿茸茸:“怀疑什么?”

谢云遐合理推断:“她喜欢你。”

鹿茸茸瞪大眼,愣了好一会儿,试探着问:“喜、喜欢我?可是……她不是天才少年的女朋友吗?”

谢云遐:“?”

他不怎么爽地弹她脑门:“是个屁。”

鹿茸茸莫名其妙挨训,郁闷地嘀咕:“明明就是,她不可能喜欢我。你就知道骗我,你……啊!”

又挨了一下,她皱起脸。

谢云遐轻哼:“天才少年没有女朋友。”

鹿茸茸抬眼看过来,澄澈的眼照着他的脸,她认真问:“你怎么知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小鹿砰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小鹿砰砰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章 小鹿

100%
目录
共1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