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疼的哦

很疼的哦

小镇内。

虽然说是小镇,但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行人歇脚休整的补给点。周围只有十几户人家零零散散的聚齐在一起,当中有一家客栈,算是其中最大的建筑了。

当凌云赶到这的时候四周观望了好一会,可能对别人来说这只是一处再平常不过的地方,可对凌云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在山上呆了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到除孤云道长以外的活人。

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很快就有伙计将他迎了进去,客栈里面远比外面看着的面积大的多,有一两桌聚在一起赌钱的本地居民,也有一队十来个人吃饭的大概是行商的小队,虽然从穿着打扮上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来,但那从谈吐间就透露出贵气不难看出来大概率不是这方地界的人。

凌云找了个角落坐下,点了些菜,就是略显紧张。

倒不用担心会赖账,凌云在收敛孤云道长的衣物时也翻出过几枚铜板和几块碎银,虽然不知道这些货币的价值,但想来也不会差这顿饭钱,紧张只是有些不敢和其他人接触。

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了,人们也开始渐渐散去,凌云结完饭钱后觉得剩下的还有不少,便思忖着要不要在这住一晚,明天再继续赶路。

当凌云决定好了正要交钱住一晚时,门外传来了马匹的低吼声。

凌云向门外看去,外面几个骑着高头骏马的男人正在驱赶着几十口男女老少往客栈聚来,就连在客栈休息的那一支商队也闻声下楼,聚齐在大厅里。

凌云认出了其中的几个男人正是刚才客栈那几个,这些男女老少应该就是居住在这里的镇民了。

那骑着高头骏马的几个男人又是谁呢?他们穿着一样的服饰,基本上人人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伤势,为首的几个面色冷峻,将人群驱赶到客栈里面。

无论男女老少各个面色惊恐却又都不敢反抗,客栈里的两个伙计哪里见过这阵仗,也都脸色发白,忙将桌凳挪到一边去,空出了一块地方。

倒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害怕,凌云和那支商队的人都没露出太大的表情。

凌云纯粹是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所以并没有太大反应。而后者就不为人知了。

客栈掌柜是一个略微有些发胖的中年人,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能长胖也是难得,此刻他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恭恭敬敬向马上的人鞠了鞠身子,正要开口却不料被其中一个人打断了:“掌柜的,我们是从上京来的内门捕快,此次前来只是为了抓捕一个要犯,根据我们的追踪他藏匿于周边的嫌疑最大,所以”他的语气略微温和了一些“将大家召集在一起只是为了更方便执行公务,绝不会打扰大家原本的生活,请掌柜的见谅。”

这话的意思凌云大概听明白了,大概就是,我们是官府的,公家的人,这次来呢是要执行公务,希望大家不要不识抬举。

这番话道理虽然是这么说,但却给足了掌柜面子,掌柜当即便响应到:“那是肯定的,您先找个地方歇息会,有用得着小人的地方还请您吩咐。”说完了掌柜谄媚一笑。吩咐伙计们去后厨拿些吃食。

刚才讲话的那个人招呼他的同伴们坐下了,看得出来他们的情况并不好,刚才讲话的那个男人似乎是他们的首领,七八个人的小队只有他的伤势是最轻的,其他人甚至有一个几乎无法行走,左腿的的小腿血迹斑斑,只是做了简单的包扎,人现在半昏迷状态,只怕是快不行了。

凌云皱了皱眉头,

表情有点难看。

而其他人表情明显好看多了,在这种的地方有相当一部分人身上都是有过犯法前科的,毕竟一般人能在城里混下去就不必来这种地方了,此时听到不是来找他们麻烦的自然是松了口气。

那帮捕快吃着伙计端上来的饭食,胃口都很大,别在腰间的钢刀闪着寒光,虽然将他们晾在一边,但却没有人敢动弹。

酒足饭饱后,捕快头目开口了:“诸位,在下王枢,不管之前你们是干什么的,有什么罪过,这些都不管我们的事,我们只是为了要抓到那个要犯,其余一概不论。”头目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画像。

并不是那种单纯的黑白画像,而是有些偏近真人的画像,画的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男子。

“就是这个人,名字叫做“画皮”,他是一个活跃在上京的一个小帮派首领,由于最近城内总有妙龄少女失踪,所以我们查到了他头上。”捕快头目指着画皮的画像说道。“果然不出我们所料,罪魁祸首就是这个人。虽然我们把他的组织连根拔起,但还是不幸被他逃到这里来,为此我们还损失了十几名同僚。”

捕快头目又说道:“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在我们追到这里之前发现了画皮坐骑的尸体,所以他一定跑不远,如果能有提供线索者,赏十银!能亲手抓捕要犯或击毙要犯的话我能代表官府对你们做出承诺,不会追究你们任何的过往,重新给你们一个身份让你们离开这地方!”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人对那十银倒是没什么,毕竟用不到。反而对第二项热切起来,毕竟谁不想离开这荒凉之地堂堂正正的活着呢。

凌云倒是很清醒:“连诸位大人都无法轻易制服的要犯我想我们这些人更别提了,即使有了他的踪迹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吧。”

顿时在场的所有人向凌云看来,他的话就如同一盆冷水泼在那群民众心里,是啊,即使是天大的好处也要有命享受才是,没看到就连上京来的捕快都死的死伤的伤吗?这种亡命之徒根本不是他们能应付得了的。

凌云被众人盯的有些发毛,不过他这也是为了自己考虑,毕竟明天还要赶路,刚才那捕快头目的话明显是将所有人都包囊了进去,连那商队也不能幸免,怕也要给他们当苦力。

那捕快头目也没恼怒,呵呵一笑,:“小兄弟怎么称呼啊。”

“凌云,隐居山林的修士。”凌云现在只想把自己撇的干净些,不想让这些人将他也拉下水。

“奥奥,原来是高人子弟,有些疑虑也是正常,不过大家放心,要犯已经被我们重创过了,此时是没有绝对任何危险的,甚至可能连反抗能力也没有。”他一边拍着胸脯保证一边又让大家都散了,明天再到这里来准时集合,一起商议主要事宜。

当凌云正要回到自己房间时那捕快头目却叫住了他。

“凌云兄弟,有个事想请你帮下忙可以吗,虽然这样有些冒昧,但也是真的实在没有办法了。”那头目声音也是诚恳,上前拉住了凌云的手,“在下名为王枢,这位伤到腿的兄弟叫潘重,是我的下属,最近他的腿上又严重了些怕是快挺不住了,您看上师您有办法吗?”

王枢这就属于病急乱投医了,山上隐居的修士怎么可能个个都会医术呢,况且这压根都不沾边嘛。

不过凌云还真会。

虽然说不是多精通,但是治疗这种伤也不是什么天大的难题,恰好他的包裹里就有这种药膏。

凌云思考了片刻,然后说道:“我这恰好有有些草药,应该会有些用处。”

凌云其实是不想帮的,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本来对他们的印象便不是很好,举止总是透露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但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啊!凌云在心里想着,耳边又传来潘重那低微的呻吟声。

王枢欣喜若狂,急忙向凌云道谢。

凌云摆摆手,“我现在就给他上药吧,早上药也好点快点。”

“这种小事就不劳烦上师了,还是我们来吧。”王枢推辞道,本来麻烦人家就怪不好意思的,又怎么能让人家亲自上药呢。

凌云说道:“还是我来吧,你们负责把他按住,我这药有点疼,怕他有什么过激反应。”

“那就麻烦上师了。”王枢慢慢解开包扎在潘重腿上的布条,里面露出的血肉模糊一片,甚至还有些焦炭味。

“来吧上师。”王枢将腿扶正。

凌云挠了挠头,:“你确定不多叫几个人?我怕搞不好一会你会挨踢哦,我这药很疼的,万一他有什么反应”

“没事的,上师来吧,这家伙已经有好几天不吃饭了,没什么力气。”

凌云点了点头,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小心翼翼的洒在潘重的小腿上。

“啊啊啊啊!”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

那是潘重的呐喊声,这完全不像几天没进食的人,并不是他的喊声有多大,而是他一脚将躲避不及的王枢踢了七八米远。

而凌云早有准备躲开了。

“我就说很疼的了,”凌云耸耸肩,“这次多来几个人,按住他。”

“对,多来几个,一定要按住,”这是王枢说的,说的时候他刚从地下爬起来,还流着鼻血,模样属实有些凄惨。

其余的捕快都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很疼的哦

3.85%
目录
共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