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之道

君子之道

可能就连兼善老道自己也没想到,他平时里最喜爱的徒弟居然喜欢上了一个寡妇。何况这还是在另一片世界里,也许还被天穹坎镜现场直播。

何清清此刻正坐在楼下,一脸复杂的看着正在忙碌的青道子。

虽然青道子非常的轴,但何清清还是在昨晚就给他讲述了利弊关系以及这件事的可行性。首先,青道子和老板娘本身就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也就是说他们的因果线不会有交集,但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是陆甲,他将众人传送到这个世界来讨伐画皮鬼王,这本身就违反了因果线,很有可能这只是陆甲裁剪了其中的一小段而已。

退一万步来讲,他们击杀了画皮鬼王,老板娘也愿意接纳青道子,那他们就能皆大欢喜的在一起吗?答案是绝不可能的。还是如之前所讲,这个世界是陆甲裁剪的百年前的一段因果线,极有可能在他们与画皮鬼王决出胜负时就会崩塌或者被陆甲重新归还到原来的因果线上。如果青道子执意要留在这个世界的话就会被天道抹除掉,因为对于青道子来说这片世界为“虚”,相对的在这片世界来来看青道子也是“虚”,这片世界自从被陆甲干扰了因果线之后就不可能延伸到原本的世界了。在原本的世界里老板娘很有可能已经老死了,即使没死也不可能记得他们。

在昨天晚上由于几人沉浸在老板娘的美色中,所以没注意到何清清只开了两个房间,一间何清清自己住,他们七人挤在一间。黑玄当即表示抗议,找何清清理论无果之后就想去找老板娘再开一间房间。但老板娘歉意一笑,表示因为客栈只有自己一人的缘故只收拾出了两间备用房间,如果还想再来一间的话可以免费,但是需要自己打扫。黑玄当然不愿意自己打扫,就兴奋的提议凌云可以去和何清清去睡,青道子可以夜袭寡妇,啊呸,是夜袭老板娘。不过提议遭到二人的果断拒绝。

次日清晨,青道子就向何清清证明了他昨晚是一点都没听进话去,并表示他并不是口头说说而已。几人都出去探查画皮鬼王踪迹推动剧情时,他选择了留在客栈内和老板娘一起看店,付诸了实际行动。

临近中午,客栈更像是一个茶楼,不过过来喝茶的并不是老人,而是城内有些家产的妇人们。他们之前一直都没注意,客栈内的装修很精美,当这些太太夫人一个个的进入的时候活脱脱像个贵妇茶会。

青道子正在给几位妇人上茶端点心,老板娘正笑盈盈的看着他,也没有阻拦,和其他妇人坐在一起闲聊。

等到稍微闲暇,老板娘坐在青道子旁边,略带怀念的说道:“想当初这里还是酒馆的时候,我男人就像你这般给客人端菜倒酒,而我就坐在柜台上记账,一转眼都过去这么些年啦。”

青道子沉默了片刻,问道:“你丈夫是病故的?”

“不是。我男人经常参与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卷入一场风波中被杀了。”

“你很爱他?”

“爱?”老板娘轻笑着,“那就看如何定义了,他是个很讲义气的男人,江湖上很多人和他的关系都很不错,就是脾气有些暴躁,但对我很好,做什么事情之前都会听一下我的建议。从这点看来我确实应该很爱他,他死的时候我哭了好久,当时我觉得还不如随他一起去算了,但我最终还是没有下定决心,但独自过了这么多年我的心也有所变化,也有人像你这样追求过我,我时常在想,

或许再找个男人或许也不错?但我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由此可见我对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忠贞不渝。”老板娘捋了捋额头上的秀发,不禁感叹,“人都是会变的啊。”

青道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从他见到老板娘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变了,君子道心还在,但他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喂喂喂,有个又漂亮做饭又好吃的女人就活生生的在你面前,难道不值得你去追求一下吗?并不是有人在蛊惑他,而是他的本心。

本心呐,他有多久没有透过所谓的君子之道来剖析本心呢?

青道子的父母颇有家产,从小就将他送进琅琊圣地修行,在他自从记事起就跟随兼善老道了。兼善老道并不只有他一个弟子,他还有许多师兄妹,兼善老道因为青道子从小跟随在他身边的缘故所以偏爱于他,经常给他开小灶,内容自然就是君子之道了,这并不是口述就能体会要领的,之前也有很多人修炼过但均未领悟要领。不过青道子没有让他的师傅失望,在别人看来是约束的君子之道他很容易就修成了,一切就是这么的水到渠成。青道子对师傅恭敬有加,对同门谦逊有礼,他博览群书,嫉恶如仇,甚至连多年未曾见面的父母都常常回家探望,同门中有不少师妹师姐仰慕他,师傅更是对他赞赏有加。

青道子从未如此迷茫或者清醒过,之前所修的君子之道不曾破碎,但自己的人生目标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吗?或者是他是在故意压抑自己?不是。君子之道就是最好的证明,青道子能明切感受到它现在正紧紧的和自己的本心缠绕在一起,如果之前自己一直在伪装本性的话君子之道根本不会承认他,他只是直面了自己的道心。

“那你这么多年过的很辛苦吧。”青道子平静的问道。

“还好吧,之前我男人那帮狐朋狗友经常在这里喝酒到深夜,所以我就和他们的夫人熟络了起来,我在这里卖些早茶点心她们就经常给我捧场,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样的场面。”

青道子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她们都是很好的人啊。”

老板娘也是附和着点头,“是啊,不光她们在金钱上接济我,我一个女子能将客栈经营下去暗中也少不了她们的帮忙。特别是李营长的夫人,她的丈夫之前和我男人关系最好,对我也是照顾有加,,,”

青道子只是静静的听着,他并不擅长聊天,但对于老板娘的家常话他恨不得能再久一些。

凌云最先回道了客栈,他寻找了一圈根本毫无头绪,画皮鬼王在这里就如同城主一样,只有道行或者修为在身的人才知晓它存在,而且最关键的是,画皮鬼王的下属极多,如果展露出想要与画皮鬼王开战的意向的话可能就会被群而攻之。

凌云进入客栈,在厨房里看到正在准备食材的青道子和老板娘,他们聊的火热,听内容是要做一大桌美食来犒劳青道子给她帮忙。上楼之后敲响了何清清的房门,汇报了自己的所搜集起来的情报。

何清清听完之后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证明画皮鬼王真的在谋划或者设计什么圈套,要不然早就动手了,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准备。”

“或许可以从这些妇人下手,她们其中有不少人的丈夫都在画皮鬼王的势力中,这可以作为切入点。”青道子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一份白衣剑仙气质超然的模样,现在的他腰间还系着围裙,穿着一身小厮的打扮,表情还是那么严肃,只是多了几分喜感。

何清清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以为你只顾老板娘,不打算和我们一起打败画皮鬼王了呢。”

“你说的那是什么话?我是在打探情报。”青道子一脸正色道。

不愧是修君子之道的,撩妹也能说的这么大义凛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凌云异志录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灵异 凌云异志录
上一章下一章

君子之道

55.77%
目录
共52章
倒序